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欲静而风不止,钱宝商行刚刚平静一段时间,又出大事了。

    原来,刘一接到消息,钱宝商行运往第一门的丹药和财富,被人劫走了。

    上次天火军团打劫钱宝商行的货物,说实话,对于钱宝商行来说,这些财富并不算多,钱宝商行也并不太看重,而刘一之所以前来军团调查货物被劫之事,更主要的是,趁机警告其他人,也希望打出钱宝商行的威风,让人知道,钱宝商行不容侵犯。

    因此,尽管那次货物,对于钱宝商行不是很重要,就算没有找回那批货物,钱宝商行也能承受那点损失。

    不过,打劫钱宝商行这种行为,却是钱宝商行不能容忍的。

    如果不是打劫钱宝商行这种行为不能容忍,只是丢失那点货物,也许刘一都不会去调查货物被劫之事。

    当刘一拿下曾经打劫钱宝商行货物的天火军团,并且收编天火军团之后,确实没有其他军团敢惹钱宝商行。

    就连东区其他地方,也没什么势力敢打劫钱宝商行的商队,毕竟,打劫钱宝商行的商队,就要面对钱宝商行怒火,而钱宝商行的怒火,可不是谁都能够扛得住。

    就像天火军团,就是没有足够的实力扛住钱宝商行的怒火,才被钱宝商行收编,哪怕欧阳胜这个二号战区最高指挥外加出窍期巅峰修为的修士出面,也是没有任何效果。

    因此,有了天火军团的前车之鉴,最近一段时间,钱宝商行十分平静,而刘一也很享受这份平静。

    同时,钱宝商行和第一门的实力,却在这种平静中,急速增强。

    而如今,刘一却接到,钱宝商行运往第一门的丹药和财富被劫的消息。

    钱宝商行,在东区大赚特赚,聚集了大量的财富,尤其是医百病炼丹之术提升之后,钱宝商行聚集的不仅是大量财富,更有大量高级丹药。

    这些财富和高级丹药,大部分,都是运往第一门,让第一门的修士有足够的丹药和修炼物资,以便第一门的整体实力能够迅速提升,同时,也让第一门积累一些财富,作为底蕴,存储起来,以供备用。

    因此,钱宝商行每一次运往第一门的财富,都是数量惊人的财富,根本就不是行走东区的那些钱宝商行商队运送的财富可以比拟的。

    其实,钱宝商行每次往第一门运输财富,几乎都是整个钱宝商行的大半财富,如此惊人的财富,居然被人打劫了,刘一怎么能不震惊呢?

    “消息准确?”刘一深深吸了一口气,道。

    显然,运往第一门的财富被劫,可不是小事,那巨额财富,是第一门能够迅速提升整体实力的根本保障,如果没有了那批财富,那么,钱宝商行的整体实力,提升速度也将缓慢很多。

    如今东区形势糟糕,最终决战随时都可能开启。

    一旦最终决战开启,钱宝商行想要凭借现在的实力,生存下来,实在希望渺茫,尤其是二号战区,欧阳胜可能叛变了,这就让形势变得更加严峻。

    可是,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刘一除了让第一门急速提升实力外,没有其他的好办法,因此,钱宝商行赚取的大量财富和修炼资源,都运往第一门,以供第一门的修士修炼。

    刘一也希望能够在最终决战来临之前,钱宝商行和第一门的实力都有着极大的提升,这样一来,实力上去了,那么,面对最终决战,钱宝商行和第一门,也许就能够得以保存。

    可是,如今得到消息,运往第一门的丹药和财富,居然被劫了,怎么不让刘一吃惊呢?

    没有了那批丹药和财富的话,第一门虽然不至于马上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但是,却大大的限制了第一门实力的提升。

    尤其是现在第一门的修士,都在争分夺秒的提升实力,少了那一批丹药和财富,就等于让第一门修士的提升速度慢了一个层次。

    修炼速度慢了一个层次,等到最终决战时,第一门的实力不够,到时候,也许第一门就完了,就算第一门没事,东区钱宝商行没了第一门的支援,也不能在东区坚持住,到时候,第一门的整体发展也将受阻。

    面对这种情况,不仅刘一心惊,就连其他高层,也知道事态的严重。

    “嗯,消息千真万确。”万事通道,接着,万事通又道:“据说,血光城城主叛变,投靠了神秘敌人,而我们的那批货物,就是在血光城被扣押的。”

