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浅海城传送大厅,通往血光城的传送阵法,突然亮了起来,吸引了传送大厅的所有修士和军团。

    “快看,那传送阵亮了,难道传送阵修好了?。”

    “是啊,传送阵怎么好了?”

    “快看,是谁传送回来了。”

    “嗯?不对,没有人,没看到人,难道没有修士传送过来?”

    “快看,那里出现一块灵石,应该是这块灵石被传送过来了。”

    “怎么回事?怎么没有修士被传送过来,却传送回来了一块灵石?”

    本来,传送阵亮了,大家以为有修士传送过来了,大家都很好奇,究竟是谁被传送回来了。

    要知道,血光城叛变了,并且毁坏了传送阵法,如今,传送阵法又好了,大家都猜测可能是第一门灭了血光城,再传送回来。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大家的猜测,具体情况,还得看清楚传送回来的修士再做决定。

    可是,当大家看到传送回来的不是修士,而是一块灵石时,心里也很疑惑,谁这么没事干,居然传送一块灵石?

    “灭敌军团,火杀军团,准备,我们进入阵法。”

    顿时,灭敌军团和火杀军团,迅速进入阵法当中,准备传送到血光城。

    灭敌军团和火杀军团进入阵法当中后,迅速启动阵法。

    灭敌军团和火杀军团早就得到消息,等刘一修复阵法后,让他们过去支援,而他们来到这里后,也一直在苦苦等候刘一的消息,可是,一直都没有等到刘一的消息。

    现在,阵法刚刚开启,并且,还从阵法中传送回来了一块灵石,这让灭敌军团和火杀军团明白,阵法修好了,他们随时可以传送过去。

    至于其他人的惊讶与不明所以,他们也没理会,而是迅速进入传送阵法,进行传送。

    “看,钱宝商行的军团通过传送阵法,传送去了血光城。”

    “是啊,难道真的是第一门修复的阵法?”

    “走,我们也去看看,我们也传送过去。”

    在灭敌军团和火杀军团通过传送阵法,传送去了血光城后,其他修士,也陆续进入传送阵法,紧跟着钱宝商行的两个军团,传送去了血光城。

    嗡!

    血光城传送大厅,传送阵法亮了起来,接着,就看到一堆堆人马,出现在血光城的传送大厅。

    他们就是灭敌军团和火杀军团。

    两个军团,一传送到血光城,就感受到了血光城里面的波动,那是战斗的波动。

    “有战斗,大家出去灭敌。”

    钱宝商行的两个军团,迅速冲出了传送大厅,来到血光城。

    “杀,~~”

    “杀,~~”

    “杀,~~”

    一个个修士,看到血光正在带领手下,轰击刘一,他们都毫不犹豫的冲向血光他们,杀向敌人。

    当然了,此时的血光城,血腥之色已经没了,天空也恢复了蔚蓝之色,而刘一虽然控制阵法,却也没有让阵法隔绝大家的视线,因此,只要一出传送大厅,对于整个血光城的一切,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刘一为了减少阵法能量的消耗,以求坚持更长时间,整个阵法,也没有开启其他的防御手段,只是在血光攻击时,启动防御手段,防御血光极其手下的攻击,同时,把自己三人转移。

    至于说启动阵法,干扰血光等人的视线,甚至干扰他们的攻击,刘一没有时间施展干扰手段,并且,刘一也知道,就算施展干扰手段,效果也不好,甚至,还会白白浪费时间,白白浪费能量。

    血光的手下,犹如傀儡一般,被血光控制,想要干扰他们,只有干扰血光,否则,根本就没有效果,可是,血光对于阵法的情况非常了解,哪怕刘一控制阵法,对血光进行干扰,都没有任何用处,否则,刘一转移之后,也不会那么快就被血光找上。

    既然干扰无效,何必再启动干扰手段呢?

