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诸葛老狐狸的话,除了极少几个元婴修士外,其他的修士,都没有单独行动,但是,大家还是分成两组。

    结丹期修士为一组,直奔结丹期战团,而元婴期修士为一组,直奔元婴战团,当然了,元婴修士不多,更多的是辅助其他元婴军团,进行杀敌。

    杀,杀,杀~~~

    整个战场,喊杀之声连成一片,通天彻地,一股浓烈的杀伐之气,弥漫在整个战场,参赛的那些选手,那些元婴修士还好一点,那些结丹期选手,各个都是胆战心惊,无所适从。

    好在他们是组队,更是辅助其他军团,因此,哪怕他们不适用战场,也没有很大的危险,当然了,战场毕竟是战场,死亡是免不了的,因此,有些倒霉蛋,死于战场,也是很正常。

    倒是那些元婴修士,组团在一起,辅助其他元婴修士,杀敌还是比较勇猛。

    也是,年纪轻轻,就修炼到元婴期,本身就是不凡,再加上,出身,都不简单,这一点,从他们的修为就可以看出。

    小势力或者散修,根本就没法培养出如此年轻的元婴修士,一般来说,小势力里面,元婴修士,就是高层,是祖辈了,这样的势力,想要培养出年轻的元婴修士,别说很难遇到资质良好的弟子,就算遇到了天赋逆天的弟子,也没有足够的资源培养,因此,想要年纪轻轻就达到元婴修为,出身基本上都是大势力出身,也许偶尔有那么一两个运气极好的小势力修士,年纪轻轻,就突破到元婴修士,但是,那也极少。

    对于大势力来说,元婴修士的培养也不简单,因此,那些元婴修士,各个都不凡,对于这样的战场,他们倒是能够适用战场。

    刘一稍微观察了一下这些参赛选手的情况,就没有再关注了。

    对于刘一来说,这些参赛选手,没有值得刘一认真对待的对手。

    “黄玲,我们也该行动了,你是和我一起,还是单独行动?”刘一问道。

    黄玲是元婴后期修为,但是,刘一知道,黄玲的真实实力,根本就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简单。

    战场中,能够威胁到黄玲的存在很少,毕竟,战场规则,是元婴期,以及元婴以下修为的修士才能进入,说白了,战场,就是元婴期修士和结丹期修士的战场。

    修为太低的筑基期修士,进入战场,做炮灰的资格都没有,因此,筑基期修士,不会进入战场找死,而出窍期修士,虽然实力强悍,却由于战场规则,不允许进入战场。

    因此,整个战场,只有结丹期修士和元婴期修士。

    而黄玲具体实力如何,刘一不知道,但是,刘一知道,黄玲的实力,绝对不是元婴后期那么简单,别说元婴后期,就是元婴巅峰修士,都不是黄玲的对手,刘一觉得,黄玲虽然是元婴后期修士,但是,黄玲的实力,应该能够和那些初入出窍期的修士抗衡。

    这样的实力,进入只有元婴和结丹期修士的战场中,根本就不会有很大的危险,因此,黄玲单独行走在战场间,只要小心一些,不会有很大的问题。

    当然了,这是战场,哪怕战场中只有结丹期和元婴期修士,各个修士联合在一起的攻击,也不是一般的修士可以抵抗的,因此,如果不小心的话,就算出窍期修士,进入其中,也是有生命危险。

    更何况,战场中,尤其是这样的大型战场中,各种险地是少不了的,那些险地,有些能够威胁到元婴修士,也有少量的险地,能够威胁到出窍期修士。

    因此,哪怕出窍期修士,如果误入极为危险的险地,也有陨落的可能,就更不要说黄玲这个元婴修士了。

    因此,刘一才问黄玲,问黄玲是准备和刘一一起行动,还是单独行动。

    单独行动的话,危险不大,却也有危险,但是,和刘一一起行动的话,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刘一的实力,加上刘一对于战争的熟悉性,导致刘一进入战场,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危险,因此,跟着刘一,是最安全的。

    “门主,我还是单独行动吧,我也想感受一番战争的残酷。”黄玲道。

    跟着刘一,什么事情刘一都会安排好,也会带着她避开危险,这样,就起不到历练作用,而黄玲单独行动的话,在战场中,面临各种危险,就得黄玲独自面对。

    虽然整个战场,对于黄玲来说,危险不大,却并不是没有危险,因此,整个战场,对于黄玲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历练场所。

