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赛,乃是半岛州最大的赛事。

    半岛州广袤无边,浅海域只是半岛州无数域中,最边缘最靠近海岸的一个贫乏的小域。

    州赛,就在半岛州中央的半岛城举行。

    半岛城与浅海城,相隔着无数城池。

    一般修士,想要从浅海城到达半岛城,需要穿越一个个城池,而凭借元婴修士的飞行速度,想要穿过这一个个城池,就算不计路途的危险,也不计路途的遥远,一直能够保持巅峰飞行速度,想要飞到半岛城,也得数百年时间。

    刘一他们参加州赛,自然不肯能耽搁那么长时间,否则,等赶到半岛城,州赛都举行好几批了。

    不过,在浅海域,那些中大型城池都有传送阵,其他域,比浅海域更加繁华,城池之间,自然也有传送阵。

    浅海城,更有直接传送到半岛城的传送阵法。

    乘坐传送阵,需要消耗大量灵石,短距离传送还行,远距离传送的话,一般修士都是都承担不了传送的消耗。

    因此,就算有浅海城到半岛城的传送阵法,平时,也没有修士会从浅海城,直接传送到半岛城。

    其实,浅海城的那些大势力,也有些势力会派人前往半岛城,但是,他们都不会直接从浅海城,传送到半岛城。

    从浅海城直接传送到半岛城,消耗太大,大到浅海城那些大势力也负担不起经常从浅海城传送到半岛城的消耗。

    一般情况下,他们想要前往半岛城,都是从浅海城,传送到半岛城方向的下一个城池,再从下一个城池,传送到下下一个城池,如此反复,最终到达半岛城,当然了,中间有些城池没有传送阵,就得飞行,穿越过去之后,继续传送。

    这样的方式去半岛城,虽然耗费时间长,消耗也不少,但是,相比直接传送到半岛城,消费少多了。

    浅海城的修士修为水平,与半岛城相比,相差很多,因此,那些大势力就算派人前往半岛城,也只是偶尔派人前往而已,并不是经常派人前往半岛城。

    当然了,州赛开启,参赛人员前往半岛城,自然是直接传送到半岛城,而传送消耗的灵石,乃是城主府一力承当。

    本来,州赛这样的大型赛事,除了参赛选手外,其他的大势力也会前往半岛城,观看比赛,但是,由于浅海城连连垫底,导致观看比赛的人员也受到他人的欺辱,因此,最近几届州赛,浅海城这些大势力,也不再派人前往半岛城,观看比赛了。

    因此,最近几届州赛,都是诸葛老狐狸一人带队前往半岛城,参加州赛。

    州赛,乃是半岛州统一的赛事,必须参加,否则,浅海域说不定还真不想派人参加,毕竟,年年垫底,年年被人嘲笑的滋味可不好受,关键还是浅海域,比其他域相差太大,大到让人看不到希望。

    垫底可以,但是,相差太大,没有希望,又丢人,谁愿意观看?

    每次州赛,对诸葛老狐狸和参赛选手来说,都是一次考验与煎熬。

    这一次,由于战乱,域主大人需要前往半岛城商量要事,因此,域主大人才和大家一起前往半岛城。

    对于域主,大家都不太了解。

    域主虽然也是浅海城城主,但是,域主基本上不管里浅海域的事情,浅海域的大小事情,都是交给浅海城城主府管理,以前,诸葛老狐狸作为浅海城的管家,替域主管理整个浅海域,后来,诸葛老狐狸也挑选了继承人,把浅海城管家一职交给他人后,诸葛老狐狸就很少出现了。

    也只有每次州赛,诸葛老狐狸才会现身,并且带领十名参赛选手,前往半岛城,参加州赛。

    至于域主,始终不见踪影。

    因此,不仅刘一不了解域主,就连浅海城其他人也不了解域主,哪怕十大势力首领,也不了解域主。

    和十大势力首领打交道的,是老管家诸葛老狐狸和现任管家。

    没想到,这次域主居然会和大家一起前往半岛城。

    刘一没有想到,其他八人也没有想到,要知道,和刘一不同,其他八人,都是浅海城十大势力的修士,他们对于州赛有一定了解。

    知道州赛里面,他们只是垫底的存在,如果能够取得好名次,那么,就能扬名立万,但是,对于他们来说,更多的是别人嘲笑的对象。

    就算这样,在域赛时,他们还不得不尽全力争取参加州赛的名额,毕竟,在半岛城,他们或许是别人嘲笑的对象,但是,那里的事情,传不到浅海城普通修士耳中,因此,普通修士眼中,他们还是大家崇拜的偶像,更主要的是,每次获得州赛名额的势力,城主府都会给予一定的奖励。

