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难道还能从我们手中逃走不成?”王俊道。

    两出窍期外加四元婴巅峰期修士,总共六大修士,伏击刘一一个元婴中期修士,在王俊等人眼里,哪怕刘一再逆天,也没法逃走。

    至于说刘一身边是否有厉害修士暗中守护,他们也调查清楚了,刘一身边没有厉害修士守护。

    毕竟,他们对刘一动手,肯定会先调查刘一的情况,虽然,刘一作为第一门门主,理论上来说,刘一身后至少有一个出窍期守护,甚至守护的修士,还不是一般的出窍期,很可能有出窍期巅峰修士守护。

    但是,经调查发现,这次刘一来到二号战区,并没有任何出窍期修士暗中守护,要知道,二号战区,为了严防敌人,任何出窍期修士都没法暗中潜入,哪怕是出窍期巅峰修士,也没法暗中潜入。

    因此,王俊很确定,刘一这次来到二号战区,身后根本没有出窍期修士暗中守护。

    既然没有厉害修士暗中守护,只凭刘一这个元婴中期修士,想要逃脱两出窍期加四元婴巅峰修士的伏击,根本就不可能。

    “从你们手中逃走?呵呵,我可没想过从你们手中逃走。”刘一道。

    在元婴初期时,刘一就凭借自己的手段,宰杀过出窍期初期修士,如今,刘一实力提升到了元婴中期,修为提升了一个小境界,实力也大涨,面对两出窍初期修士,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至于那四个元婴巅峰修士,刘一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凭借刘一现在的实力,面对元婴修士,刘一可以一拳一个,别说四个元婴修士,哪怕四十个元婴修士,在刘一眼里,也是没什么威胁。

    不过,那两出窍期修士,倒是值得刘一重视。

    出窍期修士,就是出窍期修士,哪怕刘一在元婴初期,干掉过出窍期初期修士,但是,并不代表刘一在元婴中期,就可以无视两出窍初期修士。

    每个出窍期修士,都有各自的手段,如果不小心的话,很可能会阴沟翻船,不过,好在刘一只是元婴修士,哪怕其他修士再怎么高估刘一,也不会把刘一当成出窍期修士来处理,这是刘一的一大优势。

    刘一的真实实力,毫不比出窍初期修士差,可是,别人却怎么都不把刘一当成出窍期修士对待,那么,对付刘一,就难免会轻视,而轻视刘一的后果,就有可能是丢掉性命。

    当然了,不管怎么说,刘一也有出窍期实力,元婴修为,达到出窍期实力,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这也是刘一一直隐藏自己真实实力的原因。

    有了出窍期实力,面对两出窍期初期的围攻,刘一不担心,刘一知道,自己要走,随时可以走,可惜,刘一并不打算就这么退走,当然了,王俊和马腾是不知道刘一的想法,也不敢相信刘一会有这样的想法。

    在他们看来,现在的刘一,要想的就是如何才能逃走,如何才能保住性命。

    “没想过逃走?难道你知道自己无路可逃,打算放弃,据我所知,刘门主应该不是那样的人?”王俊道。

    王俊是二号战区的高层,自然也有刘一的情报,虽然情报中没有刘一的实力情况,但是,对于刘一的性格,情报还是有具体的分析。

    从这些分析中可以了解到,刘一并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哪怕身处绝境,刘一也不会轻言放弃,更何况,刘一手段多,诡计多,一个出窍期修士,根本就没法留下刘一,两个出窍期修士,还配备了四个元婴修士,王俊才有信心留下刘一,但是,这并不代表刘一就愿意放弃抵抗,放弃逃命。

    “呵呵,没打算逃走,并不一定就是放弃,其实,还有一种选择可以不用逃走,那就是留下你们。”刘一道。

    如果刘一把王俊六人击杀了,自然不用逃走了,其实,不用击杀王俊六人,只要击败王俊六人,就可以不用逃走。

    当然了,这只是刘一的想法,能否击杀或者击败王俊六人,还未可知,至少王俊六人就不认为刘一有这样的实力。

    “留下我们?你派人跟踪我们?”王俊大惊道,并且,惊慌的查探四周。

    如果刘一带人跟踪的话,如果后面还有一群钱宝商行修士跟踪,还真有可能留下他们六人。

    这让王俊等人惊慌。

    不过,王俊误会刘一了,刘一也没想到王俊把自己引出来,是为了杀自己,因此,刘一根本就没让人跟踪。

    刘一心里还认为王俊是真心想告诉自己线索,却又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是王俊告诉自己线索,因此,刘一根本就没让人跟踪,毕竟,在刘一看来,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更何况,如果刘一派人跟踪,难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到时候,其他人也能猜到是王俊告诉刘一线索。

