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带领灭敌军团和火杀军团回归后,就把钱宝商行修士聚集在一起,开始商量对策。

    此时,刘一,黄玲,赵飞燕,医百病,林平,万事通,钱百万等钱宝商行高层都在,黄玲也突破到了元婴后期修士,而其他人,都是元婴中期修士。

    虽然,看起来,钱宝商行高层,大部分都是元婴中期修士,似乎修为也不是很高,但是,他们的修行时间不长,来浅海城东区的时间也不是很长,更何况还要管理钱宝商行的事务,能够突破到元婴中期,已经很了不起了。

    要知道,作为元婴修士,有时一个闭关,就是十年数十年,而,闭关一次,未必就能够突破一个小层次的修为,而刘一他们来到东区,也没多长时间,也才几年时间而已。

    几年时间,就突破一个层次,这是一种很惊人的提升速度。

    当然了,他们元婴中期修士,放在东区,实力太普通了,在东区,元婴中期修士,也是一大把一大把,根本就多如牛毛。

    其他三大区,元婴修士就更多,因此,哪怕他们的修为提升很快,也不会引人注意。

    也是,浅海城,可不是西城,整个浅海城的实力,比西城强大多了,在浅海城,元婴修士,才是主流,而出窍期修士,才算高层。

    没有出窍期修为的修士,都不好意思以高层自居,当然了,钱宝商行除外,钱宝商行清一色的元婴期修士作为高层。

    但是,哪怕他们作为高层,其他人也不怎么把他们放在眼里,尤其是那些出窍期修士,就更加如此。

    好在钱宝商行镇住了大家,而且,钱宝商行是商行,和其他势力没什么冲突,相反,还给附近修士带来了利润,更主要的是,钱宝商行入住鬼屋,把大家给镇住了。

    因此,就算其他势力的高层,并不怎么把钱宝商行的高层放在眼里,却也不会随意为难钱宝商行的高层。

    因此,钱百万等高层,虽然很少和其他势力的高层或者出窍期修士交往,但是,却也没有遭到其他势力高层或者出窍期修士的刻意打压。

    当然了,鉴于钱宝商行高层的实力,钱宝商行交易的对象,主要是以元婴修士为主,出窍期修士的交易还是比较少。

    也是,交易,一般都是地位相等,才更容易交易,而钱宝商行的高层,才元婴期修为,一般情况下,是没有资格和出窍期修士交易。

    好在他们是钱宝商行高层,身后站着钱宝商行,因此,也有少部分出窍期修士,与钱宝商行高层交易,但是,却也是少数。

    倒是有很多出窍期修士,想和钱宝商行隐藏的出窍期修士交易,不过,都被钱宝商行高层拒绝了。

    其实,他们不知道,钱宝商行高层拒绝他们,并不是钱宝商行隐藏的出窍期修士,不愿意暴露自己,才不和他们交易,而是钱宝商行根本就没有出窍期修士。

    钱宝商行没有出窍期修士,自然也找不出出窍期修士和其他出窍期修士交易,不过,钱宝商行高层可不会告诉大家,钱宝商行没有出窍期修士。

    钱宝商行入住鬼屋,镇住了大家,让大家误以为钱宝商行隐藏着厉害的出窍期修士,这是天大的误会,但是,钱宝商行的高层却没有谁会澄清这个误会。

    在钱宝商行高层心里,有了这个误会,就可以把各个出窍期修士和各个大势力给镇住,也能给钱宝商行带来天大的好处,更能替钱宝商行省去很多麻烦,因此,钱宝商行高层巴不得大家误会。

    可实际上,钱宝商行的真实实力,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出窍期修士没有一个,当然了,虽然出窍期修士没有一个,但是,真实战力的话,刘一的真实战力,不下于出窍期修士,而黄玲,如今突破到了元婴后期,凭借她的逆天天赋,倒也可以和一般的出窍期修士相斗,因此,钱宝商行虽然没有出窍期修士,却也相当于有了两尊出窍期修士。

