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用方圆十里的地盘,换两出窍期修士外加百来元婴修士,刘一没理由拒绝,也没理由再加价了。

    血狼是半岛城本地势力,背后更有神秘势力暗中支持,在半岛城拥有一块巨大的地盘,这一点无可菲厚,因此,地盘对于血狼来说,或许不是很重要。

    对于血狼来说,地盘没了,或者地盘不足,可以去抢其他人的地盘,因此,对于血狼来说,地盘或许不是很重要,没有他的那些手下重要。

    但是,刘一不同。

    刘一不是半岛城修士,对于半岛城修士来说,刘一是外来人,是外人。

    钱宝商行就是外来势力,外来势力想要打进半岛城,困难重重,尤其是地盘就更是如此,很多时候,外来势力,就算有足够的灵石,也购买不了地盘。

    就像刘一,花费十多亿灵石,购买的也仅仅是一间小商铺而已,商铺后面虽然有个后院,但是,后院也是小的可怜。

    这还只是小商铺,如果想要购买大一点的商铺,就算有钱,都买不到,当然了,如果真的很有钱,可以租大商铺,但是,租和购买,是两码事。

    如今,血狼把钱宝商行方圆十里划给刘一,那么,就等于钱宝商行在半岛城有了自己的地盘,有了自己的地盘,那么,以后钱宝商行想要发展,也就方便了很多。

    其实,半岛城很多小势力,自己的地盘都没有方圆十里的地盘,当然了,那是指自己的地盘,他们本地人,除了自己的地盘外,还可以租赁商铺,而且,租赁商铺的价格,比其他外来势力更便宜,因此,哪怕那些小势力自己拥有的地盘很小,他们也能够在半岛城活动很滋润。

    而像刘一等外来势力,想要在半岛城发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就像购买小商铺,本地人购买小商铺,也不用那么贵,不过,本地人一般都不会购买小商铺,他们大部分都是租赁商铺。

    所以,本地人或许对于地盘不是很珍惜,但是,对于刘一这种外来户,对于地盘看的万分珍惜。

    因此,在血狼提出用方圆十里地盘,换取手下时,刘一答应了血狼,并且没有加价。

    刘一也知道,方圆十里,是血狼的极限,如果刘一再加价,那么,血狼就不可能答应了,如果血狼不答应,刘一也没办法,最多就是杀了血狼的那些手下,可是,杀了那些人对于钱宝商行来说,又没有什么好处,否则,刘一早就杀了这些人。

    刘一之所以留着这些人,就是想要用这些人换取一些有用的东西,而对于刘一,对于钱宝商行来说,地盘就是最有用的东西。

    说实在的,在地盘和灵石之间,哪怕灵石的价值高出地盘几倍,刘一还是选择地盘,而不是选择灵石,因此,血狼用十里地盘换取手下,刘一没有加价,就答应了,而且,刘一也是不能加价。

    刘一明白,血狼也是明白,否则,血狼就不会用地盘换取手下了,如果血狼用灵石换取手下的话,刘一肯定会使劲加价。

    灵石,钱宝商行不缺,既然不缺灵石,那么,自然要多要一点,否则,就不交易,反正刘一不在乎,交易是赚了,不交易,也不亏。

    这一点,血狼也明白,血狼也知道,如果用灵石换取的话,刘一肯定会漫天要价,到时候,会不会谈崩,血狼不知道,但是,就算谈成了,血狼也要付出天大的代价。

    而地盘就不同,地盘是钱宝商行缺的东西,只要抛出地盘,刘一不答应也得答应,除非刘一不打算让钱宝商行发展。

    钱宝商行现在都如此火爆,收入海量,发展是可以遇见的,而钱宝商行发展后,这个小商铺自然是满足不了钱宝商行的发展,因此,地盘,是钱宝商行不可缺少的。

    刘一看重的地盘,血狼不怎么看重,因此,这样交易,是双赢的交易,至少这笔交易是双赢的交易。

    当然了,总的来算,血狼是亏大了,谁叫他的手下在钱宝商行闹事,被钱宝商行全部留下呢?