    因此,整个阵法的其他功能都被刘一关闭,整个阵法,如今就只有两个作用,那就是刘一可以控制阵法,抵挡攻击,还有控制阵法,进行转移。

    因此,钱宝商行的量大军团,才会一走出传送大厅,就看到刘一遭到敌人攻击这一幕。

    轰轰轰轰~~~

    两大军团,发出一道道攻击,攻向血光和他的手下。

    “啊,不好,他们把阵法修复了。”血光大惊道。

    看到突然出现的两个军团,血光大惊,这时出现其他军团,而且,军团还是从传送大厅走出的,不用猜,血光也知道,肯定是有人修复了被他们破坏的阵法,让浅海城的军团,通过传送阵法,传送来了。

    有军团传送过来,也就是说,刘一的援军来了,有了援军,他们想要击杀刘一,也就没那么容易了,更主要的是,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击,他们不得不放弃攻击刘一,开始防御,防备其他人的攻击。

    而此时,他们也知道,他们要面对的,不再是刘一三人,而是其他源源不断的从浅海城传送过来的修士。

    血光城叛变了,以前阵法被毁,不能传送过来,浅海城的修士哪怕想攻打血光城,也无可奈何,可是,如今阵法好了,他们肯定会前来攻打血光城,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防御,快防御,杀,给我杀,杀了他们,不用理会他们三人。”血光大吼道。

    刘一三人就如泥鳅一样,滑不溜秋,根本就不能把刘一怎么样,先前攻击了刘一那么久,都不刘一一一躲过他们的攻击,因此,血光也知道,再攻击刘一,也不会有效果。

    更何况,钱宝商行两个军团,几百万修士的攻击,血光和他的手下也不能无视,只能进行防御。

    在血光的命令下,血光和他的手下,立刻撑起防御罩,一个巨大的防御罩,罩着血光和他的手下,让灭敌军团和火杀军团的攻击,尽数被挡下。

    在钱宝商行两个军团发动攻击之后,其他尾随钱宝商行两大军团,来到血光城的修士,也发现了这种情况,也毫不犹豫的发动攻击。

    “啊,那是血光城的修士,杀啊。”

    “杀,杀,~~~~”

    一道道喊杀之声,一个个进入血光城的浅海城修士,都才朝着血光和他的手下攻击而去。

    “杀,给我杀!”血光在撑起防御罩之后,就开始带领大家,进行反击。

    血光的手下,千万元婴修士,他们撑起的防御罩,自然不是刚刚进入的这些浅海城的修士能够攻破的。

    想要攻破血光他们的防御罩,还需要更多的修士攻击,并且,也需要一定时间才能攻破,而血光,在撑起防御罩,挡住攻来的各自法术攻击之后,自然也要开始反击。

    没有反击能力那是另外,有了反击能力,别说血光,就算其他修士,也会反击。

    眼看血光带领手下反击,这要让血光带领手下统一反击,统一攻击,浅海城传送过来的这些修士肯定扛不住的。

    虽然,浅海城的修士,在源源不断的传送过来,但是,最开始传送过来的修士,却还是没多少,毕竟,传送阵虽然一次能够传送很多人,却也不能一次性传送千万人。

    而血光手下,就有千万元婴修士,因此,最先进来的这些人,肯定会受到血光极,其手下的严厉打击,很可能让最先传送过来的那些人死伤惨重。

    尤其是钱宝商行的两大军团,加起来才两百多万修士,而且都是结丹期修士,想要抗住千万元婴修士的攻击,肯定不可能。

    “转移,阵法转移。”刘一道。

    想要不让血光的手下统一攻击,只有让他们乱起来,而想要他们乱起来,那就只有依靠在阵法。

    先前,刘一是依靠阵法,转移自己三人,躲避血光的手下的攻击,但是,血光城的阵法,不止可以转移刘一三人,而且,可以转移阵法笼罩的每一个修士。

    当然了,想要转移每一个修士,不仅需要控制阵法中枢,更需要修士对阵法极其了解,否则,根本没法转移阵法里面的所有修士。

    在刘一控制阵法转移下,血光和他的手下,被转移到了血光城的各个部位,把他们分散开了,让他们不能形成统一的攻击。

    在浅海城的修士没有到来之时,刘一不敢转移血光的手下,毕竟,把他们转移的到处都是的话,刘一三人根本就没法逃脱敌人的攻击。

    而他们一起攻击,刘一还能利用阵法,逃脱攻击,因此,一直,刘一都没有转移血光极其手下,而是一直转移自己三人。

    如今,浅海城的修士在源源不断的来到血光城,这时,想要减少损失,刘一就只有把血光的手下转移给分开,让他们没法形成统一的攻击。

    如此一来,刚刚传送到达血光城的修士,就可以根据自己的实力,挑选合适的对手,同时,把敌人分散了,大家也可以混战了。

    也只有混战,才能减少损失,并且,不让敌人形成有效的攻击,就把敌人消灭。

    于是,大家混战了起来,而浅海城的修士,还在源源不断的进入血光城,加入混战当中。(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