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的凯歌在奏响,凯旋而归的战士正在回营,高层也在迎接着凯旋而归的勇士。

    一道道身影,自战场而出,进入军营,组成一个个军团,站立在军营上空,等待着高层的检阅,也等待着高层的表扬与奖励。

    空中的气氛,充满着激昂与热血沸腾;战士的心里,充满着成功的喜悦和胜利笑容;高层也在这次气氛的渲染下,露出激动的笑容。

    “勇士们,英雄们,欢迎你们凯旋而归,我代表我们东区散修,感谢你们在战场上英勇杀敌,不畏生死,感谢你们取得战争的胜利。”欧阳胜大声道,接着,又道:“你们是英雄,你们是功臣,有功必赏,这是我们二号战区的准则,因此,介于你们取得了战争的胜利,我决定,给你们的奖励如下:~~~~”

    有功必赏,这是二号战区的准则,也是前来参战修士的动力,东区散修,都是贫穷的修士,他们修炼财富少,因此,他们进入军营,参加战争,除了捍卫东区外,也希望通过战争,通过努力,获得更多的修炼物资。

    军营中,有专门的物资殿,里面有大量的修炼物资,各种各样的修炼物资,都在里面,各个修士可以通过自己的战功,换取合适的修炼物资。

    因此,高层发放奖励,基本上都是以战功的形式发放奖励,只要战功足了,什么样的修炼物资都可以换取。

    战争结束,那么多修士需要奖励,高层也不可能给每个修士具体奖励,因此,都给这些修士战功奖励,有了战功,修士需要什么其他的物资,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换取合适的物资,这才是最合理的奖励。

    这次战争胜利,高层很大方,给予了大家很多战功,也是,对于一直都是输的二号战区来说,能够取得战争胜利,多给大家一些战功,也是应该的。

    有了这些战功,二号战区的修士可以换取足够的修炼资源,有了足够的修炼资源,二号战区修士在短时间内,实力又将大幅度提升。

    奖励了这些战士之后,高层们回到会议室,开始讨论三个军团背叛之事。

    三个军团叛变,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更主要的是,他们在叛变之前,谁也不知道他们叛变,哪怕掌管他们的刘一,也不知道那三个军团叛变了,更不知道那三个军团居然在战争中,从背后捅刀子。

    现在的战争,虽然也进行了很长时间,但是,大家都知道,现在的战争,还是以试探为主,还没到真正的决战的时刻。

    也就是说,还没到决战的时刻,就有三个军团叛变,到决战的时刻,说不定有更多的军团叛变。

    东区散修可不是神秘敌人,神秘敌人的每个军团,都值得信任,不会叛变,但是,东区散修,就不好说了,大家以前是散修,加入战争,除了捍卫东区外,也是为了获得修炼物资,因此,这样的散修,也很容易被敌人收买,从而背叛。

    甚至,很多人都明白,背叛的绝不止这三个军团,肯定还有其他军团也背叛了,只是现在没有暴露而已。

    而且,这次战争,三个军团以前都是王俊,因此,很大的可能,就是王俊也背叛了,也只有王俊背叛了,再有王俊带领三个军团背叛,才能让三个军团整体背叛。

    尤其是想到王俊在战争开启之前,把自己骗出军营,准备伏击自己,刘一就想到,王俊肯定早就背叛了,上次伏击自己,也是王俊背后势力下达的命令。

    而这次背叛,肯定也是王俊背后势力下达命令,准备在战场中除掉钱宝商行的修士,才有的行动,如此看来,二号战区,除了那三个军团背叛之外,还有其他军团也背叛了,而高层中,除了王俊外,也一定还有其他高层背叛,不过,是谁,这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对于这些,刘一不想公开,也不想让大家胡乱猜测,因此,刘一没有说出王俊伏击自己之事。

