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派人回去取灵石,刘一和黄玲也在庭院外面等候着。

    恶少自然也被黄玲禁锢在眼前,在灵石没有到手之前,刘一可不会让黄玲把恶少放回去。

    中年男子派人回去取灵石,谁也不知道中途是否会再生变故,为了防止变故,刘一也不可能在灵石到手之前,把恶少放回去。

    有了恶少在手,中年男子也不敢玩什么花样,当然了,鉴于黄玲展露出来的实力,刘一也料定中年男子不敢玩花样,禁锢恶少,只是为了多一层保险而已。

    很快,中年男子派去取灵石的人回来了,把灵石给了刘一之后,刘一也就把恶少放了回去。

    十亿灵石,对于中年男子所在的势力,也会肉疼的,不过,就算肉疼也无可奈何,尤其是中年男子把刘一和黄玲当成是半岛城顶尖势力隐藏的天骄弟子,就更加不敢有其他想法。

    “几位道友——”交换完之后,中年男子开口,似乎想要说什么,不过被刘一打断了。

    “好了,其他的就别说了,赶紧带你的人滚蛋,看你们这样围着,就心烦。”刘一道。

    对于中年男子要说什么,刘一也能猜到,无非就是中年男子误以为自己是大势力弟子后,准备通过自己,结交大势力,当然了,能够趁机套出刘一的身份,就最好。

    可是,刘一怎么可能让他如愿。

    刘一不是半岛城顶尖势力的弟子,一旦被识破,谁也不知道中年男子是否会反悔,如果中年男子反悔的话,再计算刘一,就会无端多出很多麻烦,就算刘一不怕麻烦,也不愿意无端多出麻烦。

    更何况,中年男子背后的势力,也就在这片区域称王称霸,而刘一想要在这片区域立足,自然不愿和他们有过多的交集,否则,也会平白无故多出许多麻烦。

    总之,就一句话,刘一不想和中年男子背后势力有来往。

    刘一都发话了,中年男子自然不会赖着,而是迅速带人离开。

    在中年男子离开之后,刘一一行人又回到庭院里面。

    “好了,此事解决了,我想他们也不会来找你们麻烦了,我们也该走了。”刘一对老头和小丫头道。

    “恩公,不知你能否带丫头走。”老头看到刘一准备走人,突然跪在刘一面前道。

    “带小丫头走?”刘一道。

    “是的,恩公,老头我如今除了这个庭院外,什么都没有,丫头跟着我,就算那些人不来找我们麻烦,我们也坚持不了多久了。”老头道,接着,老头又道:“如果丫头跟着恩公,我这把老骨头也可以放心的去外面闯一闯,虽然老了,但是,自己的生活费还是能够找到。”

    “这?”刘一有些迟疑。

    救小丫头没事,但是,真要带走小丫头,就不方便了,要知道,现在刘一还住在浅海域域主购买的房子里面。

    如今带一个刘大同回去,也许大家不会说什么,但是,再带小丫头回去的话,就真的没地方住了。

    更何况,刘一还要想着如何趁机让钱宝商行在半岛城落脚,哪有时间管小丫头。

    “恩公,我知道我的请求有些过分,但是,我实在是没办法,要不这样吧,我把这个院子卖了,卖院子的灵石,就算丫头的开销,平时,就麻烦恩公照看一下丫头,等她大了,有能力自立后,让她自立,我想,如果把这个院子卖了,卖来的灵石,也足够丫头消费。”

    “我不是不愿意照看小丫头,而是没时间照看下丫头,至于灵石,刚刚就赚了十亿灵石,因此,我们不缺灵石。”刘一道。

    “恩公,阿莲不用恩公特别照顾,只要跟恩公一起,阿莲还可以帮恩公洗衣服,照看院子等等,很多家务,阿莲都会做。”小丫头道。

    “是吗?小丫头这么能干,好吧,小丫头就跟我们走吧。”刘一道,接着,刘一沉吟了一会,又道:“我看我们也不用走了,这样吧,小丫头,你和你爷爷直接加入我的门派,做我门派的弟子,而这里就算是我门派的在半岛城的一个落脚点,如何?”

