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招拆招,是目前刘一唯一能做的。

    战争的号角刚刚响起,双方大军也刚刚进入战场,这时,不知道敌人怎么个打法,而己方又没有特殊的战法,那么,刘一也就只能见招拆招,敌人怎么打,己方就怎么应付。

    如果敌人还是像上次战争那样,长蛇阵出击的话,刘一同样直接攻击敌人阵型的七寸处,从而打乱敌人的阵型,帮助己方取得胜利。

    如果敌人还有别的变化,刘一也只好随机应变,找机会击败敌人了。

    其实,这主要也是整个军营太过懒散,组织性不强,再加上高层也没有什么好的战术,也就是说,各个高层,虽然实力很强,但是,对于战争,还是缺乏处理能力,尤其是这种大型战争,很多高层更是经验不足,处理的不够好。

    不过也是,各个高层,大部分都是散修,散修一般都没有什么大型战争的经验,平时战斗,也是单个的战斗,哪怕平时再有经验,没经历战争,在大型战争中,也有些不知所措。

    因此,这些高层,你让他们单打独斗,也许他们实力不是很强,但是,他们的表现却让人惊讶,而战场就不行了。

    至于那些大势力的高层,他们也许有经验,也许很精明,可惜,东区散修不可能把散修军团交给他们管理,而他们这些人前来支援东区散修,也不是真心支援,如果不让他们掌控散修军团,他们也就出工不出力,不会提供什么良好的想法与战法。

    这样一来,在战争上,各个军团其实很混乱,各自为战,没有章法,面对敌人有序的战法,自然要吃亏。

    好在己方整体实力比敌人强,再加上大家以保命为主,因此,每次战争,虽然战败,损失倒不是很大,而且,主要的损失,还是散修军团,那些势力军团,根本就损失不大。

    甚至有些人都认为那些势力支援东区,只是为了练兵和谋夺东区,否则,他们根本就不会前来支援东区。

    面对这样一个战区,刘一也不可能布置什么特殊的战术,更何况,就算布置战术,也不能奏效,毕竟,刘一不能亲自上战场,并且,刘一能够指挥的,也只是几个军团而已,其他军团,可不会听从刘一的命令。

    因此,刘一只能根据战场的具体情况,根据敌人的布置以及己方军团的行动,来决定自己指挥的几个军团的行动。

    这样的话,刘一就只能见招拆招,随机应变。

    “杀!杀!~~~”一个个军团,进入战场后,就开始杀向敌人军团。

    这次各个军团,都充满信心,相信这次也能取得战争的胜利,因此,都大声喊杀,释放出惊人的气势。

    “杀!杀!~~~”敌人军团,同样不乏勇气,杀向己方军团。

    “敌方还是长蛇阵?”欧阳胜看着敌方军团的行动,疑惑的道。

    “嗯,还是长蛇阵,不过,恐怕没上次那么简单。”刘一道。

    敌人还是摆出长蛇阵,那么,己方就可以用上次对付敌人的办法,对付敌人,可是,敌人也不是傻子,上次没有任何准备,吃亏了,这次还摆出长蛇阵,一定有什么说法,否则,敌人不可能再摆长蛇阵,否则,敌人就没有必要发起战争了。

    “攻击,目标,敌人长蛇阵七寸处军团。”刘一下令道。

    不管敌人摆出长蛇阵有什么说法,对于刘一来说,也只能让人直奔敌人长蛇阵七寸处的军团,只要拿下敌人长蛇阵七寸处的那些军团,那么,敌人就将处于混乱,到时候,就能帮助己方军团,取得战争胜利。

    在刘一下达命令时,元婴军团,也有个高层,命令自己管理的几个军团,直奔敌人元婴军团长蛇在阵的七寸处,想要破处敌人的阵型,从而取得战争胜利。

    对于这种情况,没有任何意外,既然刘一能够如此做,帮助大家取得战争胜利,其他高层只要效仿,同样能够取得胜利。

    以前大家没有这样做,只是没有想到而已,想到了,自然也会这样做。

    就这样,敌人元婴军团长蛇阵型,也面临威胁,如果不解决这种威胁,那么,敌人的长蛇阵被破,敌人这次战争,也只有溃败。

    “杀,杀,杀~~~”

    “杀,杀,杀~~~”

