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敌人军团阵型变化让人眼花缭乱,刘一见招拆招,更是让神秘敌人十分无奈。

    战场上,神秘敌人军团阵型变化多端,薄弱处也是时刻转变,而灭敌军团和另外三个刘一掌控的军团,也随着敌人军团阵型变化而变化,总之,就是一直追踪着敌人阵型的薄弱处,攻击敌人阵型薄弱处军团。

    “杀,杀,杀~~~”

    一声声大吼之声,自二号战区的军团修士口中喊出。

    二号战区各个军团修士,有了战争胜利的信念,都充满冲天的气势,热血沸腾的和敌人厮杀。

    当然了,大家的胜利信念,源自于上场战争的胜利,再加上这场战争,刘一掌控的几个军团,虽然没有攻破敌人军团阵型的弱点处,没有彻底攻破敌人的阵型,却也影响了敌人实力的发挥。

    敌人经常变阵,阵型变来变去,自然影响了敌人对二号战区军团攻击的强度,也扰乱了敌人对战争节奏的掌控。

    战争节奏没有被敌人掌控,二号战区根本就不怕神秘敌人,毕竟,而二号战区的整体实力,强于神秘敌人。

    战斗起来,己方没有落败,再加上有了胜利的信念,各个军团修士,战斗的更加有激情,因此,喊杀之声才会响彻天际。

    “杀,杀,杀~~~~”

    一声声大吼之声,从神秘敌人口中喊出。

    二号战区修士气势惊天,神秘敌人自然也不甘落后。

    一场场战争,基本上都是神秘敌人取得战争胜利,就算上场战争,神秘敌人战败了,那也只是为了减少损失,才撤退,并不是真正的战败了。

    上场战争,神秘敌人损失不是很大,当然了,只是比平时战争大一点点而已,但是,相对于二号战区修士来说,其实,上场战争,总损失,神秘敌人损失,还没有二号战区的损失大。

    因此,二号战区赢得了战争,却损失更大,而神秘敌人虽然输了,却损失不大,真正是谁胜,谁败,没法说清楚。

    因此,神秘敌人在这场战争中,气势并不弱于二号战区修士。

    当然了,不管怎么说,二号战区哪怕损失再大,上场战争取得了胜利,带给了大家胜利的信念,这就足够了,这也是上场战争最珍贵之处。

    “哈哈,刘门主,多谢了。”欧阳胜道,接着,又道:“敌人真的诡计多端,居然能够弄出那么多阵型。”

    一次次被刘一找出弱点,迫使神秘敌人不得不一次次变换阵型,如此一来,就算没有破除敌人的阵型,至少也给敌人带来很大的干扰,让其他军团能够轻松对敌。

    照这么发展下去,哪怕最终没有攻破敌人的阵型,最终取得胜利的,是神秘敌人还是二号战区,也是个未知数。

    对于二号战区的高层来说,这种结果,已经是一种理想的结果了,因此,欧阳胜开口对刘一道谢。

    如果刘一没来支援二号战区,那么,二号战区只能屡战屡败,虽然损失不是很大,却也脸上无关,很丢人。

    作为高级修士,除了利益之外,脸面也看的很重,因此,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做出什么丢脸的事情,当然了,如果有足够利益的话,也许有修士为了利益,也不在意自己的脸面。

    “应该的,作为东区修士,为东区出力,是应该。”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没来二号战区也罢,既然来了,自然不能看着大家继续战败。”

