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正直钱宝商行缺人,浅海城那些参赛选手能够入住钱宝商行,那就最好了,虽然那些人不可能做钱宝商行的护卫,但是,他们居住在钱宝商行,就相当于守护着钱宝商行,如果真的有人不自量力的攻打钱宝商行,他们也会出力,而不会看着钱宝商行被他人攻击,而无动于衷。

    具体他们怎么做,刘一交给黄玲处理,不过,黄玲处理的倒是很不错。

    黄玲没有要求这些选手做什么,也没有硬性规定他们该怎么做,怎么做,黄玲只是要求他们,如果没有去打擂台和修炼,也就是空余时间,就守护钱宝商行,充当钱宝商行的护卫,当然了,钱宝商行会给他们提供极高的报酬,让他们不至于担心没有足够的修炼资源,这只是其一。

    其二,黄玲要求老管家也搬到钱宝商行来,坐镇钱宝商行,当然了,钱宝商行也会给予足够的报酬。

    其他选手,他们做不做钱宝商行的护卫,钱宝商行并不在意,钱宝商行之所以给让他们做护卫,是钱宝商行要给他们修炼资源,却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那么,钱宝商行也不好白给他们修炼资源。

    因此,让他们做钱宝商行的护卫,钱宝商行给他们提供修炼资源,那就名正言顺了。

    这也是刘一和黄玲为了提升浅海城参赛选手的实力想出的办法,两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如果利用好,可以让修为提升一大截,如果处理不好,那么,两年时间,也许修为还在原地踏步。

    一起从浅海城来到半岛城参加州赛,刘一自然也希望大家都能够有个好成绩,因此,刘一才会让钱宝商行提供他们修炼资源,让他们在这两年时间里,不用担心资源不足,而导致没法修炼。

    擂台赛,可以增加他们的战斗经验,而有了修炼资源,再加上擂台上的锻炼,那么,刘一相信,两年后,他们所有人都能够取得很大的进步。

    至于让老管家坐镇钱宝商行,那是钱宝商行近阶段需要一个强有实力的高手坐镇,而符合条件,刘一又认识的,也就只有老管家了。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黄玲和老管家谈妥的,刘一没有参与进去,不过,黄玲作为第一门的长老,就算刘一没有交代,她也能把这些事情处理好。

    有了老管家坐镇,至少在两年内,其他势力不敢轻易打钱宝商行的主意,至于两年后,刘一相信,给钱宝商行两年时间发展,钱宝商行就算没有老管家坐镇,也能够震慑四方。

    “一切都安排好了?”钱宝商行后院中,一个房间内,只剩刘一和黄玲,刘一问黄玲道。

    “嗯,都安排好了。”黄玲道,接着,把她和老管家达成的协议说了出来。

    “哈哈,不错,处理的很好,对了,既然老管家暂时替我们坐镇钱宝商行,我们也就不应该把老管家藏掖着。”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公开招收护卫吧,只招收一百人,修为要求,最低元婴期,让老管家负责考核这些元婴期修士。”

    “那我们招收的护卫具体有什么要求?”黄玲问道。

    “没有要求,告诉所有参加考核钱宝商行护卫的元婴修士,我们只招收一百人,而这一百人,我们不管他们修为如何,我们只要这一批人中最强的一百人。”刘一道。

    接下来,钱宝商行就发出招人布告:钱宝商行准备招收一百护卫,要求,元婴修为以上,愿意参加考核的修士,可以报名参加考核,其中最强的一百名修士,将会成为钱宝商行的护卫,至于待遇,钱宝商行护卫的待遇都十分丰厚,具体待遇如何,等成为钱宝商行护卫后,就知道,至于现在,就不公布待遇,只能说一句,钱宝商行的待遇,不比大家族的护卫的待遇差,招收时限,十日之内报名,十日之后,报名结束,马上考核,因此,报名的修士,可以在钱宝商行等候考核,在这十日期间,报名修士的修炼资源,由钱宝商行提供。

    此布告一出,参加报名的元婴修士还真不少,尤其是很多元婴中期修士和元婴初期修士,他们本来就是底层修士,如果加入钱宝商行,那么,就等于有了靠山,他们以后的修行之路,也会平坦许多。

