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光死,血光的那些手下被灭,血光城的战斗也就结束了。

    此时,血光城的建筑被破坏的不成样子,简直就是一副人间地狱的模样,残羹断瓦,肢体横陈,鲜血遍地。

    而一个个参加战斗的修士,在战争停止之后,也聚集在一起,看着眼前的一幕,一副沉思。

    眼前的血光城,虽说建筑毁了,可以重建,肢体横陈,可以打扫,但是,事实上,发生过大型战争的地方,由于死亡修士太多,都会变成凶险之地,变得不再适合修士呆在里面。

    血光城几千万元婴修士的战斗,那是大型战争,并且,光消灭的敌人,就有上千万,再加上浅海城一方损失的修士,整个战争,死去的修士总量,绝对是一千多修士,而且,还是至少一千多元婴修士,结丹期修士都不算在里面。

    这样的损失,就连浅海城东区,三大战场,战况那么激烈,也是没有死亡那么多修士。

    死的修士多了,空气中形成的煞气也多了,此时的血光城,煞气冲天,并且,随着时间推移,随着各个死亡修士的尸体和血液的腐化,煞气将会更加浓郁。

    也许只有煞气浓郁到了一定程度后,再让时间净化,或许能够慢慢减弱其中的煞气,但是,短时间内血光城的煞气,只会增加,不会减弱。

    当然了,如果认真清理的话,也许会好一点,但是,想要清理,也得付出一定的代价,更何况,又有几个修士愿意留在血光城清理呢?

    这个问题,也是一众修士考虑的问题。

    血光城,不清理的话,很可能再酿出祸端,可是,清理,也不是一般修士愿意清理的,先前的战争,那是义不容辞的战争,毕竟,神秘敌人祸乱浅海域,如果有机会,又有能力灭了神秘敌人,浅海域的每一个修士都愿意出手。

    血光城投靠神秘敌人,也就背叛了浅海域的所有修士,因此,如果有机会的话,大家都会出手。

    而这次钱宝商行带头,其他人跟着,才让大家一起,有机会灭了血光,因此,大家都出手了。

    可是,灭了血光和他的手下之后,再清理血光城,就不是大家愿意的了。

    和血光的手下战斗,每灭杀一个修士,大家把敌人的尸体留下后,却把敌人的财富带走,因此,就算留下来清理,也没什么好处。

    更主要的是,随着时间推移,煞气会越来越浓郁,对修士的影响也很大,如果不小心被煞气侵蚀,后悔都来不及。

    因此,愿意留下来清理的修士,根本就没有。

    “诸位,谢谢大家合力,把血光极其手下给灭了。”刘一,接着刘一又道:“大家的辛苦,刘某看在眼里,这样吧,大家的战利品,大家带回去,对了,大家也统计一下损失,对于因此战而陨落的道友,我第一门愿意给他们亲人一点补偿。”

    “多谢刘门主!”

    “多谢刘门主!”

    “谢谢刘门主!”

    战场上,谁的战利品归谁,这是大家默认的规矩,否则,大家也就不会把战利品收走了,但是,那些死亡的修士,却没人愿意给他们补偿。

    这不是有组织的战争,而是自发的战争,因此,这样的战争,战利品是自己的,而战争中的消耗,却没有谁会补偿。

    如果在战争中能够获得大量财富,那是有本事,如果没有获得财富,也怪不了别人。

    但是,对于在战争中死亡的修士来说,那就是人财两空,什么都没了,也没人愿意赔偿损失。

    这也是大家不愿意留下来打扫战场的原因,留下来打扫战场,没有任何好处,甚至还危险重重。

    虽然,这些大家还没有说出口,刘一却从大家的沉默中明白了大家的意思,如果大家真的愿意打扫战场,早就积极打扫战场了,根本就不用另外吩咐,也不用沉默的站在一起。

    就像参与战争时那样,大家想参与战争,就参与战争,也没有谁领导谁,或者,谁命令谁。

    其实,他们不清理战场,也说的过去,毕竟,清理战场很麻烦,却也很难把其中煞气清除,也就是说,血光城有的一段时间,肯定是没有修士能够居住,如此的话,清理血光城和不清理血光城,都没什么意义了。

