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我们没有买注,才可惜。”黄玲道,接着,又道:“可惜这次赌注限制了,不能买太大,因此,才没意思,如果不限制赌注,我肯定要去买注。”

    刘一和黄玲,都是不缺钱的主,因此,小钱他们不看在眼里,他们眼里只有大钱。

    他们来之前就没打算买注,再加上赌注太小,他们也不感兴趣,因此,他们没有买注,不过,如果赌注大小没有限制,而这又是稳赢,那么,就算没打算买注,黄玲也不介意大赌一次,买上几十亿灵石的赌注。

    其实,暗道可惜的不只有黄玲,其他修士,也在暗道可惜,如果不是庄家限制了赌注的大小,不能买太大的赌注,大家就算砸锅卖铁,也得把自己的全部家当,用来购买周卫国赢的赌注。

    而今,庄家限制的赌注的大小,大家买注,也买不来多大,再加上十比一,因此,赢了,也赚不了多少,这才是大家觉得最可惜的。

    其实,这也不怪庄家,庄家还冤呢,这次黑赛,周卫国赢,刘大同输,这是没有悬念的比赛,庄家也知道这次比赛没有悬念,因此,只要开盘,大家都会买周卫国胜,这样的话,只要开盘,庄家定亏。

    可是,又不得不开盘,开盘之后,亏也得咬牙亏,因此,为了少亏一点,他们也只有限制赌注的大小,就当这次黑赛,是嗜血黑赛市场,给大家发放的福利罢了。

    对于必亏的黑赛,嗜血黑赛市场也是心里吐血,却又无可奈何,其他修士买注小,只是赚的小而已,但是,买注的人数多了,哪怕限制赌注的大小,嗜血黑赛市场,这次也要大亏特亏,除非刘大同胜,但是,刘大同是不可能胜,毕竟,刘大同实力太低,这点,黑赛市场也调查清楚了。

    “哈哈,如果不限制赌注的话,人人都像你一样,买这么大,你认为嗜血黑赛市场,有那么多灵石赔给你们?”刘一道。

    如果不限制赌注,就像黄玲这样想的,买个几十亿的赌注,一定大有人在,如果这样的话,哪怕十赔一,庄家也得给每人几亿的灵石,每人几亿灵石,一千人就几千亿灵石,如果一万人十万人,或者更多,嗜血黑赛市场,虽然富有,却又付不起那么多灵石。

    因此,就算庄家没有限制赌注大小,最终庄家也是赔不起。

    倒是现在这样,虽然限制了大家购买赌注的大小,庄家也是稳赔,却能够赔的起,大家不用担心庄家赖账。

    当然了,像刘一黄玲这样不缺灵石的修士来说,赌注太小,根本就不感兴趣,毕竟,这点灵石,对于他们来说,赔赚都无所谓。

    也有很多修士,购买了赌注,对于很多修士来说,就算限制了赌注的大小,赌注也是不小了,不可能每个修士都像黄玲和刘一那样不缺钱。

    对于大部分修士来说,就算不限制赌注的大小,大家也没有足够的灵石来购买太大的赌注。

    更何况,蚊子虽小,也是肉,赌注再小,只要有赚,也值得买,因此,还是很多很多的修士购买赌注。

    扑哧,扑哧!

    在黄玲埋怨间,刘大同,就被周卫国一招打的吐血,很显然,双方相差太大,就算周卫国随便一招,也不是刘大同能够抵抗的,因此,一招,刘大同就身受重伤,吐血不止。

    “第二招,我赌第二招,刘大同就好被周卫国杀死。”

    “我赌三招。第三找被杀死。”

    “我赌四招。”

    “两招。”

    “三招。”

    “四招。”

    无聊,对于大家来说,都是稳赚的赌注,实在无聊,双方差距太大,战斗也没什么看头,没什么精彩的地方,因此,大家干脆赌几招,刘大同就会被杀。

    “门主,你说刘大同能够坚持几招?”黄玲问道。

    一招,刘大同就吐血不止,明显受了重伤,很明显,如果周卫国不留手的话,也许第二招,就能解决刘大同,最不济,第三招或者第四招,就能解决刘大同。

    至于周卫国留手,那是不可能的,擂台上,谁敢留手,留手,说不定死的就是自己,因此,只要是在嗜血黑赛市场擂台上,没有修士会留手的。

    “哈哈,我也不知道,如果是我出手的话,一招,就能够解决他们。”刘一道。

    观看比赛的修士,大家都没有认真看,也没什么好看的,还不如猜一猜几招结束比赛比较有趣,更何况,早点结束比赛,大家也好早点领取灵石。

    轰!

