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敌军团想要攻击敌人长蛇阵的七寸处,可是,神秘敌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自然不可能让灭敌军团攻击他们的七寸处。

    因此,神秘敌人长蛇阵的七寸处,也在急速变化,躲避着灭敌军团,任由灭敌军团一次次改变线路,都无法与敌军长蛇阵七寸处军团相遇。

    “刘门主,敌人貌似发现了你的意图?”欧阳胜道。

    从灭敌军团的行军线路,以及神秘敌人的行动可以看出各自的意图,毫无疑问,灭敌军团直奔敌人长蛇阵七寸处,而敌人却躲避灭敌军团,不让长蛇阵七寸处的军团与灭敌军团相遇。

    欧阳胜等高层,也许一开始想不到破敌之法,但是,在灭敌军团行动之后,他们根据灭敌军团的行动路线以及敌人的行动就能明白刘一的用意。

    不过,知道刘一的用意,知道灭敌军团的目标,但是,最终能否成功,灭敌军团能否达到目的,还未可知。

    现在敌人也知道刘一的用意,刻意躲避灭敌军团,让灭敌军团遇不到自己的目标,这样的话,哪怕看出了敌人的弱点,也是没有用处的。

    “呵呵,别急,看着就行。”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你看,敌人的阵形有些紊乱了不是么?”

    敌人知道刘一的意图,这很正常,刘一也没有在意,毕竟,敌人布置长蛇阵,自然知道长蛇阵的弱点。

    不过,就算敌人躲避灭敌军团,不让长蛇阵七寸处的军团遭遇灭敌军团,却也不代表灭敌军团没有任何作用,不管如何,敌人在躲避灭敌军团时,整个长蛇阵随着时间推移,也开始出现紊乱。

    也是,长蛇阵,在如此大规模的战争中摆长蛇阵,规模太大,时刻躲避灭敌军团,时间久了自然会出现阵形紊乱。

    就像蛇,有人攻击蛇的七寸,也许一两次能够躲避成功,但是,敌人一次次攻击的话,哪怕厉害的蛇,也不能每一次都刚好躲过敌人的攻击,更何况,就算躲过了敌人的攻击,蛇首和蛇尾等蛇的其他部位,难免会出现问题,虽然这些问题不致命,却也会进一步影响蛇的行动,从而影响整条蛇的行动,或许最终就被击中七寸。

    此时,神秘敌人的长蛇阵形,就在灭敌军团的行动中,变得越来越紊乱,因此,就算灭敌军团还没和神秘敌人交战,但是,其他军团的压力却小了很多。

    这一点,各个高层或许感受不到,但是,战场中的各个军团,却明显感受到了。

    “怎么回事?压力小了?”

    “是啊,压力突然小了。”

    “难道钱宝商行出手,给敌人带来了巨大压力?”

    “应该是钱宝商行出手了。”

    “看来钱宝商行真的很厉害,一来就改变战争的走向,也许这次战争,有了钱宝商行,真的能够获得胜利。”

    一个个军团修士,感受到压力减小,心里免不了乱想,不过,不管怎么乱想,他们还是努力攻击敌人,攻击敌人的力度,并没有因为乱想而减弱。

    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灭敌军团还是没有碰到敌人的军团,但是,敌人的阵形,却明显紊乱了。

    “哈哈,刘门主果然高明,还没碰到敌人,就让敌人阵形紊乱,如此一来,我方军团压力就小了很多。”欧阳胜看着战场形式,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照目前情形,这次战争,取得胜利也不是不可能。

    “过奖了,不过是多经历了一些战争而已。”刘一谦虚的道。

    虽然,看着战争的天平慢慢的有了倾向己方的可能,各个高层心里都露出了笑脸,但是,这个笑容,是否是各个高层心里的真实想法,那就很难说了。

    偌大的战区,数目庞大的高层,刘一相信,高层之中,肯定有敌人的探子,这些探子,看到二号战区有了胜利的可能,心里不可能高兴。

    不过,就算心里不可能高兴,也必须表现出高兴,否则,暴露自己,那就不好,因此,所有高层,都露出一副高兴的表情,却并不代表每个高层都真心高兴。

    “不,我们一直一来,都只能战败,如今,你们一来,就让我们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这都是你们的功劳。”欧阳胜道。

    “呵呵,现在说战争胜利,还是太早,现在只能说给敌人带来一点麻烦而已。”刘一道。

    现在灭敌军团只是和敌人追逐,还没有和敌人遭遇,也只是给己方减轻一点压力,却并不代表这样就能取得战争的胜利。

    “我们相信刘门主。”欧阳胜道。

    果然,在追逐中,敌人阵形越来越乱,最终,还是和灭敌军团相遇。

    “杀!”