    战场上,胜败乃兵家常事,因此,战败没什么,但是,每次都战败,没有一次取得战争的胜利,这却要不得,否则,长此以往,大家丧失信心,失去希望,后果将不堪设想。

    因此,一场场战争,不求每场战争都取得胜利,但是,至少有些战争,要取得胜利,常胜将军不可求,但是,一战成名的将军,却不少,就是这样。

    再伟大的将军,也不可能没有一场战争失败,而大多数将军,之所以成名,都是因一场重要的战争,取得了胜利,从而名震天下。

    刘一来到二号战区,支援二号战区,也不求以后每场战争都能取得胜利,但是,至少的帮助大家取得一些战争的胜利。

    战场中,因刘一的部署而变得扑朔迷离,胜负难料,对于常败的二号战区高层,自然高兴至极,但是,对于神秘敌人高层来说,却是难以接受。

    尤其是神秘敌人首领,他可以接受上场战争的战败,毕竟,上场战争是战败了,却损失不大,但是,却不能接受连续战败。

    “可恶,没想到刘一这么狡诈,难怪能够成为第一门门主。”神秘敌人首领大怒道。

    神秘敌人首领知道,这一切都是刘一导致的,如果不是刘一来了二号战区,他们就可以一直压在二号战区,根本不让二号战区取得战争的胜利。

    可是,刘一一到二号战区,就帮助二号战区取得了上场战争的胜利,如果再不制止,也许这场战争,也将战败。

    神秘敌人首领可以不在意一场战争的胜败,却不能接着连续战败。

    不过,刘一太过厉害了,他们变换了那么多阵型,都被刘一看出阵型的弱点,并且,一直追着这些弱点不放。

    “你准备怎么做?再变换阵型,好像效果也不大,他们破除阵型,是迟早的事情,如果阵型被破,这场战争,也就失败了。”黑衣蒙面人道。

    “哼,必须把刘一赶出二号战区才行,否则,我们想要胜利都不太可能。”神秘敌人首领道。

    神秘敌人首领,统领三大战区,把三大战区的情况,都掌握在自己手中,上次他们的百万元婴修士能够突破二号战区,进入散修后方,也是从中央战区秘密调集了不少军团,前往二号战区,一招瞒天过海,才让百万大军深入东区散修后方。

    如今,刘一一来,就让二号战区形势巨变,他自然不高兴。

    “呵呵,想要把刘一赶出二号战区,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黑衣蒙面人道。

    “说难,其实也不难,只要把钱宝商行的军团给灭了,没了军团,刘一自然不会留在二号战区。”神秘敌人首领道。

    “那倒是,如果能够灭了钱宝商行的军团,刘一自然没脸再待下去,可是,钱宝商行的军团,没那么好灭,否则,二号战区不说,就中央战区,钱宝商行的军团,早就不知被你灭了多少次。”黑衣蒙面人道。

    “是啊,钱宝商行的军团,的确不好灭,不过,就算不好灭,也该试一试。”神秘敌人首领道。

    先不说二号战区,就是中央战区,钱宝商行的军团,在战场横行,如果可以灭掉的话,神秘敌人会毫不犹豫的灭掉,可惜,多少次,都没法灭掉钱宝商行的军团。

    如今二号战区,跟中央战区没法比,二号战区,是东区散修一方的实力更强大,神秘敌人一方实力更弱,而中央战区,是东区散修一方实力更弱,神秘敌人一方实力更强。

    神秘敌人,在中央战区实力比散修一方更强,都没法灭掉钱宝商行的军团,如今,二号战区,神秘敌人一方实力更弱,想要灭掉钱宝商行的军团,更加难上加难。

    “试一试?怎么试?我们的军团实力不如人家,被压着,根本抽不出力量来消灭钱宝商行的军团,莫非你打算动用那些力量?”黑衣蒙面人道。

    “那些力量?那些力量现在可不能动,否则,我们就算灭了钱宝商行的军团,就算我们取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也没法占领整个东区,你应该知道,我们的目标,不是取得某场战争的胜利,而是整个东区。”神秘敌人是首领道。

    “是啊,我们的目标,是整个东区,可惜,自钱宝商行来了以后,我们的行动就处处受阻,想要拿下东区,困难重重。”黑衣蒙面人道。

    “哼,我们还不能暴露实力,否则,我真想先灭了钱宝商行。”神秘敌人首领道,接着,又道:“不过,虽然不能暴露实力,但是,付出一些代价,把他们的军团给灭了,也未必不能成功,只需要提前暴露一些后手而已。”

    钱宝商行,给人强大而神秘,然而,神秘敌人,却给人神秘而强大。

    钱宝商行的神秘,是让人不知道钱宝商行的虚实,而神秘敌人的神秘,却是让人不知道神秘敌人的底细。

    不过,不管怎么说,钱宝商行忌惮神秘敌人,而神秘敌人也忌惮钱宝商行,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双方都不愿意惹火对方。

    因此,钱宝商行虽然支援战区,却也没有尽全力,一定要和神秘敌人死磕,而神秘敌人,虽然在战场上想要灭了钱宝商行,却也不敢无所顾忌的在东区杀入钱宝商行。

    “杀,杀,杀~~~”

    “杀,杀,杀~~~”

    战场中,双方军团,都在剧烈的攻击,在剧烈的厮杀。

    “小心!动用符篆!”突然间,刘一大惊道。

    却是刘一发现,自己掌控的三个军团,居然突然对灭敌军团动手。

    惊变,钱宝商行的军团被己方背后偷袭。(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