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的话语,确实镇住了很多人:是啊,想要惹钱宝商行,就得承受惹火钱宝商行的代价。

    天火军团,承受不起惹火钱宝商行的代价,却打劫钱宝商行,这不,报应来了,被钱宝商行拿下了,连欧阳胜都不管用。

    因此,很多高层都下定决心,等下一定要警告自己掌控的军团,让他们别惹钱宝商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其实,其他军团修士也在关注此事,因此,看到结果之后,所有军团修士都明白,钱宝商行是不能惹的,哪怕高层没有警告他们,他们也不会去惹钱宝商行。

    没看到如此厉害的天火军团,都栽在钱宝商行手上,他们这些不如天火军团的军团,怎么敢惹钱宝商行呢?

    其他人被镇住了,欧阳胜却感觉十分憋屈,堂堂二号战区总指挥,却拿刘一没办法,想要救下天火军团,都心有余而力不足。

    “刘门主,你说你有办法顶替天火军团,抵抗天火军团曾经抵抗的几个敌人军团,不知道刘门主有什么办法?还请刘门主告知我等,毕竟,战争随时都会爆发,如果刘门主不告知我等,我等心里着急。”欧阳胜道。

    没办法,既然刘一不给面子,不愿意放过天火军团,那么,欧阳胜只有从其他方面下手了。

    比如抵抗敌人军团,没了天火军团,谁抵抗天火军团曾经抵抗的敌人军团?如果刘一有人手抵抗那些军团,欧阳胜也没什么好说的,可是,如果刘一没有人手抵抗那些军团,欧阳胜就可以鼓动其他高层,一起要求刘一,让刘一放过天火军团,毕竟,天大地大,战争最大,其他的一切,都得为战争服务。

    而欧阳胜知道,钱宝商行只来了一个军团,那就是灭敌军团,而灭敌军团,在战争时,肯定会被敌人特别针对,因此,灭敌军团不可能分心抵抗原本属于天火军团抵抗的几个敌人的军团,那么,刘一又怎么抵抗那几个军团呢?

    如果没有抵抗那几个敌人军团的军团,那么,再要求刘一放了天火军团,这时,刘一就算不想放了天火军团,也得放了天火军团,除非刘一根本不顾东区的利益,不想让战争取得胜利。

    “哈哈,欧阳道友放心吧,我刘一就算再糊涂,也不会损害我们东区的利益,更不会损害二号战区的利益。”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既然我刘一和钱宝商行,能够给大家带来战争的胜利,那么,以后的战争,我不敢保证每场战争都胜利,但是,却也不会让战争胜利的果实,轻易的从大家手里溜走。”

    “天火军团,为了争强自身实力,打劫我们钱宝商行,损害大家的利益,这一点大家心里都明白,大家也知道,以前我钱宝商行的货物,都是给大家服务的,也就是来提高大家的实力,被天火军团打劫,其实,是天火军团打劫了大家的修炼物资,因此,天火军团才是损害大家利益的罪魁祸首。”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天火军团能够为了自己,损害大家的厉害,我们钱宝商行却不能如此,因此,大家放心,我们拿下了天火军团,自然也会把天火军团曾经抵抗的几个敌人军团给接下,不会让你们去抵抗那几个敌人的军团。”

    “刘门主,漂亮话,谁都会说,但是,你还没说你怎么抵抗敌人的几个军团,要知道,你们除了灭敌军团外,没有其他军团来援。”欧阳胜道。

    欧阳胜这话,也引起了其他高层的共鸣。

    “是啊,好像钱宝商行只来了一个灭敌军团,没有其他军团了,如今,没了天火军团,他们拿什么顶替天火军团,抵抗敌人的那几个军团呢?”

    “不知道,也许钱宝商行偷偷来了几个军团,也未可知,反正钱宝商行办事,我们大家都放心,毕竟,只有钱宝商行,才能给我们带来战争的胜利。”

    “是啊,其他人说这话,我还不放心,不过,刘门主说有办法,我就相信刘门主真的有办法。”

    “我也相信刘门主有办法,不过,我还是好奇刘门主怎么顶替天火军团,抵抗敌人的那几个军团?”

    “看着吧,刘门主没有给欧阳胜面子,没有放过天火军团,这次,如果刘门主不说出具体办法,欧阳胜是不会甘休的。”

    “是啊,我们也看看,刘门主究竟怎么抵抗敌人的那几个军团?”