    一声巨响,周卫国第二招攻击发出,攻击在刘大同身上,却没多少修士关心这些,也没有多少修士认真观看这比赛。

    扑哧,扑哧!

    刘大同继续吐血,却留有一口气,没有立刻死亡。

    “真没用,这样都没有解决刘大同。”

    “就是啊,我还以为第二招就能够解决刘大同呢?”

    “哼,如果是我的话,我第一招就解决了战斗,根本就不用第二招。”

    “就是,就是,第二招都很丢脸了,现在第二招居然没有杀死刘大同,真够差劲。”

    很多修士,对于周卫国第二招没有解决刘大同,都十分不满。

    “哈哈,我就说要三招,才能解决刘大同,果然如此。”

    “是啊,我就是有先见之明,第三招,一定能够解决刘大同。”

    “就是啊,如果第三招还不能解决刘大同,我看周卫国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认为三招能够解决刘大同的修士,看到第二招没有解决刘大同,就大笑起来,表明自己多么有先见之明。

    “哈哈,刘大同,怎么样,不好受吧,好了,不玩了,下一招,解决你。”周卫国看着刘大同的样子,开心的笑道。

    现在的刘大同,样子十分狼狈,并且奄奄一息,谁都能够看出,刘大同虽然没死,却也离死不远了,只要周卫国再攻击一招,刘大同必死无疑。

    “咳咳~~来吧~~咳咳~~”刘大同道。

    就算如此惨状,刘大同也没有畏惧,而是一边咳嗽,一边盯着周卫国。

    “勇气可嘉,可惜,实力太差。”

    “就是啊,元婴中期,居然敢跟元婴巅峰修士上擂台,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就是,这就是找死。”

    “如果是我的话,我是不会上擂台,哪怕有仇,我也会忍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更何况,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可惜,就这样死了,太可惜了。”

    看到刘大同的样子,大家都为刘大同惋惜。

    “哼,我成全你。”周卫国道,接着,周卫国对着刘大同,又是一招攻击大招。

    嗖!

    一道威力惊人的攻击,朝着刘大同呼啸而去。

    “这下死了,笨死了,也不知道逃走。”黄玲道。

    看到这样子,谁都知道,这一击之下,刘大同必死无疑,如果换成其他人的话,也许在周卫国第一击之后,就会想法逃出擂台。

    “不对,快看,有变化。”刘一道。

    刘一在其他人都没有发现异常之前,就发现了擂台的异常。

    嗖,嗖,嗖~~~

    就在刘一话语刚落,擂台上,刘大同身前,就出现了一道道攻击法术,这些攻击法术,呼啸着朝着周卫国奔去。

    当这些攻击法术出现时,其他人也发现了,一个个都面面相觑。

    “这?”

    “这,这?”

    “这,这刘大同来这套?”

    一个个修士,惊诧的望着这一道道攻击,朝着周卫国奔去。

    要知道,这些攻击,不是什么厉害的攻击法术,每一道攻击法术,都只有元婴初期和元婴中期修士一击的威力。

    元婴初期和元婴中期一击的威力,对于元婴巅峰修士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这不是一道攻击,而是一道道攻击,一道道元婴初期和元婴中期威力的攻击,数量多了,哪怕周卫国是元婴巅峰修士,也抵挡不了,更何况,这些攻击出现的突然,在这些攻击出现以前,别说周卫国,就是在场的其他观看的出窍期修士,都没有想到,周卫国就更加想不到,又没有防御,只能硬生生的承受这些攻击,后果可想而知。

    “啊,你~!~”周卫国大惊,却来不及防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攻击落在自己身上。

    符篆攻击,毫无疑问,刘大同的这些攻击,都是符篆攻击,可是,以周卫国对刘大同的了解,刘大同身上也没这么多符篆。

    在周卫国的了解里,刘大同只是个穷困潦倒的修士,根本就没有足够的灵石来购买符篆,其实,不仅周卫国不明白,其他人也不明白。

    嗜血黑赛市场,开盘之前,都会对周卫国和刘大同进行调查,可是调查的结果就是刘大同必死无疑,这也是嗜血黑赛市场开盘的比例是十比一,并且限制赌注的原因。

    如果知道刘大同身上有大量的符篆,嗜血黑赛市场又何必限制赌注呢?

    “符篆?”黄玲也是一愣。

    符篆,刘一和黄玲太熟悉了,第一门修士就是这样,在自身实力不敌敌人时,就用符篆使劲的砸敌人,直到砸死敌人为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