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刘一大吼道。

    刚刚进入王俊所说的目的地,就发现,有人潜藏在那里,这让刘一大吃一惊。

    刘一跟王俊出来,只是为了得到货物被劫之事的线索,而王俊没有在军营告诉刘一,自然是不希望让其他人知道,是王俊告诉了刘一线索。

    如今,王俊特地选的地点居然有人潜藏,那么,王俊如果在此地告诉刘一线索,不就暴露了王俊告诉刘一线索之事,显然,这不是刘一愿意看到的。

    更何况,潜藏着的几人,既然发现了刘一和王俊在一起,那么,他们也能猜到,是王俊告诉了刘一线索。

    “哈哈,刘门主,果然厉害在,这样都被你发现了。”突然,一道笑声传来,刘一发现,前方出现了五道身影,说话的就是其中一人。

    五人,其中一人是出窍期修士,刘一认识,此人叫马腾,年岁较大,白发苍苍,身后站着四个元婴巅峰修士。

    马腾,没有进入战区,参加战争,而是在东区潜修,而马腾身后的四人,不用说,也是马腾的追随者了。

    对于马腾,刘一并不熟悉,并且,马腾也一直很低调。

    在货物被劫之前,刘一还不知道马腾是谁,在货物被劫之后,刘一让万事通调查军营附近的出窍期修士,才知道,军营附近,有这么一个名声不显的出窍期修士,名叫马腾。

    马腾,原本也是军营附近的一个元婴巅峰修士,实力不是很强,名声也不是很大,可以说一直都默默无闻,到了元婴巅峰修为之后,更是停止不前,寸步不进。

    而且,马腾的资质也不是很好,修炼资源也没有,想要再次突破,也是不可能,马腾自己也没有奢望自己能够突破到出窍期,也没有想过突破到出窍期。

    马腾就是那么一个突破无望,甘愿等死的元婴巅峰修士,一直这样过着,最近,马腾寿命将近,也没有去寻求突破的机遇,没有闭关,大概是想这样默默等死吧。

    可是,就这样一个修士,近些年,居然突然突破了元婴巅峰修为,达到出窍期修为,成为了出窍期修士。

    可以说,大家都想不通,马腾怎么就成为了出窍期修士,不过,大家只能归结马腾最近运道好。

    运道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大家也不知道是否真实存在,反正就是无法强求。

    马腾运道好,能够突破到出窍期,其他修士羡慕也羡慕不来。

    不过,由于马腾很低调,哪怕突破到出窍期后,马腾也是一如既往的低调,这样一来,大家也就慢慢的忘记了马腾。

    因此,除了马腾附近的修士知道马腾是出窍期修士外,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马腾是出窍期修士,更不知道,东区就这么悄然多出了一个出窍期修士。

    刘一要不是因货物丢失,让万事通调查附近修士,也不知道马腾这么一个出窍期修士。

    而马腾身后几人,都是马腾的随从,虽然,马腾很低调,但是,不管怎么说,马腾都是出窍期修士,附近的元婴巅峰修士,为了寻找一丝突破机缘,给马腾做随从也没什么,更何况,就算马腾不说,大家也猜到,马腾一定是得到了机缘,才能突破到出窍期。

    而这四人,就是在马腾成为出窍期修士后,自愿追随马腾的四个元婴巅峰修士,具体来历,万事通没有细查,刘一也不知道。

    但是,刘一知道他们是马腾的随从就足够了。

    当然,刘一不知道他们几人怎么会潜伏在这里,难道打算伏击自己和王俊?

    “呵呵,侥幸而已,不知马道友这是何意?”刘一道。

    从马腾的话语中,似乎马腾打算在这里伏击自己,更何况,就算现在马腾五人现身了,他们在自己前方,也是拦住自己前进的道路,自己想要继续前进是不可能了,至于后退,刘一也没有想要后退。

    “哈哈,没想到刘门主也能知道我,刘门主倒是神通广大啊。”马腾道,接着,马腾又道:“我们是何意,我想刘门主也猜到了,我也就不隐藏了,没错,我们是专门在此等候刘门主的,刘门主还是束手就擒吧。”