    原来,血光城城主叛变,投靠了神秘敌人,而钱宝商行的货物,也是在血光城被扣押的,不过,就不知道是血光城叛变之时,钱宝商行的那批货物刚巧经过血光城,才被扣押,还是血光城扣押了钱宝商行的那批货物,才不得不叛变神秘敌人,或者说才不得不暴露自己。

    血光城,是第一门到达浅海城的一个必经之路,第一门需要穿越数座城池,才能到达血光城,而血光城中的传送阵法,可以让修士从血光城,直接传送到浅海城。

    钱宝商行运往第一门的货物,就是从浅海城的传送阵,传送到血光城,再在血光城上路,历经一些城池,然而,到达第一门。

    如今,血光城叛变,也毁去了血光城通往浅海城之间的传送阵法,让浅海城的修士,想要去血光城剿灭叛徒的希望破灭。

    “又是神秘敌人,看来我们和他们是注定了的敌人啊。”刘一道。

    血光城居然叛变了,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就连浅海城的修士也没有想到血光城居然会叛变。

    可惜,血光城与浅海城之间的传送阵被毁,浅海城的修士,想去剿灭血光城,都不可能,更何况,如今浅海城的形势也不容乐观。

    浅海城四大区,东区岌岌可危,已经被敌人攻克了大半个东区,而现在,东区修士虽然抵住了神秘敌人的进攻,却也不知道能够抵住多久。

    至于其他三区,虽然战况没有东区激烈,形势似乎也没有东区恶劣,但是,不要忘了,神秘敌人是分开作战,在整个浅海城,到处乱战,否则,如果神秘敌人把所有力量聚集在一起,攻击浅海城的其他几区,其他几区也抵抗不住。

    因此,面对步步紧逼的神秘敌人,浅海城其他几区,也不可能抽调人手,前来血光城,剿灭血光城。

    当然了,传送阵被毁,想要前来剿灭血光城,也不可能。

    “是啊,门主,我们该怎么办?少了那一批丹药和财富,我们第一门弟子的修炼速度,就要减慢很多。”万事通道。

    “怎么办?当然是灭了血光城,敢打劫我们第一门的财富,不灭了他们,我们何以立足啊?”刘一道。

    就在刘一接到消息时,血光城叛变,钱宝商行财富被血光城打劫的消息,也在整个浅海城传递开了。

    “听说了吗?血光城叛变了”

    “什么?血光城叛变了?怎么可能?”

    “是啊,血光城城主,不是我们浅海城城主特封的吗?他怎么可能叛变?”

    “是真的,通往血光城的传送阵,都被毁了,如今不能传送到血光城了。”

    “对了,第一门不是在那个方向吗?”

    “是啊,听说第一门的货物,被血光城劫走了。”

    “血光城敢打劫第一门的货物,我想第一门是不会就此罢手的。”

    “哈哈,我们就看看第一门如何应付。”

    “是啊,第一门太神秘了,血光城劫走了第一门的货物,正好可以让血光城试探第一门,看看第一门的底蕴如何?”

    “是啊,我们就坐等第一门和血光城的对抗。”

    血光城叛变,第一门货物被劫,瞬间,就把第一门放到第一线,大家也期待第一门和血光城的对抗。

    第一门的真实实力如何,大家一无所知,但是,大家猜测,第一门的实力十分强悍,其他势力和修士,也不敢轻易得罪第一门。

    不过,几乎整个浅海城的势力和修士,都好奇第一门的真实实力,可是,面对神秘的第一门,又没有哪个势力敢试探第一门。

    如今,血光城劫走了第一门的货物,那么,血光城就和第一门对上了,面对强势的第一门,货物被劫自然不会就此放过血光城。

    因此,血光城和第一门之间,肯定有场战争,甚至,其中还能牵扯出神秘敌人,如此一来,不管是血光城胜利,还是第一门胜利,在大家看来,第一门至少需要展露一些实力,甚至,把第一门的所有实力都暴露出来。

    而大家也正好趁机了解第一门的真实实力。

    “吩咐下去,让大家准备一番,我们先回钱宝商行再说,对了,让灭敌军团和火杀军团,也跟着我们一起回去。”刘一道。

    想要和血光城斗一场,把灭敌军团和火杀军团调回去,也很正常。

    至于欧阳胜叛变之事,刘一只能暂时放一边了。

    吩咐完之后,刘一去见了欧阳胜,向欧阳胜辞行。

    辞行之后,刘一就率领灭敌军团和火杀军团,回到了钱宝商行。(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