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血光城投靠神秘敌人,毁掉通往浅海城的传送阵法,并且扣押钱宝商行运往第一门的财富之后,钱宝商行的一举一动,都备受浅海城各个修士和势力的关注。

    而钱宝商行把二号战区的两个军团,灭敌军团和火杀军团带回钱宝商行,大家就明白,钱宝商行肯定不会就此罢休,钱宝商行肯定会对血光城有所行动。

    果然,两大军团,回到钱宝商行没多久,就开拔,前往传送大厅,等候命令。

    “哈哈,钱宝商行果然雷厉风行,这才刚刚调回两大军团,就立刻开拔,前往传送大厅。”

    “是啊,钱宝商行这次真的怒了,可惜,凭借那两大军团,根本奈何不了血光城。”

    “我看那两大军团,只是先遣部队,后面肯定还有精锐部队。”

    “是啊,钱宝商行只是第一门的一个部门,因此,出两个军团,已经足够了,我想这次第一门肯定还会调集大部队前往血光城,剿灭血光城。”

    “是啊,这次血光城扣押的可是第一门的财富,第一门肯定不可能无动于衷。”

    “等着吧,一定有好戏看的。”

    “不对啊,传送阵不是被毁了吗?钱宝商行把军团聚集在这里,有什么用呢?”

    “哈哈,我看剿灭血光城的主力应该是第一门,钱宝商行派出这两个军团,应该只是前来助威而已,因此,他们在传送大厅等候,等第一门击败血光城,修复阵法之后,再把两个军团传送过去。”

    “应该是这样,否则,这两个军团根本没法过去,更何况,面对血光城,主力一定是第一门的军团,而灭敌军团和火杀军团,在大家眼中,只是负责收尾工作而已。”

    “是啊,也只有这样才解释的通。”

    传送大厅的传送血光城的阵法,被血光城毁了,不能动用,钱宝商行的两大军团,就算聚集在那里,似乎也没什么用处?

    而明知没有用处,钱宝商行还命令两大军团聚集在传送大厅,等候命令,这不就是在那里等待传送阵法的恢复,在传送阵法恢复之后,他们就可以通过传送阵法,传送到血光城,进行收尾工作。

    其实,也不怪大家回这么想,毕竟,像这种大型传送阵,一般都是固定的双向传送阵,也就是说,可以通过阵法,传送到另一方,而另一方,也能通过传送阵法,传送到这一方。

    而血光城传送到浅海城的那个传送阵法,自然也是双向传递的,这一点,大家都明白,更何况,大家都使用过这种传送阵,所以对于这种传送阵,也并不陌生。

    如今血光城投靠神秘敌人,毁了传送阵法,自然也是毁了血光城的那个阵点,这血光城的那个传送点一毁,整个传送阵法就不能使用。

    而血光城叛变之后,也只毁了血光城的阵点,浅海城的传送阵点倒是没有损坏,倒不是他们不想毁掉浅海城的那个阵点,而是只有能力毁掉血光城的传送阵点。

    钱宝商行想要把两大军团传送过去,也只有修复血光城的那个阵点,可是,整个血光城都掌控在血光城城主手上,因此,想要修复血光城的那个传送阵点,必须攻入血光城,攻入传送大厅,才能进行修复。

    而血光城的传送大厅,就在血光城的中央,因此,想要今天血光城的传送大厅,为今之计,也只有强行攻入里面,击溃血光城的敌人,才可能修复血光城的那个被毁的阵点。

    可是,真要攻入到血光城的中央,攻入到血光城的传送大厅,也就意味着血光城败了。

    而能够让已经投靠了神秘敌人的血光城败,也只有第一门出手。

    因此,在大家看来,钱宝商行的那两个军团,聚集在传送大厅,肯定是为了收尾工作,而非战斗主力。

    不过,这一切,都是其他人的猜测,而真正知道实情的,也许只有刘一一人,至于钱宝商行的高层,他们只知道第一门没有那个实力摧毁血光城。

    然而,刘一已经离开了钱宝商行,至于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大家只知道刘一不在钱宝商行,而刘一的踪迹,却没有谁发现。

    与其他修士和势力只是看热闹相比,东区那几个战场的神秘敌人,却一直在认真关注钱宝商行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关注刘一的一举一动。

