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进入军营,就要做好战斗准备,这次就算给你们送经验。”又一个声音响起。

    听到这些高层的话语,刘一知道,钱宝商行的这些护卫不和那两个军团战斗一场,是不可能的了。

    那两个军团,是西煞宗和浅海帮的势力军团,好在他们也是结丹期军团,并没有以大欺小,派出元婴军团挑战钱宝商行的护卫。

    不过也是,军区高层允许军团间的战斗,允许挑战,却也只允许同级别军团间的挑战,也就是说,元婴军团,只能挑战元婴军团,不能挑战结丹期军团。

    西煞宗和浅海帮,与钱宝商行有矛盾,想找钱宝商行麻烦,也只能派出结丹期军团挑战,而不能派出元婴军团,毕竟,钱宝商行来的也只是百万结丹期修士,到时候,肯定是组成一个结丹期军团。

    “既然如此,那我钱宝商行,就陪西煞宗和浅海帮玩玩。”刘一道。

    那两个军团,一眼就能看出,是西煞宗和浅海帮的结丹期军团,这一点,从他们的装着就可以看出。

    在军营,除了散修军团是统一发放装备外,其他势力修士,各种装备,基本上都是各自势力提供,当然了,上战场的修士,身上穿的衣服,都是法衣,都具有一定的防御效果,不过,相对而言,势力修士身上法衣的防御效果,比散修身上的法衣的防御效果要好。

    散修军团,这些法衣,都是军营提供,数量太大,在加上散修本身比较穷,因此,军营统一发放的法衣,防御效果都不是很好。

    这些法衣,也只有散修才能看得上,至于势力修士,根本就看不上这些法衣。

    而不同的势力,身上的法衣也各有特色,因此,对于势力修士来说,想要辨别属于哪个势力,只看装着,就能够看出。

    钱宝商行的护卫,满身是宝,这是东区公认的,没办法,谁叫钱宝商行就是钱多呢?

    不过,说起来,钱宝商行的护卫虽然装着华丽,但是,法衣的真正效果,相比十大势力来说,还是有些差距,毕竟,钱宝商行的底蕴不及十大势力,钱宝商行更像暴发户,其实,钱宝商行也是暴发户,只是其他势力不知道钱宝商行只是暴发户而已。

    而其他两个军团,他们的法衣,一看就能看出比钱宝商行护卫的法衣高一个档次,更是从法衣的款式,看出他们的出身,其实,钱宝商行也想把这些护卫的法衣提升一个档次,可惜,高档法衣,尤其是这种批量法衣,根本就是有价无市,有灵石,也没地方购买。

    想要自己打造法衣,凭借钱宝商行现在的能力,也打造不出厉害的法衣,当然了,这是指批量打造法衣。

    浅海城十大势力盘踞浅海城远久,底蕴深厚,才能够批量打造出防御惊人的法衣,而对于法衣的款式,其实,只要是浅海城的修士,基本上一眼,就能够从法衣中看出出处,刘一自然也不例外。

    更何况,敢惹钱宝商行,又和钱宝商行有恩怨的,也只有西煞宗和浅海帮。

    因此,刘一才能一眼看出,两军团,是西煞宗和浅海帮的结丹期军团,不过,他们既然想玩,刘一自然不怕,毕竟,钱宝商行的这些护卫,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护卫,而是曾经阻拦过神秘敌人百万元婴大军的护卫。

    连神秘敌人百万元婴大军都能够阻拦,现在只是面对两个结丹期军团,就更没有害怕的理由。

    “动手,不用留手,各位高层都在看着,不会让你们有事的。”刘一道。

    刚刚到达军营,钱宝商行的护卫,哪怕再凶悍,再厉害,也不敢乱来,因此,对于两个军团的挑衅,他们都极力克制,哪怕战斗,也不敢放开手脚,而只是认真防御,就是害怕放开手脚,会找出严重后果。

    可是,只是小心防御,哪怕钱宝商行护卫再厉害,也只有挨打的份,因此,刘一才叫大家不用留手。

    “杀!杀!~~~”

    “杀!杀!~~~”

    ~~~,~~~

    钱宝商行的护卫,接到命令之后,再也没有留手,而是施展厉害的攻击,朝敌人的两个军团攻击而去。

    嗖,嗖,嗖~~~

    一道道厉害的攻击朝着敌人呼啸而去。

    “不好,快闪!”

    “快,他们的攻击太猛,快闪!”

    “快闪,快闪!”

