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发现?”万事通道,接着,又道:“是的,有些发现,就是门主不问,我也要对门主讲,有些事,也需要门主拿注意。”

    “哦?说说看。”刘一道。

    “其实,这次调查王俊,倒是没有很大的问题,而且,有我们的修士一直跟进,他们虽然只是负责记录,却也能够很好的监视这些调查人员,让这些调查人员没法作假,或者搞其他的小动作。”万事通道,接着,万事通又道:“因此,这些调查人员,似乎没什么问题,调查的也很仔细,似乎王俊和其他人也没什么联系。”

    王俊,在军营算是比较低调的一个高层,平时也很少走动,因此,在军营,和王俊有交往的高层,基本上没有。

    如果不是王俊的相貌太英俊,元婴是时闯下十大男神之一的名头,也许东区军营,不会有人注意到有了王俊这么一个出窍期修士。

    王俊在元婴时,名列十大男神之一,之后,又以十分迅速的提升速度,突破到出窍期,让王俊的名头越来越响亮。

    因此,哪怕在军团,王俊不走动,就这么低调的深入简出,却也让很多修士知道,军营中有王俊这么一个高层,英俊潇洒,却又不善交友的高层。

    因此,王俊在军营的名头倒是不小,可惜,真正见过王俊,或者和王俊交往过的修士,却没有。

    更何况,在军营,王俊每次出入,都会进行一定的伪装,把自己装扮的丑陋一点,因此,军营里面,知道王俊之名的大有人在,但是,真正能够认出王俊,目睹过王俊真容的修士,却没几个。

    这也是为什么上次王俊出城,却没有一个修士认出王俊的原因。

    只闻其名,未见其身,这就是王俊在军营的真实写照。

    这次调查王俊,一路查下来,根本就没有查到王俊和其他高层有来往,也就是说,这次调查王俊,并没有发现牵扯出其他高层。

    这也就是调查后,调查人员说军营高层中没有其他高层叛变的原因。

    对于这个调查结果,很多人感到欣慰,却也很疑惑,王俊都叛变了,其他人,怎么会没有一人叛变。

    说真的,要说军营里面这些高层,只有王俊一人叛变,很多人心里都不太相信,刘一也不相信。

    不过,这次调查,却证明了高层只有王俊一人叛变,当然了,这证明,不是正面证明其他高层没有叛变,而是侧面证明其他高层没有叛变。

    调查当中,王俊和其他高层没有联系,那么,王俊叛变,与其他高层无关,按照大家惯性想法,如果其他高层也有叛变之人,那么,叛变之人肯定会和王俊有所联系,毕竟,大家都投靠神秘敌人,有所联系,互相掩护,也很正常。

    其实,在调查王俊之前,大家心里都在想,这次牵扯的高层,是一两个,还是一大堆,却没想过,居然一个都没有。

    调查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却也让大家安心了,其他高层没有叛变,那是最好的结果,否则,叛变的高层太多,那么,对于东区散修来说,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总之,这次的调查结果,虽然让大家很疑惑,却也是大家最愿意看到的结果。

    “是啊,这些,调查人员都说了,有我们的人员跟进,我想他们也不敢乱来,因此,对于这次的调查结果,我倒不相信他们敢玩花样,不过,对于这样的结果,虽然是大家最愿意看到的结果,却也是最让人疑惑的结果。”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要说高层中,只有王俊一人叛变,我是不怎么相信。”

    刘一宁愿相信,高层中有不少高层叛变,也不相信,高层中只有王俊一人叛变,毕竟,散修可不是势力修士,散修,一个个都是穷修士,因此,他们很容易被敌人收买,而且,军营中也不好调查这些散修高层,因此,就算有高层叛变,一般也很难发现,除非这些叛变之人自己暴露,就像王俊一样,如果不是王俊自己暴露,谁能想到王俊居然叛变了。

    当然了,王俊和其他高层没有联系,根据刘一的猜测,刘一觉得应该是其他高层就算有叛变,也是各自互不联系,甚至王俊也不知道军营中其他高层,是否有其他高层,和他一样,叛变了。

