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包围了,我们出去看看吧。”刘一道。

    本来刘一还以为恶少被黄玲吓退之后,不敢来找麻烦了,没想到恶少不仅继续来找麻烦,更是搬了大量的救兵,前来找麻烦。

    “要灭了他们吗?”黄玲问道。

    这样的话,也只有黄玲能够问出,至于其他人,感受到被包围之后,都是脸色狂变,充满担心。

    哪怕刘大同心里都充满担忧,就更不要说那孙爷两了,不过,这里的一切明显是刘一和黄玲两人说了算,因此,就算他们担心,也没有多说。

    该怎么做,是刘一和黄玲的事,他们也做不了刘一和黄玲的主,因此,他们只能看着刘一和黄玲怎么处理此事。

    “看情况吧,如果他们太过分,就灭了他们,如果他们愿意补偿我们受到的惊吓,我们就以和为贵,别和他们一般见识。”刘一道。

    恶少身后的势力,如果没有出窍期巅峰修士坐镇,刘一根本就不怕,哪怕有出窍期巅峰修士坐镇,刘一也相信,只要他和黄玲表现出足够的实力,他们也不愿意和刘一黄玲死磕。

    当然了,刘一和黄玲也做好了死磕的准备,实在不行,刘一还可以搬救兵,要知道,浅海城的老管家还坐镇在住处,如果实在不行,刘一求救的话,刘一相信,凭借老管家的实力,很快就能到达这里,救出大家。

    老管家的实力,说实话,刘一都不清楚,刘一不知道老管家是出窍期巅峰修士,还是分神期修士,总之,刘一没有感受到老管家身上的气势,但是,刘一知道,老管家的实力肯定不简单,只是不知道老管家是隐藏了修为,还是老管家的修为太高,凭刘一的实力,还没法感受到老管家的修为。

    不管哪种情况,刘一相信,老管家的实力,肯定不会弱于出窍期巅峰修士,这就是刘一的最终底牌。

    当然了,刘一也相信,只要他和黄玲表现出出窍期的实力,那么,恶少背后的势力,只要不是笨蛋和找死,就不会和刘一黄玲死磕。

    刘一和黄玲都是元婴修士,却表现出出窍期实力,意味着什么,半岛城的修士和势力都明白,因此,如非得已,没有哪个势力愿意和那样的修士死磕,更何况这片区域附近的势力,本身实力就不强,就更加不愿意死磕。

    嗖嗖嗖——

    刘一发话了,黄玲等人自然没有意见,而是跟着刘一一起出去。

    出去后,刘一看到了被黄玲吓退的恶少,不过,此时恶少身边多了一个中年人,而包围庭院的命令,就是中年人下达的。

    “就是你们欺负我儿子?”那中年人看到刘一等人出来后,就开口大吼道。

    “哼,欺负你儿子,他也配。”刘一道,接着,刘一盯着恶少又道:“刚才饶你一命,你不知道珍惜,是否觉得自己命太长了?”

    被刘一冰冷的眼神盯着,恶少心里没由来的一阵寒冷,并且,急忙躲到中年男子的身后。

    “哼,没出息!”中年男子看到自己的儿子如此不堪,脸色难看,不过,对于刘一敢当着他的面威胁他的儿子,脸色也不好看,更让男子生气的是,他的儿子如此不堪,居然被人看了一眼,就躲在自己身后。

    不过,看到刘一如此强势,居然敢当着自己的面威胁自己的儿子,再看看刘一一行人的年纪和修为。

    刘一和黄玲都年纪轻轻,却元婴修士,尤其是黄玲,都元婴巅峰修士,而刘一也是元婴中期修士,更主要的是,大家都是以刘一和黄玲为主,就可以看出,刘一和黄玲不简单。

    刘一和黄玲本身就不简单,再加上敢当着他的面威胁他的儿子,如此强势,让中年男子有些吃不准,不知道刘一和黄玲是否来自大势力。

    如果刘一和黄玲来自半岛城的大势力,那么,就算刘一和黄玲真的杀了他的儿子,他也没办法,当然了,当着他的面,他也不可能让刘一杀了他的儿子,最多就是没法替儿子出头而已。

    “诸位是谁,来自哪个势力——”中年男子还没说完,就被刘一打断了。

    “我们是谁,你没有必要知道,至于你是谁,我也不想知道,总之,你们在这片区域称王称霸,那是你们的事,但是,你包围我们,再加上你儿子屡次找我们麻烦,让我们受到惊吓,给你个机会,赔偿我们十亿灵石,这次就这么算了,否则,不仅你儿子,就怕你自己也得给我永远留在此地。”刘一霸气的道。

