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有人在军营战斗,刘一等人也瞬间出了会议室。

    虽然,高层并不禁止军团修士在军营战斗,甚至很多战斗,和高层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是,每次军营有战斗,高层都会密切关注,以防战斗超出控制。

    这次感受到军营有战斗波动,所有高层都密切关注,会议室那些高层,也立刻出了会议室,毕竟,会议室有禁止,如果没有出会议室,是没法详细了解战斗的状况,更何况,离的太远的话,万一战斗超出预料,也没法急事阻止,因此,每次战斗,只要军营有战斗,那么,高层都会在战斗附近密切关注。

    当然了,这种关注,是战斗人数不少的战斗,如果只是一两人的战斗,高层也懒得关注,一两人的战斗,就算死亡一两人,对于整个军营来说,损失也不是很大,高层没有必要为了一两人,就在附近看着战斗的双方。

    而能够吸引高层注意的战斗,一般来说,人数上都不少,至少的数十上百,甚至更多修士间的战斗,才能引起高层的注意。

    战斗人数太多,如果高层不在附近关注,一旦出了意外,损失可就不是数十上百修士,甚至可能损失更多的修士。

    因此,战斗人数多到一定程度,就会引起高层的关注,而且,想要惊动高层,也只有多人战斗,战斗的波动才能让高层察觉或者关注。

    每个高层居住的地方,都有一定的禁止,一两人的战斗,根本就会影响到里面,因此,一两人的战斗,高层根本就不会知道,而且知道了也不理会。

    而多人战斗,战斗的波动太大,就算高层居住的地方有禁止,也有波动传递到里面,让里面的高层知道,因此,只要不在紧要关头,一般高层都会来的战斗现场,关注战斗,以防意外。

    果然,刘一出了会议室之后,就看到,原来是钱宝商行的护卫,和军营里面的军团修士在战斗,并且,和两个军团在战斗。

    钱宝商行一个军团,和军营里面两个军团战斗,一战二,居然还没有落败。

    二号战区,军团的划分,和中央战区不一样。

    中央战区,军团的划分,是按照严格标准,结丹期军团,十万人一个军团,元婴军团,一万人一个军团,当然了,刘一来了之后,钱宝商行所有修士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军团,这是例外。

    而二号战场,每个势力基本上都是两个军团,结丹期修士一个军团,元婴期修士一个军团,每个军团的人数不定,一个势力派遣多少结丹期修士,那个势力的结丹期军团就是多少人,一个势力派遣多少元婴修士,那个势力的元婴军团就是多少人。

    当然了,像浅海城十大势力,他们派遣修士更多,因此,结丹期和元婴期,都有几个军团,并且,每个军团,都是一百人。

    十大势力,他们是大势力,能够派出几百万结丹期修士,几百万元婴修士,一点压力都没有,但是,其他小一点的势力,可就不是如此。

    有些势力,派出了几百万结丹期修士,外加几百万元婴修士,但是,更多的势力,结丹期修士不到百万,元婴修士就更少。

    当然了,他们这些势力,人数少了,也是一个势力两个军团,一个元婴军团,一个结丹期军团。

    这是势力军团,而散修军团,也是散修各自组合,形成军团,当然了,一个军团,最少不得低于十万修士,最多不得高于百万修士,这是高层对散修军团的硬性规定,但是,每个军团具体人数是多少,高层没有定,只要在这个范围,就行了。

    这就是二号战区,和其他战区的不同,因此,刘一派遣百万结丹期修士,刚好是一个军团,这一点,在刘一前往二号战区时,就已经了解到了,刘一是高层,也许有很多机密刘一了解不了,但是,这种普通的消息,刘一还是轻易就能了解到。

    当然了,欧阳胜说了军营很混乱,战斗不少,只是,刘一没有想到混乱到这种程度,居然在他们刚刚到达军营,这会议都还没结束,就有军团前来找麻烦。

    “欧阳道友,这就是你说的比较混乱?”刘一扭头问欧阳胜。

    发现了是钱宝商行的护卫和军营两个结丹期军团在战斗,而且,钱宝商行以一战二,并且没有落败,刘一也没有立刻现身,而是和其他高层一样,隐藏在暗处观看。

    不过,对于刚刚一来就发生这种事情,刘一自然有些不满,因此,才责问欧阳胜。

    “呵呵,刘门主别介意,这是军营里面精彩的地方,毕竟,大家都是战士,太长时间没有战斗,难免会有些难耐寂寞,因此,只要太长时间没有战争,那么,就有些军团会各自战斗,大家都会把握分寸,不会做的太过分,更何况,我们所有高层在一旁看着,也不会出事,就当训练大家的战斗意识和协作能力吧。”欧阳胜道。