    “杀!”

    “杀!”

    一道道喊杀之声,自灭敌军团口中发出。

    遭遇了敌人的军团,灭敌军团自然也不会手软,而是直接朝敌人军团杀去。

    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在战场横飞。

    “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自军团修士中传出,有己方修士的惨叫声,也有敌人的惨叫声。

    “退!”

    “快退!”

    相比起其他军团,和灭敌军团相遇的长蛇阵七寸处的军团,在遭遇灭敌军团后,迅速被灭敌军团打压,最终顶不住灭敌军团,只得下令撤退。

    灭敌军团,前身为钱宝商行护卫,那是曾经和敌人百万元婴军团作战的修士,如今面对敌人的结丹期军团,自然没有压力,甚至瞬间就把敌人打压下去。

    敌人如果不下令撤退的话,也许要不了多久,就好被灭敌军团全歼。

    “杀,追击!”刘一下达了追击的命令。

    “杀,杀,杀~~~”

    在刘一下达命令之后,灭敌军团趁机追击敌人军团,同时,灭杀不少敌人军团修士。

    “杀,杀~~~”在长蛇阵七寸处的军团慌忙撤退时,整个长蛇阵也就此奔溃,长蛇阵的奔溃,导致神秘敌人再也压制不住二号战区的修士,而二号战区的修士,也开始了反击。

    “好,灭敌军团,停止追击,给我杀向敌人元婴军团。”刘一再次下达命令道。

    如果其他结丹期军团,杀向元婴军团,那是给敌人送菜,根本起不来任何作用,但是,灭敌军团却不同,因为他们来自钱宝商行。

    “撤,快撤,收兵!”神秘敌人首领一看灭敌军团停止追击他们的结丹期军团,而是奔向元婴军团的长蛇阵,就大惊,并且下令撤退。

    结丹期军团,损失一些没什么问题,但是,元婴军团却不同,如果元婴军团损失太大的话,会严重影响到以后的战争。

    而灭敌军团奔向元婴军团,如果不及时撤兵,真的让灭敌军团击败或者干扰元婴军团长蛇阵之后,再撤兵的话,元婴军团的损失可就惨重。

    现在撤兵,虽然是战败,但是,元婴军团却没有任何损失,毕竟,组成长蛇阵,阵形没破,撤离的话,不会有任何损失。

    而这次战争,就算战败,损失的也只是结丹期修士,当然了,结丹期修士损失还是不少,不说被灭敌军团击杀了大量结丹期修士,就是其他结丹期军团,在敌人长蛇阵被迫之后,也趁机击杀了不少敌人。

    “胜利了?”欧阳胜呆呆的道。

    这场胜利,来的太突然了,刚刚击溃敌人结丹期长蛇阵,各个结丹期军团还在追击敌人结丹期军团,而灭敌军团刚刚奔向敌人元婴军团长蛇阵,敌人就果断投降,迅速撤兵。

    这是二号战区所有高层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不过,对于神秘敌人来说,这是损失最少的败战,当然了,也是至今为止,唯一的败战。

    “哈哈,胜利了。”

    “哈哈,哈哈~~”

    “哈哈,呜呜,哈哈,胜利了~~”

    战场中的军团修士,在看到敌人撤退之后,并没有立刻回营,而是站在战场中,喜极而泣。

    多少次战争,多少次失败,虽然很多修士不会在乎失败,但是,更多的修士却很在乎,都希望能够取得战争的胜利,哪怕是胜利一场也好。

    可是,一直一来,屡败屡战,就是看不到胜利的希望,每次战争,只能尽量减少死亡,而没法取得战争的胜利。

    这样一场场战争的失败,就像一座座山峰,压在各个战士的心头,越压越沉,却无可奈何。

    如今,战争终于取得了胜利,怎么能不让他们喜极而泣呢?

    “鸣鼓,收兵!”欧阳胜道。

    碰,碰,碰~~~

    一声声震撼的鸣鼓之声,从二号战区响起,胜利的凯歌,也随之响起。

    一个个军团修士,在战鼓的鸣响与胜利的凯歌中,仰着高昂的头颅,开心的走出战场,进入军营。

    在各个军团修士进入军营之后,就看见,以欧阳胜为首的一个个高层,已经在军营等候凯旋而归的战士。

    “勇士们,你们辛苦了,欢迎你们凯旋而归!”欧阳胜大声道。

    以前战败,高层都没脸出来迎接大家,这次胜利了,各个高层才高兴的出来迎接。

    接下来,就是给各个军团修士的奖励,战争胜利,也值得奖励。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