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宝商行可谓一战成名,震惊着关注这场战斗的所有修士,让所有人都明白钱宝商行的凶悍,知道钱宝商行名不虚传。

    “好了,都回去吧,严禁再次发生如此大规模的战斗,听到没有。”欧阳胜对着所有军团修士道。

    这次,除了战斗中的几个军团外,还有很多军团修士在一边看热闹,其实,更多的军团修士前来,不过是为了看钱宝商行如何被打压而已。

    钱宝商行刚来军营,人生地不熟,又遭遇两大军团同时挑衅,肯定战不过两大军团,这一点,大家心里都明白,可是,面对挑衅,钱宝商行又不得不战。

    可惜,大家猜错了结局,没想到钱宝商行这么凶悍,居然把两大军团都打压下去了。

    其实,这次的战斗,也是规模最大的战斗,三大军团同时战斗,三百万人的战斗,这是以前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以前的战斗,哪怕是两个军团间的战斗,也不会出动军团所有人,而是双方派遣一定人数进行战斗。

    因此,战斗规模大一点,也就是数千人的战斗而已,上万人的战斗都很少,而十万人的战斗,就更加稀少,像现在这样,百万人的战斗,简直是头一次。

    这次战斗,也就刘一及时喝止,否则,稍微拖延,也许就会导致严重的后果。

    军营虽然不禁止战斗,但是,规模太大,也不好控制,容易出现大规模伤亡,这是高层不允许的,毕竟,来这里的修士,可以死在战场上,死在敌人手里,但是,却没人愿意看到他们死在自己人手里。

    因此,对于平时的战斗,欧阳胜不会理会,但是,规模太大的战斗,他必须喝止,这次只不过钱宝商行太过凶悍,导致他一时没反应过来而已,好在刘一及时喝止了这场战斗。

    不过,这样大规模的战斗,他自然不希望再次发生,因此,才严厉斥喝。

    哄!

    欧阳胜发话了,在场所有军团修士,除了钱宝商行的护卫外,都一哄而散,各回各的营地去了。

    钱宝商行的护卫没有动,那是因为这里就是钱宝商行的营地。

    “好了,你们也回房休息吧。”刘一道。

    大家都是修士,修建房屋也十分方便,因此,哪怕是军营,大家在营地里面,也是自己动手修建房屋,以供自己修炼休息,而不想普通军营,都是搭帐篷。

    “是”

    钱宝商行的护卫,也回房休息去了,他们一路赶来,也是风尘仆仆,疲劳的很,又战斗一场,已经身心疲劳了。

    战斗一场,虽然看起来钱宝商行一招战胜两军团,其实,钱宝商行护卫也不容易,一方面,他们本来已经很疲劳了,再加上一开始被动防御,更是让他们不堪,好在钱宝商行财富多多,资源多多,他们也能坚持。

    而一战胜之,更是因敌人大意,否则,那两军团就算不如钱宝商行,也不会一招落败。

    这一切,刘一看的很明白,而其他高层,也许一开始被钱宝商行的战力震惊,但是,略微一想,都能明白。

    “哼。”

    “哼。”

    两声冷哼,从两高层嘴里发出。

    刘一循声望去,发现是两没见过的出窍期修士,而且是出窍期中期修士。

    其中一人,煞气冲天,面貌可憎,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良之辈,而且,周身杀气满盈,也可以看出,此人斩杀过敌人不计其数。

    另一人,一身灰衣,虽然周身没有散发出煞气,却也傲气无边,无所畏忌,杀气自然散发,同样是杀敌无数,也是出窍期中期修为。

    而冷哼之声,就是那两人发出的。

    东区散修,虽然出窍期修士不少,更有四大出窍期巅峰修士,但是,整个东区,大部分出窍期修士,还只是出窍期初期修为,只有少部分出窍期中期修为,至于出窍期后期修士,就更少了,而出窍期巅峰修士,名面上只有四人,也就是四大出窍期巅峰修士,至于还有没有隐藏的出窍期巅峰修士,那就不得而知了。

    而军营虽然聚集了很多出窍期高层,但是,主要都是出窍期初期修士,那两出窍期中期修士,算是二号军区里面,除了欧阳胜这个出窍期巅峰修士外,最厉害的几个修士之一了。

    这样的修士,在高层里面,都有很高的话语权,而他们发出冷哼之声,其他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着刘一,显然,大家也知道,刘一在二号军区,未必能够过的舒坦,毕竟,这里可不是钱宝商行,更何况,那两修士还对钱宝商行有敌意。

