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宝商行,你们找死,敢动我天火军团,还不放开他们!”天火老怪人还没到,大吼之声,就老远的传了过来。

    接着,就看到一道身影,由远及近,极速飞来。

    “哼,火焰老怪,天火军团敢打劫我们钱宝商行的货物,我就敢拿下他们。”刘一站在钱宝商行的军团面前,同样冷哼道。

    “刘门主,他们劫走你们钱宝商行的货物,我知道,那是他们那是急需提升修为,所以才劫走你们这一批货物。”火焰老怪道,接着,又道:“我们在战场上吃紧,屡战屡败,为了提高大家的实力,资源又紧缺,劫走你们的货物,实属战争需要。这一点,其他道友知道,欧阳胜道友也清楚。”

    “是啊,刘门主,我们战区的战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了提升大家的实力,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更何况,天火军团,在战争中功劳巨大,一个军团,就能够抵抗敌人几个军团,相当于我们其他军团的十来个军团,说起来,他们能够取得如此战果,你们钱宝商行可谓功不可没。”欧阳胜也跟着道。

    在火焰老怪到来时,其他高层也到来了,不过,其他高层都一副看戏的态度,但是,欧阳胜却开口帮火焰老怪说话。

    “哈哈,欧阳道友,我记得,他们需要修炼物资,可以去物资殿换取吧?物资殿,什么修炼物资没有?何必要我们钱宝商行那一点物资呢?”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至于说一个军团抵抗敌人几个军团,他们每次军功繁多,需要什么,也有足够的军功兑换。怎么?你给他们那么多军功,不是他们抵抗敌人几个军团的功劳,而是,他们抵抗敌人一个军团,就该给他们那么多军功?他们抵抗敌人几个军团,就该打劫我钱宝商行的货物?”

    “他们抵抗敌人几个军团,他们功劳巨大,贡献巨大,高层也没亏待他们,给了他们足够的军功,欧阳道友又何必如此偏袒他们,让他们胡作非为呢?”刘一再次道。

    火焰老怪开口为天火军团说情,刘一觉得没什么,但是,刘一没想到,天火军团打劫钱宝商行货物,欧阳胜当作不知道,不告诉刘一真相,现在却要为天火军团说情。

    说实话,欧阳胜是最高指挥,他说的话,一般情况下,谁都要给他面子,而他开口为天火军团说话了,在所有人看来,刘一为了给欧阳胜一个面子,也不会再纠缠下去,最多就是让天火军团道歉而已。

    可是,没想到刘一还是抓着天火军团不放。

    其实,如果天火军团只是打劫钱宝商行的货物,而没叛变的话,刘一也许会给欧阳胜这个面子,可是,天火军团已经叛变了,那么,刘一就不可能放了天火军团。

    “刘门主说的对,我们给足了他们军功,他们那次做法确实错了,我代他们想你道歉,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如何?如果再有下次,不用刘门主开口,我也会严重处罚他们。”欧阳胜道,接着,欧阳胜又道:“他们毕竟是我们结丹期军团的主要战力,在战争中作用巨大,如果不放过他们,我们的损失也将巨大,就让他们带功立罪,在以后的战争中争取多杀敌人,至于刘门主的损失,我这个最高指挥负责赔偿,如何?”

    天火军团被钱宝商行控制了,如果刘一不放人的话,欧阳胜也没有办法,毕竟,就算欧阳胜想要把他们强行夺回了也不可能。

    钱宝商行的实力强大,只要刘一铁了心要弄死天火军团所有修士,那么,就算他们强行抢夺,钱宝商行也能在他们抢夺会天火军团修士之前,把天火军团修士给弄死,因此,不管是欧阳胜,还是火焰老怪,都不敢强行抢夺。

    至于说威胁钱宝商行,威胁刘一,那就更不可能了,钱宝商行的底细,谁也不清楚,而钱宝商行的功绩,却深入东区散修的人心。

    如果真的威胁钱宝商行,不说东区所有散修会怎么想,单说钱宝商行,可能就为了钱宝商行的脸面,派出强者,镇压他欧阳胜,到时候,欧阳胜虽然是出窍期巅峰实力,却也不敢保证不被钱宝商行的强者镇压。

