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攻击,倒是有我们第一门弟子的风格啊。”刘一道。

    刘大同砸出的符篆攻击,每一张符篆的攻击威力不是很大,也就只有元婴初期和元婴中期威力的符篆,这样攻击的符篆,按理来说,是不能对周卫国造成伤害,奈何刘大同砸出的符篆数量太多,一堆符篆形成的攻击,哪怕每一张符篆攻击的威力不是很大,这么多攻击聚集在一起,也产生了惊人的威力。

    更何况,周卫国大意,根本就没有想到刘大同有这么多符篆,因此,也没有防备刘大同这一招。

    因此,面对一堆攻击,周卫国脸色狂变不说,其他买周卫国胜的修士,更是脸色阴沉的很,这样的攻击,毫无阻挡的攻击在周卫国身上,谁也不知道周卫国是否能够挡住,也许周卫国自己也不清楚。

    如果周卫国败了,那么,大部分修士都将损失惨重,尤其是那些贫穷的散修,虽然押注不多连庄家限制的底线都没到,但是,却也是那些贫穷散修的全部身家,居然输了,那就倾家荡产。

    因此,很多修士看见这种情况,都大为吃惊,甚至不能接受,生怕周卫国就此失败。

    当然了,对于刘一来说,倒是没什么大惊小怪。

    刘一只是感觉刘大同的战斗方式,和第一门弟子的战斗方式相像而已。

    第一门的弟子,也是如此,在能够战胜敌人时,和敌人战斗,不动用符篆,但是,在自己不敌时,和敌人战斗,就使劲的砸出符篆,直到用符篆把敌人砸灭为止。

    “是啊,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符篆,居然那么多元婴威力的符篆。”黄玲道。

    刘大同明显不是富裕的修士,因此,肯定没有那么多灵石来购买符篆,更何况,就算刘大同有那么多财富来购买符篆,刘大同购买符篆,也肯定会被调查的一清二楚。

    周卫国或许没法调查出刘大同是否购买符篆,但是,嗜血黑赛市场,肯定能过调查清楚,如果嗜血黑赛市场调查清楚了情况,那么,嗜血黑赛市场开盘时,就不会限制赌注。

    既然如此,唯一能过说明的就是,刘大同根本就没有在半岛城购买符篆,既然刘大同没有在半岛城购买符篆,那么,刘大同的符篆是哪里来的呢?

    这个问题,不仅刘一想知道,其他人也想知道,尤其是嗜血黑赛市场的人更想知道。

    “哈哈,你这个问题,也许这里的所有人都想知道,这次刘大同可谓摆了所有人一道,不过,这次嗜血黑赛市场,倒是赚了不少。”刘一道。

    嗜血拍卖市场,虽然现在了赌注的大小,但是,奈何购买周卫国胜的修士太多,而买刘大同胜的修士几乎没有,因此,可以说,只要是购买赌注的修士,都是给嗜血黑赛市场送钱的修士,如果这次嗜血黑赛市场没有限制赌注,也许嗜血黑赛市场将要赚的更多。

    嗜血黑赛市场是赚了,但是,却坑苦了那些购买赌注的修士,可以说坑了一大片修士,当然了,更是坑了周卫国。

    虽然现在比赛还没出结果,但是,在刘大同砸出一堆符篆时,大家就知道,比赛的结果已经注定,那就是周卫国必败。

    当然了,周卫国能否在那堆符篆中活下来,那就不是大家能够关心的了,大家只是关心胜败,不关心生死。

    毕竟,胜败才是与各个修士休戚相关,而他们的生死,跟大家没有任何关系。

    轰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毫无保留的攻击在没有防御的周卫国的身上。

    “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至周卫国的口中发出。

    伴随着周卫国惨叫的,是一阵阵气浪,这些气浪,都是由于一道道符篆攻击,攻击在周卫国身上,形成的能量气浪,疯狂的以周卫国为中心,向四周疯狂扩散。

    对于这些疯狂扩散的能量气浪,刘大同也是一边后退,一边继续砸出符篆。

    刘大同砸出的符篆单个威力不强,能够取得效果,主要是靠周卫国的大意和符篆的数量,因此,在取得优势,在大量符篆攻击在周卫国身上后,刘大同更是毫不犹豫的继续砸出符篆,使劲的砸出符篆。

    在没有确认周卫国死亡或者逃出擂台前,刘大同是不会停止符篆的攻击,除非符篆已经用完。

    “啊,啊,啊~~~”

    听着周卫国一声声惨叫,再看到刘大同一张张符篆的砸出,大家心里也是震惊。

    “混账,这刘大同哪里来的符篆,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符篆?”

