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中州之后,刘一就不得不加快第一门的发展。

    想要发展第一门,自然得钱宝商行先行。

    因此,尽快在半岛城开设钱宝商行,是必须的。

    刚刚敲诈了十亿灵石,再加上刘一从第一门带来的灵石,在寸土寸金的半岛城,也许购买不了多大的地盘,但是,购买一间稍微大一点的商铺,还是没有问题的。

    很快,刘一就在庭院不远处,购买了一间商铺,商铺不是很大,也就百来平米,好在商铺后面还有个后院,后院不小,可以留作他用。

    这个商铺虽然不是很大,却消耗刘一十多亿才购买下来,其实,刘一也可以租商铺,这样就便宜一些,不过,租商铺的话,刘一害怕等钱宝商行出名后,会有不必要的麻烦,再加上现在也不缺钱,因此,刘一干脆买个商铺。

    商铺买下来了,唯一缺的就是货源与人手。

    人手需要可靠的人手,可不是随便招收就可以,而是需要认真挑选,严格审查,这不是短时间能够做好的。

    货源就更加如此,刘一刚来半岛城,对半岛城都不是很了解,哪里可能有什么货源?

    好在刘一开设钱宝商行,暂时只打算买卖符篆和丹药,其他的以后再说。

    符篆,刘一自己可以炼制一些,而刘大同也能炼制符篆,至于丹药,刘一自己也能炼制一些。

    这样的话,虽然符篆和丹药的数量都不是很多,却也不用再担心缺人。

    于是,在购买了商铺之后的第二天,半岛城的钱宝商行就开业了。

    当然了,现在钱宝商行货物没多少,人员也不足,因此,就算钱宝商行开业,刘一也没有举办开业典礼,而是悄然挂上钱宝商行四字的匾牌,算是钱宝商行开业了。

    一切都在悄然进行,连同来的浅海城的选手,刘一都没有通知他们。

    钱宝商行的店员就小丫头和老头两人,刘大同则在商铺后院炼制符篆,刘一和黄玲在暗中坐镇钱宝商行,护卫钱宝商行。

    当然了,刘一是一边炼丹,一边坐镇钱宝商行,而黄玲则一边修炼,一边坐镇钱宝商行。

    “咦!这里有个钱宝商行,什么时候开业的,以前怎么没听说过。”钱宝商行牌匾刚刚挂上没多久,就有修士注意到了。

    “进去看看,看看钱宝商行怎么回事?”发现了钱宝商行,自然想要进去了解一番。

    “是啊,该进去看看,不过,这钱宝商行什么时候开业的,怎么以前没听说过?”

    “不知道,先看看再说。”

    于是,发现了钱宝商行的修士,一个个走进钱宝商行。

    “欢迎管光临!”小丫头道。

    “欢迎光临!”

    “欢迎光临!”

    小丫头承担了迎宾员,迎接各个顾客。

    “嗯?丹药,居然出售丹药。”

    “我看看,我看看。”

    “可惜,丹药品质不太好,没有其他商铺里面的丹药品质好。”

    “但是,这里的丹药价格便宜,我刚好没有足够的灵石购买丹药,就在这里购买丹药吧,效果差一点也没事,总比没有强。”

    一个个看到钱宝商行出售丹药,都做出了自己的评价。

    丹药,自然是刘一炼制的,有适合元婴修士服用的丹药,有适合出窍期修士服用的丹药,可惜,刘一的炼丹水平还有待提高,炼制的丹药品质并不是很高。

    当然了,刘一的炼丹术,是医鬼自创的炼丹术,在浅海城,也许还算高明,但是,到了半岛城,就有些不够看了。

    而刘一的炼丹水平还不如医鬼,炼制的丹药,放在半岛城,自然不怎么样。

    半岛城修士水平比浅海城修士水平高多了,炼丹水平就相差更远,在浅海城是品质极佳的丹药,放在这里,也许只是低下或者一般般的丹药而已。

    好在刘一也知道自己炼制的丹药,在半岛城不算什么,因此,刘一把丹药的价格调的很低,品质差,价格低,那些势力修士或许看不上,但是,那些贫穷的散修,还是有一些愿意选择价格低廉的丹药。

