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拿血狼立威,那么,和血狼对上,那是一定的。

    别说血狼,就算刘一自己,如果有人敢拿自己立威,或者拿第一门立威的话,刘一也要记恨他一辈子。

    不过,钱宝商行刚刚踏足半岛城,而钱宝商行的收入却远远超越其他小型商行,财帛动人心,有人抵挡不住财富的诱惑,想要打钱宝商行主意的修士也是大有人在。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钱宝商行必须立威,也只有立威,让其他修士对钱宝商行有了敬畏之心,才能镇住那些想要打钱宝商行主意的修士。

    而立威的对象,说实话,刘一对半岛城也不是很了解,和其他势力也没什么接触,更没什么恩怨,因此,刘一也不好随便拿其他势力立威。

    这时,刘一只有等待,等待第一个找钱宝商行麻烦的修士或者势力,第一个找钱宝商行麻烦的修士或者势力,肯定就是钱宝商行的立威对象。

    当然了,刘一是希望第一个找钱宝商行麻烦的修士或者势力不能太弱小,否则,就算立威,也起不到很好的立威效果。

    而血狼组织第一个找钱宝商行麻烦,刘一也就放心了。

    血狼组织,虽然是小势力,却也是小势力中的强者,血狼自己更是出窍期巅峰修为,这样的势力作为立威对象,刘一十分满意,

    有了血狼作为立威对象,钱宝商行的立威效果十分明显,血狼都惹不起钱宝商行,其他人和势力就更加如此。

    因此,其他人哪怕眼馋钱宝商行的巨大收入,也不敢再打钱宝商行的主意了,而分神期修士或者有分神期修士坐镇的势力,又看不上钱宝商行这点财富。

    因此,对于刘一来说,血狼组织第一个找麻烦,最好。

    虽然,刘一拿血狼组织立威,和血狼组织对上了,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但是,对于刘一来说,这只是得罪一个血狼组织而已。

    如果不是血狼组织第一个找麻烦,还有其他组织找麻烦,那么,刘一对上的就不是一个血狼组织,而是几个势力或者很多修士。

    相对来说,只是得罪一个血狼组织,就能够威慑其他势力或者修士,能够避免其他麻烦,刘一也是乐于和血狼组织对上。

    血狼组织那一队修士被钱宝商行拿下后,迅速传遍了整个半岛城,血狼组织首领血狼,更早就得到消息。

    刘一让人传讯,让血狼前去赎人,血狼也在第一时间知道,但是,知道又能如何,他还不是要去赎人。

    至于亲自动手对付钱宝商行,血狼心里也没底,毕竟,钱宝商行敢于拿血狼组织开刀,自然考虑到了血狼组织的实力,既然如此,就算血狼亲自对钱宝商行动手,最终结果也一定不是血狼想要看到的,因此,血狼恨不得马上灭了钱宝商行,如今却不敢轻举妄动,血狼还是决定把人赎回再说。

    “混蛋,这钱宝商行是哪里冒出来的。”血狼组织总部,一个血腥气十足的中年男子,大怒道。

    此人就是血狼组织的首领血狼,在听到他的两出窍期手下和百来元婴修士手下被钱宝商行拿下,要他去赎人时,忍不住暴怒。

    可惜,就算暴怒,血狼也得让自己冷静下来。

    血狼知道,钱宝商行既然敢如此对待他的手下,敢叫他去赎人,那么,钱宝商行一定不是没听过血狼组织,而是钱宝商行无惧血狼组织。

    既然如此,在没有弄清楚钱宝商行的底细之前,血狼也不敢轻举妄动,不能轻举妄动,那就只能去赎人了。

    “来人,你们两人,随我去赎人。”血狼道。

    此时,血狼面无表情,让人无法看出血狼是发怒还是平静,不过,只要稍加猜测就知道,血狼内心肯定是发怒的,当然了,表面上,血狼自然要让自己面露平静。

    就这样,血狼带着两手下,前往钱宝商行,去赎人。

    钱宝商行,刘一正在后院休息,突然感受到三道气息强悍的修士靠近,刘一也就出了后院,来的前台。

    刘一知道,自己让人给血狼传递消息,血狼一定很快就会前来赎人,因此,刘一一直在等候血狼的到来。

    血狼奈何不了钱宝商行,又不能丢下手下,那么,就只有前来赎人了,更何况,刘一说了,让血狼尽快来赎人,时间太久说不定就会宰了他们,因此,血狼也不敢拖延。

    不过,血狼到了钱宝商行门口,就没有进去,而是站在门口等候,血狼知道,自己的到来,钱宝商行一定知道,自己没有必要进入钱宝商行,其实,要血狼进入钱宝商行里面,血狼也不敢。

