“钱宝商行刘一,领百万结丹期巅峰修士,前来二号战区支援,请放行!”

    就这么一句话,响彻整个二号战区军营,让二号战区军营里面的所有修士都听见,当然了,这也刘一故意为之。

    这次表面上是来支援二号战区,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追回被劫的货物,但是,刘一知道,想要追回被劫的货物,肯定没那么简单。

    甚至,刘一可以想到,自己想要追查,一定会困难重重,更何况,刘一就算要追查,也只能暗中追查,不敢明着追查,以免引起混乱。

    因此,刘一干脆高调进入二号军营,让所有修士都知道钱宝商行来了,更知道刘一来了。

    所有事情都放在明处,把自己的身份高调亮出,那么,以后行事,就更加方便一些,阻力也不会那么大。

    其实,对于钱宝商行的货物是谁劫走的,二号军营里面的修士都有猜测,虽然,他们也不知道具体是谁劫走的,但是,他们知道,肯定是他们二号军营里面的修士军团劫走的,不过,这话,他们肯定不敢说出来,如果说出这话,不管他们说的是否正确,都将受到惩罚,但,并不妨碍大家心里猜测,更何况,钱宝商行准备派一百万修士前来支援,他们也早就得到消息。

    至于说钱宝商行的目的,不说大家也能够猜到,钱宝商行早不支援,晚不支援,偏偏在钱宝商行货物刚刚丢失,就前来支援,这目的性太强了。

    “钱宝商行刘一?没想到这次刘一居然亲自带队,看来钱宝商行很早重视那批货物啊。”

    “刘一来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刘一来了?这下我们二号战区,也能取得战争胜利了。”

    “刘一来了?这下热闹了,不过,刘一来了也好,这样在战场上的压力就小了。”

    “刘一来了,据说刘一还是高层?希望这次的事情不要闹得太大。”

    “刘一来了?~~~”

    刘一来了,瞬间,让所有修士都议论纷纷,分别发表自己的看法。大家也知道,刘一来了,不仅战场形势要变了,就连军营,也将发生大事。

    只要刘一查出是谁劫走了钱宝商行的货物,那么,钱宝商行的百万修士,动手的目标,就不仅仅是神秘敌人,还有劫走钱宝商行货物的军团。

    至于刘一能否查出谁劫走了钱宝商行的货物,大家相信,最终肯定能够查出,只是时间长短而已,毕竟,雁过留影,做了,就会留下痕迹。

    “刘门主,欢迎你们前来我们二号战区,支援我们,我代表二号战区所有修士,感谢你们!”就在这时,一个脸色有些猥琐的半老头出现在军营门口,并且,对刘一开口道。

    “客气了,敌人攻打我们东区,作为东区修士,保卫东区,人人有责,二号战区有需要,我们自当支援。”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想必阁下便是二号战区最高指挥,欧阳胜道友吧?”

    刘一作为中央战区的高层,对于二号战区的一些高层,也是有些了解,虽然没有见过二号战区的高层,但是,都有他们的资料。

    眼前这个猥琐半老头模样的修士,和资料中东区四大巅峰散修之一的欧阳胜的描述的一样,更主要的是,刘一作为高层,亲自带队前来支援,欧阳胜作为二号战区的最高指挥,必须亲自前来,安排刘一任务。

    一来显示最高指挥对高层的重视,二来也可以顺便安排刘一一些任务,毕竟,在军营,战争随时都可能打响,每一个高层,都会做好准备,随时指挥战斗。

    高层,虽然不用进入战场战斗,但是,高层统领整个战区,安排战术,指挥战斗,每个高层,都有自己的任务,而刘一来了,肯定也要安排一些任务,而不可能什么任务都不安排给刘一。

    而军营里面的情况,除了最高指挥外,其他高层的地位都是一样,并且,每个高层的任务,都是由最高指挥安排。

    因此,刘一来了,最高指挥欧阳胜亲自前来,并且安排刘一任务。

    其实,不仅刘一,每个高层,第一次来军营时,最高指挥都会亲自接待,并且安排任务,这是三大军营的一大传统。

    当然了,刘一在意的不是谁来接待自己,而是在意欧阳胜本人。

    欧阳胜,东区四大巅峰散修之一,乃出窍期巅峰修为,实力仅次于海中天和熊霸,位列四大巅峰散修第三。

    此人行事风格,和他的相貌相似,都是很猥琐,不按常理出牌,可是,碍于他的实力,不管他怎么做,只要不太出格,一般是没人会说他。

    二号战场,每次战争,欧阳胜安排战斗,都是稀奇古怪,根本就没有人跟上他的思维,总之,也就是在战争开始前,欧阳胜不会设置什么战术,等战争开始后,他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没有任何规律所言,据传,上次敌人百万大军突破防线,也是和欧阳胜的战术有关。