    城主府管理整个浅海城和浅海域,出手的奖励,自然不会很简单。

    因此,各个势力的修士,都会争取这个名额,但是,也只是让底下的弟子争夺名额,到了真正州赛时,他们却不去观看,域主就更加不可能前去观看比赛。

    毕竟,去了,也只是别人嘲笑的对象而已。

    好在刘一对于这一切都不了解,其他人肯定也不会告诉刘一这些。

    说实话,如果不是钱宝商行实在缺乏高手,抽不出人手去半岛州,刘一都打算带人一起前往半岛州了。

    刘一可不知道,其他势力,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嘲笑,才不会派人前来观看比赛。

    “就我们几人前往半岛城?没有其他人前去观看比赛?”刘一等了一会,看着只有几个参赛选手和诸葛老狐狸,就忍不住开口问道。

    按照刘一的预想,十大势力,没有弟子参加州赛的势力可以不来,但是,有弟子参加州赛的势力,怎么也得派遣一两个长老前来观看比赛吧。

    这不仅仅是观看比赛,同时,也算是对门下弟子的一种鼓励与支持。

    其他人闻言,脸色一变,最后有无奈的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刘一的问话,而是转头看向他处,不理刘一,一副老死不相往来一般。

    “咳咳,咳咳。”诸葛老狐狸无奈咳嗽几声,再开口道:“刘门主,其他人是不会前往半岛州观看比赛,至于具体原因,等到了半岛城,刘门主自然知道,我就不多言了。”

    其实,诸葛老狐狸既尴尬,又无奈。

    其他人可以不去半岛州,但是,他诸葛老狐狸,每次州赛都必须去,而每次去,都的遭受其他人的辱骂,可是,没有办法,谁让浅海城贫乏,谁让浅海城的修士水平低下,谁让浅海城参赛修士实力太低,次次垫底呢?

    好在诸葛老狐狸已经习惯了,因此,每次州赛,都是诸葛老狐狸带队,当然了,其他人也不愿意带队。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难道其他人去观看比赛,有什么不对吗?”黄玲也被他们的表情搞的莫名其妙,就忍不住开口问道。

    “哈哈,没什么不对,是他们怕丢人,才不去观看比赛。”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接着,刘一就看到一道朦胧的人影,瞬间出现在众人身旁。

    这个发现,让刘一骇然,一道朦胧身影,也就意味着这人修为太高,以至于刘一根本看不清来人的模样。

    “参见域主大人!”就在刘一骇然之时,诸葛老狐狸开口了。

    “参见域主大人!”

    “参见域主大人!”

    其他人一听是域主大人,也开口道。

    “都免了,想必这位就是第一门的门主刘一了,那小姑娘是第一门的黄玲长老吧。”城主看着刘一和黄玲道。

    “正是。”刘一道。

    “呵呵,不错,不错,这次我们浅海域,可就要仰仗你们了。”域主道。

    “为什么啊?”黄玲问道。

    “呵呵,小姑娘,你刚刚不是问了,其他人为什么不来观看比赛?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我们浅海域的参赛选手,实力最差,次次垫底,其他人去了,也感觉丢人,因此,才没脸去。”域主大人道,接着,又道:“这次,多了你和刘门主,希望你们能够在州赛中取得一个好名次,也让我们浅海域扬眉吐气一次。”

    “放心吧,我们会的。”黄玲道。

    听到域主大人的话,刘一和黄玲都明白了,其他人为什么不愿意去观看州赛。

    “好,就要有这样的信心。”域主大人鼓励道,接着,又道:“我这次前往半岛州,虽然有其他的事情,但是,你们的比赛,我也会亲自前去观看。”

    “多谢域主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不会给你丢脸。”刘一和黄玲道。

    域主前去观看比赛,在比赛结束前,在刘一和黄玲取得好名次前,肯定要受到其他人的嘲讽,更何况,如果刘一和黄玲没有取得好名次,那么,域主此行,肯定会更加丢人。

    当然,这次域主承诺前去观看比赛,一来是看好刘一和黄玲,二来也算是支持刘一和黄玲。

    “走吧。”域主大人道,并且带着大家,通过传送阵,去半岛州。

    “嗡!”半岛城一处传送阵亮了起来,接着,几道身影出现在在传送大厅。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