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胜以自己最高指挥的名誉,要求刘一放了天火军团,同时,保证天火军团不再打劫,并且,保证其他军团也不会打劫。

    欧阳胜乃最高指挥,他命令其他军团不得效仿天火军团,进行打劫,其他军团,还真没哪个军团敢违背欧阳胜的命令,打劫财富。

    哪怕几个和火焰老怪威望差不多的老怪物掌控的军团,也不敢违背欧阳胜的命令,去效仿天火军团,打劫财富。

    这样一来,刘一还真的没有借口不放人。

    “呵呵,欧阳道友,不是我不信你,也不是我不遵从你的命令,只不过,你给的理由太牵强了,天火军团打劫钱宝商行,就该任由我们钱宝商行处置,而不是欧阳道友能够轻易免去他们的罪行。”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欧阳道友,你是二号战区最高指挥,是大家最信赖的高层,因此,你应该做到公平公正,而不是一味偏袒天火军团,无视其他军团,否则,哪个军团敢为二号战区出力?”

    放人是不可能的,哪怕因此会得罪欧阳胜,刘一也不会放人,当然了,能够据理力争,就更好,毕竟,不管怎么样,欧阳胜也是二号战区最高指挥,能不得罪,还是尽量不要得罪为好。

    因此,哪怕欧阳胜态度强硬,刘一也尽量找出不放人的理由,有了足够的理由,那么,就算硬顶欧阳胜,最多也就让欧阳胜不高兴而已。

    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那么,刘一不放人的话,也许欧阳胜会强行动手,到时候,就不仅仅让欧阳胜不高兴,而是直接和欧阳胜相斗了。

    刘一带领钱宝商行护卫,前来二号战区,不是为了和欧阳胜相斗,不是为了拉仇恨,而是为了找回被劫的货物,同时也是警告他人,钱宝商行不容侵犯。

    因此,对于冒犯钱宝商行,打劫钱宝商行的军团,刘一不可能轻易放过,否则,钱宝商行的威信何在?

    当然了,有了欧阳胜的强势担保,钱宝商行也算有面子了,就算放了天火军团,也不会丢失钱宝商行的脸面,毕竟,欧阳胜代天火军团道歉,并且愿意赔偿钱宝商行损失,更重要的是,欧阳胜保证其他军团也不会效仿天火军团打劫钱宝商行。

    因此,趁机放了天火军团,对于钱宝商行来说,是最佳选择,是最有利的选择。

    奈何,刘一知道了天火军团已经叛变,天火军团都叛变了,此时放了天火军团,可就不是最好选择,而是把钱宝商行推入万丈深渊,把整个二号战区,乃至整个东区修士,推入万丈深渊。

    因此,天火军团不能放,哪怕因此得罪欧阳胜也不能放。

    其实,刘一也很无奈,你说要是刘一不知道天火军团已经叛变,那么,迫于压力,放了天火军团,也就放了天火军团。

    如今,知道了天火军团已经叛变,如果再放了天火军团,那么,天火军团为了不让钱宝商行泄漏秘密,大概会第一时间灭了钱宝商行,哪怕不能灭了钱宝商行,也是时刻找钱宝商行麻烦,只要有机会,就一定会趁机灭了钱宝商行。

    可惜,刘一虽然知道了天火军团叛变,却苦无确实证据,证明天火军团叛变,也没有足够理由和证据,说服其他高层,让其他高层相信天火军团已经叛变。

    因此,哪怕刘一知道天火军团已经叛变,却也不能说出来。

    刘一知道,只要他说天火军团叛变,而天火军团又不承认,那么,其他高层肯定是相信天火军团,而不会相信刘一。

    甚至,其他高层都会认为,刘一为了不放天火军团,为了顶住欧阳胜的压力,才故意污蔑天火军团。

    如此一来,对于刘一,对于钱宝商行,不仅没有好处,还会让大家看扁刘一,看扁钱宝商行,到时候,也许刘一将要面对的压力,就不仅仅是欧阳胜的压力,而是来自整个军营高层的压力。

    抗住欧阳胜的压力都比较困难,想要抗住整个军营高层的压力,刘一和钱宝商行还没有那个能力与实力。

    因此,刘一也是有苦难言。

    明明天火军团叛变了,却不能说出来,明明来自欧阳胜的强硬态度,必须放人,刘一却不得不继续寻找借口,硬是不放人。

    “放人,我命令你放人。”欧阳胜道,接着,欧阳胜又道:“这不是偏袒不偏袒的问题,他们那时确实资源紧缺,更何况,他们确实贡献巨大,我们应该特殊事情,特殊处理,再说了,你们钱宝商行的损失,我负责赔偿,损失多少,我赔偿多少,并不会让你们钱宝商行吃亏,怎么,这都不行?”