    不过,具体怎么回事,刘一也不知道,总之,钱宝商行虽然经常往二号军团运输战争所需的物资,但是,对于二号战区,却不是很了解,而刘一对于四大巅峰散修,也不是很了解,只是从表面上稍微了解四大巅峰散修而已。

    就像欧阳胜,刘一也不太了解,不过,资料上有欧阳胜的留影,还算能够认出欧阳胜,不至于连来人是谁都不认识。

    “没错,正是本座,欢迎刘门主前来支援,里边请!”欧阳胜道。

    其实,在和刘一打招呼间,欧阳胜也在打量刘一以及钱宝商行的护卫。

    对于刘一此人,外界了解的不多,欧阳胜就更加不了解刘一了,但是,刘一的种种传闻,确实传遍整个浅海城,欧阳胜也听过刘一的种种传闻。

    但是,传闻毕竟是传闻,很多都是在事情的原有基础上,在添加一些自己的夸张,因此,一人夸张一点,那么,到了最后,就夸张的没边了。

    记得农村有人养鸡,母鸡下蛋之后,有个鸡蛋比别的鸡蛋大了一点点,第一个看到的人就夸张的说,哎呀,你的母鸡下了个鸡蛋,居然比别的鸡蛋大两倍。其实,这只是大一点点,只是夸张一点点而已,但是,再传出去的话,就是某某的母鸡,下了个鸡蛋,比别的鸡蛋大三倍,再到后来,就传成大四倍甚至大五倍十倍。

    总之,传闻的的话,一人夸大一点点,最终,就夸张的没边了。

    所以,很多时候,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在看到刘一时,欧阳胜也没有发现刘一和别人有什么不同,只是发现刘一才元婴中期修为,也不知道外面为什么把刘一传的那么神奇。

    不过,欧阳胜虽然觉得刘一很平凡,但,看到钱宝商行的护卫时,却也觉得眼前一亮,有些吃惊。

    钱宝商行的护卫,比其他的散修军团,明显厉害多了,从他们散发出来的气势就可以看出,哪怕二号战区,很多上过战场的结丹期军团,都不如钱宝商行护卫那般有气势,可惜,他们只有结丹期修为,如果是百万元婴修士,凭借这股气势,都可以横扫战场。

    就气势这一点,哪怕是那些势力军团,都不如钱宝商行的护卫,当然了,这些势力军团,他们来到战场,更多的是历练成分,并没有派出那些势力的精锐部队,因此,这不代大势力的修士不如钱宝商行的修士,只能说,钱宝商行的护卫,比大势力的一般修士更有气势而已。

    其实,钱宝商行的护卫能够这么有气势,也多亏上次大战神秘敌人的百万大军,上次大战神秘敌人百万大军后,让钱宝商行的护卫都有了质的飞跃,而这次来的护卫,大部分都是上次战争中的护卫,只有少部分没有突破到结丹期后期的护卫,没有前来,而被新近招收的结丹期巅峰护卫代替。

    参加过战争,参加过惨烈的战争,战争之后,大家的气势肯定和没有参加战争的修士的气势大不一样。

    欧阳胜心中暗自赞叹,就并且,带领刘一进入军营。

    “刘门主,你们钱宝商行的修士,就在那片区域安营扎寨吧,对了,这里大势力军团比较多,因此,难免会有些摩擦,希望刘门主以及各位钱宝商行的道友能够忍耐一二。”欧阳胜道。

    “大势力?比较乱?忍耐?欧阳道友,我们钱宝商行的修士前来,是为了支援二号战区,是为了战争,因此,我们是不会惹事的,当然了,如果真的有人惹我们,我们也不会客气的”刘一道。

    刘一前来,不仅是为了战争,更是为了追回被劫的货物,因此,遇到阻碍是肯定的,但是,面对那些阻力,刘一自然不会就此退缩。

    因此,刘一只是保证自己钱宝商行不主动惹事,但是,有人惹事,钱宝商行也不会退缩,况且,只要钱宝商行退缩,那么,想要追查被劫货物,就更是困难重重。(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