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动用符篆”刘一的惊呼声传入耳中,灭敌军团的修士才发现,不仅自己对面的敌人,朝自己攻击,就连自己身旁的己方军团修士,也朝自己攻击而来。

    己方军团叛变了,这是所有人的想法,这也是最要命的事实。

    都说战场上,可以把背后交给战友,可是,现在,灭敌军团却遭遇背后捅刀子,需要面临多方攻击。

    “符篆,快,激活符篆,攻击符篆,给我攻击,防御符篆,给我防御。”

    听到刘一的提醒,再发现四周的军团都在攻击自己,灭敌军团的各个修士,毫不犹豫的激发符篆,每人都拿出一大把符篆,有攻击符篆,也有防御符篆。

    攻击符篆,就朝敌人凶猛的砸去,而防御符篆,就往自己人身上贴。

    顿时,以灭敌军团为在中心,各种攻击,就行火山爆发一样,朝四面八方蜂涌而出,朝四面八方攻击而去,而灭敌军团的各个修士自身,都浮现一个个透明光罩,一个个透明光罩,罩住一个个灭敌军团的修士。

    轰,轰,轰~~~

    灭敌军团砸出的一道道攻击,与呼啸而来的各种攻击撞击在一起,发现一种种轰响,同时,互相碰住,互相吞噬,互相抵消。

    “混账,找死!”看到这种情况,不仅刘一发怒,就连二号战区的一个个高层,也是大怒。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灭敌军团勇猛杀敌,无惧敌人,却怎么也抵不住己方军团的背后偷袭。

    如果不是灭敌军团及时扔出一张张符篆,面对这次突袭,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毕竟,灭敌军团,面对眼前神秘敌人军团的修士,就力有不逮,需要其他三大军团从旁协助,才能击退神秘敌人军团。

    如今,面对的敌人没变,己方三个军团少了,更何况,己方军团不仅少了,还从背后偷袭自己的军团,这样一来,灭敌军团根本就没法抵抗,别说抵抗,连逃走的机会的没有,如果没有符篆的话,也许在这波偷袭当中,灭敌军团就会全军覆没。

    当然了,现在灭敌军团虽然扔出一张张符篆,看似挡住了各个军团的攻击,但是,面对这一道道攻击,这些符篆是否真的能够挡住,谁也没底。

    看到这种情况,二号战区高层怎么能不发怒呢?

    本来,还期望灭敌军团能够扭转战局,帮助大家再次取得胜利,可是,面对三个军团的突然叛变,面对三个军团的突然偷袭,取胜的希望突然间化为乌有。

    一个个高层犹如从天堂,突然踏入地狱,心里怎么能不怒呢?

    “刘门主,他们的符篆够不够?”欧阳胜问道。

    灭敌军团的遭遇,高层看的清清楚楚,面对这种情况,除了符篆之外,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躲过这次危机。

    但是,符篆很昂贵,不是每个修士身上都有,好在灭敌军团修士,都是从钱宝商行走出来的,而钱宝商行,也许其他都缺,但是,符篆却不缺。

    这一张张符篆的扔出,也只有钱宝商行才能如此财大气粗,换做其他势力的军团,根本就不可能扔出那么多符篆。

    扔出那么多符篆,也就意味着扔出一堆财富,而这样一堆符篆,也只是和堪堪挡住这一波的攻击,但是,对面敌人的攻击,肯定不止这一波攻击。

    其实,和大家想象的一样,灭敌军团扔出的一张张符篆,也只是堪堪挡住敌人的这一波攻击而已,甚至,还有些零星的攻击,落在灭敌军团的修士身上,好在灭敌军团修士身上,都有着一个个透明光罩罩住,防御了那些漏网的零星攻击。

    可是,无论是敌人的攻击,还是己方那三个军团的偷袭,都不可能只有一波攻击,他们是来消灭灭敌军团的,灭敌军团没有消灭,他们是不会罢手。

    果然,一波攻击未完,下一波攻击又来了。

    面对这种情况,二号战区其他高层,都替灭敌军团捏把汗,生怕灭敌军团符篆不够,如果符篆不够的话,挡得了第一波攻击,也很难挡住第二波,第三波攻击。

    “放心吧,只要符篆能够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我们就看着灭敌军团,如果用符篆砸灭敌人吧。”刘一道。

    刘一知道,钱宝商行修士进入战场,肯定会遭遇敌人的特别待遇,因此,钱宝商行修士,每个修士身上都带了足够的符篆。

    不过,符篆很昂贵,就算钱宝商行能够大量制作符篆,却也没有到随意消耗符篆的地步,因此,那些修士,在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刘一是不允许他们扔出符篆,只有在出现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才允许使用符篆。

