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刘大同和周卫国的恩怨是这样的。

    刘大同和周卫国都是半岛城的散修,虽然半岛城元婴修士是底层修士,出窍期修士才是主流,但是,作为散修来说,能够修炼到元婴期,也是了不起的散修,尤其是像周卫国这样的元婴巅峰修士,随时都可能突破到出窍期,就更是如此。

    周卫国成名已久,但是,刘大同才刚刚崭露头角,双方不再一个级别上,哪怕刘大同的天赋和提升修为的速度让人吃惊,但,在早已是元婴巅峰修为的周卫国眼中,刘大同不算什么,除非刘大同也达到元婴巅峰修为。

    因此,刘大同和周卫国,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交集,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元婴巅峰散修,一个虽然天赋出众,但是,才刚刚崭露头角,只是元婴中期修为,跟元婴巅峰修士,不是一个等级。

    两人不可能有什么交集,就算有什么交集,也不可能有什么矛盾,需要上生死擂台进行生死战。

    可是,命运就这样戏剧化。

    刘大同无意间,得到一个秘境的令牌,这是半岛城一个远古秘境,开启时日不定,需要令牌才能进入,并且,那个秘境,已经千年没有开启过,大家都遗忘的秘境。

    得到令牌,刘大同欣喜若狂,这是运气,这是机缘。

    本来,得到令牌也就罢了,这是运气所致,谁也不能说什么。

    可惜,福祸相依,不知道怎么的,刘大同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刘大同得到令牌,被周卫国无意间看到了。

    这不,周卫国看到刘大同得到令牌后,就看上了那个令牌,想要得到令牌。

    但是,这令牌是刘大同得到的,刘大同怎么可能给周卫国?

    刘大同不给,周卫国又想要,怎么办?

    “小子,这令牌不是你能够拥有的,把令牌给我。”周卫国拦住刘大同道。

    “哼,那是我的令牌,怎么可能给你。”刘大同道。

    “不给?你要是不给,我就灭了你,我看你是要命,还是要令牌。”周卫国道。

    周卫国的想法,和大多数修士的想法都一样,既然不给,就直接动手抢夺,一个元婴巅峰修士,抢夺元婴中期修士的令牌,很容易,如果元婴中期修士不愿意,直接灭了就行。

    元婴巅峰修士,灭元婴中期修士,很简单,轻而易举。

    可是,这是刘大同得到的令牌,是刘大同的机缘,刘大同怎么可能轻易交出去。

    “灭我,好啊,你敢动我,我就把令牌之事说出去,到时候,你就是灭了我,你自己也不好过。”刘大同发狠道。

    令牌之事,是大事,虽然那个秘境已经让人遗忘,但是,令牌出现了,只要消息传递出去,别说元婴修士,就算出窍期修士,都会趋之若鹜,甚至连分神期修士都会感兴趣。

    如果真的让人知道令牌在周卫国身上,那么,就算周卫国灭了刘大同,周卫国自己也将面临被别人灭了的危机。

    因此,一听刘大同的话语,周卫国也不敢乱来,周卫国在没有把握能够灭杀刘大同,又不让刘大同传递消息出去之前,是不敢动刘大同的,但是,令牌就在眼前,白白放弃,周卫国显然也不愿意。

    “好,先别把消息传递出去,对了,你修为太低,得到令牌,也没什么用处,就算去那秘境,也是很危险,不如把令牌给我,如何?我买下你的令牌。”周卫国道。

    “不可能,这是我的仙缘,这是我的机会,我不可能卖给你。”刘大同道。

    令牌事关重大,刘大同得到后,肯定想要自己进入秘境,哪怕进入秘境很危险,但是,刘大同还是想要进入秘境,富贵险中求嘛!

    “哼,你要是不把令牌卖给我,我就灭了你,反正我是看上了那个令牌。”周卫国道。

    两人都不愿意放弃令牌,同时,又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令牌。

    刘大同实力不强,想要保住令牌,就得拼,大不了同归于尽,但是,周卫国不同,周卫国实力强大,就算灭了刘大同也没问题,关键是周卫国不想让他人知道令牌的事,因此,周卫国也不能对刘大同用强。

