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年不相信刘一的话,但是,青年男子却看出刘一没有说谎。

    从刘一的一举一动可以看出,刘一根本不是恶少,再说了,这片区域的恶少,青年男子有所了解,因此,从见到刘一那刻起,青年男子就知道刘一不是恶少。

    青年男子,虽然模样很年轻,是大好青年的模样,但是,年纪却也不小,这一点,从小丫头是青年的女儿就可以看出,小丫头都十二三岁了,青年年纪怎么会小。

    修士和普通人不同,普通人也许十八九岁就会结婚生子,但是,修士不可能那么早。

    十八九岁,在修士看来,正是打基础的好时机,在那段时间,是不合适结婚生子的,因此,很多修士,就算结婚比较早,也得四五十岁以上,甚至更晚才结婚生子。

    而在修士眼中,年纪都不是问题,大家的交往,一般都是以修为交往,而不是以年龄交往,辈分也是一样,除了近亲外,其他的都是以修为为辈分。

    练气期修士叫筑基期修士为前辈,筑基期修士叫结丹期修士为前辈,结丹期修士叫元婴期修士为前辈,以此类推。

    当然了,如果是近亲,那还是按照血缘排辈分,而不是按照修为拍辈分,比如父母兄弟等,哪怕你修为再高,而你父母兄弟修为再低,该怎么叫,还得怎么叫,不能因修为而乱了辈分。

    这就是修士和普通人的不同,因此,青年男子都有女儿了,哪怕他模样再年轻,他的年纪也不会太小。

    青年男子年纪不小,见过的事多,自然能够看出刘一是否说谎,可不像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不懂事,只凭感觉办事。

    既然知道刘一不是恶少,青年男子自然不愿意自己和女儿在外面等候,因此,青年男子才开口进院子等小丫头。

    其实,青年男子也知道,如果他不开口的话,也许自己的女儿真的会在外面等候阿莲,毕竟,自己的女儿听说了阿莲出事后,就亟不可待的拉自己前来,就是为了确保阿莲的安全,以青年男子对自己女儿的了解,在没有见到阿莲之前,自己的女儿是不会离开,既然这样,与其在外面等候,不如进入院子里面等候。

    听了青年男子的话,刘一也明白,原来小姑年是小丫头的玩伴,听说小丫头出事后,就拉自己的父亲前来救援。

    这么一来,小姑年把自己当做恶少,也是情有可原。

    毕竟,小姑年听说恶少包围了院子,而现在,自己从院子出来,在小姑娘看来,自己不是恶少,也是恶少的帮凶。

    “原来这样啊,那就一起进来吧,小丫头现在在闭关突破,等她突破后,你们就会见到小丫头。”刘一道,并且,把青年男子和小姑娘请进了院子。

    “你真的不是恶少或者恶少的帮凶?可是,我听说恶少派人包围了院子啊。”小姑娘再次疑惑的道。

    “放心吧,我不是恶少,也不是恶少的帮凶,说起来,现在小丫头也算是我的弟子。”刘一道。

    就这样,刘一领着青年男子和小姑娘进入了院子。

    “好漂亮的院子,比以前的院子漂亮多了。”小姑娘看到院子里面的景色,开口赞叹道。

    “那是,经过我的装扮,能不漂亮么?”黄玲装扮完了院子,也走了过来,正好听到小姑娘的赞美,就忍不住开口道。

    “原来是漂亮姐姐装扮的,难怪这么漂亮,和漂亮姐姐一样漂亮。”小姑娘道。

    小小年纪,倒是挺会夸奖别人的,听了小姑娘的话,黄玲心花怒放,开心极了。

    “你也不错啊,小小年纪就这么嘴甜,长大后,肯定比姐姐还漂亮。”黄玲道。

    “那当然了,我和阿莲姐姐都说了,我们长大后,一定要做过大美人,对了,姐姐,阿莲姐姐真的在闭关吗?”小姑娘道。

    “是啊,小丫头在闭关。”黄玲道。

    黄玲和小姑娘在聊天,而刘一也领着青年男子坐在客厅里面,等候着阿莲出关。

    “道友,我替阿莲谢谢你。”刘一道。

    这时,经过青年男子的介绍,刘一也知道,小丫头虽然很少出院子,也很少接触外人,但是,却有个经常一起玩的玩伴,就是那小姑娘。

    很多时候,小姑年都会来院子里面找阿莲玩,而阿莲有时也会去找小丫头玩。这次就是阿莲准备去找小姑娘玩,结果在门口碰见了恶少,才发生了后面一幕。

    小姑娘得到消息之后,就拉着父亲前来帮助小丫头,奈何小姑娘得到消息比较晚,如果不是刘一刚好经过这里,如果不是黄玲多管闲事,也许小丫头都出事了。

    “哈哈,要说谢谢,也该我谢谢你们,不是你们,阿莲也许就出事了,阿莲出事了,小君肯定不会原谅我的。”青年男子道。

    青年男子也从刘一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知道自己来晚了,如果不是刘一他们,阿莲铁定出事,如果阿莲出事,他女儿肯定会怪他,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宝贝女儿责怪自己。

