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是半岛城一个匪徒组织,该组织首领名为血狼,具体来历不明,只知道血狼拥有出窍期巅峰修为。

    血狼组织主要活动于半岛城东部区域的边缘地带,以收保护费为主,由于血狼实力强悍,再加上血狼组织收取保护费的对象为毫无根基的修士,或者小势力,从不招惹大势力,因此,血狼的存在,虽然被半岛城的其他势力知晓,却没有哪个势力去剿灭血狼。

    当然了,也另有传言,血狼其实是某个大势力在背后支持,不是一般势力可以招惹的,这是否真实就不得而知,总之,血狼在半岛城东部区域比较活跃,尤其是东部最边缘地区,简直就成了血狼组织一家独大。

    其他修士想要在此地生存,就要瞻仰血狼组织的鼻息,得到血狼组织的认可,才能生存下去。

    钱宝商行开业,没有通知血狼组织,不是刘一不知道血狼组织,而是刘一不愿意钱宝商行受他人控制,因此,才没有通报血狼组织。

    血狼组织,说白了也只是拥有出窍期巅峰修士的势力而已,这样的势力,在半岛城,还只是小势力,而刘一也并不怎么惧怕这样的势力。

    出窍期巅峰修士,刘一现在没办法战胜,但是,刘一布置的阵法,出窍期巅峰修士也不能攻破,如果真的有出窍期巅峰修士打钱宝商行的主意,主动攻击钱宝商行的话,刘一不介意动用阵法,把前来攻打的出窍期巅峰修士留下,以起到震慑作用。

    因此,钱宝商行修士在外面或许不是出窍期巅峰修士的对手,但是,刘一想要守住钱宝商行,就算出窍期巅峰修士也是不可奈何。

    因此,血狼组织的到来,其他修士或许害怕血狼组织,但是,刘一并不害怕血狼组织。

    看着血狼组织的威胁下,一个个修士离开钱宝商行,刘一也没有阻止,并且,刘一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

    这些修士畏惧血狼组织,血狼组织让他们离开,他们自然急速离开,说实话,他们害怕血狼组织办事,连累他们,至于说帮钱宝商行,那是不可能的。

    在其他修士离开之后,整个钱宝商行,只剩下刘一黄玲刘大同小丫头以及小丫头的爷爷五人。

    不过,血狼组织的人来了,刘一也知道自己该出场了,毕竟,小丫头和她爷爷是扛不住血狼组织的。

    嗖!

    刘一也从后院飞了出来,来到钱宝商行大厅里,看着血狼组织的那一队人马。

    两出窍期出窍头领外加百来元婴修士,在刘一眼里还是有些不够看。

    “诸位,你们这是何意?”刘一来到血狼组织两首领面前道。

    “何事?哼,谁不知道,此地开商铺,需要前往我血狼组织备报,得到血狼组织的认可,才能开商铺,同时,根据我血狼组织的要求,定期收缴足够的保护费。”血狼组织两首领中的一人道,接着,又道:“你们没有备报,按照规定,需要缴纳十亿灵石的罚款,同时,以后,你们钱宝商行的收入,需要上缴八成,你们只能留下两成。”

    上缴八成,那钱宝商行就不用开业了,哪怕现在钱宝商行的符篆很赚钱,收缴八成之后,剩下的两成,也不够成本费。

    先收缴十亿灵石,在上缴八成收入,钱宝商行可以直接宣布倒闭,甚至,刘一不把钱宝商行的商铺出售的话,根本就没那么多灵石。

    要知道,这段时间的收入,也才几十亿灵石而已,上缴八成的话,剩余的灵石,除去成本,绝对不足十亿。

    因此,八成收入加十亿灵石,需要把整个钱宝商行给抵押出去,这完全是不给钱宝商行活路。

    虽然,刘一也没打算交护费,哪怕上缴费用不多,刘一都不打算上缴,更何况,血狼组织提出如此苛刻的条件,刘一怎么可能答应,但是,看到血狼完全不给活路,刘一心里还是不高兴。

    “呵呵,早就听闻血狼霸道,如今一见,果然如此。说实话,我很好奇,其他商铺,就算血狼打算收保护费,也是给了一条活路,收的费用并不是很高,怎么我钱宝商行就需要上缴那么高的费用,难道你们血狼真的要和我钱宝商行过不去?”刘一道。

    “你要原因是吧,其实很简单,我们血狼组织需要展现自己的威严,打算拿不开眼的商铺开刀,而你们钱宝商行刚好撞在刀口上,正好,有了你们做榜样,我想其他商铺,再也不敢对我血狼组织有违逆之心。”血狼组织的另一首领道。

