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军团首领房间内,会议室,天火军团首领和一众高层正在会议,而刘一和万事通却利用阵法掩护,就在他们旁边,偷听他们的会议内容。

    “你们说错了,那三个军团叛变,也是无奈之举,并非他们想要在这时叛变。”天火军团首领道,接着,又道:“王俊的离奇死亡,让他们三个军团乱了军心,再说,王俊为什么死亡,连欧阳胜大人都不知道,其中必有蹊跷。如果王俊是意外死亡还好,如果王俊不是,而是有人怀疑王俊,才击毙王俊,那么,也许王俊和那三个军团叛变的消息已经泄露,此时,如果三个军团不趁机叛变,趁机逃走,那么,他们想要逃走的机会都没有。更何况,据我所知,他们三个军团叛变,是有人命令他们三个军团,让他们三个军团趁机解决钱宝商行的军团,可惜,功亏一篑。”

    “是啊,钱宝商行太变态了,那么多符篆带在身上,简直就是个移动宝库,更何况,随身携带那么多符篆,根本就不用当心出事。”有人道。

    “钱宝商行的符篆,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听说,有什么好奇怪的呢?”有人道,接着,又有人道:“我比较好奇的是,王俊是怎么死亡的?他不是一直呆在军营,连互相走动都很少吗?”

    王俊死亡成疑,不仅让各个高层好奇,就连各个军团修士,在知道王俊死亡之后,都希望快点找到王俊的死因。

    可惜,战争来临太快,让高层没来得急调查王俊的死因,战争结束之后,又由于三大军团叛变,从而爆料王俊叛变,这样一来,也就没有谁关心王俊的死因了。

    既然是叛变,那么,不管死因是什么,在各个修士心里,都是早死早超生,因此,大家才不会关心王俊死因,相反,还认为王俊死的好,认为王俊该死。

    不过,也不是所有修士都忽略了王俊的死因,有些修士因王俊叛变,不敢多过问与王俊有关的事情,因此,也不敢过问王俊的死因,天火军团里面的修士就是如此。

    “好了,王俊的死因,很多人都好奇,不过,王俊叛变,这事牵扯太大,没谁敢和王俊扯上关系,也没谁敢再过问王俊死因,就连欧阳胜大人都不好调查王俊死因了,对了,你们对于王俊死因很好奇,我可以理解,但是,以后你们别把这事挂在嘴边,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知道吗?”天火军团首领道。

    “可是,王俊就这样白死了?”又有人道。

    “那你还想怎么样?还想为他报仇不成?别说我们不知道王俊的死因,不知道是谁弄死了王俊,就算知道了,我们敢为王俊报仇吗?”天火军团首领道,接着,又道:“别说为王俊报仇,如果让人发现我们和王俊有联系,我想我们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这不没人发现我们和王俊的关系嘛,也就首领你太谨慎了,别说我们和王俊没怎么联系,就是我们和那三个军团之间的联系,也是没有外人知道,怎么会暴露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呢?”有人道。

    “没发现,那是以前没有人注意我们,如今,大家都盯着王俊和那三个军团,如果你们敢表露任何一点与他们有关的信息,我想都有很多高层会来调查我们。”天火军团首领道,接着,又道:“上次调查,虽然调查人员说王俊和其他人没有联系,也说那三个军团和其他军团没有联系,叛变的只是王俊和那三个军团,其他人没有叛变,但是,你认为真的所有高层都相信了吗?”

    其实,王俊叛变之后,大家也怀疑还有其他高层叛变,不过,由于没有证据,再加上军营需要安稳,因此,就算大家不相信,也知道默认没有其他高层叛变这种情况。

    因此,大家才承认上次的调查结果,说没有其他人叛变。

    宣布了这样的结果,也许很多人相信了这样的结果,但是,肯定有很多人对于这样的结果,并不相信,就像刘一和万事通就不相信这样的结果。

    虽然很多人不相信这样的结果,可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大家也不好乱来,但是,如果真的有人暴露了和王俊的联系,或者和那三个军团的联系,肯定会有高层会偷偷调查,毕竟,这不是小事,而是关系整个东区的大事。