    不说别的,就钱宝商行的阵法,血狼虽然不认识这些阵法,但是,血狼知道那是厉害的阵法,就算他出窍期巅峰修为,进入阵法里面的话,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好厉害的阵法,难怪能够在短时间内拿下他们。”血狼看着钱宝商行的阵法,心里暗叹道。

    血狼不懂阵法,但是,作为半岛城的出窍期巅峰修为,更是传闻他和某大势力有关,血狼的见识不凡,看到阵法,就知道阵法很厉害。

    看着钱宝商行的阵法,让血狼对钱宝商行更加忌惮,如此厉害的阵法,肯定是有厉害的阵法师才能布置出来,那么,钱宝商行一定有厉害的阵法师。

    如果血狼组织真的和钱宝商行死磕,那么,不说钱宝商行的阵法师破除血狼组织总部的阵法,让血狼组织损失惨重,就算钱宝商行的阵法师,在血狼组织外面,布置一座困阵,让血狼组织总部能进不能出,那么,血狼组织也该灭亡了。

    因此,血狼心里决定,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是不会对钱宝商行动手。

    “血狼道友,来了啊,要不要进去坐坐?”刘一走出钱宝商行,并且开口道。

    “刘道友,客气话就不要多说了,你扣押了我的手下,你觉得我们还能坐下来喝茶吗?”血狼道,接着,血狼又道:“既然刘道友让我赎回他们,我就将他们赎回,刘道友开个价吧,赎回他们后,我血狼组织和你钱宝商行,不再有任何瓜葛。”

    进钱宝商行坐一坐,血狼可不敢,万一进入钱宝商行,刘一开启阵法,把他拿下,或者灭杀,那就太冤了。

    对于血狼来说,对钱宝商行的仇恨,只能暂时憋在心里,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在等到机会之前,还是和钱宝商行井水不放河水最好。

    因此,血狼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赎人吧,血狼道友准备拿什么赎回他们呢?”刘一道。

    赎人,自然需要花费代价,至于花费什么代价,那就是刘一和血狼之间的谈判了。

    “刘道友想要什么,请说吧,只要不太过分,我血狼都答应。”血狼道。

    血狼愿意付出一些代价,赎回他的手下,但是,如果刘一狮子夸海口,代价太大的话,血狼也要考虑值不值得。

    “呵呵,血狼道友愿意出什么价,或者,血狼道友认为他们值多少?”刘一道。

    刘一占据主动权,自然不会急着开价,而是让血狼开价,自己也好趁机加价。

    刘一并不要求一定要赚取多少,但是,能够多从血狼哪里多捞取一点,就多捞取一点吧,反正刘一也知道,血狼组织和钱宝商行是不可能做朋友的。

    刘一更知道,如果有机会的话,血狼肯定不介意再次对钱宝商行动手,当然了,那是等血狼认为有机会才行,如果血狼一直找不到机会,那么,血狼就一直不敢对钱宝商行动手。

    “刘道友,我们也没必要讨价还价,我看如果我出灵石的话,太多我出不起,但是,太少的话,你也不愿意放人,对吧,既然这样,不如不用灵石,我用其他的东西交换。”血狼道,接着,血狼又道:“刘道友,你看这样如何,以钱宝商行为中心,我把方圆十里的地盘都划给钱宝商行。”

    灵石,少了刘一肯定不愿意,多的话,两出窍期修士加百来元婴修士,需要多少灵石才能换回?肯定是个天文数字,血狼组织一时也拿不出那么多灵石。

    如果把钱宝商行周围方圆十里地盘划给钱宝商行,虽然面积不是很大,但是,对于寸土寸金的半岛城来说,那也是个天文数字,甚至有灵石都未必能够买下这么大的地盘。

    看到血狼出价,刘一知道,血狼给足了诚意,刘一也就不再加价,而是答应道:“好吧,看在血狼道友如此豪爽的份上,我就吃点亏,和你交换。”

    钱宝商行的那个商铺才一点点面积,就花了十多亿才买下,如今方圆十里,想要买下,绝对是个天文数字,因此,说起来,这笔买卖,还是刘一赚大了。

    不过,血狼畏惧钱宝商行的阵法,不想和刘一多扯皮,才会开出这样的价码,否则,想要赎回那些手下,也不需要把方圆十里都划给钱宝商行,血狼这是不给刘一加价的机会。(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