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门这次拍卖会,珍品连连,好戏连台,让所有人都对压轴宝物充满期待。

    可惜,这次拍卖会,没有罗列拍卖清单,因此,大家也不知道压轴宝物是什么,况且,很多拍卖会,哪怕罗列了拍卖清单,压轴宝物也不会罗列出来。

    大部分拍卖会,罗列拍卖清单,只是罗列其他物品的拍卖清单,对于压轴宝物,也不会罗列出来,而是让压轴宝物充满神秘,让大家好奇压轴宝物是什么?

    不过,总的来说,前面的这些物品,档次越高档,那么,拍卖会压轴宝物,也就更加珍贵。

    而面对这次拍卖会,拍卖物品的珍贵程度,超出了大家的预料,因此,对于压轴宝物,大家虽然不知道,却也很期待。

    “好了,其他物品,都拍卖完了,也就剩下两件压轴物品没有拍卖,我想大家对于这次的压轴物品,肯定也充满期待吧?”刘一道。

    “那是,这次的压轴我们,我们都很期待,相信一定不是凡品。”

    “快点拿出压轴物品,让我们一睹为快。”

    “就是,就是,别藏掖着,快点让我们一睹为快。”

    一声声催促之声,显然,很多人知道,压轴物品与他们无关,但,并不妨碍他们见识见识压轴物品。

    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否则,平常,很难见到压轴物品一档次的物品。

    压轴物品,都是一些寻常难见,并且,价值很高的物品。

    这次拍卖会,第一门准备了什么样的压轴物品,大家都很好奇。

    “哈哈,看来大家都等不及了,那我也就不卖关子了,好吧,有情我们的工作人员,把这次拍卖会的压轴物品拿出来,让大家一睹为快。”刘一道。

    接着,就看到两个第一门弟子,各自捧着一个物品出来,可惜,他们捧着的物品,被盖子盖住,其他人没法透过盖子,看到盖子里面的情况。

    “哈哈,大家看到我身边两位捧着的物品了吧,没错,今天的压轴物品,就是我身边这两位捧着的物品。”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那是最后两个拍卖品,也是这次拍卖会的两件压轴物品。”

    “想必诸位都知道,我第一门以符篆著称,因此,第一件拍卖物品,就是一张符篆,此符篆威力,相当于分神期修士一击威力,仅此一张,希望诸位喜欢。”刘一道。

    “符篆是我第一门的立足之本,因此,第一件压轴宝物,那是符篆,而第二件是什么呢?第二件,就让我们先拍卖完符篆再说吧。”刘一道。

    符篆,分神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大家一听刘一的介绍,都大吃一惊,分神一击,威力有多大,大部分修士都不知道。

    因为在大家的认知当中,出窍期巅峰修士,就是最强的修士,至于分神期修士,那是传说中的存在。

    至少到目前为止,大家还没有听过谁是分神期修士,当然了,大家猜测,猜测域主是分神期以上的修士,大家也猜测,十大势力,或许有分神期存在的老古董,不过,这些都没有公开,只是大家的猜测,甚至十大势力的修士,也不知道他们的势力了里面,是否有分神期修士。

    因此,在浅海域,如今明面上的实力,那就是出窍期巅峰势力,为最强战力。

    而这次拍卖会,居然出现了一张分神期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

    要不是开口的是刘一,大家相信第一门不可能欺骗大家,换个人的话,都未必有人相信这是真的。

    “这张符篆,我们一定要得到。”浅海帮的代表说道。

    “这种符篆,我们必须得到。”西煞宗的代表说道。

    “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我们都必须得到这张符篆。”北极宗的代表说道。

    三大势力都决定,一定要得到这种符篆。

    “这张符篆,我们不能错过,不能再让步了。”十大势力中,剩下七大势力之一道。

    “其他的东西,我们可以让给三大势力,但是,这种符篆,我们不能错过。”十大势力中,剩下的七大势力之一,纷纷开口道。

    显然,这次压轴宝物,不仅十大势力不愿意放弃,就连其他城池的一些势力,也不愿意放弃。

    一张分神期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如果真的拍卖下来了,带在身旁,没人敢打自己的主意,否则,只要激发这种符篆,任你修为再高,也得灰飞烟灭。