    如果调查的话,真的和王俊有联系的叛变之人,肯定会被查出来,被查出的话,最终只有死路一条。

    他们天火军团,和三大军团有联系,也只是暗中联系,现在更是不敢暴露他们和三大军团有联系。

    “可是,就这样,真的很不甘。”有人道。

    “那也没办法,记住,从现在开始,你们都给我记住,我们和三大军团没有任何联系,和王俊也没有任何联系,任何人问我们,我们都是这样回答。”天火军团首领道。

    “知道,我们天火军团,和那三大军团没有任何联系,从来都没有联系。”

    刘一和万事通隐藏在旁边,听着他们的议论,他们说什么,刘一和万事通都听的一清二楚。

    “门主,看来,天火军团和那三个军团,真的有联系,而且,他们和那三个军团一样,都叛变了。”万事通传音给刘一道。

    “呵呵,我就说,既然有三个军团已经叛变,那么,军营中,肯定不止他们三个军团叛变,果然如此。”刘一道。

    “不过,门主,天火军团叛变了,那么,火焰老怪,是否也叛变了呢?”万事通道。

    “火焰老怪?有可能在战争开启前,火焰老怪就已经叛变了,也许这次三个军团在战场中攻击我们的军团,就是火焰老怪下达的命令。”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不过,火焰老怪在高层的威望很高,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哪怕他真的叛变了,我们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因此,暂时,我们是不能把火焰老怪怎么样,不过,就算不能把火焰老怪怎么样,我们也得把天火军团、地火军团给打掉。”

    “可是,想要打掉天火军团和地火军团,也不是那么容易啊,难道要说我们暗中调查天火军团,发现他们叛变不成?如果真是这样,也许我们还没拿出他们叛变的事实,火焰老怪就会趁机说我们无故闯入他人军团驻地,先给我们治罪。”万事通道。

    也是,如果刘一敢对天火军团动手,那么,火焰老怪为了防止天火军团暴露,说不定真的就先给刘一和万事通治罪,到时候,就算刘一弄出证据,天火老怪说不定也会以刘一陷害他们为借口,推脱,甚至制造一些其他的证据,给钱宝商行带来无尽麻烦。

    要知道,调查人员刚刚宣布,三大军团和其他军团没有联系,其他军团也没有叛变,刘一这一转身就怀疑其他军团,调查其他军团,置欧阳胜的命令与不顾,这是在挑衅欧阳胜,到那时,欧阳胜肯定支持天火老怪,而非支持刘一。

    钱宝商行经过这两次战争,取得了巨大的战功,可谓功劳显赫,但是,真要和欧阳胜以及天火老怪对着干,还真的讨不了任何好处。

    “是比较麻烦,不过,总会有办法的,对了,先听听他们的会议,看看他们继续讨论什么内容,再做打算。”刘一道。

    “嗯,也只有这样了。”刘一道。

    天火军团的首领和大队长们在会议,而刘一和万事通就隐藏在旁边传音讨论,可惜,天火军团的首领和大队长们,一点也不知道。

    “好了,王俊和那三个军团的事情,以后我们谁也不许提,记住了,以后谁也不许提。”天火军团首领道,接着,又道:“对了,大家小心钱宝商行,钱宝商行来到军营以后,一直在调查他们被劫的货物,你们可要小心,别被他们查出。”

    “放心吧,知道我们劫走钱宝商行货物的修士,没有多少,而且,就算那些知道的修士,也不敢告诉钱宝商行,否则,他们早就告诉了钱宝商行。”有人道。

    “小心为上,钱宝商行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天火军团首领道。

    “放心吧,别说钱宝商行发现不了他们被劫的货物,就算发现了又如何,大不了我们说我们是为了战争,为了提高我们军团修士的实力,才打劫他们的,反正那些货物,已经被我们用完了,就算他们要也没有了,再说,只要我们死不承认,他们也没办法。”有修士道,接着,又道:“更何况,其他事不好说,但是,就这么一件事,我相信欧阳胜大人会支持我们的。”

    “是啊,就算他们知道了,也没有证据,到时候,我们死不认账不就得了。”又有人道,接着又道:“只要欧阳大人支持我们,钱宝商行也是无可奈何,毕竟,这又不算叛变。”

    “我们怎么办?”万事通传音问道。

    “动手,把他们拿下。”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