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战在继续,随着传送到血光城的浅海城修士越来越多,血光和他的手下,就显得更加手忙脚乱。

    对于这种混战,刘一已经无法控制了,只能让他们继续这要混战,刘一相信,只要把血光和血光的手下灭了之后,战斗自然会停止。

    在这之前,是没法让战斗停止了,就算刘一也没法在这种乱战中,让大家停止战斗。

    “走,我们去会会血光。”刘一道。

    既然浅海城来的修士,和血光的手下混战在一起,刘一没法插手,刘一也就不理会他们的混战,而是带着双莲,找上血光。

    血光的手下,都是元婴修为,并且在混战中,刘一也就不担心,但是,血光乃是出窍期修士,更是出窍期中期修士。

    如果刘一不盯着血光城话,万一血光发现事不可为,逃走了,怎么办?更何况,就算血光不逃走,而是攻击其他修士的话,也能让大家损失惨重。

    血光乃是出窍期修士,而血光城传送过来的修士,都是一些元婴修士和结丹期修士,根本就没有出窍期修士,因此,面对血光的攻击,他们肯定也挡不住。

    刘一和双莲找上血光,就是阻止血光灭杀其他人,从而减少损失。

    “嗯,不能让血光攻击其他修士。”双莲道,接着,又道:“门主,等下你为我们掠阵,我们去击杀血光。”

    双莲已经是出窍期修士了,可惜,他们还没有和出窍期修士战斗过,对于其他出窍期修士,也不是很了解。

    而血光,正好是出窍期修士,而且是出窍期中期修士,让双莲联合攻击血光,用以了解其他出窍期修士,用以磨砺自己,最合适不过了。

    双莲可不是寻常的出窍期修士,凭借双莲的实力,就算分开单独面对出窍期中期修士,也未必会败,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刚刚突破到出窍期,而且,还没有和出窍期修士战斗过,因此,单独面对出窍期中期修士的话,难免会经验不足,不敌出窍期中期修士。

    但是,双莲联手的话,面对出窍期中期修士,就算经验不足,在两人互相合作的情况下,也能弥补经验的不足。

    因此,在刘一看来,双莲联手与血光战斗,肯定能够战胜血光,而刘一只需要防止血光逃走就行了。

    当然了,万一双莲赢不了,刘一也就只有亲自出手,灭了血光,不过,在刘一看来,双莲联手,完全可以灭了血光。

    “血光,这次你输了。”刘一道,并且和双莲一起拦住血光。

    血光以为投靠了神秘敌人,又切断了与浅海城之间的传送,就算有大军来袭,他们也能早早得到消息,并且,请求神秘敌人支援,打退来袭大军,最终高枕无忧。

    哪里想到他们没有等到大军前来攻打,却等来了刘一的暗中潜入,并且控制阵法,更没想到刘一居然修复了传送阵法。

    修复了传送阵法,让浅海城的修士传送了过来,这时,血光就算求援,神秘敌人就算想要支援,也来不及了。

    可是,没了神秘敌人的支援,哪怕血光有千万元婴手下,也挡不住源源不断的浅海城的修士。

    说实话,面对源源不断的浅海城的修士,钱宝商行的两大军团,根本就毫不起眼,起不来很大的作用。

    “是啊,我天天防着你们第一门的大军,没想到大军没有等到,却等来了你们。”血光道,接着又道:“是我大意了,没想到你们如此胆大,居然敢潜入这里,更没想到你们居然能够修复传送阵法,而不被我发现。”

    如果血光发现了刘一修复传送阵,那么,血光就不追着刘一攻击,而是守住传送大厅,那么,就算刘一控制了整个血光城的阵法,也没有太大的作用,最多就是毁掉血光城的阵法而已。

    说实话,如果要刘一毁掉血光城的阵法,刘一还不舍的毁掉血光城的阵法。

    只要灭了血光,然后改动血光城的阵法,稍微改动,血光城就能成为一个不错的城池,如果把阵法毁了,从新布置阵法,布置如此大的阵法,消耗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血光城的阵法,比一般城池的阵法更加庞大。

    其实,很多城池,虽然是一座城池,但是,却没有笼罩整座城池的阵法,而城池的划分,也主要是以各个大小势力盘踞的地方划分。

    就像浅海城,虽然划分东南西北中五大区域,但是,也没有阵法笼罩整个城池,如果有阵法笼罩整个城池,那么,神秘敌人也就攻打不进来了。

    浅海城,除了中央区域,那是城主府,完全有阵法笼罩整个中央区域外,其他四大区域,都没有阵法笼罩,大家划分区域,也是根据地域划分而已。

    而血光城,却是一个阵法,笼罩整个血光城,因此,血光城的阵法才珍贵,虽然,血光城的阵法,在刘一眼里,也不是高明的阵法,却是很庞大的阵法。

    正是因为阵法庞大,因此,刘一才舍不得毁掉这个阵法,而且,刘一能够利用阵法,和血光周旋,也是因为阵法庞大,否则,怎么可能和千万元婴修士周旋呢?

