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两分钟,还剩一分钟”这样的话自刘一口中说出,不仅血狼成员愣了,就连其他围观的修士也是愣了。

    “这钱宝商行还真打算拿血狼立威?”

    “看来是这样了。”

    “果然,他们不仅不想交保护费,更是想要立威。”

    “钱宝商行利益太大,如果不是顾忌血狼,我想早就有人忍不住诱惑,出手了。”

    “是啊,很多人没有出手,就是顾忌血狼,钱宝商行如此利益,肯定被血狼看成囊中之物,如果谁敢出手,就是夺取血狼的财富,下场肯定不会很好。”

    “是啊,血狼果然出手了。”

    “只是没想到钱宝商行居然打算拿血狼立威。”

    “钱宝商行的人也是大才,如果真的立威成功,以后哪怕钱宝商行利益再大,也不会有人敢打钱宝商行的主意。”

    “是啊,血狼确实是最好的立威对象,可是,就不知道能否立威成功?”

    “很难说,血狼想拿钱宝商行立威,而钱宝商行也想拿血狼立威,这下有看头了。”

    围观之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因此,也只是议论纷纷而已,但是,血狼组织的成员就不能如此。

    “找死,敢威胁我们,活的不耐烦了。”有血狼组织成员大吼道。

    “简直是找死,首领,就让我去灭了他。”有血狼组织成员道。

    “是啊,区区元婴中期修士,修为不怎么样,口气却如此大。”有血狼成员道。

    “是啊,首领,区区元婴中期修为,随便派一人就能够灭了他。”

    “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区区元婴中期修士,居然威胁我们血狼组织。”

    “首领,不能忍了,否则,大家还以为我们血狼只知道欺软怕硬呢。”

    “是啊,首领,必须迅速灭了他,维护我们血狼的威严。”

    一个个血狼成员,都忍受不了刘一的威胁,更主要的是,刘一好似不像嘴上随便说说,而是开始计时读秒,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其实,如果他们不是血狼成员的话,他们倒是愿意等一分钟过后,看看刘一这个元婴中期修士怎么做?

    可惜,他们是血狼成员,哪怕是一分钟,他们也不愿意等,他们现在就想要冲进去,灭了刘一这个元婴中期修士。

    然而,两首领没有发话,他们这些成员,也不敢擅自行动,只能请求首领,否则,他们早就灭了刘一。

    那两首领能够修炼到出窍期并且成为首领,肯定没那么简单,因此,对于刘一的话语,他们两人虽然也很气愤,却也没有失去理智。

    虽然他们两人也认为,要灭了刘一这个元婴中期修士很简单,但是,他们更加想到,刘一这个元婴中期修士,凭什么能够不惧怕他们,不惧怕血狼组织?

    他们两人是出窍期修士,虽然只是出窍期初期修为,却也是出窍期修士,不是元婴中期修士可以比拟的,更何况,他们的首领,血狼更是出窍期巅峰修士,敢威胁血狼组织,就是威胁出窍期巅峰修士,如果没有一定的底牌,凭借元婴中期修为的元婴修士,谁敢威胁出窍期巅峰修士所在的势力?

    那么,刘一这个元婴中期修士的底牌是什么呢?这才是两首领最纠结的地方,如果知道刘一的底牌,他们也好做决定。

    如果刘一的底牌太厉害,超出了出窍期巅峰修士可以处理的,那么,他们也愿意认栽,如果刘一的底牌还不能威胁到出窍期巅峰修士,那么,血狼组织为了维护自己的威严,哪怕损失再大,也要维护自己的威严,和钱宝商行大干一场。

    因此,对于自己手下的叫嚣,他们也是犹豫的很。

    “还剩十秒钟!”就在两首领纠结时,刘一的声音再次传入他们的耳中。

    “九!”

    “八!”

    “七!”

    当刘一读秒时,两首领终于不再纠结,而是准备等待,等时间到了,他们倒要看看时间到了,他们还没有离开,钱宝商行能把他们怎么样?

    两出窍初期修士带领百来元婴修士,这样的阵容,正面硬抗出窍期中期修士都没有问题,甚至,面对出窍期后期修士,也有一丝逃走的可能,最多就是牺牲这些手下而已。

    因此,他们不可能被刘一这个元婴中期修士一句话就给吓跑,否则,以后怎么见人,以后血狼的威严何在?