    “呵呵,原来是拿我钱宝商行立威,可惜,你们选错对象了。正好,我们钱宝商行想要减少麻烦,也得找一个立威的对象,就你们血狼组织了,我想有了你们血狼组织作为榜样,其他势力也不敢再惹我钱宝商行了。”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血狼组织,你们听着,现在速速离去,我钱宝商行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如果超过三分中,你们还没离去,就视为对钱宝商行不敬,我钱宝商行将采取必要的手段,至于保护费,我钱宝商行不用任何势力保护,也就不会交任何保护费,你们就不用为我钱宝商行操心了。”

    钱宝商行开业后,巨大的收入,自然会引起其他势力或修士的眼红,因此,肯定会有势力或修士抵不住诱惑,想要打钱宝商行的主意。

    因此,钱宝商行需要展现自己的实力,用以镇住其他的势力或修士,而展现势力的最好方式,就是立威,然而,立威对象却不好选,刘一总不能为了立威,就找无关人员的麻烦,因此,刘一一直在等,等第一个找钱宝商行麻烦的势力或者修士。

    第一个找钱宝商行麻烦的势力或修士就是钱宝商行的立威对象。

    而血狼组织,拿来立威的话,那就最好了,如果拿下了血狼组织,那么,其他势力或者修士,就不敢再打钱宝商行的主意了。

    血狼组织,有出窍期巅峰修士的势力,都不能拿钱宝商行怎么样,其他势力就更不要说了,至于那些分神期修士或者有分神期修士坐镇的势力,他们肯定是看不上钱宝商行这点财富,他们也拉不下脸来打钱宝商行的主意。

    对于分神期修士来说,钱宝商行那点财富,都是小财富,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甚至很多富有的出窍期巅峰修士,暂时也看不上钱宝商行这点财富,不过,等钱宝商行发展以后,财富更加惊人,是否会让他们动心,那是以后的事,至少现在的钱宝商行是无法让他们动心。

    如果钱宝商行的财富足以让分神期修士动心,那么,刘一也不敢如此毫无准备的开设钱宝商行。

    刘一现在开设钱宝商行,就是刘一笃定,暂时的钱宝商行,分神期修士不会动心,而出窍期修士,就算会动心,刘一也不怕,因此,刘一才会这样悄然开设钱宝商行。

    “你!——”血狼组织两个出窍期首领和那百来元婴修士,都有些反映不过来,他们是来威胁钱宝商行的,现在,钱宝商行没被威胁成,倒是钱宝商行先威胁他们了。

    什么叫要拿我们立威,什么叫三分钟之内离开,什么叫不交保护费,什么叫钱宝商行不用血狼组织操心?

    血狼组织,什么时候变得没有威慑力了?难道真的这段时间,血狼没弄出什么大动静,导致大家都不把血狼组织放在心上了?

    看来是时候提高血狼组织的威慑力,正好,钱宝商行如此不识趣,就拿钱宝商行开刀最好,这是那一队血狼组织所有成员的想法。

    血狼组织,在这片区域,走到哪里不是让人捧着,如此被人威胁还是第一次,更何况,钱宝商行还率先违反规矩,没有去血狼组织备报,就开设商铺,也不曾上缴任何费用。

    “好,很好,看来我血狼组织,这段时间太温和了,大家都忘了我血狼曾经的血腥,也是该让大家再次深刻的记住我血狼了。”血狼组织两首领中的一人道。

    血狼能够独霸这片区域,能够在这片区域收保护费,自然有着一套血腥的手段镇住大家,否则,大家不可能老实的上缴保护费。

    尤其是想要开设商铺的修士,需要主动备报,这不是官方,这是匪徒,向匪徒主动备报,如果不是血狼太血腥吓住了大家,大家怎么可能主动备报?

    就是血狼太血腥了,让大家知道,主动备报的话,交点保护费,就可以顺利开设商铺,否则,不仅商铺不能顺利开业,更主要的是,违规了,受到的处罚,不是一般修士可以承受的了的,甚至稍加反抗,也许血狼直接就灭了你。

    血狼的血腥,让大家不得不遵守血狼制定的规则。

    不过,对于这一切,刘一不在意,并且,刘一也没有理会血狼的人,而是看着时间,只要血狼的人没有及时离开,那么,刘一就可以拿他们开刀,作为立威的对象。

    “过了两分钟,还剩一分钟。”刘一看着时间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