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你放过我们吧。”

    “少爷,阿莲还小,放过阿莲吧。”

    “少爷,我真的不能跟你走。”

    就在刘一陪同刘大同回住处的路上,刘一听到一些奇怪的话语,从一个庭院中传出。

    “怎么回事?”刘一道。

    “哼,肯定是恶少在欺负良家少女。”黄玲道。

    说完那句话后,黄玲率先冲进了那个陌生的庭院。

    刘一看黄玲冲进去,自然也就带着刘大同走进了那个庭院。

    庭院很大,却也很破败。

    显然,居住在此庭院的人,也长时间没有修葺庭院,让庭院破败。

    此时,庭院中,跪着两人,一老一小,老的白发苍苍,满头皱纹,小的才是十三四岁,是个小丫头。

    小丫头虽然年纪小,还是个小萝莉,但是,从她那纤细的身材中可以看出,小丫头也是个美人胚子,现在还小,都那么吸引人,等长大以后,绝对是个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的存在。

    而两人跪着的对象,则是一个锦衣玉食的少年,少年身旁,还站着几个护卫。

    说话的,就是那跪着的老头和小丫头。

    而那锦衣玉食的少年,却无动于衷。

    “怎么回事?”黄玲问道。

    黄玲毕竟是女孩子,同情心大,看的如此场面,自然忍不住打抱不平,想要插手此事。

    “哎呦,还有人不知死活,想要管本少的事?”锦衣玉食的少年听到黄玲的问话,开口道,显然,对于有人敢插手他的事情,让他十分不愉快,接着,少年看清黄玲的模样后,表情瞬变,开口道:“这位美女,小生有礼了,不知美女有何吩咐?”

    黄玲的美貌,是毋庸置疑的,在浅海城,黄玲很少露面,再加上黄玲是第一门的长老,大家顾忌第一门,没人敢打黄玲的主意。

    现在这是半岛城。

    那锦衣少年,是附近的一霸,专门祸害没有后台的年轻美貌的女子,看到黄玲,自然春心荡漾。

    在那锦衣少年眼里,黄玲自然比那还没长大的丫头更具诱惑力,因此,看到黄玲后,才改变表情,改变目标,开始朝黄玲嬉皮笑脸。

    “哼,少嬉皮笑脸,怎么回事?”黄玲冷哼道。

    黄玲好歹也是元婴巅峰修士,实力更是直追出窍期修士,自然不会把那嬉皮笑脸的锦衣少年放在眼里。

    这是半岛城,一不小心惹到不该惹的人,会带来无尽麻烦,但是,这里已经是地处半岛城边缘地带,这一地带,没有什么很大的势力,至少目前刘一了解的那一些势力,刘一还能够应付。

    而那锦衣少年,明显就是附近的势力,因此,刘一和黄玲都不是很在意那锦衣少年。

    “这位美女???”似乎还想套近乎,不过,黄玲不给锦衣少年机会,而是打断道:“别套近乎,我跟你不熟,既然你不说怎么回事,那么,你就滚吧,从这里滚出去。”

    接着,黄玲不理锦衣少年,而是对小丫头道:“小妹妹,起来吧,有什么事,姐姐给你做主。”

    “你!???”锦衣少年听到黄玲的话,脸色难看的很,想要翻脸,准备骂黄玲几句,甚至威胁黄玲,以达到他的目的。

    可惜,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被黄玲一个眼神给吓得浑身打颤,把后面将要说的话直接憋在肚子里。

    锦衣少年年岁不大,又是纨绔子弟,修为自然不可能有多高,也就结丹期修为而已,就连他的几个护卫,也只是元婴期修士而已。

    这样的实力,在黄玲面前根本不够看,黄玲根本不需要动手,只是一个眼神,就能把他们吓退。

    这也是黄玲不想惹麻烦,因此,只是吓退锦衣少年就行,否则,真要动手的话,黄玲随便一挥手,就能灭了锦衣少年和他的护卫。

    不过,吓退锦衣少年没什么事,但是,真的要是灭了锦衣少年,就有些麻烦,这样做的话,就得罪了锦衣少年背后的势力。

    无端惹麻烦,黄玲也不想,更何况,锦衣少年能够横行附近这一片区域,说明锦衣少年背后势力,在附近的这一片区域称王称霸。

    附近这一片区域,虽然比较偏僻,是半岛城的边缘地带,但是,想要在这一片区域称王称霸,最少也得出窍期以上的势力,也就是说,锦衣少年背后势力,最少也有出窍期修士,甚至出窍期修士还不少于一两个,同时,出窍期修士的实力也不能太低,有没有出窍期后期修士,刘一不敢保证,但是,出窍期中期修士必须有。