    其实,在很多人看来,刘一这个元婴中期修士,几句话,就让他们不敢动手,已经很丢人了,如果他们被吓走的话,他们回去也没法交待。

    交手了,不敌逃走,那是情有可原,可是,没有交手,就被元婴中期修士威胁几句,就逃走,那真的没法交待。

    “三!”

    “二!”

    “一!”

    “看来你们是真的不想走了,既然不想走,那就留下吧。”刘一道。

    如果他们走了,刘一还得等待下一个找钱宝商行麻烦的人,他们不走,正好拿他们立威,有了他们立威,刘一相信,以后就没有人敢打钱宝商行的主意了。

    “哈哈,就凭你,想要留下我们做梦,大家动手,灭了他。”血狼两首领中的一人发话道。

    到了这时,他们自然不可能等着刘一对付他们,而是要采取行动。

    “起阵,困!”刘一道,随着刘一话语刚落,整个钱宝商行,包括血狼那一队人,凭空消失了。

    “嗯?钱宝商行和血狼消失了?”

    “那是阵法?钱宝商行有厉害阵法?”

    “不知道这个阵法,能否困住血狼们。”

    “希望能够困住。”

    围观的人开口道。

    其实,在刘一开启阵法时,那一队血狼成员就知道不妙了,可惜,被阵法困住后,他们发现身边的人不见了,自己无端来到一个陌生的空间,空间里面,除了自己外,别无他物。

    这还不是让人吃惊的,让人吃惊的是,不知何事,他们周围出现了一条条灵力链条,这些链条,浮动着朝他们缠绕而来。

    他们想要避开这些缠绕而来的链条,可是,这个空间太狭小了,他们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链条缠绕自己。

    他们也想毁掉链条,但是,当他们攻击链条时,却发现链条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毁掉的,他们的攻击,对于链条来说丝毫无损,最多就是让链条摇晃两下而已。

    别说他们这些元婴修士,就是那两出窍期修士,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链条缠绕自己,而不能毁掉链条,最多就是挣扎的力度比元婴修士挣扎的力度更大而已。

    可惜,就算挣扎的力度更大,也是无济于事。

    大概十来分钟,两出窍期修士,外加百来元婴修士,就被刘一全部擒获,擒获之后,刘一封印他们的修为,把他们关押在后院,把这些修士关押在后院之后,刘一就撤去了阵法。

    撤去阵法后,钱宝商行再次显现在众人眼中。

    钱宝商行还是那个钱宝商行,一如既往,一点都没变,根本就没有战斗的痕迹,可是,那一队血狼成员,两出窍期修士,百来元婴修士,却无端消失。

    没有战斗的痕迹,却让两出窍期修士,百来元婴修士无端消失,让围观的众人心里一颤:“好恐怖的钱宝商行。”

    “诸位道友,钱宝商行继续开业,欢迎各位光临!”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对了,血狼成员来犯我钱宝商行,被我钱宝商行拿下了,望诸位道友回去后,给血狼传个消息,就说我刘一无意与血狼争执,我钱宝商行只做买卖,但是,我钱宝商行也不是软柿子,因此,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希望血狼组织成员以后别来犯我钱宝商行,否则,我钱宝商行将不客气,对了,已经拿下的来犯血狼成员,已经被扣押了,如果血狼组织想要赎回他们,就让他们带足灵石来赎人,否则,时间久了,我钱宝商行为了减少开支,说不定会宰了他们。”

    刘一这一表态,震撼了所有围观的修士。

    轻松拿下两出窍期修士外加百来元婴修士,更主要的是,钱宝商行拿下这些修士,根本就没闹出什么很大的动静,这简直不可思议。

    而刘一的话语,要大家传话给血狼,要血狼拿灵石赎人,就更加直接对上出窍期巅峰修士,从刘一的话语中,大家也明白,人家钱宝商行根本就不惧出窍期巅峰修士。

    不过也是,想要这样轻松拿下两出窍期修士外加百来元婴修士,就算一般的出窍期巅峰修士也做不到,但是,钱宝商行却做到了。

    至于钱宝商行怎么做到的,大家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有着阵法的掩护,大家都不知道阵法里面发生了什么,大家只知道,血狼组织的一队人马,才十来分钟,就被拿下了。

    “还好,我没有找钱宝商行麻烦。”曾经想打钱宝商行主意的修士道。

    “幸好我顾忌血狼,没有打钱宝商行的主意,否则,倒霉的就是我了。”曾经想打钱宝商行主意的修士道。

    这样,钱宝商行这次立威算是效果显著,不过,他们也将要面对出窍期巅峰修士血狼。(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