    也有元婴后期修士报名,他们也知道,钱宝商行不惧血狼组织,因此,加入钱宝商行,对于他们来说,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了,更多的元婴后期修士和元婴巅峰修士,没有报名,对于他们来说,一般势力是没法吸引他们,而钱宝商行,虽然不惧血狼组织,但是,并不意味着,其他元婴巅峰修士就一定期待加入钱宝商行,

    元婴巅峰修士,他们再突破的话,就是出窍期修士,那是另一个层面的修士,因此,对于他们来说,钱宝商行的护卫,哪怕待遇很好,也吸引不了他们,更何况,钱宝商行还没有给出具体的待遇,只是给了一个承诺,一句不比大家族护卫待遇差,这样真的很难吸引元婴巅峰修士。

    对于元婴巅峰修士来说,与其做护卫,不如努力闭关突破,如果真的突破了,那身价地位可就直线上升。

    十天时间转瞬即逝,报名也停止了,刘一统计了一下报名人数,发现报名人数,元婴后期修士只有十人,元婴中期修士,三百多人,元婴初期修士,五百多人。

    刘一把所有报名的修士都集中起来,并且开口道:“很高兴,有八百多位道友报名,下面,就是我们的考核,最终,我们通过考核的一百人,为钱宝商行的护卫,其他人,就谢谢你们的捧场。”

    虽然有十名元婴后期修士,但是,刘一也没有把他们单独拿出来,而让他们也一起考核,如果能通过考核,就能成为钱宝商行的护卫,如果不能通过考核,哪怕他们是元婴后期修士,刘一也只会放弃。

    “诸位道友,想必你们一定想要知道考核内容吧,好了,废话我也就不多说,你们这次的考核内容很简单,就是等下你们都进入我指定的擂台当中,进入里面后,考核算是开始,你们在里面,攻击其他修士,把其他修士赶下擂台,当擂台上修士只有一百人时,考核结束,而那一百人,就是我们钱宝商行需要的一百人。”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大家在擂台上可以放心攻击,不用担心死亡,我们有高级修士在擂台上做裁判,当有人喊认输,或者当裁判认为该道友有生命危险时,裁判会主动出手,把人送出擂台,当然了,送出擂台,考核也就失败。”

    这样的考核,出乎大家的预料,但是,这是钱宝商行的考核内容,大家也不敢有异议。

    最终,刘一让所有报名的修士进入擂台,让老管家也进入擂台,同时,刘一叮嘱老管家,尽量不要让里面的修士死亡。

    这样的考核倒是很简单,也很快,大家进入里面后,一个个开始攻击身边的修士,当然了,攻击对象,都是比自己修为更差的修士。

    看着擂台上的修士一个个减少,刘一面无表情,他要的是一百人,有七百多人要淘汰,对于淘汰谁,刘一无所谓,只要最强的一百人没有淘汰就行。

    很快,一百人就确定下来。

    一百人中,十名元婴后期修士,自然留在擂台上,而元婴中期修士,留下有六十人,元婴初期修士,居然也有三十人。

    不过,对于刘一来说,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一百人,是八百多人中,实力最强的一百人,因此,就算元婴初期修士,能够进入前一百,刘一也要了,而且,在刘一看来,这三十个元婴初期修士,潜力更大。

    钱宝商行招收护卫,不仅仅是让护卫守卫钱宝商行,刘一还希望他们能够在钱宝商行的帮助下,更进一步,最好都能够踏入出窍期。

    “好了,你们一百人,就是这次招收的一百护卫,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钱宝商行的护卫,希望你们以后不要给钱宝商行丢脸。”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至于你们的待遇,你们不用担心,我钱宝商行招收你们,会给足你们修炼资源,说实话,我钱宝商行还希望你们一百人都能突破到出窍期,当然了,那只是我钱宝商行的期望,至于你们能否真的突破,那就看你们自己的了,总之,我钱宝商行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有了那一百护卫,钱宝商行也总算能够运转自如了,毕竟,钱宝商行的符篆,刘大同可以炼制,但是,那些材料,却需要从其他地方收购,这就需要这些护卫的协助。

    “好了,小玲,护卫招收够了,接下来的事情,我就不参与了,对了,我打算去嗜血黑赛市场混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就不和大家联系了。”刘一道。

    这样,刘一把钱宝商行交给黄玲,自己就独自离开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