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宝商行,哪怕派出的只是结丹期军团,在战争中起到的作用,也是没有人敢质疑的,因此,知道刘一带来的钱宝商行的护卫会出手,那么,就没人敢说什么。

    先前大家质问刘一,也是害怕钱宝商行不会出手,来到军营,只是单纯的想要找回被劫货物而已。

    如今得到刘一的肯定答复,也知道,钱宝商行没有出手,只是时机没到,而非不想出手,那么,他们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不过,看着各个军团被神秘敌人压着打,而钱宝商行的护卫却站在出入口,一动不动,各个高层心里也不是滋味。

    “杀!”

    “杀!”

    “杀!”

    激烈战争正在继续中,各个军团,被神秘敌人打的节节后退,甚至很多军团,伤亡在加剧。

    可是,面对凶悍的敌人,二号战区的军团,在没有接到战败,收兵的命令之前,也只有死死的抵住敌人的攻击。

    敌人长蛇阵型,犹如长蛇一般,在二号战区那些军团间转来转去,搞的二号战区各个军团一阵鸡飞狗跳,混乱无比,也导致原本实力更高的二号战区军团被打的节节后退,也只能节节后退,不出意外的话,二号战区要不了多久,就会战败。

    然而,钱宝商行的护卫,却还是没有出手,这让所有高层都很着急,不过,却也没有再多言,毕竟,刘一说了,钱宝商行会出手,只是时机未到而已。

    “刘门主,还请你们的军团出手,再不出手的话,这次战争,就输了。”欧阳胜道。

    其他人不好开口了,那么,只能由欧阳胜开口,毕竟,再这么下去,战败是一定的,虽然,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损失少一点,就算战败也不会在意,但是,如果战败,而钱宝商行却没有出手,那么,哪怕损失再小,其他高层以及军团修士也会有意见的。

    凭什么进入战场后,大家都在努力拼杀,而钱宝商行却躲在背后没有动手?

    当然,刘一说了钱宝商行会出手,只是战术安排,还没到出手时机,那么,其他人也不能说什么,毕竟,大家地位都一样,谁也没比谁级别更高,命令不了谁,更何况,钱宝商行军团是出了名的善战。

    欧阳胜开口倒是没什么,毕竟,欧阳胜乃是二号战区的指挥,整个二号战区,就欧阳胜说了算,不管是修为和实力,还是级别,欧阳胜都比其他人高。

    因此,欧阳胜有命令各个高层的权利。

    不过,钱宝商行战场厉害,既然刘一说时机未到,欧阳胜也不好直接命令刘一怎么做,而是开口询问刘一。

    其实,大家也想见证,钱宝商行军团,是否有传说中的那么变态,是否真的能够扭转战争的不利局面,帮助大家取得战争的胜利。

    因此,大家都急不可待的想要看到钱宝商行出手,更何况,现在局面不利,就更想钱宝商行出手,可惜,钱宝商行一直没有出手。

    “嗯,是该出手了,否则,这场战争,我们就将输了。”刘一道,接着,刘一命令钱宝商行的护卫:“灭敌军团注意,该你们出手了,出手,目标,敌人长蛇阵的七寸处。”

    接着,刘一命令灭敌军团,该如何行动,如何攻击。

    “杀!”

    “杀!”

    “杀!”

    接到命令的钱宝商行护卫,终于忍不住兴奋,按照刘一的命令,按照刘一提供的线路,朝着敌人推进。

    钱宝商行的护卫,在一进入战场,感受战场的气氛时,就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看到一个个军团都在激励战斗,更是忍不住想要参战,可惜,没有刘一的命令,他们不敢随便参战,因此,一直在出入口附近,等候着刘一的命令。

    如今,接到刘一的命令,自然兴奋的朝着敌人推进,准备攻击敌人。

    当然了,由于战场的特殊性,他们能够感受到战争的气氛,却没法感受到战场的具体情况,整个战场,在他们眼里,都是十分辽阔,更何况,战场能够压制他们的神识,让他们的查探范围十分狭小。

    因此,对于钱宝商行的护卫来说,他们并不了解整个战场的形势,他们只知道整个战场,战斗十分激烈。

    整个战场的情况,也只有各方高层知道,高层有着专门监视战场情况的阵法,可以及时知道战场的情况。

    而其他军团,该怎么战斗,该怎么行军,路线如何,都是高层吩咐的。

    钱宝商行的护卫,即灭敌军团,虽然不知道敌人长蛇阵的具体情况,也不知道敌人长蛇阵的七寸在什么地方,但是,外面的刘一知道,刘一告诉他们,告诉他们该怎么走,就能碰到敌人的七寸处,到时候,他们只需要猛烈的攻击敌人长蛇阵七寸处的军团,击败敌人长蛇阵七寸处的军团就行。