    在刘一看来,这件事,还是自己让钱宝商行慢慢调查最好。

    “各位道友,你们对那三个军团的背叛,有什么想法?”欧阳胜问道。

    “还能有什么看法,那三个军团,是刘门主掌控的三个军团,他们叛变,刘门主该为此事负责。”天煞子道。

    “是啊,刘门主掌控的三个军团出了问题,该刘门主负责。”无忌老怪也开口道。

    天煞子和无忌老怪,一个来自西煞宗,一个来自浅海帮,他们和钱宝商行有仇恨,因此,一来就把责任推到钱宝商行身上,这一点,大家都看得明白。

    不过,势力间的利益关系,利益相斗,其他人也不好插嘴,因此,在他们两人开口后,其他打算开口的修士,也闭上了嘴巴,不准备开口了。

    对于东区那些散修高层来说,西煞宗和浅海帮,他们得罪不起,钱宝商行,他们同样得罪不起,因此,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闭口不言,毕竟,只要他们开口的话,不管他们说的是否公正,都将得罪一方。

    这只是钱宝商行和两方势力之间的矛盾,没有涉及到散修和势力修士之间的矛盾,如果是涉及到散修和势力修士之间的矛盾,哪怕会得罪大势力,他们也不怕,但是,为了几个势力之间的矛盾,把自己拉进去,就划不来,因此,各个高层都没有多言。

    “刘门主,你怎么看?”欧阳胜道。

    其他人可以闭口不言,但是,欧阳胜不能,毕竟,欧阳胜是最高指挥。

    “呵呵,两位道友说的在理,我掌控的三个军团出了问题,我有一定的责任。”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接下来,我打算调查一下各个军团,看看其他军团,是否有叛变的情况,如何?”

    既然天煞子和无忌老怪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刘一知道,就算自己推脱责任,也没有任何意义,毕竟,真正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清楚,可是,就在大家清楚的情况下,天煞子和无忌老怪还要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其他人也没有阻止,那么,刘一就算否认,也没有任何意义,还不如主动承担这一责任。

    当然了,只是承担责任,没有任何好处的话,刘一也不会去做,既然承担了责任,那么,索要好处,也是理所当然的。

    因此,刘一就趁机索要好处,希望能够调查各个军团。

    调查各个军团,能否调查出叛徒,刘一不知道,但是,刘一知道,如果有了直接调查各个军团的权利,那么,想要调查出钱宝商行货物被劫之事,也是容易多了。

    “我认为不妥,刘门主要对那三个叛变军团负责,因此,就不合适继续指挥军团作战,至于调查,刘门主就更加不合适参加调查了。”天煞子道。

    “没错,不仅刘门主不适合调查,就算其他高层,也不能调查其他军团,否则,弄得人心惶惶,内忧外患,下次战争来临,我们怎么抵挡敌人呢?”无忌老怪道。

    开玩笑,他们把责任往刘一身上推,就是不希望刘一插手太多,如果让刘一调查,那不是给刘一增加权利吗?

    至于说因三个军团叛变,就处罚刘一,那是不可能的,他们也知道,就算要刘一承担责任,也不可能惩罚刘一,毕竟,刘一代表钱宝商行,代表有功之臣,就算有错,也不能轻易处罚。

    更何况,那三个军团真正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清楚。

    他们让刘一承担责任,并不能把刘一怎么样,这一点,他们也很清楚,不过,给刘一添堵,恶心刘一一二,他们也很乐意。

    “哈哈,看来大家对于我钱宝商行的意见还蛮大的啊,既然如此,我钱宝商行就归你们管,如何?”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不过,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希望你们能够指挥大家取得战争的胜利。”

    战争时,如果刘一不指挥的话,还真的没有高层能够保证战争能够取得胜利,要知道,以前他们一直战败,不是实力不如敌人,而是战术不如敌人。

    最近两场战争的胜利,完全是刘一指导有方,完全是刘一一人的功劳,至于其他高层,没有刘一指挥的话,他们根本就没法取得胜利。

    “这,这~~~”天煞子道。

    “这~~~”无忌老怪道。

    也是,除了刘一,谁敢保证下次战争能够取得胜利。

    敌人阵形变化太快,如果不是经历多次战争,根本跟不上敌人的节奏,因此,如果多几次战争之后,也许他们敢保证带领大家取得战争胜利,但是,现在,他们却是没法保证。

    “哈哈,我看这样吧,这次三个军团叛变,责任不在刘门主,因此,刘门主不应该承担这个责任,这次叛变,应该是王俊叛变了。”欧阳胜道,接着,欧阳胜又道:“至于调查,现在也确实不合适调查,否则,弄得人心惶惶就不好。”

    “那就这样吧,大家先调查王俊,其他人,暂时就不调查。”刘一道。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