    总之,那两修士两声冷哼之后,现场气氛有些尴尬。

    “来来来,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钱宝商行的刘一,刘门主。”欧阳胜指着刘一道。

    “这位是天煞子,这位是无忌老怪~~~~”欧阳胜一一给刘一介绍。

    刘一才明白,原来,发出两声冷哼之人,乃是天煞子和无忌老怪。

    而那煞气冲天的修士,就是天煞子,而那灰衣修士,就是无忌老怪。

    果然人如其名,天煞子,煞气重,杀气重,人也凶悍,凶狠。

    而无忌老怪,一言一行,都透露出一种无所畏忌,肆无忌惮,真正的无忌,也配得上无忌老怪这个名号。

    知道两人是天煞子和无忌老怪,刘一也就明白两人为什么会发出冷哼之声,毕竟,天煞子来自西煞宗,而无忌老怪来自浅海帮。

    钱宝商行的护卫刚刚击败西煞宗和浅海帮的两个军团,以一战二,并且一招胜之。

    虽然两军团有轻敌之故,但是,败了就是败了,而且还是联手之后,被人一招败之,两人心里自然不会高兴。

    那两声冷哼,就是在发泄,也是在表达两人的不满。

    两个宗门,两大军团,挑衅钱宝商行,最终不仅败给钱宝商行,更是被钱宝商行一招击败,换谁心里都会不高兴。

    更何况,天煞子和无忌老怪,还亲眼见证自家军团的落败,想要辩驳都没法辩驳,这是事实,无可辩驳的事实。

    因此,两人只能发出两声冷哼来表达自己的不满,而这一切,各个高层都明白,欧阳胜心里也清楚,因此,看到大家陷入尴尬之后,欧阳胜才以介绍为由,打破尴尬,并且趁机把大家介绍给刘一。

    二号战区,人员复杂,各个军团,各个高层之间,有摩擦,有矛盾也很正常,欧阳胜作为最高指挥,也没法解决这些矛盾与摩擦,因此,欧阳胜也不管大家的明争暗斗,只要大家的明争暗斗没有超越底线,那么,欧阳胜就不好管。

    当然了,大家都聚集在一起时,欧阳胜还要调节气氛,控制气氛,不至于让大家乱来,也不至于让大家尴尬。

    “各位道友,刘某赶路累了,就不唠叨了,告辞。”在欧阳胜的介绍之下,各自唠叨一番,刘一也就没有理会大家,准备回去休息了。

    一路赶来,风尘仆仆,对于钱宝商行的其他护卫,或许很累,但是,对于刘一来说,却是没什么问题,也不会有什么累不累,不过,刘一也知道,大家相互认识了,也没有必要继续呆在一起,没有必要继续唠叨,因此,刘一打算先行回去,再考虑后续计划。

    军营,刘一已经带领百万护卫来到了军营,但是,接下来怎么做,刘一心里也没有清晰的计划。

    最主要的是,该如何找回钱宝商行被劫的货物,刘一一点头绪都没有,至于该怎么战争,这个事情,刘一没有过多考虑,刘一知道,二号战区的战争,基本上都是欧阳胜在战争来临时下达命令,大家只要执行就行,因此,现在想这些也没什么用,还不如想一想该如何追回被劫的货物。

    更何况,欧阳胜已经给了刘一任务,到了战争来临时,刘一安装任务吩咐,完成任务就行了,其他时间,倒是不用考虑这些。

    不过,战争任务好完成,可想要追回被劫货物,却没有那么容易,暂时刘一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也不知道从哪方面下手。

    唯一让刘一高兴的是,钱宝商行护卫一招败敌。

    钱宝商行一招败敌,让钱宝商行不仅保住了脸面,更是震惊了其他修士,让其他修士不敢小看钱宝商行。

    这样一来,其他军团也许不会害怕钱宝商行,但是,其他军团至少不会无故欺压钱宝商行,也让钱宝商行在军营,有了一席之地。

    “哼,混蛋,废物,气死我了。”天煞子回来之后,大发雷霆,怒骂道。

    这次可是丢脸了,作为实力仅次于欧阳胜的几人之一,在军营可以说威风无边,任何人都尊重他们,现在,却丢脸了,他心里怎么可能高兴。

    一招,钱宝商行一招就败了西煞宗和浅海帮的联手,二敌一,最终败了,还败的干脆,让他感觉很丢脸。

    其实,不仅仅天煞子,无忌老怪也好不到哪里去。

    “哼,这次丢脸丢的这么大,我一定不会让你钱宝商行好过。”天煞子自语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