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刘一的态度,欧阳胜没有在意,提醒刘一,是他的职责,不过,从他那猥琐的模样可以看出,他并不介意这种混乱与摩擦。

    二号军营,军团修士,除了散修军团外,还有势力军团,散修军团还好说,凭借巅峰散修的身份,欧阳胜可以镇得住大家,但是,对于那些势力军团来说,巅峰散修的身份,就镇不住大家了,势力军团,他们看不起散修,对于巅峰修士,这些军团也没什么好怕的,他们也有出窍期高层,如果欧阳胜真的以修为欺压他们的话,他们的带队高层,也不会看着让欧阳胜欺压他们。

    因此,除了大事外,其他的小事,势力军团根本就不怎么在乎散修高层,包括欧阳胜,如果不是欧阳胜是最高指挥,大事上,那些势力军团也不会听从欧阳胜的安排。

    面对这种情况,欧阳胜也是听之任之,只要大家在大事上听从他的安排,不违逆他,那么,其他事件,他基本上不会管,至于军营混乱,那就混乱吧,只要不影响大局就行。

    欧阳胜的这种处事态度,刘一也明白,刘一更明白,这次货物被劫,作为最高指挥的欧阳胜肯定知情,不过,连军营的混乱欧阳胜都不管,这种事情,欧阳胜就更加不管。

    好在刘一也没想欧阳胜管这件事,甚至刘一都没想从欧阳胜那里打听这件事,只要欧阳胜不干涉这件事就行了。

    而欧阳胜刚刚几句话,也正好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作为最高指挥,提醒刚来的修士,却也等于告诉刚来的修士,他只是提醒,不干涉。

    而刘一的回答,欧阳胜也知道,刘一也明白了欧阳胜的意思,至于刘一具体怎么做,那就不关他欧阳胜的事情,他也不多管闲事。

    “哈哈,刘门主,我们开会,并且分配一下任务。”欧阳胜道。

    在刘一刚来时,欧阳胜一边来接刘一,一边通知大家开会,这是惯例,每个前来的高层,都经历了这样的经过。

    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再最短时间内,分配大家任务,以免让敌人有机可乘。

    战争,除了中央战区外,其他战区的战斗,散修一方基本上都是屡战屡败,因此,每次战争,都是神秘敌人挑起,而散修一方,只是被动应战。

    战斗一场,损失一些修士之后,就宣布失败,收兵,回归军营,然后,又等待敌人挑起下一次战争,也就是说,一切的主动权都在敌人手里。

    更让人难受的是,散修一方也不知道敌人何时发动战争,只能做好随时战争的准备。

    因此,每次会议,都会以最短时间,决定各高层的任务,决定了各高的任务之后,再讨论具体的事物,那时,不管敌人什么时候发动战争,至少高层能够随时指挥战争,不会出现混乱。

    “好的,我这就是随道友去开会。”刘一道,接着,刘一对俏书生和蛮老怪道:“你们就带领大家在此安营扎寨,我去开会了。”

    刘一随着欧阳胜来到会议室之后,刘一发现,会议室来了一些高层,也有些高层没来,不过,刘一也不太在意,毕竟,这些高层,平时也没什么交流,大家只要按照自己的任务,完成自己的任务就行,而任务,每个人的任务,都是由欧阳胜分配,当然了,欧阳胜分配任务,也不是随便分配任务,而是根据每个人的特点,分配任务,并且,分配的任务,也不是一成不变,而是根据具体情况,会有所改变,到了需要改变时,欧阳胜会及时通知。

    “好了,我们这次会议,来了不少道友,也有些道友没人,不过,没关系在,这次会议,主要是欢迎刘门主能够前来我们二号战区,支援我们二号战区,同时,也就分配一下任务。”欧阳胜道,接着,欧阳胜又道:“具体任务,我们对于刘门主也不太了解,因此,暂时也不好分配刘门主具体任务,我看就这样吧,刘门主这段时间,只统领你们钱宝商行的修士就行,如果战争开启,刘门主只需指挥你钱宝商行修士,在战场上杀敌就行,至于战争开启后,具体怎么打,我会临时通知。”