    顿时,西煞宗和浅海帮两个结丹期军团修士就开始鸡飞狗跳,上蹿下跳。

    也是,钱宝商行一开始不敢放开手脚战斗,只是一味被动防御,自然让两个军团以为钱宝商行不怎么样,认为钱宝商行很弱,被他们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可是,他们却不知道,钱宝商行的护卫一味防守,只是刚来军营,人生地不熟,不想闹事而已。

    钱宝商行护卫不想闹事,忍气吞声,并不代表钱宝商行护卫很弱。

    可惜,这些,两个军团并不知道,两个军团以为钱宝商行护卫很弱,只有招架之力因此,低估了钱宝商行护卫的实力。

    更何况,看到钱宝商行护卫实力不怎么样,那两个军团也没有用全力,在他们看来,就算不用全力,也能够很轻松的打败钱宝商行护卫。

    在刘一下达命令之后,钱宝商行护卫开始反攻,他们也没有在意,在他们看来,钱宝商行护卫实力弱,就算让他们攻击,钱宝商行的护卫也不能把他们两个军团怎么样。

    哪里想到,钱宝商行的护卫一出手攻击,就全力攻击,攻击的那么威猛。

    其实,钱宝商行的护卫,经历过阻拦神秘敌人百万元婴修士之事之后,个个实力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再加上修为的突破,实力比原来强悍了很多很多。

    更何况,刘一叫他们不用留手,他们也没有留手了,而是全力动手,一出手,就是最强攻击。

    钱宝商行护卫,全力出手,没有留手,都是用最强攻击,攻击敌人,而那两军团修士,本身实力就不如钱宝商行护卫,有蔑视钱宝商行护卫,对钱宝商行护卫的出手,也没怎么介意与防范。

    当钱宝商行护卫施展攻击之后,那两军团感受到钱宝商行护卫的攻击之后,才发现,自己小看了钱宝商行的护卫。

    面对钱宝商行护卫的攻击,他们没有防范,也只能慌忙之中躲避。

    轰,轰,轰~~~

    钱宝商行护卫的攻击,落在两大军团修士的身旁,砸在两大军团修士的身上。

    本来就不如钱宝商行,外加蔑视钱宝商行,最终慌忙躲避,自然不是每一个修士都能躲避成功。

    “啊,啊,啊~~~“

    两大军团的修士,被钱宝商行护卫轰击,发出一阵阵惨叫,虽然,钱宝商行护卫的攻击,不至于让他们死亡,但是,受伤的修士却大有人在。

    也是,大家都是结丹期巅峰修士,实力上,就算有些差距,也不会相差太大,因此,就算没有预料,被钱宝商行打了个措手不及,也只是受伤,钱宝商行的护卫,还没有能力,能够一击就击杀两大军团的修士。

    不过,就算只是击伤两大军团的修士,钱宝商行也该自傲了,毕竟,两大军团联手攻击钱宝商行护卫,二战一,却奈何不了钱宝商行的护卫。

    而钱宝商行的护卫,只是一反击,就把两大军团修士击伤,反差太大。

    “这,这,怎么可能?“

    面对如此大的反差,一众高层都无语了,毕竟,谁也没有想到,刘一说了句动手,就形势瞬变。

    “住手!“

    一声住手,将准备再次出手的钱宝商行护卫叫停,叫住手之人,自然是刘一,否则,其他高层的话语,钱宝商行的护卫未必会听。

    一击就把两个军团的修士击伤,不用说,胜负已分,自然没有必要再战斗了,因此,刘一就叫停了大家。

    至于说其他高层,都还处在吃惊当中,自然没有来得及叫停手。

    其实,刘一也明白,如果不叫钱宝商行护卫停手的话,再一次出手,那两个军团修士可就不是受伤那么简单了。

    从目前情况来看,如果钱宝商行护卫再次攻击,那两个军团修士,受伤的修士不说,肯定有不少修士死亡,这不是刘一愿意看到的。

    如果击杀了两大军团的修士,刘一也不好交代,因此,刘一叫停。

    “哈哈,刘门主,你们钱宝商行果然厉害。“欧阳胜道。

    欧阳胜刚才也是发呆,直到刘一叫停,才反应过来,显然,他也没想到钱宝商行的护卫这么凶悍。

    果然,以前只是听说钱宝商行如何如何厉害,却不曾亲眼见过钱宝商行的厉害,因此,心里总觉得大家有些夸大其词,也许钱宝商行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厉害。

    可是,这次亲眼见到钱宝商行的护卫动手,让他们明白,钱宝商行,果然名不虚传。

    “客气了,好在他们也没有给我钱宝商行丢脸。“刘一道。

    这次,西煞宗和浅海帮摆明了要让钱宝商行丢脸,可惜,错估了钱宝商行护卫的实力,偷鸡不成,反而蚀把米。

    同时,也验证了钱宝商行的凶悍。(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