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诸葛老狐狸的话语结束,域赛第二阶段的比赛也正式打响。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迅速移动。

    比赛刚刚开始,大家要的不是击败他人,而是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因此,一个个都远离身边的其他参赛选手。

    这个时候,身边的每个参赛选手,都是竞争对手,有机会的话,谁也不敢保证身边的竞争对手,是否会第一时间朝自己下手。

    因此,一个个都远离身边的其他参赛选手,拉开距离,这样的话,就算遇到攻击,也有准备的时间。

    碰!碰!碰!~~~

    当然了,也有些实力强悍,对自身很自信的修士,没有第一时间拉开距离,而是迅速朝身边的参赛选手出手。

    比赛规则是自由攻击,直到最终只剩八人为止,也就是说,多淘汰一人,就多一分希望,因此,对身边的参赛选手出手,把身边的参赛选手击败,就等于减少了竞争对手。

    而诸葛老狐狸关注全场,只要有修士败了,在诸葛老狐狸认为,此人有生命危险,或者此人自动认输,诸葛老狐狸都会把此人传送出去。

    因此,参赛选手可以放心全力攻击其他的参赛选手,不用担心出手过重,当然了,如果偶尔有些修士,来不及被传送走,就被击杀,那也只能自认倒霉。

    不过,敢于立刻对身边参赛选手动手的修士,都是那些实力强大的修士,说白了,就是那几个元婴后期和一些元婴中期修士。

    这次域赛,除去黄玲元婴后期修为外,还有几个元婴后期修为的修士,他们分别是城主府两元婴后期修士,三大势力三个元婴后期修士,外加一些元婴中期修士。

    这些元婴中期修士和元婴后期修士,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他们相信,就算遇到其他元婴中期或者元婴后期修士,也不会轻易落败,更何况,他们出手时,也留意了身边的情况,发现身边没有元婴中期或者后期修士,才会出手。

    否则,就算元婴后期修士,也不敢轻易向元婴中期修士动手,毕竟元婴后期修士向元婴中期修士动手的话,元婴中期修士也未必立马就败,甚至,元婴中期修士还能缠住元婴后期修士一二,到时,再组织人手,共同攻击元婴后期修士,就算元婴后期修士也是吃不消的。

    当然了,相对应更多的修士来说,大家还是选择先远离身边的对手,在找值得信任的选手合作,联合起来,击败其他选手。

    对于这些,刘一并不是很感兴趣,刘一只是关注那实力最强的那几人,毕竟,那几人,才是有资格和刘一一起,参加州赛。

    “那几人倒是不错,都是哪几个势力的弟子?”刘一问道。

    刘一看到几个元婴后期修士,虽然那几个元婴后期修士的实力,在刘一看来不是很强,但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几个元婴后期修士,都要陪刘一一起参加州赛,刘一自然需要关注。

    州赛和域赛不同。

    域赛,高手不多,刘一和黄玲都能够排名第一第二,但是,州赛却不同,州赛,是整个半岛州举行的大型赛事。

    而浅海域,相对应半岛州来说,是最贫乏之地,修士的修为水平,也是最为低下,前几次州赛,浅海域除了垫底,还是垫底。

    也许浅海域年轻参赛选手,修为最高的才是元婴后期修为,但是,如果是州赛的话,元婴后期修为,大把都是,甚至出窍期参赛选手,也并不少见。

    在这样出窍期修士不少,元婴后期修士大把的比赛中,想要获得好名次,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因此,刘一才关注其他几个修士,毕竟,如果参加州赛的话,想要取得好名次,到时候,免不了要合作一番。

    “他们啊,是城主府和三大势力出来的。”双莲道。

    双莲既然来了光看比赛,自然不会什么事都不做,因此,双莲在刘一和黄玲参加第一阶段的比赛期间,就详细了解了各个参赛选手,尤其是元婴期的参赛选手,双莲更是仔细了解过。

    “城主府和三大势力?”刘一道,接着,又道:“也是,也只有他们才能培养出如此年轻的元婴后期修士。”