    而这次参赛,对于黄玲和刘一来说,也只是当作一次历练而已,甚至刘一,连历练都算不上,要不是域赛规矩如此,刘一都不愿意进入战场。

    倒是黄玲,战场的经历,算是不错历练,像这种危险不大,却又很有效的历练场所,可不是很好找,因此,黄玲才会选择单独行动。

    更何况,战场的残酷,也只有亲身体验,才会体会到。

    “好吧,小心点。”刘一道。

    随即,刘一把战场需要注意的事项告诉黄玲,然后,刘一和黄玲就分开了。

    分开后,刘一并没有立刻参加战斗,而是在闲逛整个战场,同时,寻找一些险地,进行寻宝。

    这些险地,虽然危险一些,但是,危险和机遇并存,在那些险地,有不少宝贝,这些宝贝,大多数都是那些战死的修士遗留的物品。

    对于战死的那些修士遗留的物品,刘一自己是用不上,但是,第一门的修士可以用的上,更何况,就算第一门的修士用不上,刘一也可以把那些物品拿到钱宝商行,充实钱宝商行,或者换取不少灵石,灵石,刘一是不会嫌多的,当然了,有了钱宝商行赚取大量的灵石,这点灵石,在刘一看来,也是没什么,不过,反正闲来无事,多弄一块灵石,就是一块灵石。如果不是恰好在战场上,刘一也就不会专门进入战场,寻找那些险地。

    这些险地寻找的物品,刘一看不上,也就现在这样闲来无事,弄点外快而已。

    在刘一弄外快的时间里,其他修士倒是在疯狂的刷积分。

    结丹期修士根本就刷不了几个积分,尤其是在战场上,由于大家的不适用,导致结丹期修士能够自保就不错了,大家都尽量自保,也只有少量修士,能够趁机灭杀一两个敌人。

    可惜,灭杀结丹期敌人,就算灭杀一两个,积分也不多,更何况,像他们这些结丹期修士,真正能够灭杀敌人的,还是比较少。

    倒是元婴期修士,那些都是大势力里面出来的精英,他们进入战场,再配合其他的元婴军团,倒是能够宰杀不少敌人。

    刘一看了一下积分排行榜,发现,元婴修士,排行都比较高,而且,积分也比结丹期修士的积分高多了。

    元婴修士,配合元婴军团,击杀敌人,也是击杀元婴敌人,哪怕只是击杀元婴初期的敌人,击杀一人,也能获得一千点积分。

    结丹期修士,击杀结丹期初期修士,才一点积分,也就是说,如果击杀结丹期初期敌人,要击杀一千个,才能比得上那些元婴修士击杀一个元婴敌人。

    而战场中,结丹期修士想要击杀敌人,也只能击杀一些结丹期初期的敌人,那些结丹期中期或者后期的敌人,哪怕是结丹期修士,也很难击杀他们。

    因此,战场中,结丹期修士,要么就是没法击杀任何敌人,要么就是击杀一些结丹期初期的敌人。

    所以,对于结丹期修士来说,他们的积分,大部分都是几个几个的积分,积分想要超过十的结丹期修士,哪怕结丹期后期修士,都没几个。

    倒是那些元婴修士,都是各个势力精心培养的修士,他们在配合元婴军团,倒是偶尔能够击杀一些元婴敌人。

    因此,元婴期修士的积分,各个都是几千几千的积分,甚至有些修士的积分都上万了。

    刘一再一看黄玲的积分,刘一发现,黄玲的积分,都上百万了,远远超越其他元婴修士。

    看了一眼,刘一就知道,黄玲肯定是独自找上敌人的元婴军团,然后大开杀戒,使劲的击杀敌人的元婴修士。

    看到这里,刘一也觉得无聊,不过,自己的积分还是零,刘一也就不再寻找那些险地,而是开始杀敌了。

    更何况,刘一也知道,这次突然多了那些参赛选手,敌人肯定没有准备,导致敌人损失不少,尤其是元婴修士,损失更多,因此,为了减少损失,敌人肯定很快就好鸣金收兵,宣布战败。

    “杀!”刘一大吼一生,对着敌人的一个元婴军团的首领,就开始攻击。

    碰!

    敌人元婴军团首领的头颅掉在地上。

    敌人元婴军团首领,乃是元婴后期修士,但是,面对刘一的攻击,却无法抵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刘一一击击杀。

    “啊,刘一出现在战场,快撤兵,快撤兵!”神秘敌人首领,看到刘一在战场,急忙下令撤兵。(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