    当然了,能够歼灭敌人的军团,那就最好,不过,想要歼灭敌人的整个军团,有些困难,毕竟,大家实力相当,都是结丹期修为,打不过,逃跑还是没有问题。

    不过,军团之间的战争,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只要击败了敌人的军团,趁机击杀一些敌人的军团修士,还是没有问题的。

    如今,灭敌军团,直奔神秘敌人长蛇阵的七寸处,准备攻击敌人长蛇阵七寸处的军团,至于能否击败敌人长蛇阵七寸处的军团,那就不好说了。

    只要把敌人长蛇阵七寸处的军团击败,那么,敌人的长蛇阵也就不攻自破,到时候,肯定会引起敌人军团的混乱,只要敌人军团出现混乱,那么,二号战区想要赢得战争,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毕竟,二号战区的整天实力,高于神秘敌人的整体实力。

    可是,敌人长蛇阵七寸处的军团,也不那么好击败的,毕竟,刘一能够知道长蛇阵的弱点,布置长蛇阵的敌方高层自然也明白长蛇阵的弱点,因此,敌人长蛇阵七寸处的军团,肯定是一些很强的军团,并且被特殊保护起来了。

    蛇的七寸是蛇的弱点,这是自然之理,哪怕组成长蛇阵,阵法的弱点还是七寸处,只要七寸处一出问题,那么,整个阵法都将奔溃。

    就像蛇一样,攻击蛇的其他地方,或许不致命,但是,攻击蛇的七寸的话,也许只需一击,就能毙命。

    当然了,攻击蛇的七寸,也得达到两个条件,一个就是能够击中蛇的七寸,如果击不中蛇的七寸,就算想要攻击蛇的七寸,也是白想,还有一个就是力道,如果力道太弱,就算攻击的蛇的七寸,也只是给蛇挠痒,那么,击中了蛇的七寸,也是无济于事。

    因此,一般说蛇打七寸,就是指既能击中蛇的七寸,又有能够击毙蛇的力道。

    战争中的长蛇阵亦是如此,想要攻破敌人的长蛇阵,要么就是整体实力太强,面对敌人的长蛇阵,直接摧毁敌人的长蛇阵,就像面对一条蛇,你实力强大的话,直接把整条蛇都拍死,管他七寸不七寸,直接拍死得了。

    但是,当实力不足以直接拍死蛇时,就需要找出七寸,专打七寸,从而灭杀此蛇,战争中也一样,当己方实力不足以直接摧毁敌人长蛇阵时,就需要集中力量,攻击敌人长蛇阵的七寸处,只要敌人长蛇阵的七寸处被攻破,敌人的长蛇阵也破了,那么,敌人也就败了。

    当然了,七寸不是那么好攻击的,不管是自然中的蛇,还是长蛇阵,都会相应的保护七寸,不让它遭到攻击或者被攻破。

    因此,想要攻破敌人的长蛇阵,就需攻击的敌人长蛇阵的七寸处,但是,敌人长蛇阵的七寸处,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先不说敌人会尽量避免七寸处被攻击,就算攻击七寸处,也不是一击就溃。

    “注意,钱宝商行出手了,大家小心,他们的目标是长蛇阵七寸处,注意躲避!”神秘敌人首领道。

    钱宝商行一直是神秘敌人首领关注的主要对象,因此,进入战场后,敌人一直关注着钱宝商行。

    钱宝商行护卫一动,敌人首领就注意到了,看到钱宝商行的行动线路,敌人首领也明白,钱宝商行高层看穿了他们的长蛇阵,知道他们长蛇阵的弱点。

    神秘敌人首领更加明白,钱宝商行的目标,就是他们长蛇阵的七寸处的那些军团,可是,知道了钱宝商行的目标,他们怎么可能让钱宝商行轻易得手。

    因此,在钱宝商行行动起来后,神秘敌人首领也下达了命令,让他们长蛇阵的七寸处的那些军团,尽量避开钱宝商行行军线路,不与钱宝商行相遇。

    只要不与钱宝商行相遇,那么,钱宝商行没法击中长蛇阵的七寸处,那么,长蛇阵将一直持续下去,这样一来,钱宝商行就算知道了长蛇阵的弱点,也是无济于事。

    就像面对一条蛇,知道七寸是蛇的弱点,但是,没法击中蛇的七寸,也只能干瞪眼。

    “灭敌军团注意,目标线路变了,你们改变线路!”刘一命令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