    面对欧阳胜的质疑,看到其他高层的好奇,刘一自然也得解释。

    “哈哈,欧阳道友,我还是那句话,我是不会损害军营利益的,你说的没错,我们是没有援军,灭敌军团也肯定会被敌人针对,因此,灭敌军团也不能够对付敌人的那几个军团。”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但是,要对对付敌人的那几个军团的人手,还是有的。”

    “首先,我得先声明一点,那就是我不是杀人狂,因此,哪怕天火军团打劫了我们钱宝商行,我也不可能把他们和地火军团总共一百五十多万人全部宰了。”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既然他们耗费了我钱宝商行的货物,那么,自然要替我钱宝商行出力,在战场上灭杀敌人,因此,想要抵挡敌人几个军团的人手,还得是原先的天火军团以及地火军团的士兵。不过,原先那些首领,就没有必有存在了,我相信,他们敢打劫我钱宝商行,肯定也是军团里面的首领下达的命令,其他的普通士兵,是没有这个胆量的。”

    刘一这话一出,不仅欧阳胜明白了刘一的意思,就连其他高层,也明白了刘一的意思。

    “原来刘门主想要收编天火军团啊。”

    “是啊,天火军团如此厉害,如果被收编了,钱宝商行的实力又将大涨。”

    “哈哈,此时,最郁闷的大概就是火焰老怪吧?天火军团,可是火焰老怪耗费了好多心血,才培养起来的,如今,被刘一这样夺走。”

    “是啊,火焰老怪肯定最郁闷了,可是,这也怪不了谁,谁让他们打劫钱宝商行呢?”

    “也是,这打劫钱宝商行,肯定有火焰老怪的影子,否则,天火军团就算嚣张,也不敢打劫钱宝商行。”

    “这就叫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其实,火焰老怪也是如大家想象的一般,很恼火。

    “刘门主,你什么意思?你要抢夺我得天火军团?怎么可能?”火焰老怪大怒道。

    火焰老怪,在欧阳胜出头之后,一直都隐藏在后面,一句话都没说,让欧阳胜做主,可是,现在听到刘一的打算,他再也忍不住开口了。

    “哈哈,你终于舍得说话了,我还以为你不关心天火军团呢?”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天火军团敢打劫我们钱宝商行,自然要付出代价的,而处置高层,其他人收编进我们钱宝商行,就是对他们的处罚。”

    天火军团,地火军团,刘一看着都眼馋,说实话,这两军团,只要再被刘一装备一番,实力肯定要大涨,到时候,他们发挥出来的实力,可就不是现在可以比拟的。

    天火军团,地火军团,虽然被火焰老怪倾力打造,但是,火焰老怪的财富,怎么能够比得上钱宝商行呢?

    哪怕他们战功显赫,换取了大量资源,却还是没法和钱宝商行相比,他们之所以厉害,除了火焰老怪倾力打造之外,他们还是火焰老怪精挑万选的资质惊人的火系修士。

    这样清一色的火系修士,第一门还没有,没想到这里就碰到一百多万,刘一自然不能放过。

    更何况,他们虽然叛变了,但刘一相信,叛变的只是那些首领和大队长,最多加上一些小队长,对于其他普通士兵,他们只知道执行命令,命令他们叛变,他们就叛变,命令他们不叛变,他们就不叛变,因此,就算收编了那些普通士兵,也不会带来不良后果。

    “你确定要这么做?”欧阳胜问道。

    “是啊,我不是杀人狂魔,更何况,把他们杀了,对我们不利,因此,我才收编他们,我想欧阳道友不用再担心了吧?”刘一道。

    听到这样的话,欧阳胜也知道,此事也只能这样了,这一切,刘一都有了决定,如果他欧阳胜再干涉,也只能让自己更加难堪,因此,他也就不加干涉了。

    “好吧,天火军团打劫钱宝商行,确实罪大恶极,刘门主也说的对,这都是他们这些领导的错,普通士兵没有错,既然这样,那我作为最高指挥,也不能什么都不做,这样吧,我现在就把天火军团那些领导给灭了,普通士兵,就交给刘门主了。”欧阳胜道。

    接着,就看到欧阳胜大手一挥,天火军团的各个领导,如天火军团的首领,以及天火军团的大小队长,全都欧阳胜灭了。

    刘一对欧阳胜的行为,没有阻止,也阻止不了,不过,看到欧阳胜的行为,刘一心中有了别样的想法。(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