    不过,对于钱宝商行来说,震慑大家的,主要还是依靠阵法和符篆。

    哪怕强悍的出窍期修士来犯,有了阵法和符篆为依托,钱宝商行也不惧那些来犯者。

    不过,相对来说,这些手段,用来守护来犯,或者用来震慑来犯,能够起到良好的作用,但是,如果主动出击的话,就略显不足。

    因此,钱宝商行基本上很少主动出击,当然了,钱宝商行的解释肯定不是实力不足以主动出击,而其他理由。

    总之,哪怕不能主动出击,钱宝商行也要表现出十分强势的气度,让人感受到钱宝商行不容侵犯。

    如今,血光城叛变,把钱宝商行运往第一门的物资给劫了,钱宝商行自然不能无动于衷,这不仅仅是钱宝商行的面子,更是第一门的面子。

    浅海城的修士都知道,钱宝商行虽然在东区赫赫有名,但是,钱宝商行,也仅仅是第一门的一份子而已。

    哪怕第一门从来没有在浅海城露面,只是以钱宝商行在东区行走,却也没有人敢忽视第一门的存在。

    如今,钱宝商行运输回第一门的财富被劫,第一门岂能无动于衷?

    当然了,这只是外人的想法,而钱宝商行的高层,刘一等人心里却是有苦难言。

    想要从血光城夺回被劫的财富,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血光城本身实力不弱,更何况,他们投靠了神秘敌人,谁也不知道是否还有神秘敌人支援血光城。

    更何况,浅海城传送到血光城的传送阵法被毁,就算想要攻击血光城,也得从其他地方进攻血光城,而不能从浅海城,通过阵法,直接把军团传送到血光城,攻击血光城。

    而且,不管是钱宝商行,还是第一门,都没有足够的实力,直接进攻,就能够攻破血光城。

    好在第一门和钱宝商行的实力,比以前强悍了很多,否则,根本就不能那血光城怎么样,不过,现在就算实力强悍了很多,想要对付血光城,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门主,我们怎么办?”钱百万问道。

    要知道,钱宝商行虽然大赚特赚,而且,钱百万也有一套赚钱的本来,让钱宝商行赚个满盆钵,但是,看到那批财富被劫,钱百万心里也是一阵怒火。

    也是,如今血光城劫走了那批财富,刘一他们势必要回这批财富,想要要回这批财富,就需要和血光城开战,可是,如今的钱宝商行,或者第一门,都没有实力和血光城开战,或者说,就算有实力,也得把自己暴露。

    钱宝商行和第一门的实力一经暴露,那么,钱宝商行和第一门就将面临巨大的威胁。

    可是,如果不要回这批财富,不仅让第一门的发展速度减慢很多,更是让人看到钱宝商行惧怕血光城,到时候,也从侧面暴露钱宝商行的实力,更是会让钱宝商行和第一门陷入危险境地。

    “怎么办?我们的一贯策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杀。”刘一道。

    这时候,为了向其他势力展示自己的实力,也为了吓住其他势力,刘一也必须拿下血光城,可是,血光城不是那么好拿,更何况,第一门也没有拿下血光城的实力。

    “可是,我们的实力不足以把他们怎么样。”赵飞燕道。

    “是啊,凭我们的实力,的确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但是,我们可以借助其他人的实力。”刘一道。

    “借助其他人的实力,怎么借助其他人的实力?”赵飞燕问道。

    其他人肯定不可能帮助钱宝商行,而且,钱宝商行似乎也不能开口求助其他人,在这种情况下,还想要借助其他人的实力,根本就是难上加难。

    “哈哈,放心吧,我有计划,你们只要按计划行事就行。”刘一道。

    至于什么计划,刘一没说,看到刘一没说,其他高层也没有问。

    “好了,大家也不要太担心,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到时候,你们听命,我让你们怎么做,你们就怎么做,具体做法,我会给传令给你们。”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对了,你们把灭敌军团和火杀军团,都带到传送大厅,在传送大厅等候命令,同时,宣传出去,就说我钱宝商行,不日将要攻打血光城。”

    之后,会议结束了,刘一也离开了,同时,灭敌军团和火杀军团,也开始行动,聚集在传送大厅,等候着命令。

    而钱宝商行不日将攻打血光城的消息,也瞬间传遍了整个浅海城。

    也是,对于这种消息,传播速度就比一般的消息传播速度快,再加上钱宝商行的刻意传播,传播速度就更加迅速。

    消息传开后,浅海城的修士,无论是东区的散修,还是其他三区的势力修士,都有无数修士聚集在传送大厅外,监视着灭敌军团和火杀军团,等候着钱宝商行攻打血光城。

    而此时,刘一却莫名消失在浅海城。(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