    “拜见门主,多谢门主。”小丫头和老头道。

    “嗯,如今你和你爷爷都是我第一门的弟子了,以后的修炼不能怠慢,知道吗?至于修炼资源,你们不用担心,小丫头,我看你已经是练气期巅峰修为了,给,这颗筑基丹,你服用,马上就可以突破到筑基期。”刘一道,并且拿出一个玉瓶递给小丫头,接着,刘一又对老头道:“你的修为也到了筑基期巅峰,给你一颗丹药,希望你能够突破到结丹期。”

    老头和小丫头有了丹药,亟不可待的服用丹药,开始突破境界。

    “好了,他们都去突破境界了,我们也不能闲着,我看这样把吧,我把这个院子的阵法从新布置一番,你们都来帮忙。”刘一道。

    整个院子,由于太久没有修葺,都已经很破败了,很多阵法都已经失效了,因此,刘一需要从新布置阵法。

    好在刘一身上有布置阵法的材料,因此,布置阵法,倒是没什么困难,不过,想要快速布置阵法,还需要黄玲等人帮忙。

    而刘一既然决定把这里作为落脚点,布置阵法也是势在必行。

    于是,刘一和黄玲等人开始分工协作,布置阵法。

    在刘一的带领下,整个庭院的阵法,布置完全。

    此时,凭借阵法,刘一可以不惧怕任何出窍期修士,至于分神期修士,刘一不清楚分神期修士究竟有多厉害,因此,刘一不知道阵法能否挡住分神期修士,但是,阵法挡住出窍期巅峰修士,那是没有问题。

    可惜,厉害的阵法,都是固定的阵法,没法布置出厉害的移动阵法,否则,凭借这一手阵法,刘一就可以不惧怕任何出窍期修士。

    有了落脚地,刘一也轻松了,接下来的时间,只要找个商铺,就可以开业钱宝商行,等钱宝商行在此成名之后,第一门也该名响整个半岛城了。

    当然了,第一门无论如何发展,根基还是在潜龙城,这一点是不会变的。

    不过,如果钱宝商行在半岛城打响了名声,那么,钱宝商行赚取的大量财富,就可以源源不断的运往潜龙城,发展第一门。

    在帮助刘一布置完阵法之后,黄玲也没有闲着,而是开始布置整个庭院,在黄玲的布置下,整个庭院都恍然一新。

    这时的庭院,不再是刘一见到的那个破败的庭院,而是一个布局合理,景色宜人的优美的庭院。

    碰,碰,碰——

    一道道敲门之声,突然响起,惊醒了庭院中的刘一等人。

    “怎么回事,难道又是恶少找麻烦?”刘大同道。

    “去看看不就知道?”刘一道。

    于是,刘一和刘大同就走向院门处,而黄玲则继续装扮庭院。

    吱呀!

    院门打开,刘一和刘大同走了出去,看到外面敲门的是一个小姑娘,而小姑娘身后,还有一个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一身青衣,服装华丽,一看就是有钱人的装扮,而敲门的小姑娘小公主般的打扮。

    这让刘一有些疑惑,小姑娘敲门所谓何事,至少刘一不认为小姑娘是来找自己的。

    “小丫头,是你敲门的?请问你有事吗?”刘一问道。

    “你,你们是谁?怎么会在阿莲姐姐家?你不会就是那个恶少吧?你把阿莲姐姐怎么啦?”小姑娘看见刘一出来,就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阿莲姐姐?你是小丫头的妹妹?可是我没听说小丫头有妹妹啊?”刘一疑惑的道。

    对于小姑娘的一大堆问题,刘一没有在意,不过,那小姑娘叫小丫头为阿莲姐姐,刘一还是留意到了。

    既然叫阿莲姐姐,那么,肯定是来找阿莲的,不过,貌似小丫头也没说有什么姐姐,因此,刘一多问了句。

    “喂,你还没回答我,你为什么在这,还有,你是不是那恶少,你给我听着,如果你把阿莲姐姐怎么了,我不会放过你的。”小姑娘道。

    显然,小姑娘对于刘一没有回答她,而是质问她,感到不满,同时,也把刘一当作恶少了。

    “看样子,你还真是小丫头的妹妹,既然这样,那就进来吧,小丫头在里面闭关,暂时没法见你,不过,不用担心,小丫头没事,我也不是恶少。”刘一道。

    “哼,你说不是就不是啊,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不是?你不会想要把我们骗进去吧,再动手吧?我可没那么笨。”小姑娘道。

    “我说,小丫头,我说不是恶少就不是恶少,你要是不信,我也没办法,至于阿莲,真的在闭关,你爱信不信,愿意进来,就进来,不愿意,就在外面等着吧。”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如果小丫头出关了,我会通知小丫头前来接你的。”

    说完,刘一就准备走回院子。

    “好了,小君,他不是恶少,我们进去看看阿莲吧。”青年男子道,接着,又道:“这位道友,小女是阿莲的玩伴,听说恶少让人包围了院子,担心阿莲出事,才要我陪同前来看望阿莲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