    比如疗伤丹药,虽然品质差一点,也许疗伤效果差一点,但是,最终还是能够疗伤,再加上价格便宜,对于那些缺乏灵石的修士来说,这就是他们的首选。

    当然了,品质低下的丹药,对于灵石充足的修士来说,肯定不会要,有足够灵石,哪怕多花一些灵石,购买高品质的丹药,大家也愿意购买高品质的丹药。

    好在钱宝商行不是以出售丹药为主,相反,丹药能够出售就最好,不能出售也没什么,他们靠的是符篆。

    作为主营符篆的钱宝商行来说,符篆引起的效应,可不是丹药可以比拟的。

    “啊,这里出售符篆,有好多符篆。”

    “啊,这些符篆,都是元婴一击威力的符篆和出窍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

    “真的吗,居然还有出窍期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太不可思议了。”

    “符篆,我要,给我来一张出窍期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

    “给我来十张元婴巅峰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

    “给我来一百张元婴中期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

    钱宝商行摆放的大量符篆,震惊着进来的修士。

    符篆,只需少量法力,激活符篆,就可以发出攻击,唯一的缺的就是符篆都是一次性消费品,同时,符篆的价格不低。

    如果在以前,大家不怎么喜欢符篆,毕竟,符篆太贵,又不是很实用。

    但是,刘大同和周卫国的九死一生生死战之后,大家就开始喜欢符篆了。

    看到刘大同凭借符篆,砸死了周卫国,让大家明白,符篆虽然贵了一点,但是,关键时刻,却能够救命。

    和小命相比,花费贵一点也没什么。

    刘大同元婴中期修为,能够搞死元婴巅峰的周卫国,不就是靠符篆,如果没有符篆的话,死的就是刘大同,而不是周卫国。

    因此,自九死一生生死战之后,附近的修士,都不介意多购买一些符篆,可惜,符篆在半岛城并不是很多,因此,很多修士想要购买符篆,也没有地方购买。

    九死一生生死战,刘大同砸符篆,不仅让大家明白,只要有足够的符篆,可以砸死比自己厉害的修士,也让大家想到,如果在紧急关头,如果在竭力的时候,也许一张符篆,就能够救自己一命,毕竟,激活符篆,只需少量法力。

    这样引发了大家购买符篆的狂潮。

    看着大家争抢着购买符篆,坐镇钱宝商行的刘一都露出了笑容。

    购买符篆的人越多,钱宝商行就赚的越多;钱宝商行赚的越多,第一门修士的修炼资源就越充足;第一门的修炼资源越充足,第一门修士的修为提升就越快;第一门修士的修为提升越快,第一门的总体实力就越强。

    “听说了吗,附近有家钱宝商行,主营符篆。那里有大量威力巨大的符篆。”

    “什么?附近有家钱宝商行,大量出售符篆?你听谁说的。”

    “听谁说的?还用听谁说,我自己就买了大量符篆,也就你说我朋友,我才告诉你,否则,一般人,我还不告诉他。”

    “真的啊,那我快去买一些符篆。”

    “走,去买一些符篆。”

    一些修士,离开了钱宝商行以后,对朋友一说,朋友就马上动身前往钱宝商行,购买符篆。

    就这样,钱宝商行的名声越传越远,而钱宝商行的顾客也是越来越多。

    十几天下来,钱宝商行一直都是人满为患,大家都是排队买符篆,而刘大同这段时间也一直不停的炼制符篆,连休息一刻的时间都没有。

    不仅刘大同,就连刘一都加入了炼制符篆的行列当中。

    没办法,购买符篆的修士太多了,如果刘一不动手炼制符篆的话,根本就是供不应求,而现在,就算刘一亲自动手炼制符篆,也有些忙不过来。

    当然了,虽然忙了一点,但是,赚的很多,十几天下来,就赚了几十亿,如果长久下去,钱宝商行将会赚的更多。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刘大同那次九死一生生死赛,如果没有那场比赛,大家对于符篆的热情就不会这么高,购买符篆的修士也就不会那么多。

    当然了,钱宝商行生意好了,日进斗金,自然也是免不了惹人眼红,因此,在钱宝商行商行开业十几天后,麻烦也来了。

    这天,钱宝商行正在营业,外面突然来了一队特殊的修士,这一队修士,两出窍期修士领头,身后跟着百来元婴后期修士。

    如此一行人来到钱宝商行,让热闹的钱宝商行突然安静了下来。

    “血狼办事,无关人员速速离开!”一个洪亮的声音,自两领头人之一的口中喊出。

    唰,唰,唰——

    一道道身影飞出钱宝商行,飞到钱宝商行外面,在外面看热闹。

    开玩笑,血狼办事,他们怎么敢不走。

    血狼,其他人或许不知道血狼,但是,附近的修士,哪个不知道血狼,哪个不怕血狼?

    因此,大家都知道,有好戏看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