    或者说,王俊知道哪些高层叛变了,不过,平时没怎么联系这些叛变的高层,甚至,王俊有意别清和那些叛变的高层的联系,这样一来,就算王俊叛变被暴露,也不会牵扯到其他人。

    不过,不管刘一怎么猜测,这都是猜测,不能当真,更何况,调查结果就显示,王俊和其他高层没什么来往,也没什么勾当,就足以证明其他高层没有背叛,这一点,哪怕刘一有疑惑,想否认,也是没法否认。

    “那当然,不仅门主不相信,其实其他高层,也有很多高层不相信,可是,事实在眼前,不相信也得相信。”万事通道,接着,万事通又道:“不过,好在,我们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刘一派人协助调查,帮调查人员记录调查结果,看似帮助调查人员,实则暗中监视调查人员,以防调查人员以公谋私,不过,刘一的另一目的,是让这些记录人员吸引调查人员和其他高层的注意力,同时,派出修士暗中调查王俊和三大军团。

    有了记录人员做掩护,暗中调查王俊和三大军团的修士,就能够避开所有修士的注意,暗中调查王俊和三大军团。

    当然了,暗中调查的主要目的,不是调查出高层有多少人叛变,而是趁机调查钱宝商行被劫的货物,如果能够顺便调查出其他叛变高层,那就更好。

    不过,钱宝商行来军营时间不长,想要调查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因此,刘一能做的只是争取参与其中,然后暗中调查。

    如果能直接从欧阳胜派遣的调查人员手中,拿走调查结果,那就最好,而记录,就是可以直接知道调查结果,因此,刘一才会硬着头皮,也要安排一些人手帮忙的原因。

    “哦,什么收获?”刘一道。

    要知道,调查人员反馈的结果,就是王俊的叛变,和其他高层无关,也就是说,这次调查,是白白浪费时间而已,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硬要说作用的话,那就是证明了其他高层没有叛变,让各个高层安心,不至于搞的人心惶惶而已。

    但是,这样的结果,真的是真实的结果吗?大家心里都没底,说真的,如果调查出一两个高层和王俊一起叛变,其他高层说不定心里还踏实一点。

    “也不是什么大收获,都是一些小道消息,也不知道准不准确。”万事通道,接着,万事通又道:“似乎有小道消息称,王俊和阿三阿四有过一丝来往,当然了,消息的准确性,没法确定,还有就是,那三大军团,似乎也有些修士,和另两个军团中的某些修士有过一次联系,当然了,也是小道消息,没法证实。”

    “哦?这些消息从哪来的?”刘一问道。

    “不知道,似乎在调查人员调查王俊和三大军团时,有围观修士嘀咕了一句,等我们的人手想要找出嘀咕的修士时,却找不到人。”万事通道。

    调查人员在光明正大的调查王俊和三大军团,而钱宝商行暗中调查的人员,一边在趁机调查王俊和三大军团,一般在外围暗中监视这些调查人员,以防调查人员搞些小手段,却不想,装成普通军士,在外围暗中监视的调查人员的钱宝商行修士,无意中听到有人嘀咕,阿三阿四和王俊有些联系,而三大军团,也和另两个军团,有过一次联系。

    这些嘀咕,要是放在平时,谁也不会留意,但是,钱宝商行暗中盯着调查人员的修士,却记在心里。

    可惜,正当暗中的钱宝商行修士准备询问嘀咕之人具体情况时,发现嘀咕之人不见了,或者说,没法确定嘀咕之人是谁,为了不打草惊蛇,暗中的钱宝商行修士只好放弃,最终,把消息传递给万事通,让万事通定夺。

    “有这事?你怎么看?”刘一问道。

    “不好说,这些事,未必就是真实的,而且,就算是真实的,也未必能说明什么,至于说有来往,这也很正常,哪个高层没有和其他高层有一定的来往,又哪个军团修士,不会和其他军团修士,有那么一两次来往。”万事通道,接着,万事通又道:“因此,他们有来往,倒是没什么,就害怕我们的猜测成真,如果我们的猜测成真的话,那后果,就不是我们能够承担的。”

    “嗯,你说的不错,那两个军团倒是小事,倒是阿三阿四,他们的事情,可得小心,还有别传出去,毕竟,那牵扯到欧阳胜。”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这样吧,这两件事,就不用其他人去调查,我们两个亲自去调查,你认为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