    也就是说,因他的手下在钱宝商行闹事,导致血狼组织无端送了方圆十里的地盘给钱宝商行,这是无本的买卖。

    不过,不管怎么说,刘一答应了,还是让血狼松了一口气,如果刘一真的宰了他的那些手下,他的损失可就大了,光培养那一批手下,尤其是那两出窍期修士,就花费了海量的财富,更何况,如果真的少了那些手下,血狼组织的实力,也将下降一大截。

    而且,这些损失,也不是光有海量的财富,就可以弥补的,因此,刘一能够和他交易,换回他的手下,血狼也是很愿意。

    在刘一答应血狼后,就放了血狼的那些手下,之间刘一大手一挥,在钱宝商行门口,就出现了被刘一抓捕的那些血狼的手下。

    那些手下,一个个都被刘一封印了修为,当然了,把他们交给血狼,凭血狼的实力,想要解开那些封印,还是没有问题的。

    “如此,那就告辞,后会有期。”血狼道。

    “慢走,不送。”刘一道。

    血狼头也不回,带着他的手下,迅速离开了钱宝商行,回血狼组织总部去了,然而,这一幕,还是被前来购买符篆的其他修士看到。

    “钱宝商行真厉害,真的拿血狼立威。”

    “是啊,不仅拿血狼立威,更主要的是立威成功。”

    “是啊,血狼堂堂出窍期巅峰修士,在钱宝商行的刘一面前,却毫无脾气,真难以想象,”

    “钱宝商行如此厉害,难怪他们敢无视血狼组织。”

    一时间,血狼组织吃瘪,血狼首领更是花费极大代价,才赎回他的那些手下的消息,瞬间就传遍整个半岛城。

    这消息,对于半岛城的大势力来说,或许没什么,那不过是小打小闹,可以当作笑料,玩笑玩笑而已,反正不管是血狼组织也好,钱宝商行也好,都不会威胁到他们这些大势力,也不会损害他们这些大势力的利益。

    但是,对于那些小势力来说,那就不得了了,尤其是对于血狼附近的那些势力,那简直是捅破天了,可惜,血狼组织依旧在,哪怕血狼组织损失了巨大,也只是钱宝商行得到好处,其他人又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由于血狼用地盘换回手下,因此,对于血狼组织来说,其实也没什么损失,他的那些手下依旧那么凶猛,并没有因为被钱宝商行擒住而有损失。

    因此,血狼组织实力不变,那么,其他小势力也没有利益可图,可以说,这次赚的只是钱宝商行而已。

    其他势力或者修士没有得到好处,但是,他们并不介意宣传钱宝商行厉害之处,他们也不介意宣扬血狼组织的失利。

    因此,钱宝商行,在半岛城,也是小有名气了。

    别的不说,就连前来参加州赛的浅海城选手和老管家,都知道了钱宝商行的威名。

    这不,老管家带领剩下的选手,一起来到钱宝商行。

    “哈哈,刘门主,你可耐不住寂寞啊,走到哪里,就把钱宝商行开到哪里。”老管家道。

    “诸葛老前辈,过奖了,小打小闹而已。”刘一道。

    “小打小闹?我们域主在半岛城也只有一个小院子,你看,你都弄了个商铺,还有那么大的地盘。”老管家道。

    “哈哈,不能和域主比,域主是不想弄地盘,否则,凭借域主的能力,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小院子呢。”刘一道。

    域主弄那个院子,只是为了参赛选手参加州赛方便,才弄的院子,平时这个院子都是空着,因此,域主也就没弄多大,而是弄个小院子就足矣,但是,那并不代表域主弄不了大院子。

    只要域主愿意,在半岛城弄个很大的地盘,还是没有问题的,这一点,刘一早就想明白了,因此,怎么可能被诸葛老狐狸给忽悠呢?

    “那也很了不起了,我们浅海城的修士,能够弄到那么大的地盘,你还是第一个。”诸葛老狐狸道。

    “哈哈,诸葛前辈,你们来这里,不会只是为了和我讲这些的吧?”刘一道。

    “当然不是,他们来到这里,也不可能一直都在院子里面闭关修炼,州赛还有两年时间,不像以前,以前的参赛选手,来的半岛城后,没几天就开赛,他们呆在院子里面也没什么,但是,这两年时间,他们自然不能一直呆在院子里面。”诸葛老狐狸道。

    “那前辈的打算是?”刘一疑惑的道。

    “我想让他们去黑塞市场打擂台,不过,这样的话,他们就不能居住在那个小院子了,否则,别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是来参加州赛的,这样的话,对他们不利。”诸葛老狐狸道,接着又道:“可不可以让他们以钱宝商行护卫的名义住在这里,打擂台,也以钱宝商行护卫的名义上擂台?”

    “没问题,我开设钱宝商行就是为了能够提供方便,如今,就让他们作为钱宝商行的护卫吧,具体事务,你们和黄玲谈。”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