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处置他们?”

    这话问的所有人都呆了。

    大家之所以要求调查王军及那三个军团,无非是想借机清除军营里面剩余的叛徒,可是,这调查结果,却只有王俊和那三个军团的罪证,根本就没有涉及到其他人。

    王军和那三个军团的修士,都已经死亡,对于已死之人,还能怎么处置他们?

    要知道,在调查王俊之前,大家都认为,通过调查王俊,肯定能找出其他潜伏在军营的叛徒,然后,把这些叛徒一网打尽。

    调查的结果却显示,王俊罪行垒垒,但与其他高层无关,而军团修士,也只有那三个军团叛变,其他军团,与之无关。

    这么一个结果,是大家没有预料的,也是大家不愿意相信,却又认为这是最好的结果,是最愿意看到的结果。

    可是,怎么处置他们呢?说实话,他们已经死亡,想要处罚他们,也最多就是把他们罪行公布于众,除此之外,还真的没有其他处罚可对他们造成伤害。

    当然了,像王俊,如果不把他们的罪行公布于众,大家只知道王俊已死,却不知道王俊的罪行,说不定,还把王俊当作英雄,把王俊的死当作是为了东区而捐躯。

    相信很少人能够把王俊和叛变联系在一起,因此,如果不把王俊的罪行公布,那么,王俊就是大家心目中的英雄。

    至于那三大军团修士,那就不用说,不管公布不公布他们的罪行,他们都打上了叛变的标签,这是所有修士有目共睹的,倒是不用特别解释。

    “怎么处置,人都死了,还能怎么处置?就这样算了吧。”天煞子道。

    “对,此事到此为止,其他人没有叛变,我们也就放心了,他们都已经死了,怎么处置也没有意义了,就这样吧。”无忌老怪道。

    当然了,对于天煞子和无忌老怪的观点,其他人可就有不同意见。

    “怎么能就这样算了,他们罪大恶极,罪不可赦,虽然死了,但是,也不能这么便宜他们,我们一定要让他们罪行公布于众,让他们遗臭万年。”有高层道。

    “对,一定要把他们的罪行公布于世,让他们为自己的罪行负责。”又有高层道。

    “他们罪行太大,就算死了,也不能这么便宜他们,一定要把他们的罪行公布于众,不能因为已死,就赦免。”有高层道。

    “罪行这么大,就算他们死了,也要让大家看清楚他们的面目,让大家知道他们的罪行。”有高层道。

    显然,王俊和那三个军团的行为,已经让很多高层愤怒,甚至,很多高层都恨不得把他们大卸八块,可惜,他们已死,想要把他们大卸八块,也不可能。

    不过,就算他们已死,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但是,他们的罪行,肯定不能这么免了,一定要让他们遗臭万年。

    也是,只要把他们的罪行公布,尤其是王俊,如果没有公布王俊的罪行,王俊就是大家眼中的英雄,哪怕已经死亡,在大家眼中,也是为了东区而死亡,是值得大家记住一辈子的英雄。

    可是,如果把王俊的罪行公布于众的话,那么,王俊就不再是大家心目中的英雄,而是一个人人唾骂的贼人。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很多修士,舍身取义,为了胸中的大义,宁愿丢弃性命,就像军营里面的修士,尤其是高层,很多之所以前来军营,除了前来军营支援战争,能够获取战功,获取好处外,也是为了东区,为了能够阻挡神秘敌人,才前来军营,参加战争的。

    在战场上,为什么面对豺狼一般的敌人,大家还能英勇杀敌,不畏生死,也无非就是心中有大义,为了东区,愿意洒热血,抛头颅。

    他们这些人,就是人们心中的英雄。

    英雄,哪怕死后,也是值得大家尊重,可是,想要成为英雄,就需要付出,需要无私奉献。

    而王俊,在没有把他的罪行公布之前,王俊肯定是大家心中的英雄,在大家眼中,王俊也是无私奉献。

    毕竟,如果王俊没有大公无私,王俊没有无私奉献,王俊何必前来军营,东区出窍期修士,虽然不多,却也不少,可是,真正在军营的出窍期修士,却不是很多,很多出窍期修士,躲在东区后方,根本就没有前来军营。

    因此,对于每一位前来军营的高层,大家都尊重他们,在大家眼中,他们都是大家心目中的英雄,王俊亦是如此。

    如今,王俊已死,大家不知道王俊的死因,但是,王俊是来到军营之后死亡的,因此,在大家心目中,王俊是大家的英雄,王俊的死,也是为了大家而死,王俊的死,重于泰山。

    如果不出意外,王俊在东区,肯定会名芳百世,让东区修士永远铭记他。

    可是,如果王俊的罪证一经公布,那么王俊就不再是名芳百世,而是遗臭万年。

    虽然,这些王俊本人永远看不到,但是,对于王俊来说,却无异于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

    当然了,王俊既然犯下了滔天大罪,那么,如果不公布于众,其他人心里肯定会不服,这件事,不知道也罢,知道的话,谁心里好受?