    “至于你们,也有些任务要调整,~~~~”欧阳胜,又给其他高层,调整了任务。

    作为最高指挥,除了镇守军营,以防敌人出窍期修士偷袭军营外,还得调整战争部署,高层任务等,而这些部署,以及高层任务,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来了开会的高层,在会议上就能知道自己的任务情况,而没来的,只有另行通知,当然了,不管来没来,那些高层该负责什么任务,会议上都会通报,让每个高层,不仅知道自己的任务,也知道其他高层的任务。

    这也是很多高层,每次会议都会参加的原因,如果不参加高层会议,那么,就算自己任务调整时,会通知自己,但是,却也只能知道自己的任务情况,不知道其他人的任务情况。

    在欧阳胜分配完任务之后,会议基本上也可以结束了,于是,欧阳胜道:“好了,这次任务分配情况就是这样,有事的道友,可以离去,没事的道友,可以和刘门主多多交流,从今天起,刘门主也和我们共事了。”

    “刘门主,你好,我是剑三,是东区北部散修~~~”

    “刘门主,你好,我是杨天,是东区南部散修~~~”

    ~~~,~~~

    在欧阳胜分配完任务之后,一众高层都前来结交刘一,当然了,这些修士,都是东区散修高层,而那些势力高层,并没有前来开会。

    散修高层,很多都希望结交刘一,毕竟,钱宝商行的到来,给东区散修带来了很多惊喜,也给东区散修带来了很多便利。

    更主要的是,钱宝商行如今能够炼制出出窍期服用的丹药,这些丹药,在钱宝商行出现以前,在商场很难买到,大多数出窍期修士想要服用丹药,都必须自己寻找材料,然后聘请炼丹师炼制,可是,其他炼丹师炼制丹药,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可是,很多修士,只有一份材料,炼丹师炼制失败的话,自己损失巨大,却什么也没有得到,可是,找不到两份材料,就算明知风险大,却也得冒险请炼丹师炼制。

    如今,钱宝商行出售丹药,只要有足够灵石,那么,就可以去购买丹药,那么,作为出窍期修士,只要努力赚取灵石就行了。

    不像先前,如果没有材料,那么,再多灵石,都没地方购买丹药,至于说那些大势力,他们肯定有出窍期修士服用的丹药,但,他们一般是不会把出窍期服用的丹药拿出来卖,或者,就算拿出来卖,也只是拿出少量丹药,少量丹药,往往刚刚拿出来,就被别人买走了,因此,很多修士,有灵石,却买不到丹药。

    至于说自己寻找材料,请炼丹师炼制丹药,先不说材料不好找,想要找一份材料,不知要耗费多少时间不说,就算找到一份材料,给炼丹师炼制,炼丹是也未必能够一次成功。

    如果运气好,一次成功,这就最好,有了丹药可以服用,如果一次不成功,那么,如果只有一份材料的话,浪费了材料不说,自己还是没法得到丹药。

    可是,炼丹师炼制丹药,没有哪个炼丹师敢说自己一次就能炼制成功,大部分都有炼制几次,才能成功一次,因此,很多修士寻找材料给炼丹师炼制丹药,一般都会寻找两份或者多份材料,让炼丹师炼制。

    但是,作为散修,如果单独去寻找材料,别说寻找两份材料,就算寻找一份材料,都十分困难,因此,很多出窍期散修,到了出窍期后,根本就没有相应的丹药服用。

    如今,钱宝商行出售丹药,那么,他们再也不用单独寻找材料,只要多赚一些灵石,用灵石购买丹药就行,对于他们这些出窍期修士来说,灵石有多少不好说,但是,购买一些出窍期修士服用的丹药,还是有足够的灵石。

    总之,钱宝商行给东区散修带来很多实惠,东区散修高层也就不介意交好刘一。

    当然了,那些势力高层,肯定不可能交好刘一了,刘一出售出窍期丹药,让东区散修实力大涨,而他们这些大势力,想要入驻东区,就更加困难。

    要知道,其他三区的大势力,无时无刻都在想着东区,想要入驻东区,可惜,这些年来,一直未曾如愿,而这次神秘敌人攻打东区,对于整个浅海城来说,都是一种危机,但是,在各个大势力看来,这未必不是一个机会,一个入驻东区的机会。

    而钱宝商行的所作所为,正把他们的希望,一点点的破灭。

    因此,这些大势力对于钱宝商行,肯定不感冒,就连这次会议,都没有高层前来。

    对于这些,刘一心知肚明。

    轰!

    就在大家交流时,外面突然传来了很强的波动,有人在军营战斗,这是给刘一的第一感觉。(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