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一逛?嗯,正好,刚刚半岛城,人生地不熟,逛一逛,了解了解半岛城,也是很不错的,就陪你逛一逛半岛城吧。”刘一道。

    既然来了半岛城,而且还需在半岛城住两年,州赛才会开始,那么,对半岛州进行一番了解,是十分必要的。

    而想要了解半岛城,一是向别人打听半岛城,二是闲逛半岛城。

    当然了,想要真正了解半岛城,向别人打听半岛城,那是必须的,同时,闲逛半岛城,体验半岛城,了解半岛城,也是必要的。

    如今黄玲想要逛一逛半岛城,刘一自然乐意一同逛半岛城。

    半岛城,规模比浅海城大多了,哪怕是半岛城东区,哪怕是刘一现在居住的地方相对偏远,也比浅海城更好。

    刘一和黄玲,出了居住的庭院后,开始转悠,开始闲逛,当然了,刘一和黄玲的闲逛,也只是在居住地附近闲逛,他们可不敢走太远。

    这一逛,就是一整天,这一整天当中,刘一逛了附近的药铺,逛了附近的兵器铺,也逛了附近的商行,甚至,刘一还逛了附近的客栈。

    闲逛之余,刘一也趁机了解此地的交易方式和交易价格以及交易规则等等。

    比如:一些丹药价格,符篆价格,兵器价格等等。

    “不错,不愧是半岛城,这里的物品,就是更高档。”刘一道。

    在闲逛时,刘一发现,出现在商铺里面的任何东西,都是很珍贵的东西,而且,很多东西,价格都高的要命。

    不过,相对浅海城,这里有些物品,比浅海城更便宜,也有些物品,比浅海城更贵。

    比如一些高级丹药,这里的价格比浅海城更便宜,一些高级兵器,这里的兵器,也比浅海城更便宜一些。

    但是,有些物品,却是这里的价格,比浅海城的更高。

    总体来说,刘一发现,就算把钱宝商行搬到这里来,也一定会大赚特赚,当然了,前提是钱宝商行能够守住自己的财富。

    如果钱宝商行在这里建立分部,钱宝商行大赚特赚,附近的势力肯定会眼红,到时候,说不定就会打钱宝商行的主意,真要到了那时,那么,就看钱宝商行是否有足够实力。

    如果有足够实力,那么,钱宝商行可以无惧,继续大赚特赚,但是,如果实力不行,那么,钱宝商行大赚特赚,给钱宝商行带来的只是灾难,是灭顶之灾。

    因此,想要在半岛城开设钱宝商行,不仅要考虑是否盈利,更要考虑是否有能力守住这份盈利。

    “门主有什么打算?难道准备在这里开设钱宝商行?”黄玲问道。

    “在这里开设钱宝商行,那是必须的,只不过,现在我们实力太弱,还不适合现在开设钱宝商行,因此,现阶段,我们的任务是提升实力,在实力上去之后,我们才能开设钱宝商行。”刘一道。

    现在第一门只有刘一和黄玲两人,想要开设钱宝商行,人手也是不够,更何况,就算有了人手,凭借刘一和黄玲两人,也没法守住钱宝商行的基业。

    因此,暂时,半岛城开设钱宝商行,是不太可能。

    当然了,等刘一和黄玲实力足够,或者第一门实力足够时,在半岛城开设钱宝商行是必须的。

    “提升实力?门主,我知道一个地方,可以提高我们的实力。”黄玲道。

    “哦,有这样的地方?”刘一问道。

    虽然半岛城,秘境不少,但是,刚刚一到,就能够碰到,刘一也觉得意外。

    “啊,门主,你想错了,我说的提升实力的地方,不是秘境。”黄玲道。

    一看刘一的表情,黄玲就知道刘一是想错了,因此,黄玲才解释道。

    “不是秘境?那是什么地方,居然能够有助于你我提升实力?”刘一问道。

    有秘境出世,选择进入秘境,获得突破的机缘,也是大有人在,因此,想到能够提升实力,刘一首先想到的是秘境。

    “就算黑赛啊。”黄玲道。

    “黑塞?这里也有黑塞?”刘一再说问道。

    黑赛,刘一也知道,浅海城就有黑塞,不过,刘一没有去过,毕竟,刘一的实力太强,去参加黑赛,意义不大,更何况,刘一在浅海城不想暴露实力,因此,能不出手,就不出手,因此,刘一也就不关心黑塞,但是,黑塞,刘一还是知道。

