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

    “杀!”

    “杀!”

    神秘敌人,一个个军团,有序的进入战场,并且,杀向二号战区的修士。

    神秘敌人,在开启战争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战争的战术,也安排好了各自军团的任务,让各个军团,组成合理的战队,冲向二号战区的修士。

    看着敌人有序不紊的冲锋,并且杀向己方,二号战区的各个军团,也只能在各自高层领导下,匆促应战。

    “杀!”

    “杀!”

    “杀!”

    二号战区的军团修士,看到敌人杀来,虽然有些仓促应战,但是,面对敌人,也不愿意弱了气势。

    其实,面对神秘敌人,二号战区一方的修士根本没有想赢的气势,他们之所以还有应战的气势,只不过是希望减少损失,不想在气势上太落后而已。

    二号战区一方,虽然喊杀之声响彻天地,看起来气势十足,但是,他们心里都清楚,战争,根本就没有赢的可能,他们能做的,只是减少损失而已。

    如果他们失了气势,那么,他们不仅要战败,更是要惨败,会损失惨重。

    因此,虽然看起来,二号战区一方的气势,没有落后神秘敌人多少,但是,只要认真观察,就会发现,二号战区修士的气势,虽然十足,却更多的含有无奈与不屈,而神秘敌人一方的气势,却是一种对胜利充满信心的气势。

    “难怪屡战屡败,气势中没有必胜的信念,没有想赢的信念,这样的战争,怎么能够取得胜利呢?”刘一心里想到。

    战场中,气势很重要,从一个军团的气势,就可以看出这个军团的大致实力,一个连取胜信念都没有的军团,想要取得胜利,希望渺茫,相反,如果取胜信念十足,相信自己能取得胜利,那么,就算实力比敌人差一点,只要不相差太大,也能够取得胜利。

    而二号战区,大家的实力并不比神秘敌人差,主要是战术安排不如敌人,取胜信念不如敌人,才导致战争场场失败。

    这一点,其他人未必能够看出,刘一却是一眼就看出了,不过也是,各个修士,虽然实力高强,见识广博,但,这样的大型战争,却很少经历,哪怕在场的高层,以前也没有见过如此规模的战争,因此,对于这样的战争,难免有些不知所措,而刘一能够知道这些,也是因为刘一一路走来,大大小小的战争,经历无数,刘一能够带领钱宝商行在各个城池立足,除了吓住敌人外,必要的战争,也是不可避免的,没有战争,就没法吓住别人。

    不管是在西城还是来到浅海城东区,刘一都经历过一场场战争,尤其是在中央战场,那里的战争场面,比这里更加宏大,规模巨大,是此地的数十倍。

    因此,面对大规模的战争,其他高层或许不知所措,但是,刘一却毫无压力,中央战场,钱宝商行护卫能够给大家带来胜利,这里,刘一更加相信,钱宝商行的护卫,能够给大家带来胜利。