    双方军团,最终碰在一起,各自杀敌。

    而灭敌军团和其他三个刘一掌控的军团,和敌人长蛇阵七寸处的军团相遇,最终互相攻击,互相杀敌。

    “哈哈,元婴战团和结丹期战团,我们的军团,都和敌人长蛇阵七寸处的军团相遇,希望能够直接打乱敌人的阵型,迅速取得战争胜利。”欧阳胜笑道。

    敌人摆出长蛇阵,而己方有军团直奔敌人长蛇阵的七寸处,敌人自然没法躲避,除非敌人改变阵型,不再摆长蛇阵。

    可是,如今,双方军团都碰在一起,都互相战斗了,敌人还是长蛇阵型,没有改变,欧阳胜自然高兴了。

    “也许敌人只有长蛇阵,没有其他的阵型。”有高层道。

    “是啊,也许敌人只有这么一套阵型,只是我们以前没想到攻击他们的七寸而已,如今想到了,敌人也没什么可怕的了。”有高层道。

    “是啊,是啊,我们以前都被他们的长蛇阵害惨了,好在刘门主来了,否则,我们还得被他们的长蛇阵压制。”有高层道,接着,又道:“可惜,刘门主没有早点来,否则,二号战区的敌人,都被我们消灭了。”

    “就是,就是,如今我们有了破解敌人长蛇阵的方法,看他们还怎么嚣张。”有高层道。

    “各位道友,大家也别高兴太早,敌人未必就没有其他战术,也许这次敌人有了什么新的手段,让他们认为,就算继续使用长蛇阵,也能击败我们,因此,大家还得小心,注意敌军的动向以及行军线路。”刘一道。

    敌人的长蛇阵上次战争被破,这次战争,敌人还摆长蛇阵,可以说,敌人肯定用了什么手段,让他们有信心,相信二号战区不能破除他们的长蛇阵,否则,就不会动用长蛇阵。

    碰,碰,碰~~~

    双方的攻击,轰击在一起,刘一发现,敌人七寸处的军团实力,有了很大的提升,至少相比上次战争,有了极大的提升,如果不是这次有三个军团跟在灭敌军团身边,灭敌军团也许在这次碰撞当中,都要吃亏。

    而再看元婴军团长蛇阵七寸处,果然,虽然有几个军团攻击,却也没有占到便宜,显然,敌人也知道,有军团攻击他们的七寸处,他们也做好了准备,不让人攻破他们的七寸处。

    “果然,敌人就是狡诈,果然是有备而来。”欧阳胜看到这种情况,开口道。

    不过,看到刘一指挥的那几个军团,在碰撞中占上风,也就没什么当心,只要敌人结丹期长蛇阵阵型被破,敌人也只有收兵认输。

    “变阵!”

    突然,神秘敌人的阵型变了,不再是长蛇阵,而是换成别的阵型,这样一来,就算击败了眼前的几个军团,敌人的阵型也不会溃败。

    “别和他们死磕,冲击过去,攻击另外几个军团。”刘一道。

    敌人一变阵,阵型变了,弱点也就变了,不过,刘一也找出了敌人阵型的弱点,因此,刘一命令灭敌军团和其他三个军团,放弃眼前的军团,直奔敌人阵型的弱点而去。

    敌人组成阵型,攻击己方,刘一要做的就是打乱敌人的阵型,否则,就凭刘一掌控的几个军团,哪怕能消灭敌人几个军团,对于整个战争来说,也是无济于事,也不能带给大家胜利。

    想要改变整个战争,也只有打乱敌人的阵型,敌人阵型一乱,己方其他军团,就可以趁机击败敌人的其他军团,最终取得战争胜利。

    “杀,杀,杀~~~”

    果然,灭敌军团和几个刘一掌控的军团,听从刘一的命令,放弃眼前的军团,直奔刘一指定的敌人军团攻击而去。

    “哈哈,刘门主,果然厉害,敌人一变阵,你就找到了敌人的弱点,难怪你们能够帮助中央战区取得战争胜利,这次我们二号战区有你在,何愁不赢啊?”欧阳胜大笑道。

    这次战争,敌人也是有备而来,不仅加强了长蛇阵七寸处的实力,更是看到七寸处顶不住,就改变阵型,阵型一变,不再是长蛇阵,那么,就算攻破那几个军团,也没有攻击到阵型的要害处,那么,也就不能破除敌人的阵型。

    只要没有破除敌人的阵型,二号战区就别想取得战争的胜利,那么,多一个钱宝商行的支援,也只是多消灭几个敌人而已,无法改变整个战争的形势。

    如今,刘一指挥军团,跟着敌人的变阵,而改变攻击目标,击中敌人的要害,只要击破敌人的阵型,那么,战争就将胜利。

    “变阵!”

    敌人再次改变阵型,又是一套阵型。

    “变,放弃眼前目标,改变目标,攻击!”刘一道。

    见招拆招,刘一跟着敌人阵型改变而改变攻击目标。(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