    “专门等我?”刘一道,并且,转头看向王俊,却发现此时,王俊已经到了自己身后不远处,拦住自己的回路。

    到了这时,就算不用说,刘一也知道,马腾和王俊是一伙的,他们一起在此设伏自己。

    只是,刘一不明白,自己一元婴修士,居然需要两出窍期加四元婴巅峰修士,前来对付自己。

    两出窍期,四元婴巅峰修士,只是为了设伏一个元婴修士,怎么看起来,都有些小题大做。

    “是的,刘门主手段多多,我们也只能如此。”王俊道。

    显然,王俊他们也知道,刘一手段很多,如果不多派点人手,未必能够拿下刘一,如果刘一逃走了的话,那么,后果不是王俊和马腾能够承担的。

    “呵呵,你们倒是聪明,一个小手段,就把我给骗出来了。”刘一道。

    此地距离军营有段距离,就算求援,军营中钱宝商行修士也来不及了,更何况,就算刘一失踪了,大家也不会怀疑到王俊身上,就更不要说怀疑到马腾身上了。

    在军营里面,或许军营的高层,都不知道军营外边,还有马腾这么一个出窍期修士,只要马腾有意隐藏,那么,擒拿刘一之后,隐藏起来,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们唯一担心的就是刘一的逃走,刘一作为第一门的门主,肯定有不少手段,一般的出窍期修士,未必能够抓住刘一。

    不过,如今有两出窍期修士外加四元婴巅峰修士,王俊和马腾相信,他们肯定能够活捉刘一。

    “我们也没办法,刘门主背景太大,如果让人知道我们抓走了刘门主,我们在东区也就没有立足之地了。”马腾道,接着,马腾又道:“不过,这次刘门主就别想逃走了,至于钱宝商行以后能否找到刘门主,那就看他们的本事了。”

    其实,不用说,如果刘一被抓,钱宝商行未必能找到刘一,毕竟,不管怎么怀疑,大家都不会怀疑王俊和马腾抓了刘一。

    那两人和刘一没有任何纠葛,更主要的是,刘一出军营,大家知道,但是,大家却没有留意王俊也出城了,因此,不会去怀疑王俊。

    而马腾,这么低调的修士,在任何人看来,马腾都不会抓走刘一,更何况,如果钱宝商行在调查,钱宝商行的修士,也不会认为马腾有实力抓走刘一。

    钱宝商行高层,不知道刘一的真实实力,但是,也能猜到,刘一的实力不简单,至少一般的出窍期修士,是没法把刘一怎么样。

    当然了,这些是外人没法知道的。

    “那倒是,你们抓走了我,也不会有人怀疑你们,也查不到你们身上,只是,我很好奇,你们为什么要抓我,而且联手抓我?”刘一问道,接着,刘一又道:“我们好像没什么恩怨吧?”

    “哈哈,我们是没什么恩怨,不过,我们也只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王俊道。

    “受人所托,忠人之事?”刘一就有些疑惑,谁要抓走自己呢?

    刘一心中也是不明白:难道是劫走钱宝商行货物的势力,要抓走自己?还是有人想要对钱宝商行动手?

    “嗯,否则,我们也不愿意出手,这样风险太大。”王俊道。

    抓刘一,就算抓走了,也未必能够躲过第一门的调查,如果不能躲过第一门的调查,那么,东区就将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地。

    如果没有抓走刘一,那么,他们也只有逃亡的命。

    不过,派出两出窍修士,四元婴修士,只是为了抓一元婴修士,在他们看来,哪怕刘一再逆天,也没法逃走。

    至于说第一门给刘一的防身宝物,就算能够防住一个出窍期修士的攻击,却也没法防住两出窍期,外加四元婴巅峰修士的联手攻击。

    因此,这次抓捕刘一,在他们看来,是万无一失。

    不过,他们不知道刘一的真实实力,如果知道刘一的真实实力的话,他们就不会这么乐观。

    凭借刘一现在的实力,就算没法抗衡两出窍期修士,但是,要在两出窍期修士面前逃走,还是没有问题的,不过,这些,其他人是不知道的。

    其实,从刘一现在的行事风格也可以看出,刘一现在虽然只是元婴中期修为,但是,刘一自己都把自己当成出窍期修士,总是和一众出窍期修士交往,这也是刘一的实力,给刘一带来的信心。

    “的确,一般来说,你们的计划是万无一失了,可惜,你们忘了,我是第一门门主,你们认为随便一个人都能够做第一门门主么?”刘一道。

    第一门在大家眼里,是神秘而强大的势力,这样的势力,大家都搞不明白,为什么如此神秘而强大的门派,门主却是刘一这个元婴修士,这不符合强大势力之主的要求。(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