    “哈哈,如今小丫头是我门下的弟子,我替他说声谢谢也是应该的。”刘一道。

    “哈哈,我们都别矫情了,道友,你们能够救下阿莲,又让他们赔偿,可不简单,在半岛城,没听说过你们,你们不会是来参加州赛的其他城池的修士吧?”青年男子道。

    “还真让道友猜对了,我们来自浅海域,这次来半岛城,就是为了参加州赛。”刘一道。

    “我就说,元婴巅峰修为,有着出窍期实力,怎么会没听过,原来是其他域来的道友,阿莲遇到你们,那是阿莲的福气,这样,我也放心了。”青年男子道。

    “道友这是什么意思?你要离开了?”刘一道。

    “是啊,我本是中州梦家弟子,叫梦熊,来到半岛州,只是为了历练,如今女儿都这么大了,自然要回去,否则,耽搁女儿修炼,那就不好。”青年男子道。

    “中州?”刘一疑惑道。

    刘一根本就没有听过中州。

    “中州,距离半岛州十分遥远,你没听过也正常,哪里是世界的中心,是修士的圣地,据传,曾经有人在哪里修炼成仙。”梦熊道,接着,又道:“而我梦家,也是中州的大家族,小君天赋又不错,为了不浪费小君天赋,也只有带小君回去了。”

    “之前还在担忧我们走后,没人照顾阿莲,因此,不知道怎么跟小君说,现在倒是不用担心了。”梦熊接着道。

    “放心吧,小丫头是我第一门的弟子了,我自然会照顾她。”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既然中州是修炼圣地,有机会的话,也去中州闯一闯。”

    “哈哈,如果道友来中州,可以到梦家找我,别的不敢说,如果道友前来,我一定扫榻相迎。”梦熊道。

    “放心吧,如果到了中州,一定会找道友的。”刘一道。

    接下来,刘一和梦熊聊了有关修炼方面的知识,而黄玲和小姑娘也一直在一起玩耍。

    没等多久,阿莲和老头就出关了。

    “阿莲姐姐,你真的没事,太好了,我都担心死了。”看到阿莲出关,小姑娘就急忙说道。

    “小君不用担心,姐姐没事,叔叔也来了啊,谢谢叔叔。”阿莲道。

    “哈哈,阿莲,怎么和叔叔客气起来了,对了,叔叔该先恭喜阿莲加入门派,以后可以认真修炼,知道么?”梦熊道。

    “谢谢叔叔,以后阿莲一定认真修炼。”阿莲道。

    “啊,阿莲姐姐加入了门派,那我们以后还能一起玩不?”小姑娘急道。

    “小君,你也不小了,该回家族修炼了,这次和阿莲道别之后,就和我一起回家族修炼吧。”梦熊道。

    “什么?这么快就要走了?”小君大吃一惊道。

    对于自己的家族,小君还是听说了,也知道自己大一点点后,就得去家族修炼,但是,小君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要去家族修炼。

    “嗯,马上就要走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你阿莲姐姐也有了师门,等你们修炼有成之后,还可以再见面的。”梦熊道。

    中州和半岛州,相距遥远,可不是想要见面,就能见面,因此,想要见面的话,也只有修炼有成才有可能。

    “好吧,等我修炼有成,一定前来找阿莲姐姐,阿莲姐姐,再见!”小君道。

    “小君再见,等姐姐修炼有成,也会来找你的。”阿莲道。

    就这样,梦熊带着小君离开了。

    在梦熊离开后,刘一开口对黄玲等人道:“中州,你们也听说了吧,看来我们第一门要走的路还很长,不过,我们得加快步伐才行,我们尽快在半岛城立足,把钱宝商行开设起来。”

    “门主,开设钱宝商行,我可不可以去帮忙?”阿莲道。

    “你去帮忙?”刘一疑惑道。

    “是啊,我可以帮忙的,以前熊叔叔的商铺里面,我和小君都会去帮忙,在哪里,我学到的可多呢。”阿莲道。

    “好,等钱宝商行开业后,一定让你去帮忙,不过,别忘了修炼,修炼才最重要。”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