    “就是啊,砸出那些符篆,价值几百万灵石,刘大同怎么可能买得起?”

    “有古怪,刘大同有古怪,难怪刘大同敢和周卫国上擂台。”

    “坑了,周卫国被刘大同坑了,我们也被坑了。”

    一道道议论声响起,却也改变不了最终的结果。

    早这样发展下去,周卫国战败是一定的。

    “啊!”

    随着周卫国最后一身惨叫结束,周卫国终于死亡在刘大同的一道道符篆攻击之中。

    “本场比赛,刘大同获胜!”比赛结束,主持人走上擂台,开口道。

    主持人的话语刚落,就响起一道道欢呼声和吹嘘声。

    欢呼声,自然是那些没有购买赌注的修士,或者购买了赌注,却觉得没有多少的修士。

    而吹嘘声,自然是那些购买了赌注,或许大肆宣扬周卫国胜的那些修士,那些修士,心里想着周卫国胜,自然就不希望刘大同胜。

    不过,不管那些修士怎么想,最终结果就是,周卫国死,刘大同胜。

    此时的刘大同,状态并不是很好。

    本身,刘大同就被周卫国重伤,再加上在砸出符篆攻击之后,一道道气浪的冲击,让刘大同的状态十分不好。

    不过,就算现在,刘大同的状态也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狼狈,但是,刘大同还是胜利了,是胜利者。

    主持人宣布了比赛结果之后,就开始给刘大同服用丹药,替刘大同疗伤。

    这是比赛规则,每场比赛,有死有伤,死了需要处理尸体,伤了需要疗伤。

    可以说,每场比赛,败者死亡很正常,而胜者,基本上也是惨胜,甚至更多的是两败俱伤,胜者以微弱的优势取胜,因此,就算胜利了,也只是留下半条命。

    这就需要及时疗伤,而想要及时疗伤,这些疗伤丹药,自然是嗜血黑赛市场的人事先准备好了,只待比赛结束,就离开给选手疗伤。

    自此,九死一生生死赛就结束了。

    “门主,我们走吧,真没想到,最后居然是刘大同胜。”黄玲道,接着,黄玲又道:“还好没有买赌注,否则,就亏大了。”

    黄玲先前还说如果不是庄家限制了赌注,赌注太小,不感兴趣,否则,就买几亿的赌注,现在看来,幸好没有买几亿的赌注,否则,几亿灵石,就将化为泡影。

    如果真的几亿灵石化为泡影,对于黄玲来说,也是损失巨大,可以说,黄玲也要由不差钱,变成穷光蛋。

    “呵呵,我们没什么,倒是那些大富豪,他们应该感谢庄家,如果不是庄家限制赌注,大概很大富豪,都有变成穷光蛋。”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嗜血黑赛市场虽然赚了很多,但是,他们应该也后悔,后悔限制赌注,如果不限制赌注的话,他们这次就要赚疯。”

    如果没有限制赌注大小,那么,买周卫国胜的大富豪,肯定有大把大把,他们一出手,都不会太少,而是几亿几十亿的出手,这样的好,一个富有的修士出手,就比得上限制赌注之后的数百人上千人。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限制赌注的话,也许赌场这次将要多赚上百倍甚至上千倍都不止。

    当然了,这也不能怪赌场,毕竟,刘大同的符篆,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是啊,真没想到刘大同居然会有那么多符篆,是刘大同偷偷购买的符篆吗?”黄玲道。

    “不是,如果刘大同偷偷购买符篆,肯定会被黑赛市场查清楚,黑赛市场查清楚了的话,就知道刘大同赢,也就不会限制大家购买赌注的大小了。”刘一到,接着,刘一又道:“更主要的是,这些符篆,虽然威力不错,但在,制作的很粗超,也就是说,这些符篆的制作者,制作的水平不是很高,也许是有符篆制作的天赋,再加上得到一些符篆相关的知识,自己炼制的符篆。”

    “什么?门主说那是刘大同自己炼制的符篆?”黄玲大吃一惊道。

    “嗯,也只有刘大同自己炼制的符篆,才能够骗过所有人,否则,不管刘大同在哪里购买的符篆,都能够被人发现,哪怕刘大同离开半岛城,去其他城池购买,也不可能保密的。”刘一道。

    “原来是刘大同自己炼制的符篆,那刘大同的炼制符篆的天赋,不是很高很高?”黄玲道。

    “嗯,刘大同的炼制符篆的天赋很高,因此,如果让他加入第一门的话,小娇会很开心的,说不定马上收他为徒。”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