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死一生生死赛结束后,刘一和黄玲就在嗜血黑赛市场外,等候刘大同的出现。

    黑赛市场,每次黑赛结束之后,黑赛市场都会给予参赛选手简单的治疗,给予简单的治疗之后,就不再理会这些参赛选手了。

    简单治疗,只是为了给予受伤的选手及时治疗,不至于因治疗不及时而落下不可逆转的伤痛。

    可惜,这些只是简单治疗,简单治疗之后,黑赛市场便不再管那些选手的死活了,如果伤势太重,简单治疗之后,想要痊愈,也得参赛选手事后自己想办法治疗。

    当然了,如果只是轻伤,那么,简单治疗,也许就能够痊愈。

    像刘大同这种不是黑赛市场的选手,肯定是简单治疗,简单治疗之后,黑赛市场便不再理会刘大同,除非刘大同加入黑赛市场。

    而刘大同所受到的伤势,简单治疗,肯定没法痊愈,这些简单治疗,只能短暂的稳固伤势,让刘大同的伤势短时间内不会加重,当然了,如果刘大同离开黑赛市场后,不及时治疗的话,伤势肯定要继续加重,这是一定的。

    黑赛市场在比赛结束之后,对参赛选手简单治疗,只是出于赢得各个参赛选手的好感的目的,同时,也为了给予受伤的选手有一定的时间治疗自己的伤势,不至于因没有及时治疗,而导致无法想象的后果。

    但是,简单治疗之后,选手的生死,就和黑赛市场无关了,该赚的,在比赛结束之后,都已经赚了,如果不是黑赛市场的人,那么,花费再大的代价给选手治疗,黑赛市场也得不到更多的好处。

    因此,黑赛市场才不会花费太大的代价,来治疗受伤的选手。

    果然,没等多久,刘大同就从嗜血黑赛市场出来了。

    此时的刘大同,经过黑赛市场的简单处理之后,虽然伤势也很严重,但是,外表看起来,却看不出什么了,伤势也得到了压制,当然,这些压制,只是暂时的压制,毕竟,黑赛市场不可能给予刘大同太多的治疗。

    “刘大同道友,刘某在此有礼了。”刘一拦住刘大同道。

    刘大同,虽然是半岛城的散修,但是,刘大同的年纪不是很大,外表看起来,也就三四十岁的样子,当然了,刘大同都元婴中期修为了,年纪自然不可能只有三四十岁,但是,从外表也可以看出,刘大同年纪不大。

    散修,修炼资源不足,哪怕修士的资质极好,修为的提升速度也不会很快,因此,像刘大同这样年纪不大的元婴散修,还真不多,大部分散修,到了元婴期后,都是一副白发苍苍的老人模样。

    不过,刘一也知道,半岛城的修士的修炼条件比其他地方好,因此,哪怕半岛城的散修,修炼资源,也比其他地方的修士修炼条件好,因此,半岛城的散修,修士提升修为的速度,也比其他地方的散修的修为提升速度快。

    但是,像刘大同这样,元婴中期修为了,模样还是中年模样的散修,也不会很多,而且,都是有一定的机缘,获得了不小的机缘,才能提升的如此快。

    如果是大势力的修士,中年模样的元婴修士,一大把都是,哪怕中年模样的出窍期修士,也大有人在,甚至,很多元婴修士,乃至出窍期修士,都是青年模样。

    这是大势力修士,有足够的资源,让天才修士能够急速提升修为,能够迅速提升到极高的境界。

    就像黄玲,模样还是十八九岁的少女模样,但是,黄玲的修为却是元婴后期修为了,当然了,黄玲的年纪,也是不大,不过,肯定不止十八九岁。

    不过,作为元婴修士,一般来说,都有几百岁甚至上千岁的寿命,就是现在年龄是几十岁了,相对于几百上千岁来说,还是很年轻的。

    因此,黄玲才会看起来像少女模样。

    刘大同中年模样,虽然不大,但是,作为散修,肯定也有两三百岁了。相对于上千岁来说,肯定还是十分年轻。

    “两位道友有礼了,不知两位道友是?”刘大同看着刘一和黄玲,疑惑的道。

    刘大同不认识刘一和黄玲,但是,看的刘一和黄玲非常年轻,更主要的是,如此年纪轻轻,却是元婴修士,就知道刘一和黄玲不简单。

    不过,对于刘一两人,刘大同不认识,因此,刘大同警惕的盯着刘一和黄玲。

    “哈哈,本人刘一,这是黄玲,我们都是第一门的修士。”刘一道。

    “第一门?抱歉,请恕在下孤陋寡闻,实在是没听过,不过,不知刘道友拦住在下,所谓何事?”刘大同直接问道。

    刘大同的伤势虽然暂时压住了,但是,却也不能拖延太久,因此,刘大同也就没有时间跟刘一啰嗦,而是直来直往的说道。

    “哈哈,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和刘道友交个朋友,当然了,刘道友能够加入我们第一门的话,那就更好。”刘一道,并且,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第一门的情况。

