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王俊,势在必行,三大军团叛变,肯定和王俊有关,这一点,不用调查,大家都能猜到,只是王俊何时叛变,还有哪些军团,或者哪些修士和王俊一起叛变,那就需要好好调查一番,才能知道。

    至于不调查其他军团和高层,那并不是说高层完全信任其他军团和高层,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其他军团和高层,或许也有已经叛变之人,只不过现在没有暴露出来而已。

    不调查其他军团和高层,只调查王俊,那只是表明高层的态度,那就是高层不会随便冤枉好人,没有背叛之人,不用担心因被调查,从而闹得人心惶惶。

    其实也是,如果大肆调查其他军团和高层,会让所有人都感到惶恐,并且,也容易让有些人借调查之机,夹带私货,大搞破坏。

    总之,就是二号战区,需要一个平稳的环境来消化战争胜利后,带来的收获。

    而调查王俊,一来是为了挖出其余的叛徒,二来也是给大家一个交代,毕竟,三大军团叛变,如果不管不问,如果不给大家一个交代的话,大家心里难免会有其他的想法,三来就是警告其他人,告诉大家,叛徒是没有好下场的。

    因此,对于刘一的提议,大家倒是没有反驳理由,当然了,其实,刘一更想要的是,大肆调查一番,这样的话,能否查出所有叛徒,不好说,但是,至少能够趁机找出钱宝商行被劫的货物。

    不过,刘一也知道,大肆调查是不可能的,别说现在形势不允许大肆调查,就算形势允许,其他高层也不会同意。

    钱宝商行被劫货物是否找回,其他高层一点都不关心,甚至有些高层,根本就知道钱宝商行被劫货物在哪,是被谁劫走的。

    可惜,由于种种原因,他们没有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如今,肯定也不会公开支持刘一查下去,当然了,如果刘一暗中查到线索,他们也不会阻拦。

    不过,对于刘一来说,不能调查其他军团或者高层,只能调查王俊,那也是一个突破口,毕竟,自己来到军营也没有多久,王俊就把自己引出军营,准备伏击自己,王俊管理的三个军团,更是在战争中叛变,准备消灭钱宝商行的军团。

    由此可看出,钱宝商行货物被劫,就算不是王俊所为,也一定和王俊,或者王俊背后的势力有一定的联系,因此,能查王俊,也是一个突破口。

    “好吧,那就着手调查王俊吧。”欧阳胜道。

    对于调查王俊,欧阳胜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毕竟,这么大的事情,必须有人顶坑才行,当然了,在欧阳胜看来,就算调查王俊,也未必能够查出什么,毕竟,王俊的死亡,欧阳胜看来只是意外死亡,并不知道,王俊是伏击刘一,被刘一所杀,否则,欧阳胜也未必能够答应的如此爽快。

    “那就这样吧,欧阳道友,你派人负责调查,我们派人负责跟进,如何?”刘一道。

    真要调查王俊,也得欧阳胜才有权利,哪怕王俊已经死亡,也不允许其他人明目张胆的调查王俊,当然了,欧阳胜调查,名正言顺,自然没什么不可。

    “好吧,今天的会议就到此为止,等下我负责选择修士调查王俊,你们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派人跟进,当然了,就算你们不派人跟进,我也会把调查结果公布,不会有任何隐藏。”欧阳胜道。

    “哈哈,欧阳道友客气,我们自然相信你,我们就不派人跟进了,你只要把调查结果传递给我们就行了。”天煞子道。

    “对啊,我们不相信谁,也不会不相信欧阳道友。”无忌老怪道,接着,又道:“我们就不派人跟进了,我们相信欧阳道友一定会把此事调查清楚。”

    天煞子和无忌老怪一说,其他人也跟着说相信欧阳胜,不会派人跟进。

    毕竟,欧阳胜是最高指挥,派人跟进,就是不相信欧阳胜,这样的话,如果人人都派人跟进,大家也就随大流,派人跟进。

    如今,天煞宗和浅海帮的代表,都说相信欧阳胜,不会派人跟进,如果再有人派人跟进,那就是对欧阳胜的不信任。

    在军团,公开对欧阳胜不信任,不信任最高指挥,那样的话,会得罪欧阳胜,会没法在军营待下去,因此,没有人敢派人跟进。

    “对,我们不需要派人跟进,我们相信欧阳道友。”

    “欧阳道友,我们都相信你,不用派人跟进。”

    “欧阳道友,你就放心调查王俊,我们都支持你,我们不会派人跟进的。”

