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光城,汇聚着浅海域的杀伐血腥之气,尤其是近几年来,整个浅海域杀戮不断,战争不断,导致血光城的杀伐血腥之气更加浓重。

    刘一看着眼前的血光城,整个城池,被一种鲜红之色笼罩,鲜红鲜红,犹如活鲜的血池一般,比前两年刘一经过血光城时,整座城池更加鲜红,更加活鲜。

    看到此景,刘一心里也是微微一沉。

    刘一了解过血光城的历史,第一次经过血光城时,刘一就打听了血光城的历史,血光城,乃是血光为了净化整个浅海域的血腥之气,才建立血光城,把浅海域其他地方的杀伐血腥之气,引入血光城,以供血光净化。

    要知道,一般经历大型战争,或者大型战斗,伤亡比较惨重之地,都会有浓重的杀伐血腥之气笼罩,如果这些杀伐血腥之气不及时处理的话,那个地方,就会变成一种凶险之地,变得不适合修士进入其中,甚至,由于血腥之气太浓重,会衍生出异样生物,更重要的是,如果修士误入其中,呆的时间长了,会被血腥之气侵蚀灵智,变成只知道杀伐的木头人。

    而修士修仙,大小战斗是少不了的,有些修士有恩怨情仇,少不了厮杀,有些修士为了宝贝厮杀,还有些修士谋财害命,从而厮杀。

    总之,修士修仙,杀伐是少不了的,如果这些杀伐血腥之气,不及时处理,也会影响修仙环境,减少时间灵气的产生,从而使得灵气降低。

    因此,血光把浅海域的杀伐血腥之气,引入血光城,再净化,在浅海域修士看来,血光这是在做好事,在积善行德,整个浅海域的修士,都应该感激血光。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血光居然会投靠神秘敌人,背叛浅海域。

    从此由大善人,变成了大恶人。

    整个浅海域的修士都明白,在浅海域域主的管理下,浅海域虽然也是大小战争不断,但是,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平静,而现在,因神秘敌人的作乱,整个浅海域,到处都是战争,遍地战争,混乱不已。

    血光城也因整个浅海域战争的加剧,而变得更加血腥,更加鲜红。

    而一般修士,在血光城,都呆不了很长时间,并且,随着血光城血腥之气越加浓重,普通的结丹期修士,根本就在血光城呆不了,能够通过血光城的,至少也是元婴修士,甚至元婴修士也呆不了多长时间。

    能够在血光城呆下去的,都是血光的手下,也是被血光控制的奴隶,他们被血光控制,经过血光的改造,才能在血光城呆下去。

    然而,他们由于血腥之气的侵蚀,再加上血光的改造,基本上也没什么灵智,和傀儡一样,直接受血光控制,可以说是另一种形态的傀儡。

    对于这种情况,以前大家是不知道的,不过,由于血光叛变,自然有修士认真调查血光和血光城,这些情报,才得以暴露。

    对于刘一来说,以前就觉得血光城有些不对劲,只是匆匆路过,也没用多想,现在知道这些情报,自然也明白,为什么会觉得不对劲。

    原来城中的守卫等常住血光城的修士,都成了血光的傀儡,虽然他们是有血有肉,表面上和普通修士没有任何差别,但是,他们没有灵智,行动也和傀儡没有什么两样,除了有血有肉外,其他的基本和傀儡一样。

    而刘一自身就有傀儡,因此,才会感觉到诡异,不过那时,由于匆匆而过,再加上这些修士有血有肉,刘一虽然感觉不对劲,却也没有往傀儡上想。

    如今看到情报才明白,原来这些修士,可以说就是血光炼制的另类傀儡。

    “好浓重的杀伐血腥之气,如果我们这样潜入,是否会被他们发现?”双莲问道。

    整个血光城都被血光笼罩,到处都充满血腥之气,血光的那些傀儡手下,也被血腥同化,与整个血腥之气融为一体,而其他修士闯入的话,哪怕刚刚进入,就能够被血光知道,毕竟,其他修士进入,根本就不可能和其中才血腥之气融为一体。

    鲜红之中一点白,很容易就能发现。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别忘了,血光城的血腥之气,之所以这么浓郁,却不扩散出去,相反,还不断聚集,乃是阵法的功效。”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既然是阵法的功效,那就没什么可怕的。”