    黑塞,就是有些地下组织,举行的一种比赛。

    这种比赛,一般都是擂台方式举行,同时,地下组织还会进行开盘赌博。

    “嗯,这里也有黑塞,半岛城最大的黑塞市场,有三大黑塞市场,这三大黑塞市场,布遍整个半岛城,这里虽然偏僻一点,也有黑塞市场。”黄玲道,接着,黄玲又道:“三大黑塞市场,分别是天狂黑塞市场,地煞黑塞市场,嗜血黑塞市场。”

    “天狂黑塞市场,地煞黑塞市场,和嗜血黑塞市场?知道他们的背景吗?”刘一问道。

    “不清楚,不过,据传闻,他们三大黑塞市场,跟半岛城各大势力,都有一定的联系,或者说是几大势力共同扶持起来的三大黑塞市场。”黄玲道。

    黑塞市场,有大量擂台,修士可以去黑塞市场打擂台,打擂台的方式有几种,一种是和黑塞市场提供的擂台选手打擂台,赢了有奖励,输了就输了。

    第二种就算随机擂台,那种擂台,就算两个打擂台的选手,都不是黑塞市场提供的擂台选手,而是其他想要打擂台的选手。

    当然了,不管是那种打擂台方式,打赢了擂台,都有奖励,可是,输了的话,什么都没有,更主要的是,打黑塞,很危险,一不小心,可能会丢掉性命。

    既然如此危险,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修士前去打擂台呢?主要是通过打擂台,可以提升修士的实力。

    同时,每场擂台,黑塞市场,都会开盘,开赌局,任何修士都可以参与。

    “哦?那我们去看看吧,对了,你认为我们该去哪个黑塞市场呢?”刘一问道。

    “其实,哪个黑塞市场,都差不多,天狂黑塞市场,很多势力修士参加,基本上是在擂台上,不允许杀死对手,而地煞黑塞市场,很多自由修士参加,一般来说,相比天狂黑塞市场,就更加血腥,并没不允许杀死对手,当然了,如果对手认输了,那就不允许杀死对手,至于嗜血黑塞市场,那就更加血腥,完全允许杀死对手,哪怕认输都没有用,想要不被对手杀死,那么,就看你有没有实力逃走,如果你输了之后,能够逃下擂台,那么,就能够保住性命,如果没有下擂台,哪怕认输了,对手也可以继续攻击你,直到杀死,或者逃到擂台下为止。”黄玲道,接着,黄玲又道:“因此,一般的势力修士,都去天狂黑塞市场历练,当然了,危险性小,历练的效果就没那么好,也有部分修士去地煞黑塞市场,地煞黑塞市场相对危险一点,但是,也只是相对危险,只要及时认输,也没什么生命危险,而且,历练效果很好,因此,也有很多修士喜欢地煞黑塞市场,至于嗜血黑塞市场,就只留下一些十分血腥,十分凶煞的修士才会有兴趣。”

    “不错,三种档次的黑塞,有机会的话,我们都去看一看,这次,我们就去看看最近的黑塞市场吧,对了,最近的黑塞市场是哪个黑塞市场?”刘一问道。

    “门主,最近的黑塞市场,是嗜血黑塞市场,门主真的要去嗜血黑塞市场看看吗?”黄玲问道。

    “当然了,我们也只是去看看,又不一定上去打擂台,不用担心。”刘一道。

    嗜血黑塞市场,看看没什么,打擂台的话,就要考虑好,否则,上了擂台,输了的话,也许就会把命留在擂台上。

    刘一并不是亡命之徒,因此,也没有必要那么拼命。

    “也是,只去看看,不去打擂台,倒是没什么。”黄玲道,接着,黄玲又道:“不过,嗜血黑塞市场,很少有擂台赛,不过,如果有擂台赛的话,都能够吸引大量修士前去观看,希望我们运气好,能够碰到擂台赛。”

    “哈哈,无所谓,我也只是去看看,看看规则而已。”刘一无所谓的道。

    于是,刘一和黄玲朝最近的黑塞市场,嗜血黑塞市场走去。

    “听说了吗?嗜血黑塞市场,马上有一场擂台赛。”

    “是啊,听说是两大仇人,选择嗜血黑塞市场的擂台上进行生死搏斗。”

    “是啊,据说嗜血黑塞市场开了赌局。”

    “我也听说了,据说一方的赔率是一赔十,另一方赔率为十赔一。”

    “是啊,虽然是生死搏斗,但是,据说双方差距巨大。”

    “嗯,据说嗜血黑塞市场,把这次擂台赛叫着九死一生生死赛。”

    “是啊,对于弱的一方来说,是九死一生,甚至很多人看来,那根本就是十死无生。”

    刘一和黄玲在靠近嗜血黑塞市场时,就看到一个个修士,前往嗜血黑塞事情,听着他们一个个议论着九死一生生死赛。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