    看着大家都不派人跟进,欧阳胜也露出了笑容,很满意大家的行为。

    “哈哈,欧阳道友,我们自然信任,对了,大家都不派人跟进,欧阳道友未免太辛苦了,这样吧,我就派人跟着欧阳道友的人,替你们的人传递消息吧。”刘一道。

    刘一还想趁机调查钱宝商行被劫的货物,如果不派人跟进,怎么调查被劫的货物,更何况,没有派人跟进,就算欧阳胜调查出了钱宝商行的被劫货物,钱宝商行不知道,欧阳胜的人也未必会告诉钱宝商行,更何况,刘一相信,如果欧阳胜的人调查出了钱宝商行被劫的货物,也未必会告诉刘一,他们更大的可能是装作不知道。

    钱宝商行货物被劫,其他人不知情,还情有可原,但是,如果说欧阳胜的人也不知道,打死刘一,刘一也不会相信。

    刘一明白,欧阳胜并不是不知道钱宝商行被劫的货物在哪,而是不想多管闲事,装着不知道罢了。

    既然这样,刘一自然不愿意放手,而是想方设法派人参与调查王俊。

    “好吧,那就这样,我派人调查王俊,刘门主派人跟进,到时候,有消息,就让刘门主传递给大家。”欧阳胜道。

    虽然其他人都说相信欧阳胜,但是,刘一提出了要派人跟进,他也不好拒绝,如果他拒绝的话,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当然了,刘一执意要派人跟进,欧阳胜是否有意见,那只有欧阳胜本人才知道,其他人就没法知道了,不过,至少,欧阳胜没理由明着拒绝刘一。

    “那就这样吧,我回去安排人手,明天,就让他们跟着欧阳道友的人手,一起调查王俊,希望能够尽快查清这一切。”刘一道。

    就这样,调查王俊之事,基本确定了,就是欧阳胜和刘一联手,派人调查王俊,当然了,负责调查的,主要是欧阳胜的人手,而刘一的人手,只是帮忙而已。

    于是,大家都离开会议室,回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哼。刘一,钱宝商行,你们果然硬气。”在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欧阳胜怒火道,接着,又道:“啊三,啊四,你们派人去调查王俊。”

    “是。”啊三道,接着,又道:“钱宝商行的人怎么办?”

    “他们,他们只是负责帮忙,不负责调查,因此,调查的事情,你们两个做主,至于钱宝商行的人,你们就当他们是给你们跑腿的,别让他们参与调查。”欧阳胜道。

    “是,我们一定不让他们参加调查,就让他们跑跑腿而已。”啊三道,接着,啊三又道:“那个刘一真可恶,分明不把先生放在眼里。怎么说先生也是这里的指挥,职位比他高。”

    “好了,别说这些了,赶紧去调查吧,怎么调查,不用我说了吧?”欧阳胜道。

    “先生放心吧,我们知道怎么做。”啊三道。

    欧阳胜生气,在刘一的预料之中,毕竟,刘一这样做,摆明了不信任欧阳胜,更何况,刘一这么做,明显还有其他目的,就是趁机调查钱宝商行被劫货物。

    不过,对于这些,刘一不在意,刘一在意的是,自己可以明目张胆的派人参与调查,到时候,再配合暗中调查的人员,想要调查出被劫货物,也未必不可能。

    至于说调查出其他叛变之人,刘一知道,不太可能,敌人既然打算暴露那三个军团,就做好了其他准备,肯定不会让人查出他们的存在,更何况,王俊已经死亡,三大军团叛变的命令,肯定不是王俊下达的,也就是说,高层中肯定还有人叛变,因此,从王俊手上想要得到与之相关的情况,几乎不可能。。

    不过,这一切,对于刘一来说,都不重要,刘一只要能够趁机调查出被劫的货物就行。

    “万先生,明天欧阳胜要派人调查王俊,你派人跟进。”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记住,跟进之人,是我们明面上的人,暗地里,你也得派一组人跟进,希望能够好好调查王俊,看看王俊以前做过什么勾当?”

    “放心,除了明面上的人手外,我会安排其他人手,全力调查王俊,把王俊的一切都调查清楚。”万事通道。

    就这样,调查王俊之事,正式开启。

    当然了,欧阳胜的人是否认真调查王俊,刘一不知道,刘一也不在意,刘一只知道,钱宝商行,一定会全力调查王俊,调查出王俊的一切,就足矣。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