    “钱宝商行其他人的行动,都在我们的监视当中,可是,却没有刘一的任何消息,你怎么看?”神秘敌人首领问黑衣蒙面人道。

    “不清楚,钱宝商行派出的那两军团,根本就不是钱宝商行的真实实力,这一点,你我都很清楚,灭敌军团,只不过是在东区招收的护卫装备起来的军团,而火杀军团,就更不要说,不过是把火焰的果实给夺走了而已。”黑衣蒙面人道。

    “是啊,这点我也知道,可是,钱宝商行从来都没有暴露他们的其他实力,你看,他们在东区遇到的麻烦,凭借在东区招收的护卫,就能够轻易解决,你看,又有哪次,我们能够逼出钱宝商行的真实实力呢?”神秘敌人首领道。

    “是啊,这次血光城把传送阵法毁了,不能传送到血光城,钱宝商行的隐藏实力,就算派出去,也去不了血光城,因此,他们根本就没有暴露实力,而主攻血光城的,一定是第一门。”黑衣蒙面人道。

    “是啊,本来还以为这是一个了解钱宝商行实力的机会,现在看来,这个机会要泡汤了。”神秘敌人首领道。

    “对了,刘一在干嘛?这种情况,钱宝商行可以继续隐藏实力,但是,刘一必须前往第一门,带领第一门的修士,攻击血光城,指挥己方与血光城之间的战斗。”黑衣蒙面人道。

    “不知道,刘一回到钱宝商行后,就没有出现过,不过,我们的消息传来,刘一似乎在钱宝商行消失的无踪影。”神秘敌人首领道。

    “刘一消失的无踪影?看来我们需要加紧调查刘一才行。”黑衣蒙面人道。

    当然了,关注刘一的,不仅仅是神秘敌人首领等人,二号战区的欧阳胜等人也在关注刘一。

    “哈哈,现在钱宝商行两大军团走了,连刘一也走了,我们再也不用担心了。”火焰老怪道。

    “是啊,这刘一真厉害,如果让他在二号战区呆久了,说不定能够发现我们之事,如果我们之事太早被发现,我们也就跟着完蛋了。”欧阳胜道。

    “是啊,刘一太敏锐了。甚至我怀疑,在离开我们二号战区之前,刘一都已经怀疑我们了。”火焰老道。

    “不过,这回钱宝商行不会真的要攻打血光城吧?”欧阳胜道。

    “有这个可能,不过,不是说传送阵法被毁,没法传送吗?如果不把他们传送到血光城,他们想要攻打血光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火焰老怪道。

    “那不是我们该操心的,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钱宝商行只是两大军团动身了,其他人好像还没有动身?”欧阳胜道。

    “是啊,据说刘一已经不在钱宝商行,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火焰老怪道。

    “大概是真的吧,刘一诡异消失,肯定回第一门搬救兵了。”欧阳胜道。

    去第一门搬救兵,猜的对,也猜的错。

    刘一是传讯给了第一门,也是帮让第一门出手帮忙,但是,刘一自己没有回去,刘一只是传讯回第一门,让第一门派高手过来,而没让第一门的其他修士过来。

    刘一知道,现在的第一门,虽然整体实力强大了很多,但是,相对于血光城,相对于神秘敌人来说,第一门的实力还是太差。

    也许第一门依靠阵法和符篆,能够与一般势力抗衡一二,但是,想要第一门去攻击其他势力,第一门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哪怕把第一门的其他修士全部派出去,也未必能够拿下整个血光城,毕竟,第一门底子弱,底蕴不足,大家修为也不高,元婴期修士都没多说,光靠结丹期修士,根本就没法攻下血光城。

    因此,刘一只是让第一门的高手前往血光城。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否则,刘一的意图被人发现的话,可就不好。

    其实,血光城毁灭了传送阵法,让浅海城的修士,不能通过传送阵法,传送到血光城,但是,血光城也担心第一门会突袭血光城。

    因此,血光城外围,都布置了大量探子,甚至,血光城附近的几座城池,都有血光城的探子,只要有大量修士出现在附近,血光城能够第一时间发现。

    因此,第一门就算派兵围剿血光城,血光城也能够在附近几座城池就发现,然后,再和第一门的修士在血光城外面,进行战斗,更何况,如果提前知道第一门的大军,他们也可以向神秘敌人求援,有神秘敌人的援助,他们根本就不惧怕第一门。

    因此,别说第一门没有实力拿下血光城,就算第一门的实力不下于浅海城十大势力,也未必能够拿下血光城。(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