    犯下滔天罪行,却成了大家心目中的英雄,谁又愿意看着这种结果?

    因此,大部分高层,都坚持把王俊的罪行公布于众。

    当然了,也有不少高层,为了迎合天煞子和无忌老怪,支持不要公开王俊的罪行,认为王俊已死,就算公布王俊的罪行,也无济于事。

    看到大家意见不一,欧阳胜也是一时拿不定主意。

    “欧阳道友,我坚持认为不应该公布王俊的罪行,毕竟,那三大军团叛变,已经给各大军团修士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如果再公布王俊罪行,我怕其他修士会顶不住这种压力,会生出很多弊端。”天煞子道。

    “是啊,现在大家正在享受胜利带来的喜悦,三大军团叛变,就已经冲淡了大家的喜悦,如果再加上王俊叛变,我怕大家会不愿意接受事实,会失去热情。”无忌老怪道。

    连高层都叛变了,我们战斗还有什么意义?不用说,公布王俊叛变的事实,军营里面,各个军团修士肯定会有这样的想法,这样的话,大家也就失去了积极性,对于战争的热情也就不高,如此一来,对东区将会十分不利。

    “可是,不公布他们的罪行,就是包庇他们,如果他们的罪行永不暴露,也就罢了,如果他们的罪行,一旦暴露,以后谁会相信我们这些高层,以后谁肯为我们二号战区效命?”有高层道。

    “是啊,王俊如此行径,如果不公布,如果包庇的话,一旦暴露,后果的确不堪设想。”有高层道。

    “我认为应该把王俊的罪行公布。”高层道。

    一开始,大家还担心有其他高层叛变,如果其他高层叛变的人数不少,那么,对于二号战区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

    好在经调查,二号战区其他高层没有叛变,叛变的高层,只是王俊一人,如此一来,其他高层也就放心了。

    当然了,对于王俊的行为,大家还是怒火冲天,因此,各个高层才要求把王俊的罪行公布。

    既然敢于叛变,就要做好遗臭万年的准备。

    否则,明明叛变了,却还被当作英雄,这不是玷污其他人的英雄行为吗?因此,一众高层,很多都认为要公布王俊的罪行,让王俊遗臭万年。

    至于王俊是怎么死的?大家都不关心。

    管他王俊是怎么死的,如此罪大恶极之人,怎么死,都没有人关心。

    甚至不少人心里认为,王俊死的好,如果不是王俊的死,也就不会暴露王俊的罪行,如果不暴露王俊的罪行,王俊就还在继续为祸二号战区,如果王俊还在为祸二号战区,等到真正决战时,二号战区将会毫无反抗。

    因此,王俊的死,大家心里都说,死的好!

    “刘门主,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处置王俊?”欧阳胜道。

    “呵呵,怎么处置王俊?欧阳道友心里不是有了决定吗?”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人死账消,王俊的罪行,就到此结束吧。”

    “嗯,刘门主说的不错,人死账消,不管王俊范有多大的罪行,死了,也就消了。”欧阳胜道,接着,欧阳胜又道:“现在我们二号战区的情形,也不合适公布王俊的罪行,不过,大家放心,等到战争结束后,我一定会公布王俊的罪行,不管怎么说,他都背叛了东区,我们不能让大家还把他们当作英雄,这就是背叛的结局。”

    暂时不公开,等战争结束后再公开,这确实是最好的处理方式,毕竟,有罪,就得受罚,这才公平。

    临时不公布,也是为了战争的需要,灵活处理罢了。

    至此,调查王俊也算结束,而王俊的罪行,也是暂时人死账消。

    “万先生,跟进调查王俊的人,有没有什么新发现?”会议结束后,刘一回到钱宝商行营地,问万事通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