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门为了脸面,把火灵剑都拿出来拍卖了,可见,其他物品,档次也不会太低,这是大家心里的想法。

    火灵剑,可是出窍期巅峰修士的佩剑,虽然火灵道人是散修,但是,火灵道人的实力,并不比那些大势力的出窍期巅峰修士差多少,相反,火灵道人的实力,比当时的那些大势力的出窍期巅峰修士的实力更强。

    这火灵道人实力更强的原因,就在于这把火灵剑,如果没有这把火灵剑,火灵道人的实力,也不会比其他势力的出窍期巅峰修士更强。

    因此,刘一拿出火灵剑拍卖,不仅那些散修出窍期修士动心,就连那些大势力的出窍期修士,也很动心,都纷纷参与竞拍。

    “哈哈,第一门果然财大气粗,居然连火灵剑都拿来拍卖,我西煞要了,一百万灵石。”高级包箱内,一个声音传了出来。

    毫无疑问,这是西煞宗的代表开口了。

    “哈哈,火灵剑是好东西,我北极宗也想要,一百五十万灵石。”北极宗的代表也开口道。

    “呵呵,既然各位道友有兴趣,我浅海帮也不能落后与他人,二百万灵石。”浅海帮代表开口道。

    三大势力的开口竞价,并且还报出了名号,其他修士肯定不会与三大势力竞争。

    “真没想到,连三大势力都想要火灵剑。”

    “是啊,第一门真的好大方,居然连三大势力都抢着要的火灵剑,第一门居然舍得拿出来拍卖。”

    “第一门就是第一门,举办拍卖会,出手就是好东西,第一件物品就是火灵剑,也不知道压轴宝贝是什么?”

    “真期待,可惜,火灵剑要被三大势力拿走了,没有我们的份。”

    其他修士不敢与三大势力竞争,却也忍不住感慨拍卖会的大方,居然连第一件物品,就是火灵剑。

    如此一来,其他物品,肯定不会很差,其他人也充满期待,毕竟,火灵剑被三大势力抢走,但是,其他物品,未必会被三大势力抢走。

    三大势力,就算再有钱,也没能力把整个拍卖会的所有物品都拍走,因此,如果拍卖会上都是珍品的话,他们只要有财富,肯定也能拍卖到好物品。

    因此,看着三大势力竞争,大家也没觉得无聊,反而觉得是一种享受。

    “五百万!”最宗,浅海帮最有财富,拿下了火灵剑。

    其实,火灵剑是好东西,但是,太贵的话,就不值了,可是,拍卖会的东西,有时低于正常价,有时却高于正常价,这就看看上这件物品的人多不多。

    而火灵剑,正常价的话,一般也就在三百万到四百万之间,但是,拍出五百万,也不算太离谱。

    “好了,第一件物品,五百万,由浅海帮所得,恭喜浅海帮的道友。”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下面,我们就看看第二件物品。”

    于是,第二件物品又来了,第二件物品,比起第一件物品,自然不如,但是,也是珍品,竞争也很激烈,可惜,那些大势力修士倒是没有参与竞争。

    也是,那些大势力,除了出现火灵剑这样的珍品,其他的档次低一点的珍品,她们是看不上的。

    第三件珍品之后,第四,第五~~~~一件件珍品,被拍卖出去,而且,件件珍品,都是高价拍走。

    这不仅让刘一喜笑颜开,更是让刘一觉得,以后是不是经常搞一搞拍卖会。

    “好了,诸位道友,拍卖了那么多物品,诸位也许有些累了,我们就休息几分钟,再来拍卖,如何?”刘一道。

    其实,这次拍卖的很多物品,都是其他势力送的礼品,被刘一直接拿来拍卖,而第一门自己出的物品,到目前为止,只有那火灵剑和区区几件其他物品。

    当然了,后面的压轴物品,肯定是第一门的物品。

    而这一次,刘一选择休息几分钟,也是在拍卖会期间,有些修士,也把自己的好物品,拿出来拍卖。

    由于刘一没有罗列拍卖清单,因此,就算临时增加拍卖物品,其他人也不会知道。

    而对于刘一来说,临时增加物品也没什么,只要物品珍贵,那么,增加越多,对第一门越有利。

    这不,刘一正不知道,拍卖会中场,用什么物品来吸引大家,才能继续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更主要的是,吸引三大势力,让他们参加到激烈的竞争中。