    中年男子也只是出窍期出窍修为,就这样的人带队,哪怕被包围了,刘一也没有一点害怕。

    出窍期初期修为,在刘一眼里根本不够看,本来刘一看到他们敢来找麻烦,还以为对方最少也来了个出窍期中期修士来镇场面,哪里知道对方居然如此托大。

    不过,刘一也猜到,大概是恶少回去后,没有说实话,否则,就算敢来找麻烦,不会只来一个出窍期初期修士带队。

    听到刘一的话,中年男子眼神一缩,露出了骇然的表情,刘一说不仅要留下他儿子,还要留下他,那么,就说明刘一一行人有灭了他们的实力。

    可是,到现在为止,刘一一行人表现出来的实力,似乎还没有那个实力,莫非还有厉害修士隐藏在院子里面。

    如果真的有厉害修士隐藏在院子里面,那么,今天事情就大条了,中年男子都不敢想下去。

    “误会,诸位,误会,我是——”中年男子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弯,并且,准备介绍自己和自己身后的势力,想看看刘一反应,可惜,还没说完,就被刘一打断。

    “不用说你是谁,也不用说你是哪个势力,你们无非是附近的几个霸主势力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是那句话,要么赔偿,要么,我就灭了你们,如果你们背后的势力不肯善罢甘休的话,我不介意灭了你们背后的势力。”刘一道。

    刘一如此霸气,也是想吓退中年男子,能够吓住中年男子,那就最好,当然了,如果实在吓不住,那么,刘一也真的不介意把他们全灭了,到时候,就看他们背后的势力如何反应,如果他们背后势力依旧不依不饶,刘一真的不介意让老管家陪他一起,灭了中年男子背后的势力,至于说现在,刘一没有兴趣去了解中年男子依旧他们背后的势力。

    像他们这样的势力,在浅海城或许不多,但是,在半岛城,这样的势力太多了,刘一没有那个心情与兴趣去一一了解。

    在刘一心里,只要了解半岛城的大势力或者一流的顶级势力,就足够了。

    因此,不管中年男子是谁,在刘一看来,要么就赔偿,要么就出手灭杀,谁叫恶少如此不知好歹,给了他机会,他不珍惜,还是继续找麻烦。

    这次如果不让他们吐血的话,说不定他们还会继续不依不饶,如果他们继续不依不饶,刘一虽然不怕,但是,刘一觉得那样太麻烦了,还不如一次性解决。

    只要一次性让对方上了痛了,对方就不敢再找麻烦了,而如何让对方伤痛,很明显,赔偿十亿和灭了对方,都能够让对方伤痛。

    中年男子虽然为儿子出头,但是,也看得出,有一定的权势,在半岛城这种大地方,小势力的当权人,基本上都很谨慎,因此,看到刘一的强势,再加上刘一和黄玲的修为,都让中年男子不敢轻举妄动。

    从刘一和黄玲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两人虽然被包围了,却一点都不担心,还敢威胁,就可以看出,刘一和黄玲的话也许是真的,而不是吓唬他们。

    可是,真要这样被刘一一句话,就赔偿十亿,中年男子又不甘心,十亿可不是小数目,要拿出十亿的话,也够他肉痛,更主要的是,拿出这么多灵石,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否则,他回去没法交代,拿不到那么多灵石。

    “能否商量商量?”中年男子道。

    “小玲,看来他们不愿意啊,要不你先拿这小子开刀。”刘一道。

    “得令!”黄玲道。

    嗖!

    黄玲飞了出去,速度十分快捷,连中年男子都没有反应过来,黄玲就到了中年男子身边,并且,黄玲伸出手掌,一抓,就抓向恶少,把恶少抓在手上后,黄玲提着恶少,迅速回到刘一身边。

    这个过程一气呵成,连中年男子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儿子就到了对方手里,中年男子也是冷汗连连,心里想道:还好刚才是抓向儿子,如果刚才是偷袭自己的话,也许自己就中招了。

    “爸,救我,快救我,我不想死啊。”恶少这时终于知道恐惧了。

    “诸位,放了我儿子,你们要的灵石,我马上让人送来。”中年男子大惊道。

    不仅黄玲有灭杀他的实力,更是黄玲的年龄,以及黄玲才元婴修为,就有如此实力,这完全是半岛城最顶尖势力的最顶尖弟子才有的表现。

    中年男子哪敢再推迟,生怕迟了,不仅儿子和自己出事,更是给身后势力带来灾难。(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