    当然了,在介绍第一门之前,刘一拿出丹药给刘大同疗伤,这是一定的,毕竟,刘大同的伤势虽然暂时压住,但是,由于药力不强,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会留下后遗症,因此,如果刘一不给刘大同丹药治疗,刘大同也没有心情听刘一介绍第一门。

    在刘一给了刘大同疗伤丹药,刘大同服用丹药之后,立刻好转,刘大同才有心情听刘一介绍第一门。

    “多谢刘门主,只是,刘门主为什么那么看好在下,想要在下加入第一门呢?”刘大同再次问道。

    半岛城散修元婴期修士一大把,像刘大同这样年轻的散修元婴修士也有一些,因此,第一门想要招收元婴修士,似乎也没有必要这样招收刘大同。

    “呵呵,说实话,我们看上的是刘道友的炼制符篆的天赋,否则,只凭刘道友元婴中期修为,还不值得我亲自前来招收。”刘一道。

    现在的第一门,多一个元婴修士和少一个元婴修士,并不重要,但是,如果多一个像刘大同这样炼制符篆天赋的元婴修士,那就很重要。

    虽然,第一门也有一些能够炼制元婴威力的符篆师,但是,他们没有跟着刘一一起来的半岛城,更何况,刘大同得到的符篆传承,不是什么厉害的符篆传承,只不过是刘大同的炼制符篆的天赋极好,才让刘大同能够炼制出如此多的元婴威力的符篆。

    刘一相信,只有给刘大同足够的符篆传承,那么,凭借刘大同元婴修为,肯定能够炼制出出窍期威力的符篆。

    炼制出窍期一击威力的符篆,可不是一般的符篆师可以办到的。

    每一个能够炼制出出窍期威力符篆的符篆师,都是各个势力抢着想要得到的符篆师。

    如果刘大同能够加入第一门,那么,刘一就可以现在就可以在半岛城发展自己的势力,因此,刘一才拦住刘大同,想要刘大同加入第一门。

    还有两年就是州赛,第一门想要在半岛城发展势力,这两年时间里,是最佳的发展势力的时间。

    这两年时间,外来修士涌入半岛城,让半岛城疏于管理,也让半岛城的各个势力更加难以监控整个半岛城,这就给了其他势力趁机发展的机会。

    第一门想要入驻半岛城,这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可是,第一门只有刘一和黄玲两人来到半岛城,因此,想要发展势力也是心有而力不足,如果刘大同加入的话,那就大大的不一样了。

    尤其是刘大同擅长炼制符篆,那么,只要刘大同炼制大量符篆,刘一再以买卖符篆为突破口,趁机扎根半岛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呵呵,门主,第一门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刘大同道。

    “放心吧,加入第一门,你不会后悔的,对了,这些符篆知识,你自己看,至于能否炼制出出窍期威力的符篆,就看你自己的了。”刘一道,并且,递给刘大同一个玉简,玉简里面是一些关于炼制符篆的知识。

    “多谢门主,我一定不会让门主失望的。”刘大同看了眼玉简里面的炼制符篆的知识,就震惊的道。

    里面的炼制符篆的知识,正是刘大同需要的炼制符篆的知识,有了这些知识,刘大同坚信自己很快就可以炼制出出窍期威力的符篆。

    如果自己炼制出出窍期威力的符篆,那么,再次面对周卫国这样的元婴巅峰修士,刘大同就再也不用上黑赛擂台,而是直接砸死就行。

    “欢迎,欢迎你的加入,对了,刘大同,这些符篆知识,你还是回去再看吧。”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还有,你跟周卫国,到底是什么恩怨,以至于你这个元婴中期修士,需要和他那个元婴巅峰修士在擂台上拼命?”

    元婴中期修士,和元婴巅峰修士,上嗜血黑赛市场的擂台,进行擂台战,怎么都让刘一感到好奇。

    “其实,我也不想和他上擂台,不过?????”刘大同解释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