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看来我们来的真是时候。”刘一道。

    还没到嗜血黑赛市场,就听到大家议论纷纷,说什么有一场黑赛,叫九死一生赛。

    这样一来,就有热闹可看了。

    “是啊,听他们说,似乎还能下注,我们要下注吗?”黄玲问道。

    遇上一场赛事,可以说是很幸运,毕竟,嗜血黑赛市场,和其他量大黑赛市场不同,其他两大黑赛市场,有几个擂台,并且,每天都有几场黑赛,甚至有时火爆的话,可能出现几场擂台同时进行的场景。

    因此,不管哪天去其他两个黑赛市场,都有比赛可看,但是,嗜血黑赛市场不同。

    嗜血黑赛市场,参加比赛的,都是一些玩命的凶徒,这样的凶徒,数量有限,而且,也不可能天天在擂台上玩命,因此,嗜血黑赛市场,很多时候,几天都未必有一场比赛。

    当然了,只要嗜血黑赛市场有比赛,那一定是十分激烈的比赛,毕竟,比赛双方都在玩命。

    而大家对于嗜血黑赛市场的比赛,也更加有兴趣。

    因此,每一场嗜血黑赛市场,开盘之后,下注的修士都很多很多,观看的就是就更多。

    不多时,刘一和黄玲就走到了嗜血黑赛市场门口,看到门口写着嗜血黑赛市场几字,刘一也笑了。

    “没想到黑赛市场居然这么高调,本来我还以为这种黑赛,他们是偷偷进行呢?”刘一道。

    “黑赛市场举行黑赛,最大的赚钱方式不是观看比赛的门票,而是开盘赌赛,因此,黑赛不可能偷偷进行,相反,黑赛市场,每次黑赛,都会大量宣传,尤其是一些具有代表性的黑赛,更是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来宣传。”黄玲道。

    其实,黑赛就如黄玲说的那样,每场黑赛,黑赛市场赚钱的方式,除了门票外,赌注也是一种赚钱方式。

    而对于一些重要的黑赛,下赌注的修士,都会有很多很多,这些下注的修士,黑赛市场,都会从其中抽取一部分分成作为收入,这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别说半岛城,就是浅海城,也有黑赛市场,只是没有半岛城的黑赛市场隆重,再加上刘一对黑赛不敢兴趣,并且一直忙于发展第一门,因此,刘一对于黑赛市场不了解而已。

    “哦,那我们就去看看吧,如果真的有趣的话,以后我们也可以再来。”刘一道。

    于是,刘一和黄玲买了两张门票,进入了嗜血黑赛市场,观看‘九死一生生死赛’。

    “门主,要不我们也买几注?”黄玲看到别人买注,也忍不住开口道。

    观看黑赛的修士,基本上都会下注,买上那么几注,也很正常,甚至很多修士,都花费大量灵石进行赌注,有些修士,一夜暴富,也有些修士,因此倾家荡产。

    “算了,我们先看看吧,如果有兴趣的话,下次我们再来买几注。”刘一道。

    “好吧,那我们就直接去观看这次比赛。”黄玲道。

    接下来,黄玲和刘一就按照门票,找到自己的位置,坐等比赛的开始。

    “道友们,大家好!我是这次‘九死一生生死赛’的主持,我代表我们嗜血黑赛市场,欢迎大家!下面,有请两位选手上场!”黑赛开始,一个修士走到擂台上,开始讲道。

    就在主持话语刚落,就看到两个修士,走上擂台,不用说,他们就是这次黑赛的两位选手了。

    “欢迎‘九死一生生死赛’的两位选手上场,他们两位,分别是元婴巅峰修为的周卫国道友,和元婴中期修为的刘大同道友。”主持道,接着,主持又道:“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比赛现在开始!”

    主持没有过多介绍选手双方,也没有过多激励的话语,而是直接宣布比赛,然后就迅速离开擂台。

    由于嗜血黑赛市场的黑赛不同于其他黑赛市场的黑赛,他们是血腥的黑赛,只要上了擂台,那么,要么就是击杀对手,要么就是被对手击杀,当然了,如果战败之后,能够成功逃出擂台,也能够逃的一命,但是,胜负结果,十分了明,因此,这种黑赛,根本就不需要裁判,而两选手,也可以动用任何手段,没有任何约束。

    因此,在宣布比赛开始后,主持都是迅速离开擂台,以免波及自己。

    “杀!”

    “杀!”