    因此,一张符篆,就是一张震慑其他修士的底牌,而且是超级底牌。

    压轴宝物揭开之前,谁也没有想打,这次的压轴宝物之一,居然是一张分神期修士一击的符篆。

    当然了,这符篆一出,不仅让所有势力,所有修士都想得到,更是让很多势力大吃一惊,原本在大家心里神秘莫测,强大无比的第一门,如今更是被列为不可招惹的对象。

    以前,大家不愿意招惹第一门,只是忌惮第一门,觉得第一门很强大,不想招惹第一门,却并非害怕第一门。

    像十大势力,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比第一门差,只是不愿意招惹第一门,也没有必要招惹第一门,主要是害怕到时候弄得两败俱伤,让渔翁得利。

    总之,以前在大家心里,第一门最多也就和大家相当,大家也就互不招惹罢了。

    如今,分神期符篆一出,大家直接把第一门列为不可招惹的对象。

    分神期一击的符篆,第一门只拿出一张,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第一门手里,肯定不止这么一张,因此,如果谁招惹了第一门。

    那么,也许都不用第一门里面的厉害修士出手,只要扔出这种符篆,就足够把人给灭了。

    因此,第一门万万不能招惹。

    “好了,既然大家迫不及待的想要拍卖这张符篆,那么,就现在开始拍卖吧,还是老规矩,这张符篆,也不设置拍卖底价,大家自由开拍,高价得之。”刘一道。

    “十万灵石。”刘一话语刚落,一个声音就传来,一开口,就是十万灵石。

    “十一万。”第一个声音刚落,又有人加价。

    “十二万。”

    “~~~~”

    一个个加价,先加价的,都是其他势力的修士,而三大势力倒是没有抢先开口加价。

    至于散修,那是出不起价,因此,也只有其他势力,才能和三大势力争抢一二。

    其实也是,如果其他物品,也许其他势力为了给三大势力面子,不愿意和三大势力竞争,但是,这是一张符篆,一张分神期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其他势力也不愿意放手了。

    不过,不管实力,还是底蕴,又或者财富,其他势力,都不如三大势力,因此,大家也只有抢先开口,想要占据先机。

    总之,还是那句话,为了那张符篆,其他势力也愿意和三大势力斗一斗。

    “五百万,我西煞宗要了。”西煞宗代表道。

    “五百万就想拿走那张符篆,太天真了,我出八百万。”浅海帮代表道。

    “九百万。”北极宗代表道。

    “一千二百万,这是我的底价,你们要是出更高的价格,这张符篆,就给你们了。”西煞宗代表道。

    “一千二百万?太贵了,我还是留着灵石,购买另外一件压轴宝物吧。”浅海帮的代表道。

    “嗯,这种符篆,就让给你们西煞宗吧。”北极宗的代表道。

    分神期一击威力的符篆,虽然值钱,但是,一千二百万灵石,确实不值,毕竟,他只有一击的威力。

    当然了,买回去,就相当于有个分神期修士守护,可以起到一种震慑作用,至少一般修士就不敢惹自己,更何况,除非想找死,否则,没谁敢惹拥有分神期一击符篆的修士。

    就现在的浅海城,大家心里,最高修为,也就出窍期巅峰,这样的势力,只需激发符篆,就可以灭了,因此,符篆的威慑作用很大。

    所以,在分神期修士不出的情况下,这种符篆,却也值一千多万灵石。

    “好了,恭喜西煞宗的道友,拍下这张符篆。”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下面,我来介绍第二件压轴物品,也是这次拍卖会的最后一件拍卖品。”

    刘一掀开了这最后一件拍卖品,大家看到这是一个圆盘,其他的就看不出什么。

    “这是什么?怎么是一个圆盘?”

    “是啊,一个圆盘,能有什么作用?”

    “看不明白,不就是一个圆盘吗?”

    一道道疑惑之声,从各个修士空中传出。

    “想必大家都对这个圆盘感到好奇和不解,对吧?”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呵呵,其实,这个圆盘,是个阵盘,我想阵盘,大家都听过,对,这是我第一门偶然机会,得到的一个阵盘,具体效果,我第一门也不是很清楚,只能猜测。”

    “这个阵盘,只能使用一次,一次之后,就会报废,因此,我第一门也不清楚他的具体作用,不过,根据我第一门阵法师的研究,此阵盘,可以演示一遍空间灭生的过程,让观看的修士,有一丝突破到分神期的机会。”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当然了,这些,只是猜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