    当然,欧阳胜不知道钱宝商行的真实实力不怎么样,否则,也许欧阳胜会直接动手,拿下刘一,威胁刘一放了天火军团。

    “呵呵,欧阳道友,不是刘某不给道友这个面子,而是他们不能放。”刘一道。

    本来刘一还以为会和火焰老怪针锋相对,哪里知道,火焰老怪除了开始发火之外,就没用过多的话语,其他的,都是欧阳胜在和刘一对话。

    “怎么,我赔偿刘道友损失,让刘道友放了他们,都不行?难道刘道友非要减弱我们军营的战力,不成?”欧阳胜道。

    “哈哈,欧阳道友,你这话太过了,刘某并非想要减弱我们军营的战力,而是他们的所作所为,实在不宜放了他们。”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打劫己方的修炼物资,制造内乱,如果不给与处罚,那么,以后人人都学他们,打劫其他人的物资,后果会怎么样,我想不用我多说了吧?再说了,就算欧阳道友愿意赔偿,难道以后每一个军团,打劫其他人的物资,都由欧阳道友来赔偿?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钱宝商行都不敢来二号战区了。”

    “刘道友,我保证,他们以后不会再打劫了,好不,此事到此为止。”欧阳胜道。

    “欧阳道友,不是我不信欧阳道友的保证,我相信欧阳道友的保证,欧阳道友说了他们不会再打劫,他们就不会再打劫了,不过,我们还是不能放人。”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他们天火军团有了欧阳道友的保证,不再打劫了,但是,其他军团呢?如果其他军团效仿天火军团,再打劫我们钱宝商行,该怎么办?”

    “如果其他军团打劫钱宝商行,刘道友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欧阳胜道。

    “欧阳道友,你这样处理可就不公,为什么天火军团可以打劫,其他军团就不可以打劫?”刘一道,接着,又道:“我想,只要我放了天火军团,用不了多久,其他军团大概也会打劫我们钱宝商行吧,毕竟,打劫我们钱宝商行,不用受处罚,欧阳道友还会负责赔偿,别说其他军团,刚刚听了欧阳道友的话,我自己都想打劫我们钱宝商行了,自己打劫之后,再来向欧阳道友要赔偿,反正打劫不用受处罚。”

    “是啊,如果这次放了他们,我们军团也可以打劫一次钱宝商行,太好了。”

    “你傻啊,那是天火军团,有火焰老怪撑腰,欧阳胜才会帮天火军团说情,至于我们军团,我敢说,我们要是打劫钱宝商行,不用钱宝商行动手,欧阳胜就会先拿我们军团开刀。”

    “呵呵,我就说说,又不可能真的打劫钱宝商行。”

    “哈哈,如果这次刘门主妥协了,我想很多有背景的军团,以后也会打劫钱宝商行,毕竟,火焰老怪虽然威望高,却也有一些高层的威望,能够比肩火焰老怪。”

    “就是啊,只要刘门主敢松口,肯定会有一些军团效仿天火军团。”

    “就看刘门主能否顶住欧阳胜了。”

    刘一和欧阳胜激辩不说,就其他修士听了,也是议论纷纷。

    “刘门主,我还是那句话,放了他们,我赔偿你们损失,如果其他军团敢打劫你们,不用刘门主出手,我亲自动手,如何?”欧阳胜道。

    “呵呵,欧阳道友,不是刘某不想答应你们,而是你这也说,我想其他人也不愿意答应吧?凭什么天火军团可以打劫,其他军团就不能打劫?”刘一道。

    放人,刘一是一定不会放人,其实,刘一倒不怕其他军团打劫,说实话,天火军团打劫,那也是钱宝商行大意了,否则,就凭天火军团,想要打劫钱宝商行的商队,也没那么容易的。

    已经被打劫一回,钱宝商行肯定有所防范,自然不可能被打劫第二回了。

    因此,刘一根本就不担心有军团再次打劫钱宝商行,如果天火军团没用叛变的话,就算放了天火军团,也没什么,但是,天火军团叛变了,刘一就不能放了他们,否则,刘一想要再次抓住他们,就不那么容易了。

    可惜,天火军团叛变,刘一也没证据证明,否则,刘一只要把他们叛变的事情说出来,就行了。

    刘一知道,现在没证据证明天火军团叛变,而天火军团首领和大队长在会议时,说的那些话,只要天火军团首领不承认,刘一也没辙。

    因此,刘一知道天火军团叛变,却也不能说出来,只能以天火军团打劫钱宝商行为由,强行扣押天火军团。

    “凭我是军营最高指挥,二号战区,我说了算,如何?”欧阳胜道。

    欧阳胜乃最高指挥,强势开口,刘一是放?还是不放?(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