    没有出窍期中期修士坐镇的话,锦衣少年背后势力也没能够在附近这一片区称王称霸。

    而想要在附近地区称王称霸,势力中至少得有出窍中期修士坐镇,甚至隐藏一些出窍后期的老怪物,也未可知。

    毕竟,每个势力,都有一定的隐藏底牌,这些底牌,都不会轻易示人,尤其是传承越久远的势力,底牌就越加不可测,也只有哪些新进的暴发户,才能没有足够的底牌。

    可是,刘一不了解锦衣少年,不知道他背后的势力是老牌势力,还是新进的暴发户,如果是新进的暴发户,还好一点,想要知道他们的实力,查探一番,就知道了。

    如果是传承久远的老牌势力,那就麻烦了,这样的老牌势力,别说先辈留下的各种手段,就是他们势力中,隐藏一两位出窍期巅峰修士未必没可能。

    面对这样的势力,刘一还是没法抗衡,不过,不管怎么说,刘一和黄玲都有出窍期实力,哪怕对方是老牌势力,也不可能为了一个纨绔弟子,就和刘一黄玲这样实力的修士死磕,否则,就算刘一和黄玲抵挡不了老牌势力,却也能够咬下一大块肉,甚至更大损失。

    当然了,对于刘一来说,初到半岛城,虽然不怕麻烦,但是,能够不惹麻烦,就尽量不惹麻烦。

    而黄玲一个眼神,吓退锦衣少年,那是最好的结果。

    锦衣少年,虽然有背后势力撑腰,胆大包天,在这片区域为所欲为,但是,对于自己的小命,还是相当珍惜。

    感受到黄玲的眼神,锦衣少年就知道,如果他不退出去的话,那美女说不定真的会灭了他。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好汉不吃眼前亏,锦衣少年决定还是先退走再说。

    退出庭院后,锦衣少年才不甘的喊了几句狠话:“你们等着,小爷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于是,锦衣少年急忙回家搬救兵了。

    庭院里面,锦衣少年出去后,那老头和小丫头,也不再跪着,而是站在黄玲面前。

    “不用怕,有姐姐呢,说说这是怎么回事?”黄玲拉着小丫头的手问道。

    小丫头十三四岁,也算半大的孩子,正处在发育期间,那种含苞待放的样子,惹人喜欢,再加上黄玲的少女心性,立马就喜欢上了小丫头,因此,才拉着小丫头的手问小丫头。

    “事情是这样的。”小丫头没开口,老头就主动解释起来。

    原来,那锦衣少年,是附近区域的一霸,经常祸害附近区域没有背景的漂亮女修士,而小丫头是老头的孙女。

    以前小丫头还小,并且,也不怎么出门,因此,锦衣少年到没注意到他们孙爷两人,不过,随着小丫头的长大,现在虽然还小,却也正好处于含苞待放的年龄,是最吸引人的小萝莉了。

    今天小丫头刚要出门,在门口就碰到那锦衣少年,锦衣少年一看的小丫头,就被小丫头吸引了,因此,想要带走小丫头。

    可是,锦衣少年的品行,老头和小丫头早就有所耳闻,以前还小都尽量躲着锦衣少年,如今,怎么可能跟锦衣少年走。

    可是,锦衣少年迷上了小萝莉,怎么可能不带走小丫头呢?

    于是,就有了前面刘一和黄玲听到的对话。

    老头和小丫头跪地求饶,但是,锦衣少年无动于衷,是一定要带走小丫头。

    接下来的,不用老头说,刘一和黄玲也知道了。

    “对了,怎么就你们两人,小丫头的父母呢?”黄玲问道。

    “唉!”老头叹了口气道:“小丫头的父母倒是有出息,是个生意人,我这个庭院,就是小丫头的父母购买的,可惜,他们把我们安置在这里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了,现在也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说起来,我们祖孙两人能够一直很少外出,也多亏了小丫头父母留下的财富,我们自己修炼,加上生活费,一直在消耗小丫头父母留下的财富,现在小丫头父母留下的财富,也差不多消耗完了。”

    刘一听了老者的话,也明白,庭院为什么那么破败,原来是为了减少开支,老者根本没有修葺庭院,每天只是和孙女龟缩在庭院里面,不出门。

    不过也可以理解,小丫头那么小,老头要一直照顾小丫头,自然不可能出门了,否则,没人照顾小丫头,更何况,万一出了意外,小丫头一人怎么活?

    啪啪,啪啪,啪啪~~~~

    就在刘一感慨时,外面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不用看,只听声音,就听出,庭院已经被包围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