    如果已经清理,就能够入住修士的话,或许还有些势力,为了抢占地盘,而清理战场,可是,清理了,也不能入住,这样没有好处,其他势力也不愿意多付出。

    更何况,这次之后,其他人也明白,大家都被刘一利用了,第一门根本就没有出兵攻打血光城,不过是第一门修复了传送阵法,然后,利用大家的好奇心,传送到血光城,和血光的手下战斗。

    这种事情,大家也只能默默接受,毕竟,都已经发生了,而且,就算知道被刘一利用,大家也无可奈何。

    “好了,就这样,你们就回去吧,这里就让我们第一门来清理,至于死亡的道友,我们会给他们的家人一笔财富,总之,不会让他们白死的。”刘一道。

    于是,刘一把浅海城的修士都遣回浅海城,然后,刘一和双莲就开始打扫战场了。

    血光城那些鲜血和煞气,双莲利用双莲秘术,净化其中的煞气,让血光城煞气消失,从新变得灵气浓郁,而血光城那些尸体,刘一动用阵法,把那些尸体集中起来,然后全部焚化。

    由于血光城的阵法被刘一及时关闭,因此,虽然受到大战的影响,效果没以前那么好,但是,聚集血光城的所有尸体,还是很便捷的。

    把血光城的尸体处理后来,再把其中的煞气净化了,刘一就开始着手建设血光城了。

    血光城的建筑被毁,只有从新建筑。

    好在大家都是修士,外加两个军团的修士也没有回去,而是镇守在血光城,因此,让这两个军团的修士建筑血光城,也是不错的想法。

    而修士建筑,都是动用法术,进行建筑,因此,修士法力无边,建筑房屋阁楼,也很迅速,没几天,就把血光城建筑一番。

    在修士建筑城池的这点时间里,刘一把血光城的阵法也改动了一番,让血光城的阵法,不再吸收浅海域的血腥之气,而是纯粹的守护大阵。

    把阵法改动一番后,阵法的威力也强悍了很多,如果现在刘一控制阵法,哪怕血光再率领千万元婴修士来攻击,也无法撼动血光城的防御。

    不过,这样的大型阵法,拥有这样的威能,消耗是惊人的,那样的消耗,一天消耗的灵石,都是海量的。

    因此,全副防御,一直把整个阵法全开,就算现在第一门比较富有,也消耗不起,平时,只能开启阵法的少量威能,只有在紧要关头,才能阵法全开。

    其实,所有势力的宗门守护阵法也是一样,平时只开启部分威能,只有在紧要关头,才会阵法全开。

    一个血光城,就这样落到刘一手中,这是浅海域其他势力没有想到的,其实,也就双莲有这个能力,如果没有双莲,血光城就算落到刘一手里,也是个费城,如果是费城,刘一也许就不会打扫血光城,而是让血光城成为一个凶险之地。

    双莲有了净化能力,刘一才在其他人走后,开始让双莲净化血光城,而刘一指挥大家建设血光城。

    不过,把血光城建设好之后,刘一自然不能再用血光城这个名子了,刘一打算把这里建设成为一个大型的商业城池,而城池的名子,就叫:钱宝城。

    因此,血光城几个大字,就被刘一换成了钱宝城。

    同时,刘一还派人前往第一门和浅海城东区钱宝商行,调集人手,前来经营钱宝城。

    杀敌军团和火杀军团,指挥他们建设城池,他们还可以,但是,要他们经营城池,他们就不行了,毕竟,他们只是守卫,不精通经营。

    当然了,想要把钱宝商行经营城一个大型的商业城池,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商业大城,需要有大量的财富交易才行。

    对于修士来说,就需要有大量的修炼物资的交易,也就是说,这里,需要有大量的高档的修炼物资,如果只是一下低档的修炼物资,大家也没有必要前来钱宝城交易,而是随便一个地方交易就行。

    要说钱宝商行还真的拿不出什么好东西给大家交换,不过,既然要发展钱宝商行,刘一打算拿出一些第一门珍藏的厉害符篆和医百病近期炼制的高级丹药,进行拍卖和交易。

    也只有这两样,才能吸引大家前来钱宝商行。

    于是,钱宝商行要在钱宝城,也就是以前的血光城,进行一场大型的拍卖会的消息,传遍整个浅海域。

    浅海城的每个修士知道钱宝城要举行一场大型拍卖会,浅海域其他十大城池的修士,也知道钱宝城要举行一场大型拍卖会。

    于是,大量修士开始涌入钱宝城,准备参加钱宝城的大型拍卖会。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