    不过,钱宝商行护卫进入战场后,刘一也没有急着让他们行动,而是观察整个战场,观察整个战场的形式以及观察敌人的布局。

    果然,敌人不仅气势十足,信心十足,都有必胜的信念,敌人的布局更是有条不紊,有序的朝着己方推进。

    敌人军团,分为两部分,两部分都是以长蛇阵,朝着己方推进,结丹期军团一个长蛇阵,元婴期军团一个长蛇阵,朝着己方推进。

    而己方军团,虽然也分为结丹期军团和元婴期军团两部分,但是,都是各自为战,毫无战法可言。

    唯一的战法,就是把战场划分各个区域,各个军团,分布在固定的区域,敌人军团到达哪个区域,就由哪个区域应战。

    可是,这样的布置,根本就没法抵挡敌人的长蛇阵,在敌人长蛇阵的攻击下,只能被动防御,根本就没有还手攻击的能力。

    一时间,二号战区军团,被神秘敌人压着打。

    好在二号军团,人数比敌人多,整体实力比敌人强,因此,哪怕敌人的长蛇阵,也只压着二号战区军团打,却不能轻易摧毁二号战区军团。

    说真的,如果不是二号战区人数比敌人多,整体实力比敌人强,那么,在战争刚刚打响,也许就会被敌人瞬间摧毁所有军团。

    “唉!”刘一轻轻叹气。

    这种情况,超出刘一的预料,本来,二号战区屡战屡败,刘一还以为,二号战区也如中央战区一般,实力不如神秘敌人,才无奈战败,如今看来,并非如此。

    中央战区,屡战屡败,那是因为作为主战场,实力却远远不如神秘敌人,才导致屡战屡败,否则,中央战区,也不会屡战屡败。

    以前,刘一听说屡战屡败,听说敌人很厉害,刘一还以为神秘敌人实力比二号战区强悍,才导致二号战区战败。

    现在看来,二号战区战败,根本原因是高层布局有问题,军团信念有问题,才导致屡战屡败。

    不过,刘一也不好责怪这些高层,毕竟,这些高层虽然是实力高深,甚至见识多广的老怪物,但是,面对大型战争,他们还是经验不足,无法驾驭。

    如今战争打响,被敌人压着打,各个高层也吩咐着自己分管的那些军团,死死的抵住神秘敌人军团的攻击。

    面对神秘敌人的长蛇阵,有的军团攻击蛇头,有的军团攻击蛇尾,总之,各个军团,攻击敌人长蛇阵的不同位置。

    取得的效果不明显,却也拖住了敌人的前进步伐,让敌人不能一面倒的屠戮己方修士。

    被压着打,二号战区高层可以不在乎,只要不是被屠戮,只要人还在,那么,就算被敌人打败,二号战区的高层也习惯了,因此,他们也不在乎。

    在二号战区高层眼里,每场战争,所要做的,只是如何保住各个军团修士,不让各个军团在战争中损失太大。

    每场战争,损失少了,对于二号战区的高层来说,就是胜利的战争。

    至于说取得战争的胜利,在屡战屡败的背景下,二号战区高层,乃至各个军团,都不敢奢望。

    二号战区高层没有取胜的奢望,但是,刘一却不希望战争失败。

    二号战区,前景比中央战区好多了,在如此前景下,刘一相信,想要取得战争的胜利,并不是不可能,相反,没有取得战争胜利,才是令人惊讶的事情。

    人数比神秘敌人多,整体实力比神秘敌人强,唯一差的就算取胜的信念和战术的安排,如果取胜的信念和战术的安排不比敌人差,那么,想要取得战争的胜利,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因此,刘一看着二号战区军团被神秘敌人压着打,却没有让钱宝商行护卫行动,刘一知道,想要取得胜利,就不能随便行动,必须有一定的安排,在必要的时候出击,这样,才能帮助大家取得胜利。

    只要这场战争取得胜利,给大家建立了胜利的信念,那么,以后的战争,也会轻松很多。

    “刘门主,你们的军团怎么还没有行动?”

    看到钱宝商行的护卫,即灭敌军团,还站在出入口附近,没有行动,有些已经布置了战争任务的高层,就开始开口了。

    大家都在战争,并且都被敌人压着打,而钱宝商行却没有上前帮忙,而是躲在背后不动,其他高层自然也有意见,因此,就有些高层向刘一发问。

    “是啊,刘门主,你们既然是来支援我们,就不应该只站在后面,不参战。”又一高层道。

    “刘门主,我们知道,你派兵支援我们是假,来二号战区的真正目的是找回被劫的货物,但是,如今局面你也看到了,局面对我们大大的不利,如果你们的军团不参战,只是为了调查被劫的货物的话,那你们可以回去了,我们是不同意你们乱来的。”又一高层道。

    钱宝商行打着支援的名号,前来二号战区,暗中调查被劫货物,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在战争发生时,钱宝商行修士必须参战,这是一定的,否则,大家就不会允许钱宝商行入驻军营。

    如今,钱宝商行军团进入了战区,却龟缩在出入口附近,并没有参战,而是看着大家战争,这就不是其他高层能够忍受的。

    “对,如果你们不参战,就滚回去。”天煞子道。

    “滚回去。”无忌老怪道。

    显然,看着钱宝商行的修士在出入口附近没有动静,所有高层都对钱宝商行有意见,当然了,意见最大的就是天煞子和无忌老怪。

    “哼,都给我闭嘴,该怎么打,不用你们教。”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我钱宝商行,经历大大小小的战争,不计其数,该怎打,我比你们更加清楚,至于说不参战,如果不参战,我何必派人进入战场?”

    刘一这话一出,所有高层都闭嘴了,钱宝商行能够给战争带来胜利,这是东区所有修士认可的事情。(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