    现在,如果不扔出符篆,都有生命危险,因此,才扔出一张张符篆,就好像这些符篆是不要钱似得。

    其实,每扔出一张符篆,不管是钱宝商行修士,还是刘一,都心里一痛,这是钱啊,每一张符篆,都代表一张符篆的钱。

    像现在这样扔出一堆符篆,就是损失一堆灵石,心痛啊。

    不过,这时,不是心痛符篆,不是心痛灵石的时候,这时,刘一也没有吝啬灵石,而是吩咐大家,用符篆砸死敌人,让敌人知道,钱宝商行符篆的恐怖。

    嗖!嗖!嗖!~~~

    灭敌军团,又扔出一张张符篆,这次扔出的符篆,比上次扔出的符篆还多,攻击力还更加强大。

    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再次和敌人的攻击碰撞在一起。

    这次的碰撞,跟上次不一样,上一波攻击,由于敌人偷袭的太突然,让灭敌军团没有准备,慌忙扔出符篆,更是扔出了不少防御符篆,给自己防御,因此,扔出的攻击符篆,数量不是很多,威力也就不是很大,和敌人对攻时,没能抵消敌人的攻击。

    不过,第一波攻击,就算敌人有些零星的攻击落在灭敌军团身上,也被防御罩挡住了,因此,灭敌军团倒是没有伤亡。

    这第二波攻击,灭敌军团修士不用扔出防御符篆,只需要扔出攻击符篆就行,再加上有了心里准备,扔出的符篆,数量比第一波符篆的数量还多,威力自然更加惊人。

    因此,这一波攻击,灭敌军团砸出的符篆攻击占上风,不仅把敌人的攻击给浇灭了,同时,还有不少符篆攻击,落在敌人身上。

    “哈哈,刘门主,你们的符篆真的很恐怖,说真的,我都有些羡慕你们了。”欧阳胜道。

    “呵呵,那是烧钱,说实话,如果不是被逼无奈,我可不希望他们这样砸符篆。”刘一道。

    这一次战争,最终就算战争胜利了,钱宝商行的损失也是巨大的,至于说高层发奖励,刘一相信,就算高层给的奖励,也抵不上那些符篆的价值。

    不过,好在符篆攻击,效果是惊人的。

    果然,第二波攻击完后,灭敌军团采取主动了,在敌人还在防御零星的符篆攻击之时,灭敌军团的修士,又拿出一张张符篆,砸向敌人。

    符篆攻击,只需稍许法力,就能激发,而且还是瞬发,因此,一波波攻击,根本就不用准备,也没什么时间间隔,而是一波接着一波攻击。

    面对这样的攻击,敌人根本就应付不过来,毕竟,敌人不管是施展攻击法术,还是施展防御法术,都需要一定的时间。

    而符篆,只要数量足够,就可以不间断的激发符篆,攻击敌人,而灭敌军团,恰好有足够的符篆。

    嗖,嗖,嗖~~~

    一张张符篆,朝着敌人砸去。

    轰,轰,轰~~~

    最终,还是一张张符篆,砸入敌人军团中。

    “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自敌人口中发出。

    灭敌军团一张张符篆,扔出太多,让敌人没法抵挡在,最终落在敌人军团挡中。

    面对一张张符篆,面对一道道符篆攻击,敌人军团修根本没能力抵挡,只能发出惨叫,最终被灭杀。

    “呼,好厉害的符篆攻击!”看到这种结局,欧阳胜都忍不住感叹道。

    敌人三四个军团,外加己方的三个军团,总共七八个军团,被灭敌军团扔出的符篆给砸灭了,全军覆没。

    这样的威力,让人不得不感叹,符篆的威力真的很惊人,如果战场是,每个军团都这样把符篆扔给敌人的话,也许,一场战争下来,就能够把所有敌人给砸灭。

    不过,想要每个军团都这样砸出符篆,那是不可能的,消耗不起。

    “哈哈,效果不错,可惜,消耗太大了。”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追击!”

    灭了这些军团,也把敌人的阵型给打乱了,打乱了敌人的阵型,那么,就是追击敌人的时刻了。

    下达追击的不仅是刘一,其他军团也下达了追击命令。

    “撤退,快撤!”神秘敌人下达了撤退命令,同时,收兵的号角也响了起来。

    神秘敌人收兵投降了。

    二号战区,再次取得了战争的胜利,各个修士,再次在胜利的凯歌中凯旋而归。

    可惜,刘一却高兴不起来,这次消耗太大了,一堆堆符篆啊。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