    刘一的阵法水平,或许比不上梦小娇的阵法水平,但是,就整个浅海域来说,刘一的阵法水平,也是数一数二的。

    没看见刘一在东区鬼屋,凭借阵法和几个元婴修士的配合,就硬生生把出窍期后期修士给困住,最终被灭杀么?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刘一的阵法,在浅海域,算是顶尖的阵法师了。

    既然是阵法师,并且还是厉害的阵法师,面对阵法时,肯定不会害怕,相反,还可以把敌人的阵法,为己用。

    因此,血光城的血腥之气,是因阵法而形成的,刘一根本就不害怕,如果不是因阵法形成的,而是自然形成的,刘一或许要考虑一二。

    “也是,门主的阵法水平,虽然不及小娇的阵法水平,但是,对付血光城的区区阵法,还是手到擒来,没什么难度。”双莲道。

    “哈哈,如果是天然形成的,没有阵法的话,我也不来这了。”刘一道。

    接着,刘一和双莲三人,来的血光城阵法边缘处,只见刘一捏动几个法印,而整个阵法,就出现了一个空洞,刘一和双莲进入这个空洞之后,整个空洞又消失不见,而刘一和双莲也消失在阵法当中。

    进入血光城以后,刘一透过阵法,发现整个血光城,盘坐着一个个修士,个个身上都散发出磅礴的气势,霍然,个个修士的实力都不下于元婴期修士的实力。

    更让刘一震惊的是,刘一粗略估算了一下,发现这些盘坐的修士,大概数量,绝对不下于一千万。

    一千万元婴修士,这个数量,想想就让人心寒。

    好在刘一没有冒然行动,否则,第一门这点修士,根本就不够人家塞牙缝。

    最低一千万元婴修士,第一门结丹期修士加起来,估计就是这么一个数,一千万结丹期修士与一千万元婴修士,相差可是十万八千里。

    要知道,按照修士突破的比例来算,一般来说,一百个结丹期修士中,才有一个突破到元婴期,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下,结丹期修士和元婴期修士的比例是一比一百。

    第一门想要到达一千万元婴修士,结丹期修就需要一百个一千万,到目前为止,第一门的修士总数都未必有那么多,就不要说结丹期修士了。

    好在,第一门的突破几率更高,有了大量的修炼资源,在加上第一门里面的浓郁灵气,一般来说,只要不是资质太差,又不努力,突破修为倒是比其他势力的修士更容易一些。

    当然了,第一门想要拿一千万结丹期修士,突破到元婴期修士,需要时间,哪怕没有瓶颈,也需要时间,更何况,想要没有瓶颈,也是不可能的。

    好在神秘秘境中可以帮助结丹期巅峰修士突破元婴期,因此,刘一倒不用担心大家的瓶颈。

    只是第一门成立时间太短,大家修行时间太短,因此,想要短时间内突破到元婴期,也不太可能。

    “门主,这么血光城这么多元婴修士,我们怎么办?”双莲问道。

    一千万元婴修士,如果刘一和双莲被发现,那么,就算他们有九条性命,也是无济于事,面对一千万元婴修士,就算出窍期巅峰修士,也只能饮恨而亡。

    刘一和双莲三人实力不错,但是,在出窍期巅峰修士面前,也没有还手之力,因此,如果被发现,刘一三人也只有饮恨此地。

    对此,双莲难免有些紧张,并且问刘一怎么办。

    “呵呵,放心,没事,看我的。”刘一道。

    并且,刘一带着双莲,继续朝血光城中央走去。

    血光城中央,乃是整个血光城阵法的中枢所在,刘一想要控制整个血光城的阵法,自然要先控制阵法中枢,否则,怎么可能控制整个阵法呢?

    先前刘一进入阵法中,借助阵法掩护,也只是控制部分阵法,稍微掩饰自己和双莲的行踪而已,却并没有控制整个阵法。

    像这样的大型阵法,想要控制整个阵法,必须控制阵法中枢,否则,就没法控制整个阵法。

    而刘一潜入血光城的目的,也是为了控制血光城的阵法中枢,以达到控制整个阵法的目的。

    双莲也相信,凭借刘一的阵法水平,控制这个阵法的阵法中枢,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阵法中枢,乃是阵法的最重要部位,一般都有修士守护,因此,一般人就算到了阵法中枢,也是无可奈何。

    刘一之所以带双莲,也是希望双莲能够解决阵法中枢的守护者,为刘一控制阵法中枢争取时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