    当然,如果周卫国能够瞬间灭了刘大同,又不让刘大同发出信息的话,周卫国肯定会灭了刘大同,不让刘大同传出消息,从而抢到令牌。

    可惜,周卫国也没那个实力,无奈之下,周卫国只能退而居其次,那就是擂台解决。

    “哼,小子,你应该知道,我是不可能放弃令牌的,我劝你还是把令牌给我,否则,把我惹火了,我就立刻灭了你,大不了,我也不在乎你把消息传递给别人。”周卫国道。

    听到周卫国的话,刘大同也知道,自己处于弱势,自己以把消息传出去为由,威胁周卫国,那只是暂时的办法,如果把周卫国逼急了,周卫国也不在乎了,那时,自己就危险了。

    “我看这样吧,我们都不能把消息传递出去,不过,你也不能对我出手,我们去嗜血黑塞市场,打擂台,谁赢了,令牌归谁,输的人不能把令牌消息传递出去。”刘大同道。

    “好,就这么办。”周卫国道。

    听到刘大同的话,周卫国立马同意。

    周卫国对自己有信心,别说击败刘大同,就算击杀刘大同,都没问题,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一动手,刘大同就会把消息传递出去,否则,周卫国现在就灭了刘大同。

    既然刘大同提出上擂台,周卫国求之不得。

    到了擂台上,刘大同肯定不会一开始就把令牌消息传递出去,只要刘大同不一开始就把消息传递出去,周卫国有信心不给刘大同传递消息的机会,就把刘大同灭杀在擂台之上。

    当然了,刘大同提出上擂台,周卫国也知道刘大同有一定的底牌,但是,周卫国不在意,元婴巅峰修士和元婴中期修士,差距太大,就算有底牌,也没什么。

    更何况,周卫国也没发现刘大同有什么厉害的底牌。

    而刘大同自己提出上擂台,也确实有底牌。

    刘大同的底牌,就是他的符篆。

    他的符篆威力或许不强,但是,数量却多,更主要的是,这些符篆,都是刘大同自己炼制的,别人不知道刘大同有那么多符篆。

    这也给了刘大同机会,如果周卫国知道刘大同有那么多符篆,周卫国肯定会有所防范,如果周卫国有所防范,那么,就算刘大同有那么多符篆,取得的效果也没那么好,甚至不能取得好效果。

    当然了,有了那么多符篆,如果被周卫国知道刘大同有那么多符篆的话,周卫国有了准备,刘大同也不能把周卫国怎么样,却能保证自己战败后,凭借符篆,保住自己的性命。

    而周卫国不知道刘大同有那么多符篆,结果,周卫国就悲剧了,

    结果如何,刘一看的一清二楚,那就是周卫国直接被刘大同用符篆砸死。

    “原来如此,我就说,你们就算有什么恩怨,也不可能直接上擂台啊,毕竟,你们修为相差那么大。”刘一道。

    如果不是周卫国怕消息被刘大同传递出去,周卫国根本不用和刘大同上擂台,直接灭了刘大同就行。

    而刘大同不是被逼无奈,也不可能上擂台,双方差距太大了,就算上擂台,刘大同也只能保证自己不会丢了性命,却不能保证自己能胜利。

    “这个,我知道,但是,除了上擂台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如果我当时把令牌交过他,就算他答应放我一命,为了保证消息不被传出去,我相信,在我交出令牌后,他肯定会趁机向我出手,我不可能时时刻刻都防着他,因此,还是上擂台,最为保险。”刘大同道。

    刘大同想到倒是没错,如果交出令牌,周卫国也一定会想办法灭了刘大同,毕竟,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秘密。

    没交出令牌,令牌在手,刘大同能够时刻防备周卫国,只要周卫国有异动,刘大同就能瞬间把消息传递出去,但是,如果交出了令牌,刘大同难免就会放松警惕,放松警惕的话,就会让周卫国有机可乘,给了周卫国机会,周卫国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对刘大同出手。

    “好了,此事就到此为止,如果能够再有令牌,我们就一起去看看那个秘境,如果只有那一块令牌,就你自己去那秘境吧,那是你的机缘,不过,你才元婴中期修为,修为太低了,到时候,要小心些。”刘一道。

    “多谢门主,我会小心的,到了秘境开启时,如果只有这一块令牌,我就把它被门主,让门主去秘境。”刘大同道。

    “好,就这样,我们先回去吧,既然你加入了我们第一门,我在这半岛城的计划,就得改一改,看看到时候,能否趁机入驻半岛城。”刘一道。

    有了刘大同的加入,刘一想要有所动作,也有了人手。

    当然了,第一门想要在这两年之内插足半岛城,难度也不小,这就看刘一怎么运作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