    军营中军团间的战斗,并没有什么其他,相反,通过战斗,可以训练各个军团,更何况,训练时,也能提高大家的默契,当然了,战斗不能让人死亡,这是必须的。

    而每次军团间的战斗,高层都来观看,主要也是为了防止意外,防止大量修士重伤或者死亡。

    毕竟,两军团间的战斗,大家战斗起来,难免会收不住,到时候,就需要暗中关注战斗的高层出手了。

    刘一刚来或许不习惯,但是,对于二号战区的高层或者军团修士来说,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

    自上次敌人百万大军突破防线后,到现在,敌人再也没有发起战争,因此,这么长时间,各自军团觉得无聊,也会战斗,更何况,这些军团,来自各个势力,势力间难免有些仇恨,因此,在有战争时,大家能够放下仇恨,统一对敌,但是,在没有战争时,他们就难免刀兵相向,军团间的战斗,也是免不了的。

    在钱宝商行没来之前,就已经有很多军团各自战斗了好几场,不过,有高层在暗中关注,战斗倒是没有损失,就算有些军团战败,也只是消耗一些法力,受些皮外伤而已,没有重伤。

    当然了,所有军团修士也知道,每次军团间的战斗,高层都在暗中关注,他们也不敢下重手,否则,会遭到严重的处罚。

    要知道,每个势力派修士前来,都有至少一个出窍期修士出任高层,因此,每次战斗,军团双方的背后都有高层关注,自然没谁敢暗中下死手。

    当然了,最主要也是其他高层也不允许发生此事,否则,因大家受伤严重甚至死亡,导致没法参加战争,那就麻烦了。

    二号战区本就不敌神秘敌人,还因各自军团平时战斗导致大量修士无法参战,造成的后果是谁也无法承担的。

    这也是每一次有战斗,所有高层都会到场的原因,毕竟,大规模的战斗,如果不是所有高层都在场,那么,发生意外时,一两个高层,根本就没法阻止意外发生。

    当然了,有了这样的战斗,也正好可以发泄大家心中的压抑,屡战屡败,哪怕再有勇气战斗的战士,心中难免会觉得憋屈,这时,就需要发泄,而发泄对象是谁?其实,谁都不想作为发泄的对象,但是,这样军团战斗,是各自平时有矛盾的军团,就会爆发,一来发泄,二来缓解矛盾,一举两得,还可以锻炼战斗意识和合作默契。

    不过,对于这种现象,习惯了的高层觉得没什么,都习惯了,但,对于刘一来说,还是有些不习惯,毕竟,在刘一看来,这是军营,大家应该团结,而不是这样战斗,这样战斗,难免会加深军团之间的矛盾,到时候,在战场上,不利于战争。

    不过,刘一也知道,他是没法改变二号战区这种现状。

    “好吧,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多说了,不过,我们刚来,就两被两个军团针对,有点说不过去吧?二号战区的军团修士似乎有些丢人啊。”刘一道。

    既然无法改变,那就入乡随俗吧,再说,钱宝商行的护卫又没有战败,更何况,一战二,就算战败,也是光荣的。

    对于刘一的话语,欧阳胜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刘一说的不错,钱宝商行刚刚来的军营,就被两军团挑战,一战二,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欧阳胜也知道那两个军团为什么针对钱宝商行,因此,他也不打算多说什么,而是当作没听见刘一的话,不理会刘一的发问。

    “哈哈,刘门主,你这话可说错了,这里可是军营,战争随时都会发生,因此,不管是刚刚来的军营,还是来军营很久,都要做好随时战争的准备,敌人可不会因为你钱宝商行刚来军团,军团修士太累,就不发动战争。”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就是,进入军营,就要做好战斗准备,这次就算给你们送经验。”又一个声音响起。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