    不过,阵法庞大,而且又不是很高明的阵法,导致刘一虽然控制了阵法中枢,却也没法完全发挥出阵法的威力,没法依靠阵法,消灭血光以及他的手下。

    好在修复了传送阵,血光的千万手下,交给浅海城的修士消灭,而刘一和双莲,只要消灭血光就行。

    “哈哈,我也想派遣大军前来剿灭你们,不过,没办法,如果我们派遣大军的话,也许大军还没到达血光城,就被你们拦住,或者被你背后的势力拦住,既然大军来不了,何必派大军前来呢?”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我们现在这样灭了你们,就是最好的方式,我想你背后的势力也来不及支援你们了。”

    “哼,他们是来不及支援我们了,不过,你以为凭借你们三人,能够拦住我?”血光道。

    血光只要逃走了,还可以在控制其他元婴修士,因此,血光一个人就是一个大军。

    并且,刘一控制了阵法,血光想要攻击刘一三人,也没法攻击刘一三人,但是,现在在乱战,阵法早就被刘一关闭了,没了阵法,血光想留,就留,想走,就走。

    “哈哈,你说的还不错,我们还真的就要把你留在这里。”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动手!”

    有了刘一的命令,双莲立刻就动手。

    “并蒂莲,花开花谢!”双莲道。

    接着,双莲施展功法,在身前形成一朵鲜艳的莲花,莲花朝着血光飞去,想要把血光包裹在莲花里面。

    血光察觉到花朵的气息,脸色一变。

    本来,在血光眼里,双莲只不过两出窍初期修士,再加上刘一这个元婴修士,根本就不能把他这个出窍期中期修士怎么样,甚至,血光还可能趁机灭了刘一三人。

    毕竟,此时的刘一三人,没有了阵法庇护,血光想要杀了他们,也就杀了他们。

    哪里想到,双莲一出手,血光就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双莲都是天才,刚刚突破到出窍期,但,就算她们单个人,也相当于刚刚突破到出窍期中期的修士,联合的话,出窍期中期巅峰修士,都未必是她们的对手。

    因此,他们联合出手,血光这个出窍期中期修士,也感受到危险。

    “血海滔天!”血光道,并且,施展法术,在身前出现一个巨大的血海。

    血海把莲花淹没,不过,莲花虽然被血海淹没,却没有被血海撕裂,而是在血海中绽放,在血海中壮大。

    同时,血光可以感受到,血海里面的能量,在不断的流向花朵,被花朵吸收。

    随着花朵吸收血海中的能量,绽放出的危险气息,更加浓郁,让血光脸色狂变。

    “这是什么法术?”血光大惊道。

    血光知道,这次是遇到克星了。

    一般来说,血光施展血海滔天,只要修士被困其中,都会被血海腐蚀,最终,被血海吞噬。

    哪里想到,双莲施展出的花朵,不仅不被血海吞噬,相反,还在吞噬血海,至于双莲本人,血海根本就没法靠近双莲。

    “哼,什么法术,你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你可以去死了就行,这算是你作恶多端的报应。”双莲道。

    血光控制那千万手下,让他们神智湮灭,形如傀儡,就是罪大恶极,更何况,血光为神秘敌人建造血池,甚至,暗中挑起战争,也有血光的一份,因此,血光罪大恶极,死有余辜。

    双莲施展的莲花,吸收了血光施展的血海之后,就把血光包裹起来,开始吞噬血光的能量。

    最终,血光被吞噬,消散与无形间。

    在血光消散后,双莲施展的那莲花,也开始消散,并且,释放出浓郁的能量,这都是纯洁的能量,不过,刘一和双莲没有吸收,而是让那能量消散在天地间。

    自此,血光死。

    血光死,他的手下也很快就被消灭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