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血光的手下,一个个朝自己三人攻击而来,刘一也不惊慌,而是立刻控制阵法,进行防御和躲避。

    “阵法防御,凝!阵法转移,瞬移!”刘一道。

    并且,刘一捏动几个手印,瞬间,刘一和血光之间,出现了一层透明的防御墙,挡住了血光手下的攻击。

    同时,刘一和双莲也瞬间消失在血光面前,消散在原来站立的地方。

    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攻击在血光面前的防御墙上,不过,防御墙根本就挡不住血光手下的攻击。

    咔咔,咔咔,咔咔~~~

    一声声咔咔之声,防御墙被强行轰破,血光手下的攻击,继续朝着刘一三人原先站立的地方轰去。

    当然了,由于防御墙的阻拦,让血光手下的攻击的威力减弱了不少,不过,千万元婴修士的攻击,哪怕攻击力减弱了不少,也不是刘一三人能够抵抗的了的。

    “不对,刘一不在那。”血光大吼道。

    就在血光手下的攻击,即将轰击子刘一三人站立之地时,血光忽然发现,刘一三人似乎不再原地,刘一三人似乎没了踪影。

    看到这种情况,血光也知道,刘一是被阵法传离了站立地,血光城的阵法,血光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个阵法,控制阵法的修士,可以控制阵法,用阵法来防御,也可以控制阵法,用阵法来攻击,更主要的是,控制阵法的修士,只要在阵法当中,就可以控制阵法,随意转移阵法中的修士,把阵法中的修士,转移到任意一个自己想要转移的地方。

    而血光城的阵法,被刘一掌控,这一点,在血光发现有人闯入阁楼,试图控制阵法,查看阁楼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时,就发现,血光城的阵法,居然不被他血光控制。

    血光这个发现,让血光大吃一惊,同时,也让血光着急,让血光不顾一切后果,都想要把刘一等人留下。

    要知道,自己的守护阵法,居然被敌人悄然控制,这种后果是什么,不用想,血光都知道,好在血光有千万元婴手下,否则,血光也没有信心能够击杀刘一等人。

    阵法被他人控制,虽然后果严重,但是,血光也知道,潜入血光城,控制阵法的修士,数量不多,既然数量不多,哪怕控制了血光城的阵法,血光也相信,凭借自己的千万元婴手下,也能把控制阵法的修士给拿下。

    事实也是如同血光想象的那样,在血光的轰击中,直接轰出一个空洞,来到刘一的面前,对刘一进行轰杀。

    如果一般修士,哪怕控制了阵法中枢,控制了整个阵法,面对千万元婴修士的轰击,也没法成功躲避。

    但是,刘一不同,刘一看到千万修士的攻击,就立刻发动阵法防御,同时,立刻进行转移。

    面对千万元婴修士的攻击,防御也挡不住,只不过坚持了一瞬,就被轰破了。

    然而,正是有了这一瞬,才让刘一三人有时间转移,如果不是防御阵法给刘一三人争取了这么一瞬,刘一三人根本就没有时间转移走,就好被血光的千万手下轰中。

    当然了,这也就刘一,换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么只能启动转移阵法,要么只能启动防御阵法。

    如果只是启动一项功能,根本就无济于事。

    启动防御阵法,不启动转移阵法,防御阵法根本防御不住千万元婴修士的轰击,等防御被轰破时,面对剩下的攻击,刘一三人也是挡不住的。

    因此,只启动防御阵法,也是死路一条。

    如果只启动转移阵法,表面上看来,只要转移走,就让血光的轰击,轰击不到刘一三人身上,似乎是最正确的选择。

    可是,启动转移阵法,转移肯定要一定的时间,血光的手下已经开始攻击了,此时,就算启动转移阵法,也来不及转移,就会被血光手下的轰击击中。

    被血光手下的轰击击中,只有死路一条。

    因此,也只有防御阵法和转移阵法,一起启动,这样的话,防御阵法,能够抵挡血光手下的轰击,虽然只能抵挡一瞬,但是,就那么一瞬的拖延,就足够转移阵法把三人转移。

    此时,刘一已经到了血光城的其他地方。

    “他们在那!攻击!”血光道。

    虽然刘一控制了整个阵法,但是,由于不再阵法中枢处,因此,控制阵法的威力弱了很多,再加上血光本身就对血光城这个阵法很了解,因此,刘一三人被转移走了,血光也是很快就能找出刘一三人。