    王俊查探一番之后,发现四周没有其他修士。

    “哈哈,刘门主,你吓唬人吧,这四周可没有其他修士。”王俊道。

    “嗯,四周是没有其他修士,我也没说有人跟踪我们。”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要留下你们,并不一定要其他修士帮忙。”

    刘一打算亲自动手,解决王俊他们,而且,凭借刘一的实力,也有能力留下他们,只是,一直以来,刘一都是隐藏实力,一直以来,刘一表现的实力,都只是元婴实力,而且,可以不动手,刘一一般不亲自动手,因此,大家对于刘一的真实实力,一无所知。

    所有修士都认为刘一只是元婴修士,因此,实力也就是元婴实力,就算有些厉害手段,比如符篆、武器、丹药等手段,让刘一有了从出窍期修士手中逃走的本事,但,也并不代表着刘一凭借这些手段,就能够从任一出窍期修士手中逃走。

    在王俊看来,刘一凭借这些手段,就没法从他们六人手中逃走,否则,伏击刘一的,就不只是六人了。

    可是,王俊怎么也没想的,刘一说的留下他们六人,是指刘一凭借自己的手段,留下他们六人。

    一个元婴修士,留下两出窍初期修士和四元婴巅峰修士,这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不可能的,也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因此,王俊等人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也许除了刘一,其他人也没有这样想过。

    “不要其他修士帮忙?你是说就凭你,就能留下我们?”王俊道,接着,王俊再次打量刘一的修为。

    听到刘一这话,王俊都怀疑刘一是否隐藏修为,如果刘一隐藏修为的话,那么,还真有可能。

    如果刘一是出窍期修为,只是伪装成元婴期修为,那么,凭借刘一出窍期修为再加上一些手段,留下他们六人,也未必不可能。

    可是,王俊打量刘一时,发现刘一还是元婴中期修为,没有隐藏修为,这就让王俊搞不懂。

    要不是刘一是第一门门主,如果刘一是一普通元婴散修,王俊一定会认为刘一是走火入魔,才如此大言不惭。

    可是,他哪里知道刘一的真实实力,其实,刘一也是不愿意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

    “太狂妄了,就凭你,一元婴中期修士,想要留下我们六人,太狂妄了。”王俊道。

    “就是,就算你厉害一点,达到出窍期实力,就顶天了,能够从一个出窍期修士手中逃走,就是逆天了,想要从我们六人手中逃走,不可能。”马腾也跟着道。

    他们都再次查探了刘一的修为,发现刘一确实是元婴中期修为,既然刘一是元婴中期修士,又没有其他修士帮忙,那么,别说留下他们六人,就算刘一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从他们手中逃走。

    “呵呵,不相信?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你们都将永远留在这里。”刘一道。

    刘一自信能够留下他们六人,而且,刘一也有实力留下他们六人,其实,刘一可以不用和他们说这么多,可是,刘一真的不打算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

    虽然,这里看似没有人经过,但是,万一在战斗时,有人经过呢?

    如果在战斗时有人经过,那么,就会暴露刘一的真实实力,因此,刘一能够不动用真实实力的话,就尽量不会动用自己的真实实力。

    而不动用自己的真实实力想要留住王俊六人,只能用其他手段了。

    “将我们永远留在这里,哈哈,刘门主,你没有喝醉?”王俊大笑道,在王俊看来,刘一太会吹牛皮了,接着,王俊又道:“我们就站在这里,看看刘门主是如何留下我们?”

    别说王俊,就算换其他修士,想法也一定和王俊的想法一样,都搞不明白,一元婴中期修为的修士,如果留住两出窍期初期修士外加四元婴巅峰修士。

    “哈哈,你想看我如何留下你们?好,我就满足你们这个愿望。”刘一道,接着,刘一大手一挥,道:“起阵!”

    顿时,刘一和王俊等六人都陷入阵法当中。

    这时,王俊六人才明白,原来刘一和他们说这么多,原来是在悄然布置阵法。(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