    还别说,这次刘一选择休息几分钟,就是有人送来了一件拍卖品,更主要的是,那拍卖品的品质不低于火灵剑,而且,又是一件铠甲,这可比火灵剑,价值高多了。

    “好了,大家休息了几分钟,大概也休息好了吧,那我们就继续拍卖,这次拍卖的是,冰蚕甲衣。”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这件冰蚕甲衣,可不是一般的甲衣,而是由千年冰蚕丝炼制的甲衣,穿上后,甲衣能够幻化成合适的衣服,并且,防御功能,也可以硬抗出窍期巅峰修士的攻击,当然了,想要抗住出窍期巅峰修士的攻击,穿上冰蚕甲衣的修士的修为,至少也得出窍期修为。”

    “如果是出窍期以下的修士,穿上冰蚕甲衣,效果自然没有那么好,因此,个人建议,冰蚕甲衣,还是给出窍期修士穿,如果出窍期初期修士拥有一件冰蚕甲衣,就可以不惧怕出窍期巅峰修士,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刘一道。

    刘一还没说完,下面就议论纷纷。

    “第一门就是第一门,连冰蚕甲衣都拿出来拍卖。”

    “是啊,如果是我,我可舍不得拿出来拍卖,那可是冰蚕甲衣。”

    “要是我有了冰蚕甲衣,我就不惧怕出窍期巅峰修士,太好了,可惜,这件甲衣,只能属于三大势力。”

    听着一个个议论纷纷,刘一也是无奈,其实,如果冰蚕甲衣真的是第一门的物品,刘一才不舍得拿出来拍卖。

    冰蚕甲衣,出窍期初期修士穿上,可以不惧出窍期巅峰修士的攻击,那么,给双莲穿上,第一门也就不惧出窍期巅峰修士了。

    更何况,刘一说元婴修士穿上,没有出窍期修士的效果,但是,刘一也知道,哪怕是元婴修士穿上冰蚕甲衣,抵抗出窍期初期修士的攻击,还是没有问题的。

    不管怎么说,有了冰蚕甲衣,就相当于多了一个出窍期修士,这种物品,到了第一门手里,怎么可能拿出去拍卖呢?

    要知道,第一门缺的就是出窍期修士。

    “好了,多余的我也不多说了,现在开始竞拍。”刘一道。

    “我出五百万灵石。”浅海帮代表道。

    “我出六百万灵石。”西煞宗代表道。

    “我出八百万灵石。”北极宗代表道。

    “我出九百万灵石。”浅海帮代表在此道。

    “我出一千万灵石”

    “我出一千一百万灵石”

    “我出一千二百万灵石”

    三大势力,一个个都凶狠的加价,并且,每次都是一百万一百万的加价,看的其他修士都大为过瘾。

    “我出两千万灵石。”就在这时,一个清亮的女声传了出来。

    听到这个声音,刘一微微一笑,嘴角上翘,并且开口道:“两千万灵石,还有没有更高的价格?”

    这时,没有人吭声了,就连三大势力代表,都没有吭声了,毕竟,冰蚕甲衣,虽然贵,但是,是否值两千万灵石,就有待考虑。

    更何况,三大势力还准备留灵石竞拍压轴宝物。

    “两千万灵石,还有没有更高价?”

    “两千万灵石,没有更高价的话,冰蚕甲衣就是这位女士的了。”刘一道。

    “好,我现在宣布,冰蚕甲衣,归这位女士所有。”刘一道。

    就这样,冰蚕甲衣,被两千万拍走了。

    “这是谁啊?这么有钱?”

    “是啊,居然敢抢三大势力的宝物?”

    “呵呵,比三大势力还有钱,应该有些背景吧?”

    一个个修士猜测是谁拍走了冰蚕甲衣,也只有刘一才知道,谁拍走了冰蚕甲衣。

    其实,在冰蚕甲衣出现后,刘一就悄然传音,传音给赵飞燕,让赵飞燕拍走冰蚕甲衣。

    而赵飞燕,本来就是在打理钱宝城,接到刘一的传音,自然就前来拍走冰蚕甲衣。

    钱宝城,双莲闭关,没时间管理钱宝城,而其他人,刘一也不太放心,因此,刘一才把赵飞燕从东区叫了回来,让赵飞燕管理钱宝城。

    钱宝城的设计等等,都是赵飞燕提议,刘一让人根据赵飞燕的提议,进行修建的。

    不过,赵飞燕管理钱宝城,也只是总指挥,指挥其他人管理钱宝城。

    说实话,第一门,虽然刘一是门主,但是,更多的时候,都是赵飞燕在管理,而大家也默认了,只要刘一不在,大家都听赵飞燕的。

    当然了,赵飞燕很忙,拍买了冰蚕甲衣之后,就离开了,继续她的工作,继续管理钱宝城。

    钱宝城刚刚建立,各项烦心事还是很多的,不过,再过一段时间,等一切走上正常之后,赵飞燕也就轻松了。

    在冰蚕甲衣拍卖完之后,拍卖会继续进行,而大家的热情,也一直都很高涨。(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