    “你看,那个黑衣修士,那就是城主府培养出来的年轻俊杰,名叫王宏。”双莲道。

    刘一顺着双莲所指方向看去,果然,那里有个黑衣年轻元婴后期修士,正在大发神威,大杀四方。

    一个个结丹期修士,在其手上,根本就走不过一招,就被淘汰出去。

    他的出手很简单,就是简单的一刀又一刀的看向高台上的结丹期参赛选手,这些结丹期参赛选手,根本就挡不住王宏一刀。

    甚至有几十个结丹期修士联手,可是,不仅挡不住王宏,还让王宏以更快的速度把他们淘汰。

    元婴后期修士,一招击败结丹期修士,没有任何问题,而那些结丹期修士,之所以被王宏一刀一个,也是他们分散了,导致王宏只能一刀一个。

    可,如果有修士组队一起阻止王宏,就更加给了王宏机会,只见王宏一出手,一招大招,就把几人给送出了高台。

    当然了,这样的场面不止王宏,其他人也不甘落后,各个都在努力的击败其他修士,尤其是现在开赛没多久,大家击败的对象,还只是那些结丹期修士。

    似乎忽然之间,大家有了某种默契,都打算先淘汰结丹期修士,再来淘汰其他对手。

    “那边那个也是城主府的年轻俊杰,叫李兵。”双莲道。

    这又是一个和王宏相差无几的年轻元婴后期修士,他的战斗法则,和王宏相差无几,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家门。

    同是城主府出身,战斗方式都一样。

    “那边是最神秘的北极宗的参赛选手,叫北沧海,一手冰系法术,施展的出神入化。”双莲道。

    果然,北沧海施展冰系法术,一出手,就是一片区域被冰封,在那片区域的修士,都被冰冻,最终,被诸葛老狐狸转移出高台。

    “那边是西煞宗的参赛选手,叫西煞子,据传,得到西煞宗开宗老祖西煞老人的传承,被视为西煞宗的少宗主。”双莲道。

    西煞子,煞气冲天,面前其他选手,往往还没动手,其他选手就顶不住西煞子的煞气,主动开口认输。

    当然了,这些修士,都是结丹期修士,如果是北沧海那样的元婴后期修士,根本就不惧怕西煞子,自然也就不惧怕西煞子的煞气压威。

    “最后那个元婴后期修士,乃是浅海帮的参赛选手,叫做钱金宝。据说,钱金宝的实力不如其他四人,但是,钱金宝一身宝贝,往往让其他四人都大为头疼。”双莲道。

    果然,刘一看到钱金宝的战斗方式,和其他人的战斗方式就是不同,钱金宝的战斗方式,可以说是用宝贝把敌人砸败。

    一件件宝贝,砸向一个个结丹期修士,这些结丹期修士,面对攻击而来的宝贝的巨大威力,根本就不敢硬接,只有主动认输。

    五大元婴后期高手,刘一基本了解了,刘一再看其他修士的战斗,发现还有几个元婴中期修士实力也是不错,不过,对于元婴中期修士,想要留下来,可就没那么容易。

    八大名额,五大元婴后期修士,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五人就要占据五个名额,剩下的三个名额,才轮到其他元婴中期修士去竞争。

    元婴中期修士可不少,别说城主府和三大势力有不少元婴中期修士,就是其他势力,尤其是十大势力中,剩下的七个势力,他们虽然整体实力比三大势力弱一点,但是,好歹也是十大势力,因此,他们虽然没有元婴后期修士参赛,却也有不少元婴中期修士参赛。

    一大堆,几十个元婴中期修士,最终却只能留下三个名额,可见多么残酷的比赛。

    因此,这些元婴中期修士,都想尽办法,保存自己,却又想要击败其他对手,当然了,这时候,就不是光有实力就行,如果面对几个元婴修士的围攻,甚至面对元婴中期修士的围攻,没有帮手的话,很可能就会落败,毕竟,他们只是元婴中期修士,不是元婴后期修士。

    碰,碰,碰~~~~

    高台中的战斗一直就没有停过,也一直有修士被传送出高台,让高台中剩余的修士越来越少。

    随着时间的推移,高台中的战斗也越来越激烈,最终,高台只有八人时,比赛正式结束。

    果然,五大元婴后期修士全部留在高台上,除了他们,还有三个元婴中期修士。

    “很不多,你们八人,最终留在高台上,有资格代表我们浅海域,参加州赛。”诸葛老狐狸道,接着,诸葛老狐狸又道:“好了,域赛正式结束,你们几人,准备准备,三日后,正式启程,前往半岛州,参加州赛。”

    也就是说,只有三天时间,三天之后,刘一将要离开浅海域,前往半岛州,参加州赛。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