    两声大吼声,在主持宣布比赛开始后,自两选手口中吼出。

    周卫国,元婴巅峰修士,在大吼之后,元婴巅峰修士的气势,也随之散发,惊人的气势,肆意弥漫。

    刘大同,元婴中期修士,虽然在大吼之后,元婴中期修士的气势也是展露无遗,但是,相比周卫国的元婴巅峰修士的气势来说,就弱了很多。

    “门主,他们相差这么大,胜负一目了然,有什么看头?”黄玲看到两人的差距之后,也是大失所望的道。

    “是啊,就是他们相差这么大,赌注才会一比十,也就是说,买周卫国胜的修士,买十赔一,买刘大同胜的修士,才会买一赔十。”刘一道。

    “相差这么大,买周卫国的一定赚,买刘大同的,哪怕赔率再高,也肯定输,谁会买刘大同胜呢?”黄玲道。

    “你说的没错,如果刘大同没有什么特殊手段的话,那就输定了,但是,万一刘大同有什么特殊手段呢?要知道,这是可以不折手段的比赛。”刘一道。

    元婴中期修士,在元婴巅峰修士面前,可以说没有还手之力,就凭现在刘大同表露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战胜周卫国,能够从周卫国手上保住性命,就十分不错了,既然这样,刘大同还是同意了这场生死战,刘大同不可能没有隐藏手段,否则,就是上来送死。

    无故送死,没有修士愿意这么做,因此,刘大同肯定隐藏了一定的手段,当然了,除了刘大同,周卫国肯定也隐藏有一定的手段,最终谁胜谁负,就看他们的隐藏手段了。

    不过,大家还是看好周卫国,毕竟周卫国是元婴巅峰修士,而刘大同只是元婴中期修士,就算有隐藏手段,在大家看来,刘大同也不能威胁到周卫国,因此,周卫国赢定了。

    “就算有一些手段,也未必能够伤害到周卫国,毕竟周卫国是元婴巅峰修士。”黄玲道。

    此时,周卫国和刘大同已经开始战斗了。

    一个元婴巅峰修士,一个元婴中期修士,两人的战斗,其实没什么悬念,大家期待的也只是刘大同是否有什么特殊的手段能够威胁到元婴巅峰修士,否则,这场比赛是没有悬念的比赛。

    当然了,既然刘大同答应了比赛,有一定手段也是可以理解的,就不是的刘大同的手段,能否威胁到周卫国。

    轰!

    刚一上来,周卫国就展开了激烈的攻击,面对这些攻击,刘大同被攻击的节节后退,并且,也被攻击的岌岌可危。

    其实,对于这场比赛,大家的兴趣不是很大,半岛城,出窍期修士才是主流,因此,大家愿意看的比赛,还是出窍期修士的比赛,对于元婴期修士的比赛,在出窍期修士看来,都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没什么看头。

    更何况,比赛双方一个元婴巅峰,一个元婴中期,相差太大,悬念都没有,就更加没有看头。

    不过,就算大家对于观看比赛没有兴趣,但是,大家对于赌注却感兴趣,虽然,买周卫国胜是买十赔一,赔率太低,但是,再低,只要是必胜的赌注,大家也愿意买。

    因此,大家来观看比赛的目的,都是为了购买周卫国的胜利的赌注。

    “果真如此,一招就让刘大同无法招架,这样下去,也许三招之内,刘大同就会被击杀。”

    “是啊,周卫国胜定了。”

    “哈哈,周卫国胜定了,这简直是送钱给我们。”

    “就是,就是,听说大家都买周卫国胜,没有人买刘大同胜。”

    “哼,刘大同输定了,谁敢买刘大同胜?”

    “是啊,可惜嗜血黑赛市场十分狡诈,他们限制了大家购买赌注的大小,太大的单子,他们不接。”

    “那是,这次是注定的赔本买卖,他们不限制大小,肯定会亏得血本不留。”

    “就算限制了赌注的大小,他们这次也是大亏。”

    “不怕,反正嗜血黑赛市场家大业大,这次就算亏损,他们也承担的起,更何况,门票收入也不少,又被他们限制了赌注的大小,因此,要亏,也亏不了多少。”

    一众修士,议论纷纷。

    这次的比赛,是个人都可以看出,周卫国必胜,因此,没人买刘大同胜,都买周卫国胜,哪怕买周卫国胜的赔率很低,庄家也是必亏无疑。

    庄家也是无奈,又不能拒绝大家买注,因此,只好限制赌注的大小,不允许买注太大,这样一来,就是亏,也亏得更少。

    “门主,可惜庄家限制了赌注的大小,否则,我们买几十亿灵石,就算十赔一,也有几亿灵石,赚大了。”黄玲道。

    “呵呵,我们又没买赌注,你可惜什么?”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