    欧阳胜句句在理,天火军团的行为虽然不可取,但是,却没有给军营带来损害,更何况,欧阳胜会给钱宝商行补偿损失,那么,天火军团打劫钱宝商行,也就没给钱宝商行带来损失,更主要的是,欧阳胜保证天火军团,以后不再打劫。

    因此,在其他人看来,刘一是没有任何理由不放人,别说刘一,换做其他人在刘一的位置上,有了欧阳胜的这些保证,恐怕早就放人了。

    到了此时,刘一再不放人,其他人都觉得刘一做的太过了,毕竟,欧阳胜愿意替天火军团道歉,愿意赔偿,还愿意保证不再发生此事,给了刘一足够的面子,刘一该放人了,再不放人,也说不过去了。

    面对欧阳胜的句句在理,刘一也是有苦难言,难道真的要说出自己之所以不放人,乃是因为天火军团已经叛变?

    可是,就算这样说出来,谁会信?

    既然说出来没人信,甚至说出来对于刘一更加不利,因此,刘一也没打算说出来,刘一能做的就是坚决不放人。

    “不行。他们打劫我钱宝商行,这是他们必有的惩罚,我们不能因为你的说情,就可以让他们为所欲为。”刘一再次拒绝道。

    放人,说什么,刘一也不可能放了他们,毕竟,他们都是叛变之人,放了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什么?拒绝的也太干脆了吧?”

    “是啊,这是打算测底得罪欧阳胜的节奏啊。”

    “欧阳胜开口了,真没想到刘一还会拒绝?”

    “这下好了,欧阳胜的命令,刘一居然不放人,不把欧阳胜的命令放在心上,有看头了。”

    “是啊,也不知道欧阳胜会怎么处理?”

    “不好说,违抗欧阳胜的命令,理应处理刘一,处理钱宝商行,可是,钱宝商行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最近两场战争的胜利,都是钱宝商行主导的。”

    “是啊,没了钱宝商行,就没了胜利。”

    “这种情况下,也不知道欧阳胜会怎么做?”

    “估计欧阳胜也不好受,刘一抗命,不放人,欧阳胜要么把刘一和钱宝商行都处理,要么,就让步,不再掺合天火军团和钱宝商行之事。”

    “可是,如果处理刘一和钱宝商行,也未必能够把天火军团救出,却让二号战区陷入困境,以后战争又将是屡战屡败,那欧阳胜也不好交差。”

    “可是,如果不处理钱宝商行,放弃天火军团,就等于欧阳胜向钱宝商行低头,那么,欧阳胜的脸面何在?”

    “是啊,这次谁也没想到刘一态度这么坚决,欧阳胜也是进退两难了,也许欧阳胜都后悔替天火军团出头了吧?”

    “哈哈,此时该笑的应该就是火焰老怪了,火焰老怪最先出头,可是,在欧阳胜冒头之后,火焰老怪就没有再开口了,完全把火力给了欧阳胜。”

    “是啊,否则,难堪的就是火焰老怪,而不是欧阳胜。”

    “这也只能怪欧阳胜强出头。”

    “是啊,只怪欧阳胜强出头,所以,欧阳胜不好受,也只怪自己,不过,刘一此时硬顶欧阳胜,大概也不好受吧?”

    “那当然了,也许刘一也是没有想到欧阳胜会以命令的姿态,要刘一放了天火军团。”

    “呵呵,看情况,刘一根本就没想过放了天火军团。”

    “是啊,钱宝商行,一贯都是态度强硬,只要有谁惹他们,他们从来都不服软。”

    “是啊,钱宝商行之前还惹了两大顶级势力,怎么可能会怕欧阳胜?”

    “好了,我们就看戏吧。”

    刘一的态度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也超出了欧阳胜的预料,欧阳胜也没有想到,自己都下达命令了,刘一竟敢不放人。

    “刘门主,你可要想好,少了天火军团,就少相当于少了十来个普通军团对付敌人,少十来个普通军团,可不是小事。”欧阳胜道,接着,欧阳胜又道:“没了天火军团,刘门主可曾想好,派哪些军团去抵挡那些天火军团曾经抵挡的军团?”

    欧阳胜也很憋屈,天火军团被刘一控制,就算动武,也救不了天火军团,想要救出天火军团,唯有刘一愿意放人才行。

    “这个就不劳欧阳道友操心,我会解决好,还是那句话,谁惹我们钱宝商行,就得有能力承受惹火我钱宝商行的代价。”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