    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再次追逐着刘一三人的身影,攻击而去。

    “防御,转移!”刘一道。

    刘一再次控制阵法,防御敌人的攻击,并且,迅速转移自己三人。

    面对敌人的攻击,阵法防御也挡不住,而刘一三人就更加挡不住,因此,唯一的做法,就是转移,别让敌人击中。

    可是,面对这大片的攻击,想要转移,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好在每次阵法防御,都能够防御一瞬,给刘一争取了转移的时间。

    “门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迟早会挡不住的。”双莲道。

    不管是刘一控制阵法抵抗攻击,还是控制阵法转移,都需要消耗阵法的能量,可是,阵法的能量也不是无穷无尽的,等阵法能量消耗殆尽时,阵法就好失效,阵法失效的话,刘一三人就成了敌人粘板上的鱼肉,可以任人宰割。

    “别急,现在和他们周旋一二,等下,我修复传送阵,修复好传送阵以后,浅海城的修士都会被传送过来,到那时,血光他们也掀不起风浪。”刘一道。

    刘一潜入血光城,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控制血光城的阵法,然后,修复传送阵法。

    控制阵法,可以干扰血光的手下,而修复传送阵法,可以把浅海城的修士传送过来,要知道,现在浅海城的传送大厅,可不仅仅聚集着灭敌军团和火杀军团两个军团,同时,浅海城的传送大厅外,聚集着更多的其他修士。

    有着大量东区散修,也有着大量其他三区修士,他们这些修士,不仅仅是看热闹,而且,看到钱宝商行的大军在原地待命,他们也派出了大军,镇守在传送大厅外围。

    如果刘一真的修复了传送阵,把灭敌军团和火杀军团传送过来,其他势力的军团,肯定也会跟着传送过来,到时候,大家一起攻击血光和血光的手下,完全可以灭了血光和血光的手下。

    当然了,这一切,是不能让血光知道刘一的意图,如果血光知道了刘一的意图,那么,血光提前向神秘敌人求援,神秘敌人派人来救援的话,刘一也只能功亏一篑。

    “轰,给我狠狠的轰,我看你们能逃得了多久。”血光怒吼道。

    刘一这样控制阵法,到处乱窜,血光也是无可奈何,明明马上就可以击中刘一三人,却让刘一三人以差之分毫的距离,成功逃脱。

    不过,不管怎么说,血光掌控血光城的阵法也有一段时间了,血光知道,血光城的阵法的能量,如果没人补充能量的话,刘一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如今,刘一被血光追杀的到处乱窜,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给阵法补充能量,而不给阵法补充能量的话,等阵法能量消耗完了,阵法也就失效了,阵法失效了,刘一三人也就无处可逃了。

    至于阵法能够坚持多久?那就看以前,血光给阵法填充了多少灵石,如果血光填充的灵石多,就能多坚持一会,如果血光填充的灵石少,那么,坚持的时间,就短一点。

    不过,这是血光赖以生存的阵法,血光肯定填充了不少灵石,因此,一时半会,阵法的能量还是不会消耗完的。

    “哈哈,我们能逃多久,那就看你给我们准备了多少能量?”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这座阵法,是你们赖以生存的阵法,我想你平时填充的能量,也不会少吧?”

    “哼,只要不让你们逃出去,总有能量消耗完之时,等能量消耗完之后,就是你们的末日了。”血光大吼道,并且,血光继续命令大家追逐着刘一轰击。

    面对血光的一次次轰击,刘一只有一次次逃窜,不过,刘一的逃窜,也不是漫无目的的逃窜,而是时不时的在传送大厅停留。

    虽然刘一在传送大厅停留的时间不长,但是,每一次停留,刘一都把毁坏的传送阵法修复一点点,这样的话,一次修复一点点,时间长了,总有修复的时候。

    刘一倒想一直停下来修复传送阵法,但是,血光不给刘一这个时间,让刘一在每一个地方,都停留不了多久,血光的攻击就会到来。

    好在刘一阵法水平高,并且,刘一掩饰的很好,血光没有发现刘一的意图,否则,刘一想要修复传送阵法,也不太可能。

    刘一一次次逃窜,一次次修复传送阵法,终于,传送阵法被刘一修复了。

    修复了传送阵法后,刘一启动传送阵法,并且,把一块灵石传递了过去。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